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文本穿到六零:我的任务是改造反派
  • 完整文本穿到六零:我的任务是改造反派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南方荔枝
  • 更新:2024-06-18 22:06:00
  • 最新章节:第33章
继续看书
《穿到六零:我的任务是改造反派》是作者 “南方荔枝”的倾心著作,林青禾周青柏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心里其实是担心的,只不过他不善表达情感,所以看着丝毫不在意。周青柏也看着她,他在她眼里看到了错愕,不可置信,还有一种难掩的失落,不过却唯独没有失望与绝望。这叫他微微一愣。更让他发愣的是接下来林青禾的话。“退下来就退下来吧,家里总得有个男人,不然夜里我都睡不安宁。”林青禾如同认命了一般,肩膀都垮下去了,这么说道。这句话成......

《完整文本穿到六零:我的任务是改造反派》精彩片段


“我退下来了。”周青柏吐了口气,看着她道。

林青禾看着他,等着他继续往下说,比如说解释一下身上伤势什么的,然而并没有……

难怪原主直接就跟他翻脸了啊,这可真是太不解风情了。

不知道‘她’的理想就是当官太太吗?

林青禾看向这个男人,她在他眼里看到了一种不安,这叫她微微一怔,原来他并不是如他表现出来的那么无所畏惧,无所恐惧。

他心里其实是担心的,只不过他不善表达情感,所以看着丝毫不在意。

周青柏也看着她,他在她眼里看到了错愕,不可置信,还有一种难掩的失落,不过却唯独没有失望与绝望。

这叫他微微一愣。

更让他发愣的是接下来林青禾的话。

“退下来就退下来吧,家里总得有个男人,不然夜里我都睡不安宁。”林青禾如同认命了一般,肩膀都垮下去了,这么说道。

这句话成功引走了周青柏的注意力,他想起来昨晚上他回来敲门她对门外放的狠话。

“夜里有人敢来打搅?”周青柏沉声道。

林青禾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有气没力道:“没有,就是有次我感觉院外还有有人翻进来一样,不过当时我没睡就立刻大喝了,你知道左邻右舍都是人,那贼人就跑了,没啥实际损失。”

周青柏脸色阴沉:“是我失责。”

要是真有个万一,后果他不敢想象。

林青禾面无表情看了他一眼:“从今晚上开始,你给我去隔壁睡。”

她都要佩服自己的才智了,误打误撞的,看,她给自己找了一个多好的分居借口?

周青柏则是奇怪看着她,他退下来这么大的事,她竟然没说别的?没有骂他,也没有让他再回去?

“看什么看!”林青禾怒瞪他道。

周青柏心说这就对了。

“我可跟你说好了,就算你退下来了,我也是不会出工的,嫁给你后,我就没打算下地干活!”林青禾说道。

“我出工就行。”周青柏点头道,他也没想过让她下地干活的,那太累了,有他在就行。

“还有家里的活,你也得分着干!”林青禾又道。

“好。”周青柏也应下了。

“退下来给了钱的,有多少?也得我保管!”林青禾说道。

周青柏就把昨晚上他带回来的包裹拿出来,打开包裹里边带了两身衣服,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暖水炉。

看到这个暖水壶林青禾眼睛一亮,家里就一个,不大够用,现在多了一个可就足够了。

还有一个背包,鞋袜之类的。

背包就鼓鼓的,周青柏直接就把背包递过来了:“都在这了。”

林青禾其实有点不大好意思,不过还是接过来了,然后她就惊呆了:“这么多钱?这得多少钱?”

“三千。”周青柏看了她一眼。

“咋有这么多?”林青禾震惊道。

她兜里剩下的差不多二百块钱,但这也是一笔巨款了,可是没想到周青柏这一次竟然带回来了三千块钱,这是一个什么概念?

“立了功,上边给我申请下来的。”周青柏说道,也算是给他的补偿与慰藉。

“还有这么多票啊!”林青禾惊讶道。

工业票,粮票,布票全都有,而且还是全国通用票,还不会过期!

周青柏看她注意力全放在这些上边了,心想是不是这一关就过去了?

