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傅总他又黑化了
  • 穿书之傅总他又黑化了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星辰待月作者
  • 更新:2022-07-15 21:33:00
  • 最新章节:第3章:替亲儿子找场子
继续看书
穿书之后,她发现,这竟是自己写的小说;之后她开始各方面打听主角们的近况还有剧情的发展,得到结果之后,沈简震惊了,这天杀的编辑居然魔化了自己书中的角色!狂傲不羁的霸道总裁成了瘸腿阴鸷男,白月光女主也成了伪善绿茶女,甚至还给她这个炮灰妹妹的绝色,安排了替嫁的剧情!

《穿书之傅总他又黑化了》精彩片段

Z市。

巨型游轮内,各式各样的气球与红纱看得人眼花缭乱。

一个浑身是伤的女孩缓缓的走进,惹得在场的宾客纷纷朝她投去疑惑的目光。

但她根本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而是仔细的打量现场。

她叫沈简,灵魂却不是准新娘沈安真的妹妹。

她猝死穿越了!

而且还是穿进了自己写的小说里!

小说名叫《先婚后爱》,大概的剧情是男主傅薄熠的公司内部出现问题需要资金,而原女主父亲沈振国想要吞掉男主公司,于是两人一拍即合,家族联姻。原女主沈安原本百般不愿意,但拗不过父亲,还是跟男主结婚了,没想到婚后男主对她小意温柔,沈安逐渐沦陷,就算男配出现,两人的感情也是不减反增。后期男主跟沈振国斗的非常激烈,女主还是选择跟男主一队。最终男主斗败沈振国,结尾he。

只是也不知道是哪个万恶的编辑擅自魔化了她的剧情,她穿来后沈简的记忆告诉她白月光女主因为嫌弃残疾大佬,所以就蹦人设的不仅逼迫她这个妹妹替嫁,还把她害死了!

“新娘都不来还结什么婚,干脆直接散了也不要浪费大家时间!”

“哎,可不是吗?要说傅总啊,以前不知道他长什么样,这一看还是挺帅的,只是可惜却坐轮椅上…”

“那位沈小姐想必也是嫌弃傅总腿残才不愿过来结婚吧……”

沈简被这些七嘴八舌的逼逼拉回了现实,心里五味陈杂。

当初创造傅薄熠时并没有给他加患有腿疾的设定,这样狗血的设定,某编辑也真不怕读者们喷死她!

她赶忙顺着人流方向寻找她的崽崽。

双眉锋利如刀,深邃幽深的眼如暗夜修罗,鼻梁高挺犹如西方雕塑,还配上薄薄的唇,小小的轮椅根本压不住他浑身霸气侧漏,当她看到他时就知道,这就是她亲儿子,傅薄熠!

此刻,他英气逼人的脸上没半点的窘迫,镇定的如一汪河湖水面,波澜不惊,叫人完全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小安怎么回事!之前明明答应好的要来出席婚礼,现在跑哪了!”秦简名义上的母亲吴芳莉埋怨的声音忽然传进她耳里。

与其对话的是沈安的助理,吞吞吐吐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沈简没过多关注他们,而是重新将目光投放到远处的男主身上。

只看得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急速来到他轮椅边,弯腰在他的耳边促眉说了几句后,傅薄熠的眉头瞬间便皱起来。

霸总皱眉,看来他已经知道自己被甩了。

沈简无奈叹气。

身为亲妈的她最不想看到自己创造出的男神受一点伤害!关键还是白月光女主造的孽!

这时候,只有靠她这亲妈力挽狂澜了。

她大步流星走去,不卑不亢道:“傅总,我是沈家二小姐沈简,你若想跟沈家联姻,就直接跟我结婚吧!”

沈简此话一出,立刻感觉到周围无数双好奇不解的眼大刺刺盯着她。

她忍不住紧张的咽了下口水。

傅薄熠那双冷酷凉薄的眼即刻盯上她,也不知道想什么,最终抹上了一丝玩味神色,慢慢地移动轮椅来到她面前:“小丫头,你知道我是谁吗?”

“傅氏公司总裁,我姐姐沈安的未婚夫,傅薄熠!我不是随便说说的,你是聪明人,应该明白我的决定对你的重要性!”

