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小说阅读闪婚豪门:相亲对象是大佬
  • 全集小说阅读闪婚豪门:相亲对象是大佬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绯酒
  • 更新:2024-06-11 21:32:00
  • 最新章节:第5章
继续看书
现代言情《闪婚豪门:相亲对象是大佬》目前已经全面完结,陈时禹许南音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绯酒”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小三抢了她爸。小三的女儿抢了她的男朋友。她们说感情中不被爱的那个才是第三者。面对前男友的挽留,许南音果断选择分手,还闪婚了一个比他更帅的男人。闪婚老公是普通上班族,他说:我工作很忙,没什么时间陪你。许南音觉得这样很好,她二十五了,已经没有精力再去谈第二段感情,所以两人相敬如宾分床睡挺好的。却不想,被冷落太久的男人终于憋不住,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摸进她的被窝,掐着她的细腰咬牙切齿的强调:“许南音,我是你男人!”他不仅是她男人,还是江城千亿首富。明明说好互不干涉,他却逼着她给他生孩子。...

《全集小说阅读闪婚豪门:相亲对象是大佬》精彩片段


仿佛手里还残留着那股热度。

毕竟是夫妻,领了证,某些事情也是合法的。

许南音咬了咬牙,还是把电话接了,不知道该说什么,电话那头的男人先开口:“许小姐,你今天下午有时间吗?”

许南音第一反应是陈阿姨想请他们吃饭,他要是不应付他的母亲,是不会主动给她打电话的。

说不出心里是有点生气,还是有些失落,总之,许南音是有那么一点不好受。

但她没有表现出来,轻轻嗯了一声。

“那一起吃个饭。”

许南音抿了抿唇,“我五点下班,你把地址告诉我,我待会打车过去。”

“我去接你。”

许南音愣了一下,嘴角动了动,想拒绝,可又想到他们是夫妻,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他都没觉得不好意思,她怕什么?

“好。”

许南音通完电话后,就给她妈发了短信,告诉她下午她不过去了,让她晚饭自己解决。

许静很快回了消息过来,让她开开心心玩,不用管她。

许南音这才切换到微信的界面,看到她发在群里的消息很快被其它消息刷上去,看不到了,她只能又发了一遍,然后登上某书,将自己之前设计的几个案例的照片给发了上去。

这一天,她在好几个社交软件上都注册了号,忙碌中就忘了脑袋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

五点一到,许南音接到男人的电话,就开始收拾东西。

于阔敲门走进来,含笑望着她,“下班了?”

被老板撞见自己下班这么积极,许南音有点不好意思。

“要加班吗?”

“别紧张,我来找你不是要你加班,是想问你要不要一起走?”

许南音多少也察觉到了于阔的那点心思,她道:“很抱歉,我约了我男朋友一起吃饭,恐怕不能跟你一起走。”

于阔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你约了男朋友?你不是和陈时禹分手了吗?难道你还……”

“我现在的男朋友不是陈时禹。”

于阔怎么都没想到许南音这么快就找到了新的男朋友。

可看着她那张明艳精致的脸,又不觉得奇怪了,美女嘛,从来不缺追求者。

反正只是男朋友,又不是结婚了,他还有机会。

他很快调整了姿态,笑道,“我本来想你今天第一天入职,作为老板和老同学我于情于理都该请你吃顿饭,不过既然你约了男朋友,那咱们下次再吃。”

许南音还是说了声好,在于阔的注视下上了电梯。

……

之前沈夜送过她一次,许南音知道他的车是辆奥迪,很快她就在公司对面马路上看到了那辆车,正要过去。

驾驶座的车门也打开了,修长冷峻的男人下了车。

等许南音走过去的时候,他已经绕过车头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等她坐进去,他就替她关上车门,回到驾驶座。

许南音因为他这绅士的举动,心里也没那么生气了。

等男人发动引擎,踩油门,她注意到后面没人,心脏开始剧烈跳动。

车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许南音脑袋里不可抑制的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越想越觉得脸颊发烫,她伸手将窗户打开。

车里很安静,两人谁也不说话。

这静谧让空气都变得稀薄,暧昧。

许南音一直偏着头看着车窗外面的风景,想淡化和男人独处的敏感,直到车在十字路口没有拐弯,径直往前开时,她才回过头瞅着男人棱角分明的侧脸,“不去接阿姨吗?”

