农门悍妻我的娇夫我宠着
  • 农门悍妻我的娇夫我宠着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彼岸华浮作者
  • 更新:2022-07-16 00:51: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离死不远
继续看书
洛鱼儿穿越了,穿到了古代做农女。刚睁眼,她就重感冒加发烧,躺在木床上半死不活。原来,原主亲爹好赌,把她输给了花楼。算命的说,她与金珏八字相合,遂被金家用三两银子买了回来。 前些日子,金家无良亲戚来闹事,她被推入河中,这才烧了三天三夜。继承原主记忆的洛鱼儿立刻崛起,有个丑丈夫算什么,她要在这异世做个小富婆!

《农门悍妻我的娇夫我宠着》精彩片段

头疼,嗓子疼,浑身疼……

耳边持续不断的吵吵嚷嚷,让她生气的睁开了眼!

“大清早嚎什么丧?信不信姑奶奶掀了你的天……”

骂人的话生生卡在喉咙里,只勉强发出一道呻吟。

“唔……”

虚弱的声音把她吓了一跳。

环顾四周,四面漏风的破屋子,除了她躺的这张床,几乎没有别的家具。

她这是被人绑架打劫了么?

沉吟间,脑袋疼得更厉害,她晕乎乎的给自己把了个脉。

重感冒加发烧,估摸得去医院输液,希望别烧出肺炎来。

“吱呀——”

破屋的木门开了。

一个颀长消瘦的少年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热腾腾的汤碗。

“醒了?喝碗稀粥暖暖身体,免得又晕死过去!”

少年声音温润,像是一阵春风拂过,挠动人心。

她虚弱地抬眼,目光落到少年脸上,蓦地顿住。

好丑!

声音那么好听,脸怎么会这么丑?

密密麻麻的黑斑像蛛网趴在脸上,还有许多鼓起的脓包,让人看一眼就直犯恶心。

只是,这丑陋的脸上,却有一双清亮如星的眸子,纯净得叫人心悸。

好矛盾!

她的目光冒犯到了少年的自尊,他手一抖,粥差点撒了。

“你喝不喝?不喝我倒了?”

她轻嗤一声,眼中流露出几分不屑,可喉咙却说不出话。

金珏脸色更黑,“你是哑巴么?”

洛鱼儿如果还有力气,绝对一巴掌飞过去。

这是什么地方?

这个男人是谁?

她为什么一觉醒来变成这副要死不死的鬼样子?

洛鱼儿心思飞转,除了穿越,好像没有更合理的解释了。

这么想着,一连串的信息倏地闯入脑中,让她神色一怔。

原来,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洛鱼儿,亲爹好赌,把她输给花楼。

算命的说,她与金珏八字相合,便被金氏用三两银子买了回来。

进门那天,金家的叔婶来闹事,把她推下河塘,烧了三天三夜,便一命呜呼了。

于是,洛鱼儿便魂穿到了这里。

眼前这个丑少年,便是她丈夫——金珏。

别人穿越,都穿成公主千金首辅嫡女……她怎么穿成了小丑八怪的穷媳妇。

而且这小丑八怪,似乎对她不怎么友好。

“你刚从鬼门关死回来,再不吃东西就真死透了!”

金珏蹙着眉,把碗递过来,“喝药!”

洛鱼儿沉默地望着他,神中透出一丝嘲讽。

小丑八怪一点诚意都没有,她现在能动吗?

“真是欠你的!”

少年嗤了一声,倾过身子往她嘴里喂。

粥很清淡,可以数的清里面有几颗米,与其说是粥,还不如说是白米汤。

但胜在热乎,一碗下肚,洛鱼儿明显感觉喉咙舒服了。

金珏站起身,“等你能走了,就回去吧!家里的米不够多养一个人!”

洛鱼儿不可思议瞪着他,好半天才哑声问道:“你养不起媳妇,娶她回来干嘛?”

她倒不是想赖着不走,只是现在她的境地尴尬,啥都没弄清楚呢,她能去哪儿?

“我们还没拜堂……不作数……”

“我不跟你讨要那三两银子的聘礼,你自己回去吧!”

洛鱼儿嘴角一抽,眼中泛着一丝憋屈,“我不走!”

“你为啥不走?我都说了咱们不作数!”

“不作数?人人都知道我进了你的门,在你屋里睡了三天,你说不作数就不作数?你得对我负责!”

她现在下床都费劲,能到哪里去。

回家可能被那赌鬼老爹再卖一次!

她记得这古人都思想保守,这小丑八怪应该不会真把她往死路上逼吧?