亲妈是会为了笔下心爱的角色,做任何事的。

“我傅薄熠可不是谁想嫁就能嫁的。”

沈简无语,非得逼她把话说到绝。

“傅总,你已经被甩了,想娶沈家人的你是没资格在我面前傲娇的!”

非常时期得用非常手段,怎样刺激崽崽她太清楚不过了。

傅薄熠双目瞬间阴沉,那思索的眼波让人为之心颤,他微微扯动嘴角时,沈简就觉得自家男神能让她的心脏慢半拍。

“好,我娶你!”

话音落下,现场所有人顿时哗然一片,但却没有人敢多说一句。

婚礼由于过于急促,致辞都来不及修改。

沈简跟着化妆师稍微上了个妆,换上一身白纱,挽着傅薄熠便在众目睽睽之下缓缓地走到红毯中央。

眼看着傅薄熠就要将婚戒戴到沈简的无名指上,他母亲刘树安忍无可忍,上前阻止:“小熠,这到底怎么回事?你的新娘明明是……”

她话还未说完,傅薄熠的父亲秦兵已然将她从红毯中央牵了下来,低声与她交流几句后,两人再没了声音。

而坐在人群里沈简名义上的母亲吴芳莉因为联系不到自己女儿,眼看着婚礼即成,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不停的对身旁的丈夫沈振国埋怨:“沈简想鸠占鹊巢吗?傅家的夫人只能是我们小安!”

“你闭嘴!小安真是把我们沈家的脸都丢尽了,你给我好好待着别搞事,否则我饶不了你!”沈振国愤怒责备。

……

沈简原本有些紧张的,但因为面前傅薄熠的冷静,她的心也逐渐平静了下来。

她静静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除了他腿疾这一设定她不知道外,他的一切她都了解。

表面霸道,性格执拗,实际上内里却相当温暖。

这些年来因为家族公司每况日下,挽救公司的重任全压在他的身上,他每天都活在紧张和压抑中,没有一天是快乐的。

她既然已经戴上了他的婚戒,那从此就让她这个亲妈带他飞带他快乐的生活吧!

入夜。

C地段别墅。

婚礼已成,沈简推着傅薄熠十分疲惫的到了新房,故意将门锁住。

之前过于急促,都没有细看他的无双颜值,现在万事落定,她得好好的欣赏他的俊脸。

双眉可真锋利!眼睛可真深邃!鼻梁那般高挺!那唇真是勾引人犯罪啊!

“你干什么!”

沈简由于看得过于投入,不由自主的直接上手了。

听到傅薄熠警惕的呵斥,她不由得露出一抹坏笑:“大婚之夜,傅总你说我想干什么呢?”

傅薄熠脸色顿时阴沉,周围的气压瞬间低到让人无法呼吸:“你敢羞辱我?”

真是……神奇的脑回路。

“傅总要相信自己嘛?”沈简故意逗他。

傅薄熠顿感屈辱,这死女人是变着法说他不行吗!

要不是因为腿疾,她就算各种求饶他也绝对不会放过她!

沈简看出傅薄熠在强忍怒火,又道:“消消气我的傅总,其实我知道你为什么就算娶不到我姐也要娶我。”

傅薄熠顿时沉默,这女人到底是真知道还只是想炸他?

她要是知道这里面的事情,沈振国恐怕也已经知道傅氏公司的危机了。

“傅总放心,我爸爸并不知道你们傅氏的危机,但不代表他永远不会知道。可傅总也不要担心,我可以帮你解决你目前的燃眉之急,只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你敢威胁我?”傅薄熠冷冽道。

沈简当然知道傅薄熠最讨厌别人威胁他,故意刺激道:“没错,我就是在威胁你,傅氏摇摇欲坠,答不答应,你可要考虑清楚了?”

沈简以往都在心里yy笔下的男神,如今亲眼见到还不得好好逗逗他!

她看他不做声,缓缓弯下腰,食指从他的太阳穴慢慢下滑,流连在他的下巴边,轻轻捏住,双目含情,媚语如斯:“取悦我,我就帮你怎样?”