男人古怪的看了她一眼,“我和你吃饭,接她干什么?”

许南音:“……”

所以,不是陈阿姨要和她吃饭,是他和她吃饭!

意识到这个事实,许南音更加不淡定了!

沈夜并没有发现她的异样,眼神平视着前方:“有没有想吃的地方?”

许南音用手将落在脸庞的头发捋到耳根后面,又想到这只手昨天干过什么,她放下来,“你决定吧,我都可以。”

小说《闪婚豪门:相亲对象是大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查房的医生护士走后,沈夜坐了十多分钟,手机又响了,接了电话后,他就离开。

许南音在母亲的要求下,将他送到了电梯这里,等电梯的时候,还是感激的说了一声:“谢谢。”

沈夜收起手机,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不用说谢谢,你是我的妻子,这些都是我该做的。”

许南音听到妻子两个字,心跳不由得加快了两拍。

电梯门打开了,看着男人离开,这一次她没有任何的不高兴,嘴角扬起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弧度,直到电梯门合上,她才收回视线,转身回去。

……

因为沈夜,许静明显的心情好了许多,陈韵经常过来陪她,她的身子也一天天的在康复。

看到母亲料理自己没问题了,许南音便回去“工作”。

她之前对母亲说公司批准她可以晚点入职,所以母亲还不知道她工作黄了。

这些日子母亲难得这么开心,许南音不想她为自己担心。

现在她不敢总是往医院跑,一直在投简历找工作,可每一次简历投出去都是石沉大海,没有回声,这让她心里感到说不出的无力和愤怒。

叶秋知道她的境况,劝她换个行业发展,江城这么多大企业,机遇很多,她没必要锁死在那一条路上。

可是她在这个行业做了五年,五年的经验拿出去都可以加成涨薪,如果换一条路,她就得从头开始。

许南音还找了和自己专业对口的,室内设计师这方面的工作。

可看到月薪四千到八千,她就放弃了。

这个工资根本不能负担母亲的治疗费和她的生活费。

许南音只能再继续找其它的。

手机铃声响起。

许南音一看到是医院打来的,顿时心跳加速,赶忙接了。

……

病房门口围了人。

许南音还没进门,就听到了姚慧的声音。

“许静,你到底还要不要脸?我儿子和你女儿都分手了,你们母女还霸占我儿子的房子不肯归还,这是什么理?”

她神色一凛,立刻从围观的人里挤进去。

“妈。”

和姚慧这个泼妇吵架,许静显然不是对手,但是看到女儿来,她不想让外面的人用有色眼睛看她的女儿,便道:“姚慧,你说话要摸摸自己的良心,音音和陈时禹在一起的时候,他还什么都没有,当年你住院陈时禹拿不出钱,这笔钱还是我们给你出的,是我女儿给你跑前跑后给你端屎端尿,我女儿陪了你儿子整整五年,五年的青春都耗在了他的身上,现在陈时禹发达了就出轨,我女儿还没找他要青春损失费呢!”

“你们还想要青春损失费!”

姚慧声音尖锐,“这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女儿跟我儿子谈,那也是她自愿的,我又没求她来照顾我,是她上赶着倒贴我儿子想讨好我,那几千块钱我儿子也早就还给你们了,你说你女儿耗费了五年青春,我儿子难道就没有被耽误五年吗?要不是你们母女跟吸血虫一样缠着我儿子,我儿子现在早就是荣升集团的姑爷了!”

听到荣升集团这几个字,许静想要说什么,许南音先开口:“请你出去!”

姚慧愤怒的瞪着她,“许南音,我儿子说了他根本没有碰过你,你要是不肯把房子还给我,我就去法院起诉你们!”

说着,她又转过头,看向门口围观的人,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你们大伙都来评评理,没这么欺负人的,我儿子都没跟她睡过,她就要我儿子一栋房子,两百多万啊,谁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你们说是不是?”