金珏皱起眉头说:“你跟我耍赖没用,我家里真的没米养你。”

“自己媳妇都养不起,那也是你没用!”洛鱼儿毫不客气回怼。

“我说了,你还不是我媳妇!”

金珏扭身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又回来了,递来一张写了字的纸。

“现在你可以走了吧?”

洛鱼儿扫一眼,顿时一口气憋在喉咙里。

居然是休书!

小丑八怪为了赶她走,还真是不择手段。

洛鱼儿将休书攥在手里,“你说我不是你媳妇,现在又给我写休书?这不是在打自己的脸?你先容我三天,等我身体好转了,咱们再商量这事!行不?”

金珏想了想,“家里的米……撑不过三天。”

“我喝白水也行。”

“你……”

金珏瞥她一眼,欲言又止。

不是听说洛家丫头胆子小?怎么牙尖嘴利的?

“我是怕……你死在我家,晦气!”

“你咒谁呢?你死了我都不会死!”

“反正我丑话说在前面,我家没有草席,你死了可没东西裹你!”

这小丑八怪惯会说丑话的,嘴巴比她还毒呢。

洛鱼儿气得直抽抽,“等我好了,再收拾你!”

金珏不以为然,“你能活到那个时候再说吧!”

木门晃动,外面传来一个妇人的声音。

“鱼儿丫头醒了?”

金珏赶紧拦住她:“娘,您身子虚,别被她过了病气。”

洛鱼儿心想,感冒确实是传染,但他也不用这么说吧?

“鱼儿正病着,你莫说这不吉利的话,让她听了伤心。”金氏教训起儿子来。

洛鱼儿心头一动,这婆婆倒还挺善良。

金珏:“伤心更好,早离开,早解脱。”

金氏一巴掌拍在他脑门上,“混账!媳妇是用来疼的!你再倔,娘可饶不了你!”

金珏赶忙认错,“娘您消消气,我下次不敢了!鱼儿我会照顾,您回屋歇着吧。”

金氏叹了口气,小声道:“鱼儿也是命苦……既然她嫁过来了,你就要心疼她!”

金珏弱弱争辩,“娘,我们还没拜堂……不算的!”

金氏两眼一瞪:“我说算就算!”

“好好好!您说了算!”

金珏哄着他娘回了屋。

晚饭时候,金珏心不甘情不愿的送来一碗粥。

粥里还是没有多少米,不过是多一把碎青菜。

“你都穷成这样了,还怕再穷一点?”

金珏:“反正不是你家,不劳你费心!”

洛鱼儿喝着粥,“你家,不就是我家?”

感冒是身体里有寒气,热粥能驱寒,喝了总是有点用。

来都来了,总得活下去,以后再找找穿越回去的办法。

电视剧里演过,有来处便有归处!

要么是有特殊的物件,要么是有特殊的天象……

或者是电波,量子,引力,黑洞,白洞,超光速……

恍恍惚惚间,她快要睡着的时候,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形生物。

洛鱼儿吓一跳,“姓金的,你不是说咱们没拜堂吗?为啥爬我的床?”

金珏的声音有些低哑,“这是我的房间我的床,我怎么就不能睡了?”

洛鱼儿哼了一声,“你这是毁我清白,信不信我这辈子就赖上你了!”

金珏沉默了几许,“家里没有多余的被子,我三天没睡了……”

洛鱼儿最是吃软不吃硬的主,他照顾了她三天,也算是有良心。

他家都穷成这样了,也没有多余的床,把他赶地上去也不太好。

洛鱼儿嘴唇动了动。

金珏又说了一句:“你放心,我对你这瘦巴巴的小身板没兴趣!”

好好的男人,怎么就长了张嘴?

她还没嫌弃他是个小丑八怪呢,他倒是先嫌弃上了!

洛鱼儿的怒气几乎要爆发,深呼吸几次才气沉丹田。

“你看起来羸羸弱弱的,不怕被我过了病气?”

金珏没有回答她的话,转身说道:“快睡吧。”

洛鱼儿也翻了个身,很快就迷迷糊糊睡过去了。

……

一觉醒来。

金珏又给她端来一碗热水。

“没米了,喝口热水就不错了!”

洛鱼儿剜他一眼,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给啥喝啥吧。

“没米了,你们就喝水活着?”

金珏白了她一眼,“我一会去山上摘野菜,你别出去,小心别被野猪拱了!”

“有野猪?”洛鱼儿眼珠子咕噜一转,“那我跟你一起上山。”

要是能猎到一头野猪,或者抓到几只野鸡,她就不用饿肚子了。

金珏哂然:“你自己在家害怕?”