“你!”倍感屈辱的傅薄熠瞳孔里的愤怒再也无法压抑:“你想死吗?”

“我……”

房间的门忽然被人敲响。

一声温软的老人声传来:“孙媳妇,小熠他身体不好,希望你不要与他为难。”

沈简顿觉扫兴,缓缓松开了他的下巴。

只是让他取悦女人,他便觉得屈辱,这种心理怎么能够带领傅氏走向辉煌。

“傅总,如你这般还想挽救傅氏公司,恐怕还有好长的路要走!”沈简说完,转身朝门走去。

门口。

头发花白的老人家看到她即刻露出了慈祥的微笑:“孙媳妇,奶奶知道婚礼上事杂,你跟小熠肯定没吃饱吧,奶奶特意叫吴妈做了饭菜,你们下去吃几口吧?”

沈简知道傅薄熠的奶奶是个非常好的老人,当即乖巧点头:“多谢奶奶,我这就带薄熠过去。”

老人满意的笑了。

沈简重新走到傅薄熠身边,原以为这霸总还在生气,没曾想沉默的傅薄熠终于说话了。

“我答应你!”

身为亲妈的她当然开心,但更多的是心疼。心疼归心疼,她最想看到的还是这自尊心极为强悍的男人彻底支楞起来!

“哦,你有这个觉悟我很开心,但现在我改主意了,我已经不需要不能人道的你取悦我,但你需另外答应我一件事?”沈简故意又说。

“沈二小姐,你不要太放肆!就凭你这句话我能分分钟要了你的命!”傅薄熠怒不可竭。

“呀,我好怕怕啊…”沈简不想再继续逗他,当即正经道:“言归正传,傅总,回门后我想让你不要躲在幕后,而是公开去傅氏公司上班,就这么简单,你若答应,我便帮你在一周内挽救傅氏公司!”

一周内?

傅薄熠感觉像收了张空头支票,但不知为何,却有些期待。

“我可以答应你,但一周内你挽救不了公司……”

“我若一周内挽救不了公司,自罚1000万!”

这小说可是她写的,傅氏公司出现的问题她甚至比傅薄熠本人都要清楚,自然也有把握解决问题。

“呵!”傅薄熠不由嘲讽:“这可是你说的!”

“对,我说的!”沈简异常坚定道。

答复完傅薄熠的话,她发现这人的气息可算平静了,立刻推着他下了楼。

 

三日后,沈家。

沈简跟傅薄熠刚进没多久,保姆刘姨便匆匆忙忙跑来对吴芳莉道:“夫人,大小姐回来了!”

“什么!”吴芳莉赶紧起身去见沈安。

没想到沈安居然已经冒冒失失的闯了进来。

“妈!”沈安走到吴芳莉的面前委屈巴巴的哭诉道:“ 你一定要给我报仇,刘隆他居然敢骗我,说好了一起出国却骗走我的钱,现在也不知道跑哪里了!”

“别说了小安……”吴芳莉赶紧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沈安疑惑的顺着吴芳莉的眼神看去,看到了坐在轮椅上霸气逼人的男人。

之前她一直觉得刘隆才是长得最好的男人,所以她用尽各种手段将刘隆从妹妹身边抢走,没想到她的联姻对象长得比刘隆还要好!

早知道这样她绝对不让沈简替她结婚。

“傅总,我是沈安,是你的未婚妻呢。”

看到此时故意谄媚的沈安,沈简万分痛心,为什么她小说里的白月光变成这样了!

天杀的魔化编辑!

“沈安小姐,你搞错了,我太太不是你,是沈简。”傅薄熠眼中的嫌弃之色溢于言表。

沈安看到俊美的傅薄熠这样对他,即刻骂沈简:“你个贱女人,傅总的妻子明明是我,你却跟刘隆设计夺走属于我的身份,现在刘隆把我的钱全都卷走了,你得逞了!”

沈简怒不可竭:“你搞清楚,是你把我打成这样逼迫我替嫁,现在转头来又说我设计你!你脑子没病吧?”