这个社会总会对男人犯错更加包容,对女性苛刻。

出轨在男人眼里那是男人都会犯的错,在女人眼里,虽然同情许南音,但是也不认为许南音霸占人家的房产就是对的。

围观的都是这层楼的病友,好几个都和许静认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劝她。

“许姐,你还是让你女儿把房子还给人家吧,毕竟这两百万也不是小数目。”

“是啊,现在赚一栋房子也不容易,这谈恋爱分手也是正常的,你女儿要是要个两三万还好,这两百万金额太大了,如果人家真去告,法院应该都是会判返还的。”

“人家也没跟你女儿睡觉,这个房子确实不该要。”

许静气的浑身发抖,眼睛都红了,她没有想过姚慧这么不要脸,什么都往外说。

许南音赶紧去给母亲顺气,低声道,“妈,你别管,让我来解决。”

许静点头,不再出声。

许南音神色冰冷,看向姚慧,“阿姨,当年陈时禹创业第一笔资金是五十万,这五十万中有我的二十万,这五年我不仅是他的女朋友,还陪着他一起创业,要是真仔细算清楚的话,陈时禹现在身价是十亿,这十亿他至少得分给我两三亿。”

“你还想分两三亿?你做梦,那是我儿子的钱,你想也别想!”

姚慧拔高了声音,脸都绿了。

“创业第一年,他连工资都发不出来,我免费给他打工,晚上我还去餐厅做服务生,赚的工资给你们做生活费,所以大家可以来评评理,到底谁更不要脸!”

许南音这话一出,围观的人立刻帮她说话。

“五十万的创业资金,你出了二十万,占了几乎一半,你这姑娘真的好的没话说!”

“当初要是没有你,她儿子创业也不会成功了。”

“她儿子身家都十亿了,她还找你要房子,也太不要脸了!”

“姑娘,我们支持你维护自己的利益,去把属于你的那部分钱给要回来!”

“对,去要,不能便宜了渣男!”

姚慧都蒙了,怎么都没想到刚刚还帮她说话的人现在竟然全帮着许南音。

什么要回来,那可都是她儿子的钱!

“许南音,你这个小贱人,你要是敢找我儿子要钱,我就跟你拼命!”

姚慧恶狠狠的警告她。

“阿姨,那二十万我是有转账记录的。”

许南音过去敬着姚慧是看在陈时禹的面子上。

现在她和陈时禹分手,也不会再惯着她了。

她走到姚慧跟前,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得到的声音说道:“而且我和陈时禹一起共事五年,这五年他背地里做的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我都知道,我要是把这些都抖出去,别说荣升集团的姑爷他做不了,陈时禹还得进去踩缝纫机,所以,姚女士,你最好不要来招惹我!”

小说《闪婚豪门:相亲对象是大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姚慧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睛,看许南音就像是看一条吐着蛇信子的毒蛇。

“现在。”

许南音没有再压低声音,冷冷的驱逐:“请你立刻马上给我滚出去!不然我说到做到!”

姚慧被这声吓的身子一抖,许南音怎么敢这样对自己说话,可是看着这双寒凉冰冷的眼睛,她又怕许南音真的会做出伤害她儿子的事情。

她咬了咬牙,想说什么,又不敢再吭声,只能夹着尾巴灰溜溜的走了。

……

姚慧走了,围观的人安慰许静两句,也散了。

许南音将病房的门关上,给母亲倒了一杯温开水递给她。

许静接过,问她,“你和姚慧说了什么?她怎么就这么走了?”

“我说她如果再来招惹我们,我就让陈时禹做不成荣升集团的姑爷。”

另外的那句威胁许南音没说。

许静也没有去多想,只是歉疚的道:“是妈妈对不住你,如果当年妈妈没有把你带出顾家……”

“妈,都是过去的事情别提了,我现在过得很好。”

“你没看到姚慧那得瑟样?要是你是顾家大小姐,陈时禹就不会和你分手了。”

“像他那种管不住下半身的渣男,我嫌脏!”

许静笑了笑,她本来还担心女儿对陈时禹放不下,现在看来是她多虑了。

可想到自己那段失败的婚姻,如果她能像音音这样果决,发现顾天淮出轨的时候就和他分手,也许现在就不会那么痛苦了。

许静眼里一阵黯然,将水杯搁在旁边的柜子上。

“妈,你怎么了?”