“上次的事把我吓得不轻,你在家也好,不过该说的先跟你说好,外边的活我是不干的,累死个人了,我最讨厌干农活了,不过家里的饭还有三孩子,我都会给你负责好,不用你多操心,但是以后呢,你就给我去睡大娃他们那个房间,家里柴火也足够了的,不用省着用,后院攒了不少呢。”林青禾看着他道。

反派爹因为伤势严重,所以在那边硬是养了一个月。

然后才回来的,也就是十月底差不多农历十一月的时候,反派爹就会回来了。

林青禾觉得,反派爹回来后她肯定就没法跟现在这样自由自在了,毕竟有个大人在家生活,她没法跟对付三个小孩那样肆无忌惮啊。

所以在反派爹回来之前,她必须把家里该添置的都添置了。

这个时代也没什么消遣,而且又是正值秋收忙碌的时候,现在日头其实还是有些毒辣的,原主保养得很不错的皮肤,林青禾也不想糟蹋了。

其实在她看来也不是多白,只是不黑而已,但是跟村里人比起来,那她就真的是白得发光了。

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林青禾就在家里做吃的了。

因为原主也没跟什么人来往,所以她没交际啊,当然就只能在家里给孩子们做吃的了。

这可是把周大娃,周二娃,还有周三娃给乐坏了。

周三娃在林青禾这几日的教导下,那都会开始说话了,而且一说话就仿佛被打通任督二脉一样,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

比如肉,比如尿,比如吃,比如水,当然说的最多的,就是娘。

三个孩子吃的是满嘴流油,原主虽然懒,但是也知道自己不跟周边人来往,那就必须要自给自足的道理。

所以后院有一片菜园子,番茄,青瓜,韭菜,青菜以及萝卜都有种一些。

品种比较杂,种的也不多,一样也就那么一小片。

所以自然而然的,也就随便林青禾做了。

什么韭菜炒蛋,什么萝卜炖大骨,还有青瓜炒肉片这些,随便她做,家里三个孩子不懂那些,林青禾也有她的说法。

说这是上次买回来的,用盐巴腌着呢。

林青禾也有拿出一块五花肉跟一块腰肉腌制着做的,用盐巴腌着,然后再煎着吃,咸咸的,配着粥或者下面条的时候吃就再好不过了。

被林青禾这么喂下来,不过短短几天时间,周三娃就长得白白嫩嫩的了,小孩子胖的快瘦得也快。

但是被林青禾这么养着,再有每天都捯饬得干干净净的,当秋收忙完了,周母拿了周三嫂最先给三娃做好的冬衣过来的时候看到小三娃这个样,都愣了一下。

“三嫂这手艺就是不错。”林青禾把周三娃塞周母怀里让她好好欣赏去,就接过小笸箩里的一套小衣服看了看。

周三嫂手艺很不错,而且因为一有空闲就做,这才几天时间,就先给她把三娃的做出来了。

当然也是因为三娃的小,不费什么事。

周大娃跟周二娃的相信也快了,秋收忙完了周三嫂全天都没什么事,家里活不用她干可以全力做衣服。

因为她棉花给得足,周三嫂哪怕会昧下一点,但是做出来的棉衣棉裤还是很厚实的。

比如这一套,冬天给小家伙穿就再合适不过了。

不过就是少了点,就只有这么一套了。

“对了娘,家里那边还有没有鸡蛋,给我匀点先吃着,我给钱的。”林青禾说道。

家里没养鸡,光吃不下蛋的话,鸡蛋吃得当然就很快了,她打算再从空间里拿几斤出来,不过总得有个鸡蛋来源的说法。

“家里那边还有点,你要多少?”周母就看了她一眼,说道。

“给我拿一斤就行,过两日我也要去镇上赶集,还得去买些东西,到时候一块买些。”林青禾说道。

“你又要去赶集?”周母就道。

“不赶集吃什么呀,家里这三小子胃口可都大得很,而且往下越来越冷了,到时候我可不想出门,把该买的买了,早买早完事,娘你要不要买什么,要的话给你一块买回来。”林青禾说道。

“我什么都不缺。”周母原本对她把三个孙子都照顾得挺好的,尤其是小三娃,都胖了不少,还是对她改观了点的,可一听她这又要大手大脚花钱的,心肝都有些发疼。

有心想要说点什么,不过也知道自己说了老四家的是不会听的,于是就只能憋着了。

林青禾说是过两天,事实上第二天她一早把周三娃喂饱然后抱过来给周母了。

周大娃跟周二娃也跟了过来,两人其实是想跟他们娘一块去的,不过林青禾嫌那一个多小时路太长,自己都嫌麻烦还要她带两个小豆丁,她并不想。

于是都带过来老周家,当然,一起带过来的还有一小包冰糖,给了周母让她看着办。

这时候还很早呢,老周家其他人都还没起床呢,这阵子也累得很,好不容易能闲暇下来了都想多睡会。

林青禾也不管,留下孩子她就拎着一个篮子出门去了。

“成天就知道祸祸钱,也不知道省着点花,孩子们都还这么小,以后长大了,哪样不要钱?”她离开后,周母就说道。

周大嫂周三嫂两个听到声音出来的,就问怎么回事,周母自然会瞒着抱怨了一通。

周大嫂周三嫂听完都没说话,不过她俩其实也挺赞同周母说法的,老四家的这位那可真是会花钱,手里的钱跟不是钱似的,花出去眼睛都不眨一下。

她们就不行了,花一分钱出去都心疼得要死,毕竟她们三家一年到头的,也分不到多少零花钱,因为还没分家,大钱都是周母收着的,不过会给她们一些零花,一两块钱的让她们自己攒着。

