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大佬偏爱娇妻
  • 残疾大佬偏爱娇妻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拉丝糖糖
  • 更新:2022-03-29 10:15: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点击阅读
温如是是被逼着嫁给了季北琛,所有人都知道季家这个少爷因为才伤了腿成了残疾,所以性子阴晴不定,原本以为婚后会看到一场虐妻的戏码,可是没想到现实与想象有这么大的差距!温如是做好了被折磨的准备才嫁入了季家,只是没想到季北琛除了为人冷漠一些,根本不会做伤害她的事情,所以和平相处对她们而言并不是特别困难!

《残疾大佬偏爱娇妻》精彩片段

雨夜,温家门口。

温如是苍白的脸上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不知疲倦地一遍遍拍打着厚重的铁门:“妈,求求你把门打开,妈......”

两个小时过去了。

温如是嘴唇被冻得发紫,浑身颤抖地蜷缩在角落里,口中还在含糊不清地说着:“求求你,救救刘姨......救救刘姨......”

刘姨是京城市郊阳光孤儿院的院长。

温如是出生那天被亲生父母狠心丢在垃圾箱旁边,是刘姨发现及时,才没有让她被活活饿死冻死。

小时候她性格孤僻,常常受其他小朋友欺负,是刘姨一直把她带在身边当成亲生女儿一样照顾,才给了她一个健康快乐的童年。

现在刘姨出了车祸急需二十万的手术费救命,她不能袖手旁观!

“砰!”

伴随着一道沉重的碰撞声,门开了。

已然崩溃绝望的温如是蓦地抬起眼眸,只见薛玉兰和温清妍两个人正迈着婀娜摇曳的步伐朝她走近,她们波光涟漪的眼底同样夹杂着浓烈的鄙夷与嘲讽。

“是谁说死也不嫁去季家,以后要和我们一刀两断的?这才几天时间,怎么就忘了?”薛玉兰阴阳怪气地说着。

温家和季家的婚约,是十八年前订下的。

那年,她七岁。

她还清楚记得,那时候的季家家大业大权势滔天,温清妍尚在腹中,薛玉兰听到这个消息后简直笑开了花,日盼夜盼自己能生下个女儿,好攀附上季家这个粗枝大叶。

温清妍从小到大都是被当作季家的少奶奶秘密培养,很少会被带去见外人。

直到一年前,季北琛突然得了一种怪病,从最开始的双腿虚弱无力到现在下身全部瘫痪,脾气也变得愈发暴躁,一切都变了。

薛玉兰心疼自己的亲生女儿,却全然不顾她这个养女的终生幸福,竟然让她代替温清妍嫁给季北琛!

呵!

温如是苦笑一声,强撑着站起身来。

“季家点名要娶的人是温清妍,就算是我同意了,他们也不会同意的。”话音一顿,她哽咽着继续说道:“这二十万就算是我借的好不好?以后我会还给你们的。”

“你别白日做梦了!”

温清妍突然站出来狠狠推搡了一下她的肩膀,讥讽地笑道:“实话告诉你,刘院长的车祸都是我们一手策划的,这不过只是给你的一个警告。”

“你若是识相答应这门亲事,那个老女人或许还能多活上几年,否则......就算你这次有办法凑齐手术费,那下次呢?下下次呢?你能护得了她多久!?”

温如是呼吸一窒。

车祸是温家精心策划的?目的就是让她答应替温清妍嫁进季家!?

那可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啊!

为了达到目的,还有什么事是他们做不出来的?

此时,温如是什么话也不想多说了。

跟这样的一家人,她也没什么话好说。

深吸口气,她一字一顿,字字冰冷:“我可以答应嫁进季家,不过我要看到刘院长手术成功以后醒过来,不然......我宁愿跟你们两败俱伤!”

“好,没问题。”

薛玉兰和温清妍相视一笑。

......

七天后。

温家与季家的婚礼轰动了整个京城,各大新闻媒体都在争相做着实时报道。

不止是因为这两家在京城举足轻重的地位,还有......

婚礼现场,居然没有新郎。

温如是一袭白色纱裙面无表情地立在宴会大厅门口,精致的妆容根本无法掩盖住她脸上的疲惫。

自始至终,她的目光都牢牢锁定在酒店大门的方向。

她要等的,不是她的新郎,而是......