“你!”沈安气的上前抬手便要甩给沈简一巴掌。

沈简眼疾手快的一把打掉她挥过来的手,顺便扇了她一巴掌。

吴芳莉赶紧来到自家宝贝女儿的身边,检查她的脸后大声呵道:“真是反了你了,小安是你姐,你居然敢打她……”

然后她赶紧将沈安拉到沈振国的面前,委屈巴巴的说道:“老公,你看我们家小安好好的脸被打沈简成什么样子了,你都不管?”

若换成原剧情,沈振国绝对会站在吴芳莉跟沈安的这边,但今时已经不同往日。

一向听话的沈安背叛他逃婚,反而平时存在感低的小女儿却识大体的主动嫁给傅薄熠!若没小女儿,他的计划恐怕要泡汤了。

“闭嘴!她敢做出逃婚这种丢沈家脸的事情都是你这个当妈的没有教育好她!”沈振国气愤喝道。

沈安还想辩解,看到沈振国生气的吴芳莉赶紧阻止她,跟沈振国做小伏低道:“这都是我这个当妈的错,老公你不要怪女儿,她已经知道错了。”

“她活该!都给我滚回房间好好反省反省!”

“慢着!”一直沉默的傅薄熠突然冷声说话。

沈振国心里咯噔一下。

傅薄熠是怎样残忍很辣的人他再清楚不过,让沈安离开客厅其实都是为了保护她。

“傅总,小安一向被我宠坏了,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与她一般计较,你……”

“不行!沈总,沈小姐当着那么多人面让我傅家难堪,这笔账是不是得好好算算!”他深邃的双眼里充斥着寒冰和暗黑,仿佛即将有嗜血修罗从他的体内走出。

“傅总,我知道错了,你若想要个交代,不如你跟沈简离婚重新跟我结婚?”沈安冲向前道。

“你闭嘴!”。

吴芳莉赶紧将这没脑子的女儿拉到身后。

傅薄熠气的额上的青筋若隐若现:“沈安小姐,你再三侮辱我当真不想活了?”

沈简知道撕破脸对傅薄熠没好处,当即安抚:“薄熠,我这大姐说话不经脑子,你不要生气。”

沈振国见沈简向着他们,连声附和:“对对对,傅总不要生气,最近我们公司正要找个合作伙伴,我看傅氏就非常适合,傅总有心合作吗?”

沈简之所以阻止傅薄熠撕破脸就是知道会有这出,赶紧乘胜追击:“爸爸,傅家是大家族,我们沈家让他们这么难堪岂是一场合作就算了?”

“这……”沈振国目露难色。

“沈简,你虽嫁到傅家但也是沈家人,不要忘本胳膊肘往外拐!”吴芳莉无比刻薄。

“行啦,小简说的对,这次确实是我们沈家对不起傅总,这样吧,瑞海那个项目我也愿意把主动权让出去。”

沈简知道瑞海项目,那确实是个大项目,Z市几乎所有的顶级公司都想要拿到主动权,即使傅薄熠拿到了瑞海项目的主动权,也不一定会跟瑞海达成合作。

“爸爸……”

“好!”沈简还想帮傅薄熠争取一下,没想到他居然一口答应了。

“看也看了,我们就先回去了。”傅薄熠说完,挪动轮椅便朝外走了。

车上。

沈简不停地从前视镜打量傅薄熠。

他那张帅气逼人的脸上此时没有半丝表情,正靠在轮椅上闭目养神,周身的气息犹如汪洋大海突然收敛了。

“不明白?”

沈简闻声心中一震。

那双深邃幽暗的瞳孔在她眼里缓缓地张开:“有时搏斗才最令人信服,尤其搏斗成功了。”

沈简不明所以,似懂非懂,但还是坚定道:“不管怎样,我都会陪你战斗到底!”

哪有亲妈不疼自家的崽崽。

傅薄熠幽暗的眼中逐渐爬上了丝丝缕缕的疑惑与好奇,轻启薄唇道:“为什么帮我?”

“害!你不了解我在沈家的处境,与其说帮你不如说我在自救,他们欠我的债,我会一点一点要回来!”

傅薄熠看到身旁女人那双坚定而又清澈的眼睛,寒冰冻结的心脏似乎微微有了些松动。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