“你娘呢?”洛鱼儿看向外屋。

“我娘去城里帮人洗衣服了,晚上才回。”

洛鱼儿从床上坐起来,食指搭在自己的手腕上,除了肚子饿得慌,已经基本好了。

金珏看看她那小身板,转身出门去了。

洛鱼儿跟出去,从墙角捡起个烂背篓。

她本就个头不高,加上营养不良,又瘦又小都没背篓大。

金珏无语道:“你可别来拖我后腿,我没时间看顾你!”

“我不用你管!”洛鱼儿呛了回去。

她又不是为了自己打牙祭,这家里都揭不开锅了,只喝热水会死人的!

“好心当成驴肝肺!山上路陡,小心从上面滚下来。”

洛鱼儿轻笑一声,“你是巴不得我死了,好少喝你家几口热水!一个男人能抠到这种程度,也是旷古罕见!不过姑奶奶命硬得很,阎王爷都收不走!”

“你……”

“你什么?难道我说错了?是不是你自己说养不活媳妇,要赶我走的?!”

“哼……”

金珏气哼哼的一甩头,大步朝外走去。

“山里的野狼最喜欢你这种牙尖嘴利的小丫头,快让它叼走吧!”

“是!野狼最不喜欢吃小丑八怪!估计是嫌牙碜!”

两人一路互呛着,穿越一片农田,很快到了山上。

洛鱼儿一屁股坐在半山腰的大石头上,气喘吁吁:“这副身子也太弱了,才爬了几百米,就累得死了!”

金珏也奚落她:“才知道自己弱?我以为你没有自知之明呢。”

洛鱼儿瞅着他那红透的耳朵,不无哂然,“我是女人,弱一点怎么了?不像你这个大男人,喘成这个样子,行不行啊?”

“我当然行!你行吗?”金珏被他一激,径直往丛林深处走去,“山上野兽很多,一会我回来的时候,希望你还有个全尸!”

他令堂的,这人怎么说话呢?!

洛鱼儿对着他背影恶狠狠的骂:“你才没有全尸!哪个野兽敢叼我?你让它试试!”

她可不是温室花朵,野外的生存她最擅长了。

休息了一会儿,洛鱼儿也一头钻进丛林深处。

前天刚下过一场大雨,春笋冒头的特别多,还有很多嫩蘑菇,洛鱼儿一路摘了小半篓。

只是半天没找到金珏的人影。

“小丑八怪不会想把我扔山上,让我自生自灭吧?”

洛鱼儿嘀咕着,潜意识里又觉得他虽然嘴巴毒,但不至于灭绝人性。

“小丑八怪不会被野兽叼走了吧?”

这可就悲催了!洛鱼儿打个激灵,急急忙忙的往密林里边跑去。

终于在一棵大树底下找到了人,只见金珏灰头土脸的撅在地上。

“怎么?饿急眼了?你这是要吸收天地寒气……修炼成仙?”

金珏的眼里破天荒的露出一抹笑意,璀璨得像那夜空中星辰。

“晚上有肉吃了!”

洛鱼儿被他的笑容恍了眼,这才发现他怀里捂着只硕大的野山鸡。

那只野山鸡五彩斑斓,膘肥肉厚,一看就很美味,让人想流口水。

油炸山鸡,黄闷山鸡,人参鸡汤,叫花鸡,佛跳墙……

四天没吃过肉的洛鱼儿,脑中飞窜过一连串的菜谱。

还没等她说话,金珏忽然一阵抽搐。

“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黑血!

野山鸡扑棱着大翅膀往密从深处逃窜,眨眼就不见了踪迹。

“我的肉!”洛鱼儿哀嚎一声,笑容僵滞脸上。

现在的情况,哪还顾得上山鸡,赶紧看看小丑八怪怎么了!

金珏吐的黑血很粘稠,像是熬糊的小米粥。

洛鱼儿急忙抓过他手腕,两指搭在脉搏上。

金珏虚弱笑了笑,“我没事,许是上火了,你千万别跟我娘说。”

上火能吐血么?

大哥,你蒙谁呢?

洛鱼儿睨了他一眼,“你吐血多久了?”

“都说没事了,你可别一惊一乍的……”

“多久了?”洛鱼儿又问了一句。

金珏眸中的光芒黯淡,“小半年吧……”

小半年?

只怕毒素已经渗透内脏,无力回天了!

瞅得她面色凝重,金珏叹口气,“我没多少时日了,所以不能耽误你,你走吧!”

洛鱼儿毫不客气的说:“放心!你死了我也不会为你守贞,肯定高高兴兴改嫁!”

