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心底就荒芜
点击阅读
简惜为了爱慕司珩,她不惜飞蛾扑火般自毁前程。她曾天真的以为她的真心付出一定可以换来男人的温柔相待,直到她为爱满身伤痛的那一刻,简惜才知道这场爱恋从一开始便是她一人所愿,慕司珩从未对她动过心,就算她死在他的面前他也不会为她痛哭流泪……

《爱你心底就荒芜》精彩片段

夜凉如水。

简惜倚在大床边沿,看向慕司珩的眼,肆意流露着贪恋。

这是她的丈夫,她心心念念爱着的男人啊。

简惜伸出手指,有些发颤的虚空中描绘着慕司珩的轮廓,好想能真正碰触他……

白日里,医生说过的话又在耳边回荡。

“CT显示,你的脑部有个肿瘤,恶性的,也就是俗称的‘脑癌’……”

倏地,她感觉鼻腔一热,紧接着暗红的液体狂涌而出。

简惜慌了,生怕慕司珩察觉异样,忙堵住口鼻,跑到卫生间去清洗。

里面很快传来哗哗的水流声,这让浅眠的慕司珩皱眉转醒。

他不耐道:“大晚上的吵什么,滚出去洗。”

水声马上停了,须臾,简惜轻手轻脚的走出,眼中带着慕司珩看不到的卑微与小心:“司珩,医院那边说,你下个月就能进行眼角膜移植手术,用不了多久,你就能恢复正常的生活了。”

慕司珩在黑暗中歪了歪头,嫌恶地冷哼。

“你、你不开心吗?”简惜心中一酸,强撑着询问道。

这个问题,慕司珩不屑回答。

简惜垂在身侧的手慢慢握紧,她深吸一口气,艰难的开口:“听说,王云卿回国了……”

“不准你提她!你哪来的脸……”慕司珩听到那个名字就像是被点燃了引线,忽的暴怒,随手拿起床头柜上的什么东西,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掷过去。

简惜猝不及防的踉跄几步,跌倒在地,不顾腹部被撞击的痛楚伸出手,却还是晚了一步。

那个两只天鹅交颈相对的水晶摆件:“哐当”掉到地上,其中一只天鹅修长弯曲的脖子断裂,心形不复存在。

同时断裂开来的还有简惜的心脏,跟着被摔到地上,缺了一块。

“痛吗?你这种上赶着倒贴的贱货,也就配这个,”慕司珩笑得讥讽,没有焦距的眼里满是嫌恶,咬牙道:“如果不是你非要嫁给我,云卿怎么会离开?我又怎么会瞎?”

低沉的嗓音残酷如刀,一下一下戳在简惜心口,眼眶积蓄的眼泪串串滑落。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她惨笑,倔强的抹掉泪水,一字一句说道:“但我不后悔从王云卿手里将你抢过来。因为她……”

慕司珩的眼底隐隐燃着火焰,像是恨不得将简惜燃烧殆尽,蓦地喝道:“够了!你是什么东西,也配跟她比?!”

简惜像是被灼伤,声音轻的像要碎掉一样:“是啊,我不配,所以才有报应了啊……”

慕司珩没听清,也不在意,忽的招招手,示意她上前,像是在叫一条狗。

她整个人都浸在黯然中,身体却还是不由自主上前,带着飞蛾扑火的壮烈。

慕司珩抬起手,朝着简惜的脸而来,这个动作让她空寂的眼里瞬间迸发出受宠若惊的光彩!

然而,下一秒就坠入深渊!

慕司珩摸索着,猛地掐住简惜的脖子,带着薄茧的手指渐渐收紧。

“做完手术就要看到你那张恶心的脸了,你觉得我开心得起来?想要我开心,除非你消失,彻底离开我的世界……”

偌大的房间,顷刻静谧。

简惜嘴唇发颤,一个字也说不出。

脖子上的手并没有用力到令自己无法呼吸的地步,可她还是觉得呼吸困难,有什么随着氧气,一起被抽空了……

感觉手背染上湿润,慕司珩像是被火烫到,厌烦地将人甩开,唯恐被弄脏。

“收起你惺惺作态的表演。”

简惜嘴里心里满是苦涩,闭了闭眼,似是用尽力气般脱口而出:“那等你眼睛好了,我就跟你离婚。”

“你又在耍什么花招?”慕司珩一愣,眉宇间嫌恶之色更浓。

简惜忍着胸腔的血气翻涌,哑声开口:“我有一个条件……最后一个月时间,我们像是真正的夫妻那么过……下个月的今天,我就签离婚协议。”

她一口气说完,像是怕自己再没勇气。

说出“离婚”两个字的时候,简惜的心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拧得滴血。

她从没想过,有生之年提出离婚的会是自己,她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会是慕太太,即使名不副实。

三年,五年,十年,自己总有焐热慕司珩的那天吧?

大概是老天也看不过眼,让她的时间所剩无几。

“可如果你不接受,那我……死都不会离婚。”

慕司珩的拳头攥紧,从听到王云卿回国开始,他就心神波动。

云卿回来了,他怎么可能给简惜靠近自己的机会?