“催催催,有什么好催的?”

温清妍匆匆走近,把手机强塞进她的手中没好气道:“那个老不死的醒了,有什么话赶紧说,说完了就快进去。”

刘姨......醒了?

温如是握着手机的右手都在止不住地微微颤抖着。

把手机贴近在耳边,她轻唤了一声:“刘姨......”

“哎,好孩子,刘姨没事。”

听到刘院长的话,温如是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地夺眶而出:“我好想你......刘姨,我真的......”

她话还没有说完,手机就被温清妍一把夺了过去果断按下了挂断键:“废话少说,宾客们都在里面等着呢!进去吧你!”

温如是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后腰就被人狠狠地踹了一下。

温如是咬牙,撑着身体没让自己摔倒。

看向大厅里的众多宾客,温如是提了裙摆,走了进去。

“这只有新娘没有新郎的婚礼算什么婚礼啊?”

“温家当初上赶着要巴结季家,可结果呢?听说季少爷自从失去双腿后就变得性情大变,阴晴不定......这温家的小丫头嫁过来,只怕是羊入虎口?”

众宾客嬉笑。

温如是咬牙,却是倔强的站在原地,岿然不动。

她缓缓拉起裙摆,走向司仪,道:“开始吧。”

这场没有新郎,没有祝福的婚礼只进行了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就宣告结束。

在婚礼结束后的第一时间,季家的管家就在休息室里找到了温如是,无奈地笑道:“少夫人,真是不好意思了,我们少爷今天有点事,所以......”

“没关系的,我能理解。”

“那......车已经在外面等着了,我送您回家吧?”

家?

温如是一愣,孤儿院拆迁了,温家对她处处算计,哪里才是她的家?

季家吗?

那恐怕又是一个冰冷的牢笼吧。

唇角泛起一抹苦涩的笑,她轻点了下头,跟在季管家身后一同离开了酒店,直奔市中心季家老宅而去。

季家老宅,二楼主卧门口。

季管家接连敲了几次房门都不见里面有任何反应,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少爷可能......可能睡着了,或者是......”

“没事,我在这里等他就好,你先去忙吧。”

就这样,温如是一身婚纱,脚踩着十几厘米的高跟鞋安静地站在主卧门口,从下午等到晚上,再到夜里。

房间里时不时有声音传来,她确定里面有人。

可不论她怎么敲门,里面的人就是不肯给她开门。

最后,温如是也不再坚持,背靠着冰冷的墙壁坐在地上,这一坐就坐了大半夜。

“啊!”

夜里,温如是正迷迷糊糊地睡着,突然感觉到手指仿似被一块巨石砸中般剧痛难忍,下意识地惊叫出声。

“你是谁?”男人干哑的话音满覆寒霜。

温如是被突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猛地抬起眼眸,她突然看到一张完全陌生的面孔。

刀割般的面庞,五官精致俊朗,高挺的鼻梁下是菲薄的唇,一双黑眸里闪动着让人捉摸不透深邃的寒光。

他就是传闻中那个残忍暴戾,性情古怪的季北琛?

目光缓缓下移,温如是的目光落在男人身下的那把轮椅上,所以刚刚她的手指是被车轮碾压到了?

他是故意的?

温如是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豁然站直身体话音冰冷道:“季先生,你既然一整天都呆在房间里就应该知道我是谁,我已经在外面等了多久,又何必这样明知故问呢?”

闻言,季北琛不着痕迹地皱了下眉。

还是第一次有女人敢用这样的语气对他说话!

究竟是她活得不耐烦了,还是......

“想用这种手段引起我对你的兴趣,你太天真了。”季北琛似笑非笑地说着。

“你......”

温如是根本没有把话说完的机会,眼睁睁看着季北琛自行控制着轮椅离开。

没过多久,又看到他端着一杯水回来。

自始至终,这个男人完全把她当成了空气,连一个眼神都不曾给过她。

眼看季北琛进门后随手就要关上房门,温如是眼疾手快地钻了进去。

她可不想整晚都被关在门外!

见温如是不打一声招呼就进了他的房间,季北琛满脸都写着不悦。

找死!