许南音察觉到了母亲的情绪变化,有些担忧。

“音音,你还是把房子还给他们吧,姚慧那个女人不是善茬,现在你和沈夜在一起,要是让他知道你那个房子是陈时禹给买的,我怕他心底会有芥蒂。”

许南音点点头,那个房子她也没打算留着,本来她是打算等母亲出院以后再处理的。

现在姚慧来闹了这么一通,让她觉得还是赶紧处理的好。

所以,回去后,许南音就立刻把房子拍了照片,发到了卖房的网站上。

陈时禹当时买这个房子花了两百一十万,现在这边通了地铁后,房价涨到了三百五十万。

而许南音只挂了三百二,低于市场价三十万,房子是对口学区房,还是中间楼层,户型好。

很快中介就联系她,要带人来看房。

买房的人了解到许南音是因为和男朋友分手才低价处理房产,立即就要和她签约。

一天就把所有的手续走完了。

许南音要求对方给自己一天的时间,她得去找房子搬家。

人家也爽快答应。

只是通了地铁后,周边房价涨了,租金也涨了,在她预算之内,上班通勤方便,还能离医院近的房子根本找不到。

最后没办法,许南音只能先搬到叶秋那里暂时先住下,后面慢慢再找。

……

三百二十万房款到账后,许南音留下了二十万,把剩下的三百万转到了陈时禹的账户。

她的手机很快就响了。

屏幕上显示唐玲这个名字。

这次许南音直接掐断电话,将这个号码拉黑了。

面试一天后,还是没有找到心仪的工作,下午四点,她去超市买了一些食材,回去做饭。

过了马路,走到小区门口,看到了一辆熟悉的保时捷。

车前还站着一个男人,不停的在抽烟。

许南音想当做看不见,直接进去,可陈时禹已经看到他,他把手里的烟捻灭,疾步就朝她走了过去。

在她要进门的时候,从后面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身边。

“松手!”

许南音神色冷漠。

陈时禹不肯放,咬牙质问,“你把房子卖了?”

“我已经把房款转给你了,你没收到吗?”

如果没收到,他就不会来了。

“你就一定要做到这个地步吗?”

“陈时禹,别怪我没提醒你,这里是公共区域有摄像头,要是被你的顾小姐知道了你还在和我纠缠,只怕你想当荣升姑爷的美梦就要破碎了!”

许南音眼里的讥诮生生刺痛陈时禹的心,他还是把手松开了。

“音音,你不该跟我赌气,阿姨得了胃癌,治疗肯定要花很多钱,你现在又找不到工作,你没有钱租房,不能一辈子住在叶秋这里,就算是最好的朋友,她可以接济你一两天,但你长时间赖在她这里,她肯定心里也会有意见的。”

许南音本来因为工作的事情心里烦躁,被他这么一说,顿时就爆发了:“我找不到工作是拜谁所赐?要不是你我会没钱租房,会厚着脸皮去找朋友接济吗?陈时禹,是你把我害成这样的,你装什么好人!”

陈时禹眼神一暗,说道:“我这么做只是想让你回到我的身边。”

“我们分开的这些日子,我发现我其实根本不能没有你。”

“音音,我知道你是故意找个男人来气我的,你不会那么快移情别恋,我们在一起五年,我了解你,只要你现在和那个男人分了,回到我的身边,不管是工作还是房子,我都还给你好不好?”

许南音冷冷的看着他,“那顾冉怎么办?”

陈时禹眼神闪烁了下,心里愧疚:“音音,我可以发誓这辈子我只爱你一个,就算我娶了顾冉,我也不会委屈了你……”

“所以,你想让我给你情妇,这就是你对我的爱?”

陈时禹痛苦的说道,“她是顾家大小姐,荣升集团握着云帆百分之三十的股权,我不能不对她负责!”

“陈时禹,你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许南音笑了笑,现在连眼泪都流不出来了,心里除了恶心,好像也没什么其它的情绪,她真的一点不难过了。

大概一个人最渣的样子你都见过了,他刷新下限你也不会意外了。

她的脑海中浮现了另外一个男人的身影。

许南音突然勾了勾唇,“陈时禹,我是不会给你做情妇的,因为。”

陈时禹脸色有些不好,等着她下面的话。

“我已经有老公了。”

《闪婚豪门:相亲对象是大佬》由绯酒所撰写,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部现代言情、豪门总裁、豪门世家、全篇都是看点,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佚名所吸引,目前闪婚豪门:相亲对象是大佬这本书最新章节第764章 我就是那么好打发的?,闪婚豪门:相亲对象是大佬目前已写1305376字,闪婚豪门:相亲对象是大佬现代言情、豪门总裁、豪门世家、佚名现代言情、豪门总裁、豪门世家、书荒必入小说推荐!