简惜见他游移不定,倏然扑上去,抱住他。

“就一个月,求求你……一个月后,我一定会消失在你的世界……”

慕司珩僵滞了一瞬,心底忽的升起一丝莫名的烦躁,手不由自主想推开那具身体。

碰到才恍然惊觉,她好像瘦了很多,浑身纤细得像是稍微用力就能掐断。

他凝神,简惜如何与他无关,重要的是一个月后能真的甩掉她。

“如你所愿。”慕司珩沉声说着。

简惜闻言,黑瞳里浸满了绝望,却毫无办法……

慕家大宅。

这段时间小两口关系的变化,首先被慕家人察觉到了。

慕司珩对这段联姻不满,小两口一直相敬如宾,这次回家吃饭,竟隐隐有了些冰山融化的趋势!

慕父慕母自然乐见其成:“再过不久就会有好消息吧?”

“努力点,让我们早点当上爷爷奶奶!”

慕司珩不胜其烦,绷着脸吃完饭,就要离开,在简惜的搀扶下来到车前。

车门刚打开,她就被慕司珩用力推进去,后脑勺猝不及防磕到另一边车门,疼出一身冷汗。

“想怀孕?这就是你的目的?”

简惜恍然抬头,那双没有光泽的眼盈满怒意,即使看不见,里面的厌恶仍然精准的投射到她身上。

让她不止额头,全身都钻心的痛。

“没、没有……”简惜咽了咽干涩的嗓子眼,她很想要个属于他们的孩子,可是身体不允许啊。

“没有最好,”慕司珩嗤笑,坐进车里,毫不留情的继续捅刀,直将她割得遍体鳞伤:“我宁愿绝后,也不会让你生我的孩子。”

“放心吧,不会有的。”简惜觉得有些悲哀,她是不能,他是不愿。

一路无言。

车停在家门口,慕司珩拉开车门,简惜快速从另一边下车,小跑着上前,牵着他的手。

剩下的日子,她再也不要过以前那种相敬如宾的生活。

慕司珩高大的身子一僵,没有甩开,在心里默念着还有十天就能结束这一切。

简惜顿时喜上眉梢,苍白的小脸浮出一丝红晕。

如果时间停留在这时候,该多好……

“司珩,我回来了。”突兀的甜美嗓音从两人身后响起。

那声音就像是魔咒,瞬间击碎了简惜幸福的假象。

王云卿站在不远处,笑靥如花。

“云卿?”

慕司珩整个人像是被定在了原地,原本木然的黑眸骤然划过一抹狼狈,手下一动。

王云卿踏着高跟鞋,缓步走过来。

她还是如两年前,简惜在F国见到的那般风姿绰约。

简惜不能接受,距离约定只有十天了,她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

王云卿在两米开外停住脚,定定的看着慕司珩,叹息道:“我回来只是想看看你是否幸福。如今看到了……再见。”

“别走!”慕司珩有些惊慌。

简惜心里忽然有种感觉,那就是只要他松开她的手,那他们就真的完了。

可慕司珩还甩开了她,迫不及待的挣脱,长腿一跨,有点踉跄的扑向王云卿,紧紧抱住。

然后,简惜清晰的看见,王云卿透过慕司珩宽厚的肩,朝着自己绽放开示威的笑,细白的手臂环上慕司珩的腰。

简惜牙关战战,明明现在已经是初夏,她的骨子里却腾起丝丝寒意。

她的眼倏地红了,伸出手用力想将他拽回来。

“慕司珩,你还是我的丈夫,怎么可以抛下我去抱别的女人?王云卿你放开他!”

听到怀中女人的惊呼,再听到简惜像个泼妇似的闹腾,慕司珩觉得丢脸,手一挥将她掀开。

“你有完没完?”

简惜跌坐在地上,忽的一僵,脑海深处忽如其来的抽痛让她呼吸滞住。

自从失明后,慕司珩的听力便很敏锐,听到简惜痛苦的声音,他下意识问道:“你怎么了?!”

王云卿怯怯说:“简小姐捂着头很痛苦的样子,可她并没有撞到头啊……”

“简惜,别装了,没意思。”慕司珩皱眉,觉得自己刚才冒出的担忧有些可笑。

他居然差点上当。

痛苦令简惜越发暴躁起来,见王云卿还依偎在慕司珩怀里,她嘶声喊道:“让她走,你让她走!”

见简惜血红的眼睛直直盯着自己,王云卿被看得有些瑟缩。

“司珩,我走了……”

慕司珩没有拉住她,很快就听到汽车发动的声音响起,远去。

而简惜还像个疯婆子般念叨着“让她走”,令他忍不住火冒三丈,循声扬手就是一耳光!

“你是不是疯了?”

简惜的身子无力的歪倒,刚要开口,慕司珩就立马又砸过来三个字。

“离婚吧。”

她有些呆滞,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喃喃道:“还有十天……”

“现在离婚和十天后离婚,有什么区别?”慕司珩脸上只剩下惯常的冰冷不耐:“你以为会有什么改变吗?”

简惜嘴唇动了动,想说十天后,我就看不到你了。

可最终她只是倔强道:“你忘了我说的吗?如果不满一个月,我死都不会离……”

“那你就去死吧!”

慕司珩打断她,薄唇如刀划在简惜的心上,刹那鲜血淋漓。

她的心脏从这场婚姻开始的那天起,不,从慕司珩车祸失明开始,就七零八落,处处打着补丁勉强活着,早已看不到完好的皮肉。

如今终于补不上了,那个破了的洞,汩汩的流着血,渐渐干枯、萎缩。

“如你所愿。”简惜声音发颤,喉间溢出一丝哽咽:“我生病了,很严重,活不了多久了。”

爱你心底就荒芜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