手掌一翻,掌心凭空多出一把匕首,下一秒,他已经把匕首丢了出去。

房门口,温如是整个人都傻了。

她身体僵直地立在原地,看到刀尖离她越来越近,她根本避无可避只能认命地闭上双眼,而后,她感觉到耳边一股凉风呼啸而过。

“下次做什么之前要经过我的同意,否则就不是几根头发这么简单了。”季北琛幽幽地警告着。

头发?

温如是连忙睁开双眼,一眼就看到脚边的几缕长发。

而后她又猛地想起什么,转身望去,只见刚刚那把匕首准确无误地插进了门口悬挂的刀柄里。

这......

直到现在,温如是才真正意识到了季北琛的可怕。

她的脸色一瞬变得惨白。

很难想象,刚刚她若是没有站稳,又或者是稍稍偏了下头,现在恐怕已经去见阎王了。

跟这样的男人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她真怕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行!

她必须离季北琛越远越好!

温如是转身就要逃离这个房间,刚走两步,她突然想起季北琛不久前的警告,脚步一顿。

“不早了,你......你好好休息吧。”

“那你呢?”

“我......我去外面随便找个地方凑合一夜就好。”话音一顿,她又连忙补充了一句:“我就在门口,你要是......要是有什么事,随时叫我。”

见温如是态度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季北琛莫名来了几分兴趣。

温家千挑百选找了个替身嫁过来,就派了个这么不中用的女人过来?

有意思!

“啪!”

季北琛手一松,水杯直直下落四分五裂地摔在地上,玻璃碎片溅得到处都是。

勾了勾手指,他淡淡地说了一句:“把这里打扫一下。”

“哦......好。”

温如是快步上前,从床头柜上拿来一包纸,仔细把地上的水渍擦干净,而后,她又小心翼翼地将玻璃碎片一块块地捡了起来。

“啊!”

一不小心,玻璃碎片划破了手指,鲜血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

温如是一瞬就红了眼眶,却硬是咬着牙把眼泪强憋了回去,捂着鲜血淋漓的手指起身就冲进了洗手间里。

打开水龙头,用冰冷的水流不断冲洗着伤口,她这才觉得没那么疼了。

“温家就是这么调教你的?”

季北琛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洗手间门口,看向她的眼神中带着些许轻蔑。

一时间,温如是还没有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像你这么笨手笨脚的女人,温家处心积虑地把你送过来,目的是什么?”

“我......”

温如是一时语塞。

处心积虑?

“这场婚约是两家老人十几年前定下来的,根本不存在什么处心积虑,是你想多了。”温如是如实回答着。

“好!好好!”

季北琛一连说了三个好。

这女人比他想象中的嘴硬多了。

为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心甘情愿嫁给一个瘸子,谁信?

沉默片刻,他猛地伸手不由分说地紧扣住温如是的手腕,轻轻一拉,她柔软的身体就不受控制地栽倒在他的怀中。

女人身上自带淡淡茉莉的清香扑鼻而来。

季北琛骨节分明的手指拨弄着垂落在她额前的几缕碎发,唇角微扬玩味道:“收好你那些不该有的心思,以后安分一点,知道了吗?”

不该有的心思?

莫名其妙!

温如是挣扎着站起身来,两人四目相对之际,她莫名感觉到脊背发凉。

不知为什么,这个男人明明正在笑着,可是......他的笑容却带着一种强大的无形压迫感,让人无处遁形。

“季先生,你......”

“过来,扶我上床。”

看着季北琛坐在轮椅上缓缓朝着床边移动,温如是半天才反应过来,三步并作两步赶上前去,推着他来到床边。

一边是柔软的大床,一边是稳坐在轮椅上闭目养神的季北琛,温如是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

要把他抱上床去?

别看季北琛是个病人,可他除了双腿不能动以外,其他都跟正常人一模一样,甚至还要比普通男人健硕一些。

她一个体重不足九十斤的女人,怎么抬得动他?

“那个......你平常都是怎么上床休息的?”温如是满目无措地开口问道。

“平常都是管家帮忙。”

“哦......那我帮你去把管家叫来。”

“这个时间管家已经休息了。”

看着季北琛那张冰块脸,温如是一时哑然。

休息了?