书友评价

读者们,千万千万误入此文

读者们千万别看,看了浪费时间,乳腺增生,女主和她妈都是超级超级超级圣母,有她们在,没人敢称第一。人物角色没有一个是正常的,可笑的是现在的很多言情小说都这样把周围的配角写得和降智了差不多,挺低俗的。

看着很心塞,女主朋友一直在拖女主后腿,哎…看不下去了…

热门章节

第1章 臭渣男!分手!

第2章 相亲

第3章 闪婚

作品试读


周围喧哗吵闹的说话声还有车鸣声格外刺耳。

电话那头的男人显然听到这边的动静,声音冷沉的问:“你还没回家?”

许南音轻轻嗯了一声,解释,“我和老板刚参加完酒会,现在外面在下雨,可能得晚点回家,你不用等我,早点休息吧。”

于阔撑着伞站在一旁,听到这句话,脸色刹时间变得有些不好。

“你现在在哪?”

许南音报了酒店的地址。

“我现在刚好经过这家酒店,你等一下,我们一起回去。”

许南音愣了又愣,很快反应过来,说了声好。

挂了电话后,她就看向旁边的男人,很开心的说道:“我男朋友来接我了。”

于阔看着她眼角眉梢都漾着欢喜,觉得很刺眼,偏偏,他不能表达出来,毕竟她现在是人家女朋友。

于阔很绅士的说道,“他的车应该开不进来,我送你出去。”

“不用,我可以再找酒店拿把伞。”

“今天人太多,酒店伞不够,一张请柬只能拿一把。”

“这样啊。”

许南音看了一眼外面,雨越下越密,连台阶下都积了一层水,她要是就这样出去,一秒钟全身都会淋湿。

看着身上这件清凉的礼服,许南音果断压下了不打伞的冲动,抬起头:“那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你今天是陪我来的,我送你也是应该的。”

于阔打着伞送许南音走下台阶。

突然许南音停下脚步,眼睛一下亮了:“沈夜!”

不等于阔反应过来,她就跑了。

于阔眼睁睁的看着许南音跑进雨里,跑到那个男人的伞下,隔着朦胧的雨幕,他看到那个男人长得高大挺拔,那张脸有些莫名的熟悉。

只是不等他看清楚,男人已经转过身,带着许南音离开了。

他们上了一辆迈巴赫!

……

许南音坐进车里才发现这是辆豪车。

她偏过头瞅向男人棱角分明的俊美侧脸,刚要问话,男人先出声:“这是我老板的车。”

许南音看着脚下的水,又看了身上的湿衣服,咬唇:“要不,我们还是打车回去吧!”

沈夜将一件西装外套递给她,笑望着她:“有车坐为什么要打车回去?”

许南音并没有注意到男人的西装材质,她随手将西装披在身上,闻着那股清冽好闻的雪松香,她紧绷了一晚上的脑神经慢慢放松下来,诚实的说道:“我们把车上弄脏了,你老板肯定要扣你工资的!”

沈夜早就猜到了她会说什么,可亲耳听到,还是没忍住弯了弯嘴角。

男人发动引擎,倒车,踩油门把车开出去。

因为车上开了暖气,许南音身上很快就不冷了,雨天堵车的很,在一次次停车颠簸中,她有点昏昏欲睡,眼皮子搭了又搭,迷迷糊糊中听到男人说道:“我们老板挺好的,经常把车借给我们用,不会追究这种事情。”

听到这声,她才放心的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

许南音是被关门声吵醒的。

等她睁开眼,就看到男人那张英俊出众的脸,她眨了眨眼睛,有点怀疑自己在做梦。

“醒了?”

男人低头朝她看来。

许南音看着两人现在的姿势,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做这么羞耻的梦。

沈夜将人放在地上,“去洗个热水澡,别生病了。”

说完,他也不再管她,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把门带上了。

许南音看着客厅里熟悉的布置,再看紧闭的房门,这才回过神,不是做梦,沈夜刚刚抱她了!

公主抱!!!