“咳咳……咳咳……”

洛鱼儿趁着他咳嗽,两手在他脖颈处探了探,又看了看他的舌头,心里有了底。

这慢性毒累积多年,毒素已经开始遍布血液和毛孔,脸上的脓包便是毒素凝聚。

长时间毒物侵蚀,金珏的身体已经呈负荷状态,离死不远了。

好在她继承了爷爷的衣钵,在现代中医界也是响当当的人物,或许还能抢救一下!

金珏咳的好像要背过气去。

“反正休书已经到手了!”

“你……”金珏瞪着她。

“小丑八怪瞪什么眼?你就剩下一双眼睛能看了,别把这山上的野鸡野兔都吓死了!”

“咳咳咳……咳咳咳……”

金珏捂着胸口,又喷出两大口黑血,瞅着触目惊心。

洛鱼儿眉头动了动,转身朝着西边的灌木丛里走去。

她就是故意气气这嘴贱的家伙,让他把毒血吐出来。

她洛鱼儿可不是忘恩负义之人,怎么可能见死不救呢?

金珏虚弱的难以动弹,心头血气翻涌,嘴角扯出一抹凄楚的笑意来。

果然是天煞孤星命格,注定孤苦无依,能多活这些日子,已经恩赐。

他也不是第一次被抛弃了,早就已经习惯了……

恍惚间,金珏看到洛鱼儿又回来了。

“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回来了?”

“我心肠好,怕你把野狼毒死!”

洛鱼儿手里握着一团叶子,反复搓揉着。

金珏冷笑,“心肠好?你不认识下山的路吧?别把自己说得跟观世音菩萨似的!”

小丑八怪嘴巴怎这么欠?怪不得被人下毒!

洛鱼儿把黏乎乎的烂叶子全塞进他的嘴里。

“呕——”

金珏被那味道整恶心了,下意识就要吐出来。

想着他都快要死了,这女人怎么还想折磨他?

“给我吞下去!一点儿都不准浪费!这可是好东西!”

洛鱼儿捂住他的嘴,逼他咽下去。

这种解毒的药草可不是遍地都有,也算小丑八怪命不该绝。

“洛鱼儿,你给我喂了什么东西?”

恶心的感觉让金珏不停干呕,他捏紧拳头,胸口气促颤抖。

“你这个恩将仇报的死丫头,刚从鬼门关回来,就想害我……”

“对!我觉得鬼门关风景好,想带你一起去转转!”

他脸上的脓包破了,沾了洛鱼儿一手,她用力的往衣服襟上蹭。

这脓包里都是毒素,旁边正好有条小溪,洛鱼儿便急着去洗手。

趴在溪边一看,里面居然有鱼,还不止一条。

鱼,鱼,鱼……

金珏眼瞅着洛鱼儿直往小溪里探。

“你病刚好,水边湿气重……”

他刚吐了血虚得很,刚站起来就呲溜一下滑进了小溪。

金珏狼狈的扑腾着,水花四溅,弄了洛鱼儿一身的水。

“我……我不会水。”

洛鱼儿嘴角一抽。

“小丑八怪,鬼叫什么?是男人你就站起来!”

金珏不扑腾了,才发现溪水都没过他的膝盖。

一阵寒风吹过,金珏忍不住打了一个大激灵。

“小丑八怪,赶紧上来!不知道我上辈子欠了你什么!”

算命的一定算错了,他们俩的八字合?

金珏费力的爬上了岸,“我刚才是想告诉你,这溪水里的鱼有毒,吃了轻则腹泻不停,重则高烧不醒,村子里的人都叫它为噩鱼!”

洛鱼儿没理他,身上衣服湿了,冷风一吹就直打哆嗦。

金珏犹豫稍许,脱下身上外套递给她:“你将就一下!”

“谢了!不过没必要!”

他的衣服更湿,穿上不是更冷么?

金珏嘴角一扯:“我是好意,你好歹遮一下,不能明晃晃的勾人吧?”

洛鱼儿一怔,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衣服。

白色的亚麻衣料,打湿了便似透明,女孩子玲珑的身材都被勾勒出来。

金珏又补了一句:“干巴巴的也不好看!你好歹注意点,女人的名声没了,以后可就不好嫁人了!”

大爷的!说谁干巴巴呢?

洛鱼儿眼一瞪,“老娘哪里干巴巴了?你两只眼睛上也长烂脓包了?”

金珏吓得后退两步,耳朵都红透了,磕巴着说:“你还是不是女人?”

“是不是女人,你摸摸不就知道了?”

洛鱼儿知道他是一只纸老虎,虽然嘴巴毒,可脸皮比纸还薄。

跟她这老江湖比流氓,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洛鱼儿抓过他的手,径直往自己胸口上按,金珏像是触电了一样,整个人往后倒。

“你……你不要过来……”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