她不禁看向墙壁上的挂钟,居然已经凌晨两点了?

“好吧......”

她无奈地叹了口气,弯身到季北琛面前环抱在他的腰间:“你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我扶你站起来,小心一点。”

“对,慢一点......”

“等......等一下,我快站不稳了。”

就这样过了好一阵子,她才吃力地把季北琛搀扶到床上。

这一番忙活下来,她早已累得满头大汗,站在一旁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床上,男人蓦地抬眸看向身侧大汗淋漓的女人,菲薄的唇角微扬:“光是这样就累得受不了了?”

温如是擦了擦额前的汗珠,累。

是真的累。

可她还受得了。

“你放心,我既然已经嫁给你了,以后就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温如是认真地说着。

而后,她认真地替季北琛盖好被子,转身默默躺在了沙发上。

......

翌日清晨。

温如是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

她看向一旁的手机,屏幕上,薛玉兰三个字让温如是忍不住蹙眉:“......你有事?”

“季家向温家注资的事,你和季北琛谈的怎么样了?”

温氏集团的资金匮乏问题已经出现很长时间了。

温家之所以执着嫁女,就是因为温氏集团遭到了经济危机,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后台帮忙。

温如是开口:“我本就不是温家的女儿,更何况已经嫁人了,温家的事就更加与我无关了。”

对于温家,温如是早已心寒。

当年薛玉兰久久没有身孕,在温家屡受排挤,不得已才从孤儿院里收养了她,目的就是为了在温家彻底站稳脚跟。

那时候她的日子还算好过。

可是......

从温清妍出生那天起,一切都变了。

温钟国夫妻俩有了自己的亲生女儿,便不再把她放在眼里,甚至还打算将她送养。

最后,他们是因为不想受人非议,才勉强把她留了下来。

从那以后,家里什么好的东西都是温清妍的,而她却过着连佣人都不如的生活,就连自己的婚姻大事都要受人威胁。

这样的父母,她还有什么好留恋的?

“你别忘了,你的刘姨可还在医院里呢。”

“你就不怕我让医院那边动手脚?”薛玉兰冷笑,在电话那头威胁。

温如是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刘姨......刘姨不能出事!

温如是咬牙,只能暂时与薛玉兰周旋:“给我三天时间,三天以后我一定会想到办法解决温家的危机,所以,不要动她。”

薛玉兰蹙眉。

别看季北琛现在坐在轮椅上,可他曾经所创下的传奇可是直到现在还让人为之惊叹。

京城人尽皆知,季北琛年仅十八岁的时候就接管了季氏财团,在短短半年的时间里就以雷霆之势先后收购了国内三家龙头企业,其手段狠戾非常人所能及。

记得三年前,有一个京城出了名的纨绔子弟在一场宴会上招惹到了季北琛,第二天,这个人和他家里的产业就仿若人间蒸发般消失了。

没有人知道这一家人去了哪里。

有人说,他们是被季北琛吓到了,举家搬迁到了别市。

还有人说,他们已经被季北琛派人给解决了。

由此,季北琛更加成为了整个京城无人敢惹的角色,哪怕他现在坐在轮椅上。

温如是才嫁进去,需要时间周旋。

“三天就三天。”

“如果三天以后你没办法解决温家的事,就等着给你心爱的刘姨收尸吧!”

薛玉兰挂掉电话,温如是整个人跌坐在地上。

三天......

她只有三天了。

她该怎么办?

温如是有些恍惚的坐在地上。

缓过神后,温如是撑着身体想要站起身,却感觉自己突然被一阵冰冷的气息包围。

抬眼对上季北琛阴深莫测的目光,温如是只觉得脊背袭来阵阵凉风,一种前所未有死亡的气息就快要让她喘不过气了。

季北琛看向温如是。

季家的一切都掌握在季北琛的手里,温如是和薛玉兰之间的电话自然也在季北琛的检测范围内。

“过来。”季北琛突然开口道。

温如是下意识一愣。

难道自己是被季北琛发现了吗。

温如是深吸一口气,只能被迫抬脚,走上前去。

“唔!”

温如是被季北琛拉向怀中。

残疾大佬偏爱娇妻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