小说《闪婚豪门:相亲对象是大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九点一到,原本光线充足的宴会厅突然黑了,音乐也全部停了。

紧接着中间的舞台上数道灯光亮起,一个身着白色抹胸公主裙,头戴钻石皇冠的女人提着裙摆一步步走上去,她是今天的主角。

四个穿着燕尾服的服务生已经将蛋糕推到台上。

在家人和朋友的陪伴下,女人并没有第一时间去许愿切蛋糕,而是接过话筒。

“谢谢大家今天特意来参加我的生日晚会。”

前面是一套标准式的客套感谢词。

许南音坐在休息区这里很无聊,手机在进入宴会厅之前被要求上交,她现在都不能找叶秋聊天,也不能玩个游戏打发时间。

一直坐着腰也不舒服,想着反正也已经来了,她便起身往前走了一些,想凑凑有钱人的热闹。

只是宴会厅里人太多,黑压压的一片,许南音不能往前再走,只能在后面看,不过远远看着也能看清楚台上女人的长相。

二十二岁应该是一个女人最美好的年纪,这位秦小姐脸上是满满的胶原蛋白,又因为有钱人会保养,她的皮肤白的发光。

一张娃娃脸,本透着股很娇憨的气质,可她身材很好,看上去又纯又欲。

许南音想,如果她是陆南骁,她肯定抗拒不了这样的美人。

能够亲眼见证江城首富的恋情,说不定还能一睹首富的真容,回去后都可以和叶秋吹一吹。

想到这里,许南音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台上,想看看首富什么时候上台。

“从十八岁开始我就有一个心愿,之后的每一年我都许下了同一个愿望,已经第五年了,今天我希望我能够愿望成真!”

秦诗双眼含泪,唇瓣颤抖的看向一处,“陆南骁,我真的很喜欢你,从我见你第一眼我就爱上你了,我知道你一直嫌弃我年纪小,可我现在长大了,我今天二十二岁了……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做你的女朋友?”

台下立即有人起哄:“在一起,在一起!”

许南音站在后面,踮起脚都看不到陆南骁在哪里,只能顺着秦小姐视线的方向,大致估摸他在的位置。

“如果你愿意给我一个机会,我希望你能够上台来陪我一起过这个生日!”

秦诗这话落下后,起哄声也停了,所有人都看着那个地方,看看首富会不会上台。

他们其实笃定首富肯定会上去的,毕竟陆家和秦家是世交,豪门的婚姻最讲究门当户对,就算喜欢外面的莺莺燕燕,但是妻子的人选只能是名门贵女。

秦诗不仅人长得漂亮,家世好,又对首富一往情深,她应该是最合适的妻子人选。

站在人群中,戴着金丝边框眼镜,单手插在裤袋里一身西装革履的英俊男人,他此时看上去很淡然,甚至很随和,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旁边的人说着商场上无关紧要的事情,在所有人视线都聚集在他身上的时候,男人止住了声音,周身的气场明显的变了。

当特助这么多年,赵恒是知道自家老板不近女色,这要是其她女人,不用老板说,他就给处理了,可现在是秦家小姐向他们老板告白。

赵恒不敢动。

许南音醒的时候,浴缸里的水已经很冰了。

害怕冻感冒,她赶忙拿过旁边的浴巾裹住身子,出去换上睡衣。

把头发吹了一下后,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叶秋这个时间应该回来了。

她拨了个电话。

电话一直在响,没有人接,她便将手机搁下了。

去浴室洗漱,做了护肤后,许南音把窗帘拉上打算睡觉,可想到什么,还是出去看了一眼。

主卧的门是随手带上的,里面一点灯光都没有,和她刚刚回家看到的一样,许南音还是把门轻轻推开,往里面瞧了一眼,没有人。

他还没回来。

许南音又把门关上,打算回房间去睡觉,刚一转身,猝不及防的撞进了一双漆黑深冷的眼眸里,她吓得一跳,全身像是被钉住了一样,一动也不敢动。

反应过来,她张了张嘴,结结巴巴的解释:“我是想……看看你回来没有!”