“不过我看现在四弟妹对大娃他们挺上心的。”周大嫂看大娃几个说道。

这去赶集还能知道把三娃抱过来了,以前可不会,直接丢家里了事,这么小的孩子,心也是真大。

周母也没说什么。

周三嫂就问周大娃:“大娃,你们娘给你们做啥吃的了?三娘娘看你们哥几个这才几天,可都长了不少肉。”

“我们娘给我们做肉吃了,咸肉,特别香!”周大娃大声说道。

“肉?”周大嫂跟周三嫂一愣,现在哪来的肉啊。

“你们俩问那么多干嘛,过几天队里也要分肉了,到时候少不了你们吃的。”周母自认为自己是知道的,就说道。

周大嫂周三嫂明白婆婆不想她们问下去了,也识相没再问。

这叫准备说自己娘这几天给他们做了什么好吃的周大娃有些失落了,不过听到外边孩子喊他去玩,就没说什么立马出去了。

当然出去前也不忘跟他嫲嫲讨要了一块冰糖吃。

老周家其他人起来后也都看到二娃三娃都在,一问才知道他们兄弟那个不着调的娘又去赶集了。

这话倒是不是说假的,去年原主买了差不多八十块钱左右的粮食,这可是在村里引起了巨大的风波。

当然,买得最多的也是小麦。

“别是买了炉子跟煤炭,没钱了吧?”周二嫂也不用人回答她,又顾自说道。

这话一出她就觉得自己是真相了,老四家的上次就说兜里没钱了,可没想到还能拿出这么多来跟队里买粮。

可是今年竟然比去年买少了那么多,这回恐怕是真的山穷水尽了啊!

周母脸色黑沉得很,心里憋着一口气,看着老四家的这三个孙子都好了不少,对他们老两口也比以前有心了,前后拿了大骨头跟肥肉过来,可是在花钱这事上还是这么不靠谱。

偏偏自己儿子又没有掌钱,这有多少钱都是不够老四家败的啊!

看自己婆婆脸色不大好看,周二嫂也就没再说什么,但是心里多少是有些得意的。

四叔再会赚钱也是没用的,挡不住家里有这么个花钱如流水,不把钱当钱的媳妇。

至于周大嫂跟周三嫂则是没那么多闲情逸致,两人都在轮流用着缝纫机呢,就想着赶紧把大娃他们的衣服做出来,这样好给自家的做。

周三嫂的速度是很快的,二娃御寒的棉衣棉裤很快也做好了,周母虽然生气,但还是借着这个空档给拿过来了。

这一拿过来,她就看到了三孙子正在喝着那什么梨水,喝得是一脸的满足跟惬意。

“娘来了,冰糖梨水就准备了他们哥三个的。”林青禾看她过来,说道。

周母问道:“这是啥?冰糖梨水?”

“嗯,现在这天干燥得很,昨天去县城不是看到有这梨子卖么,就给买了点回来,今天给他们炖冰糖梨水。”林青禾说道。

“还有枣!”二娃说道。

“好喝!”大娃说道。

“娘,吃。”三娃急着喝。

林青禾就给喂了,她空间里就只有一箱梨,不过当时买的时候,她是叫市场经理给她把多余包装都拿出来的,所以一箱的容量差不多是两箱的多。

两箱苹果也是一样的。

积攒这些东西就是用来吃的,而她败家形象早就深入人心,走出去说她是个勤俭节约的好媳妇那都没人信。

同样的,周母也不信,不过看她是弄给三孙子吃,连她自己都没有,也没有再说什么。

“这是你三嫂给二娃做的,你看看。”周母把笸箩里的棉衣棉裤拿出来。

林青禾看了一眼就知道很合适给二娃,就算明年冬天也还能穿,当然明年冬天也得再给仨孩子再做一套。

但这一套留着过今年冬天是够够了的。

“辛苦三嫂了,等大娃的做好就可以休息了,到时候等她生孩子,我去屠宰场看看有没有猪蹄,给她弄回来两个让她炖花生下奶。”林青禾说道。

周母闻言倒是心里一动,说道:“想要猪蹄哪有那么好弄?”

林青禾自然听得出来周母是想要的,一边喂给三娃梨水一边道:“我认识了个人,她跟里边有熟人,要是没有票的话,价钱就贵了点,有票的话倒是不贵。”

至于私底下给粮票这种事就没必要说得人尽皆知了,她自个知道就行。

周母:“!”

她就知道老四家的不是个老实的,总是能够弄来肉,没想到是在屠宰场那边都有认识的人!

“那到时候你看看能不能给弄猪蹄?”周母说道。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