沈夜收回视线,没有理会她,一口接着一口的吸烟。

许南音在原地站了一会后,动了动僵硬的身子,去厨房倒水,端着水杯准备回房间的时候,她又看向男人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和他认识了这么长时间,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他抽烟。

对于一个不怎么爱抽烟的人来说,抽烟就代表着他有烦心事。

许南音注意到今天沈夜眉头是皱着的,整个人身上笼罩着一层低气压,看上去很不开心的样子。

她觉得她不应该管,毕竟两人是闪婚,每个人都有烦心事,自己消化就好了。

只是,许南音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走过去,将水杯搁在茶几上,然后伸手去从男人手里把烟拿了过来,捻灭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吸烟对身体不好,少抽点。”

沈夜皱了皱眉,想说什么,可想到她是他的妻子,那到了嘴边的不悦还是咽了回去。

见他没有呵斥她,许南音心里舒展了一些,问:“你晚上吃了吗?肚子饿不饿,要不要我给你弄点吃的?”

女人低头望着他,眉目间尽是耐心和温柔,她的眼里都是他。

沈夜看着他的小妻子,不知怎的,心头堵塞的情绪很快消散,他点点头:“还没吃。”

许南音进了厨房。

煮饭熬粥需要的时间比较长,她还是下了一碗面条,炒了两个菜,一个肉末茄子,一个清炒小白菜,还煎了一个荷包蛋。

沈夜把面和菜都吃完了,填饱肚子后,心里最后那点郁积也散了。

他起身打算回房间,被许南音叫住了,“你把碗洗一下吧!”

沈夜顿住脚,蹙眉提醒,“有洗碗机。”

“就这几个碗,没必要,你手洗吧。”

沈夜:“……”

对上妻子眼里的殷切,他很难说出拒绝的话,这些都是他吃的,他应该清理。

沈夜还是将袖子挽起,折了两层,去清理桌子。

许南音端着水杯进去,本想指挥一下,却发现根本不用她操心,沈夜连琉璃台都给清理了,看着干净的能反光的台子,再看男人俊美性感的脸庞,她眨了眨眼,“我还以为你不会做呢!”

沈夜将抹布放在水龙头下面洗干净,拧干后挂起,看着女人亮晶晶的眼睛,他什么也没说,出去了。

许南音自然知道他今天心情不大好,所以她跟在他身后,嘴巴一直在说,问今天工作累不累,和同事关系怎么样,有没有心烦的事情,可以说给她听。

说出来也许就心里舒服一点。

她一张嘴吧唧吧唧个不停。

男人突然顿住脚步,她一个没留神,就那么撞了上去,手里的杯子因为撞击,杯里的水都泼到了她和他的身上。

许南音胸前湿@#了一大块,而男人是后背和腰那里被水打湿#@了,并且水还在往下滴,他屁股那块也是湿哒哒的。

就像失禁了一样。

夏柔母女,还有陈时禹的母亲姚慧。

姚慧恰好这时也看到了许南音,脸色微微一变,停下脚步:“许南音,你怎么在这里?”

旁边的母女二人也跟着停下望了过去。

顾冉穿着今年春季香家最新款的小黑裙,脸上戴着墨镜,时髦又精致,而她的母亲夏柔穿着定制的旗袍,脖子上戴着帝王绿的翡翠佛公,因为保养得宜,她的皮肤依旧白皙细腻,盘起的头发没有一根白的,整个人看上去优雅又高贵。

和她的女儿站在一起,不认识她们的更会以为她们是两姐妹。

许南音算了一下,她和母亲是二十年前被赶出顾家大门的,这些年,她和母亲都变了,她长大了,母亲变老了,而现在她却发现,插足父母感情的小三,这些年却是一点没变。

这让她心里有些说不出的难受。

姚慧见许南音盯着顾冉,以为她是来闹事的,便恶狠狠的警告:“许南音,我可告诉你,我儿子已经跟你分手了,你别纠缠不休,只要我活着一天,我是不会让你进我们陈家的大门,儿媳妇我只认冉冉一个,今天你要是敢闹事,我饶不了你!”

许南音被这声拉回思绪,看着姚慧,当年她跟着陈时禹第一次回家,吃的都是剩菜剩饭,陈时禹跟她说,他父亲去世的早,他妈多么不容易。

只是后来条件好了,她带着许静女士和他们一起吃饭,姚慧带着他们进了一家苍蝇馆子,点了不到一百块的菜。

那时陈时禹又跟她说,他妈是节约惯了,舍不得钱。

想到这些,许南音突然心里就有点恶心了。

她明白姚慧看不上她,可怎么都没想到,她昨天晚上才跟陈时禹分手,今天陈时禹就跟顾冉官宣了,而他的母亲现在迫不及待和人约着吃饭。

这是生怕她儿子做不成荣升集团的姑爷?

许南音微微一笑,“阿姨,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是为了陈时禹来的?我和他都已经分手了,是我甩的他,被我扔掉的垃圾我可没有再捡回来的习惯。”

姚慧一听这句话,顿时炸了,“许南音,你这个贱人,你竟然敢骂我儿子是垃圾,许静是怎么教你的,这么没有教养!”

夏柔一听许静两个字,眼皮子跳了跳,目光锐利的看向许南音。

“我妈把我教的可好了,要是教的不好,我肯定锱铢必较,上微博去曝光陈时禹出轨,到时阿姨肯定更加饶不了我了。”

姚慧跳脚,“你敢!”

“许南音,做女孩子还是应该要点脸。”

顾冉取下墨镜,眼神高傲轻蔑的望着她。

许南音与她对视,淡淡笑了笑,眼底没有丝毫的温度:“我想顾小姐应该没资格对我说这句话。”

顾冉皱起眉头,丝毫不觉得自己有错,她撩起唇角得意道:“陈时禹说他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你,他喜欢的人是我,和你在一起五年也是因为你为他付出了很多,他很感激你,可是两个人在一起光靠一个人的付出是远远不够的,爱情没有先来后到,不被爱的那个人才是小三。”

不被爱的那个人才是小三。

隔了二十年,许南音再次听到了这句荒谬的话。

她脑海中浮现母亲这些年来的苦与痛,对于那场失败的婚姻,许静女士到现在都还不能释怀,而伤害过她的人却没有丝毫的愧疚。

连她的女儿都信奉“真爱至上”。

许南音再也抑制不住心里的怒火,冷笑道:“勾#@引有妇之夫是你们,当第三者跟有女朋友的男人发生关系的也是你们,我要是你们我就羞愧的躲起来,不会去挑衅受害者,泥人还有三分土性,顾小姐是仗着自己是公众人物,粉丝多,可以颠倒黑白是吧?”

她越说,顾冉的脸色越差,等许南音说完,她的脸色已经差到不能看了。

一旁的夏柔也不是傻子,自然听得出来这丫头在指桑骂槐,想到她的母亲叫许静,再看这张似曾相识的脸,她心底已经对这个丫头是谁有了了然。

“许南音,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敢得罪我,我……”

“冉冉,别说了。”

夏柔打断了女儿的话。

顾冉气得跺了跺脚,“妈,你没听到她刚才是怎么说我的,我一定要让她好看!”

夏柔看向许南音,带着警惕,“你说你不是为了陈时禹来的?那你是和谁约着在这里见面?”

是顾天淮,还是顾老爷子?

许南音抿了抿唇,刚想说话,一只手突然落在了她的脑袋上。

“怎么还站在这里?”

她一愣,条件反射的转过头,撞进了一双漆黑深沉的眼睛里,男人有一张完美的如同匠人精心雕刻的脸,修长挺拔,哪怕穿着简单的白衣黑裤,不是什么名牌,可只是这样冷静淡然的站在她身后,就透露出男人味。

看着眼前这样一张颠倒众生的脸,许南音第一反应是他真的比陈时禹帅多了。

身体先于意识,在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很自然的退后一步,挽住了男人的手臂,昂起下巴对着对面一行人,挽起唇角,笑的灿烂又甜蜜:“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男朋友。”

顾冉看到陈时禹,脸上的神色有些不好了,她从小在美国长大,习惯了西方男人的高大,回国后,好多男人都瞧不上眼,好不容易找到一个陈时禹。

他长得又高又帅,很符合她的眼缘,所以即使知道他有女朋友,她还是把他抢了过来。

她以为陈时禹是她见过的所有男人中已经算是很优秀的了。

现在看到许南音在和陈时禹才分手一天,就找到一个比陈时禹还要高大帅气的男人,她心里哪能平衡?

“你真的是她男朋友?”

顾冉这话是对着陈时禹问的。

她不信许南音有这么好的运气。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