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团宠腹黑王爷的锦鲤妻
  • 田园团宠腹黑王爷的锦鲤妻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甘莱作者
  • 更新:2022-07-16 01:17:00
  • 最新章节:第3章 我不同意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李惜年意外穿越到李家村,成了李家大房媳妇再婚时带着的“拖油瓶”,不受李家待见。而且她穿过来的时机特别艰难,后爹失踪生死未知,亲娘昏迷不醒不知能不能活,一屋同母异父的弟妹,还要防备觊觎她家财产的奶奶和二婶。岂料,李惜年突然锦鲤体质爆发,随时变废为宝。老天疼爱,娘醒了,发家了!

《田园团宠腹黑王爷的锦鲤妻》精彩片段

“哎,你听说了吗?李大牛家的大闺女不见了,这李家人也是,跟没事人似的,我刚才还看到老二家的坐在村头和人嚼老婆舌呢!”

“你当谁都跟老大媳妇似的心好?为了找侄子从山坡上摔下来,现在人都不知死活,他们就惦记卖了人家的闺女,真是作孽啊!”

“那又能有什么办法,老大不在家,老大媳妇又成那样,那兄妹几个还不由着折腾,我要是那大闺女我也跑,我听说是卖给镇上的郎员外,都五十多岁了,然后……”

两个妇人的讨论声慢慢远去,被她们提及的李家大闺女李惜年在山坡下,眼珠动了几下,随之皱起眉头,轻哼了声,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入眼便是高耸的一棵棵大树,茂密的枝叶只有些许阳光照射进来,四周除了鸟叫和虫鸣声,就再无其他。

头疼欲裂,四肢酸痛,她感觉好像被车碾过似的,就连抬手去遮挡阳光这个小动作,都好久才做到,嘴里干的好像在冒火,还有些许的腥味。

这时她的脑袋突然剧烈的痛了起来,好像要生生掰开一般,等到她缓过来时,除了满身的汗,还有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从五岁到如今,那些掺杂着血泪的记忆好像一下子落在自己的脑子里,慢慢就化开了。

她慢慢的坐了起来,看了下四周。

她现在是在一条一人高的沟里面,再往上她也看不到什么了。

站起来想要爬出去,却看到自己的手好像小了许多,愣了一下,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不得体的衣服上还补丁落着补丁,这明显就不是自己的身体。

这是……重生了?

一时之间她心绪很复杂,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明明是为了给师父祝寿,去亚马逊找食材的路上,车翻了……然后。

“姐姐……李惜年。”一个稚嫩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带着喘息由远而近。

李惜年有些错愕,她没想到还会有人来找自己,拥有了原主的记忆,自然知道这个声音是自己同母异父的弟弟,李祖安。

“李惜年,姐姐!你在哪啊!”李祖安急的直哭,本来就不大的人,走起山路十分的费劲,一旁的杨牧之皱了皱眉头弯腰把人抱了起来。

“姐姐,我来救你了,姐姐,你别怕!”被抱起的李祖安好像又有了动力。

终究是这一句话,让李惜年人忍不住的想哭,急忙喊了一声“我在这里。”说完她都愣了,好像是身体的本能。

李祖安擦了擦眼睛,看着杨牧之,小眼睛兴奋又紧张,还没等他开口,就听杨牧之说“找到了。”说着大步流星的往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去。

李惜年听着脚步声,心中还有些期待的看着沟塘上面,终于出现了一大一小两个人影,她有些疑惑的皱起眉头。

还没等她开问,李祖安就说道:“姐,这是杨大哥,他会救你上来的。”说着抬头看着杨牧之。

杨牧之也没多说,从后背的竹篓里面拿出绳子扔了下去,李惜年抓着绳子,咬牙使着力气,最终上到了地面,不顾形象的倒在地上喘着粗气。

李祖安担心的跪在一旁“姐,你还好吗?”

“还行,就是没劲,让我歇一会。”

看着疲惫的李惜年,李祖安内疚极了“都怪我,听奶奶说隔壁村有个大夫能治娘的病,我这才去的,谁知道回来就听说你离开了,我不相信,我知道肯定是二婶要卖了,你才跑的。”

李惜年没说话,李祖安也没在意,一旁的杨牧之看着眼前这个小丫头,抿了抿嘴说道:“我去做个爬犁,一会带你下山。”

没那么多力气问,李惜年也只能点了点头,等她到家都已经是晚上了,家里黑漆漆的,她找到了属于她的那个简陋的木板床,倒在上面,昏睡了过去……

第二天她醒过来,看着简陋的草房,和缺了一条腿的木桌,只能认命,原来自己重生不是梦,她抬头看着棚顶想着未来该如何,不自觉的叹了口气“唉……”

“李惜年,你这个拖油瓶,小贱人,你给我出来,别以为躲在里面,我就不知道你回来了。”外面传来了一个尖酸刻薄的女人声。

李惜年闭了下眼睛,她当然知道外面那是原主的二婶李梁氏,她仗着生了两个儿子,平日偷懒耍滑,尖酸刻薄,最是欺负她们一家。

这时刚吃过早饭,大家还没来得及下地,听到李梁氏这一嗓子,自然都出来看热闹了。

李惜年从屋里走了出来,经过一晚上的休息,她总算是有了点力气,看着自家门口,膀大腰圆,跟放大版圆规嫂的李梁氏,她冷笑着“二婶,一大清早来我家,这是代替公鸡到我家打鸣来了?”

“我呸,放你娘的狗臭屁,李惜年,你别不识好歹,给你娘看病的钱可是我家出的,我家还有两个小子要考状元呢!我可是看在你是我便宜侄女的份上给你找了户好人家,那镇上的牛财主可不是谁都能攀上的。”

“二婶,你胡说,那牛财主都五十多岁了,比我爷爷年纪都大。”在后院干活的李祖安也听到声音,急忙跑了过来。

李梁氏看着李祖安,眼中闪过一丝嫌弃和厌恶,抬手就要打,李惜年手疾眼快的把弟弟拉到自己身后。

“二婶,有话说话,我们家的孩子不用外人去打。”

“哼,你当我乐意搭理你们?我告诉你,给你娘治病花了三两银子,赶紧还钱,要不然,你就跟我走。”

李祖安紧张的拉着李惜年的手“姐?”

“我说老二家的,你家有三两银子吗?”周围看热闹的人不知道谁说了一句,其他人都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李梁氏不满的摆了摆手“去去去,我家的事情不用你们管,有我大嫂按了手印的借条在,她不还也得还。”

“二婶,先不说这个,我们先说一说,昨天我是怎么在山上摔进沟塘里,差点死了的事吧!”

“我……我哪里知道你怎么上山的,说不定跟哪个野男人跑了,半路人家不要你的。”

李梁氏躲闪的眼神已经出卖了她,李惜年冷哼了一声“二婶,莫不是失忆了吧!昨个就是你要拐我到镇上去给那财主做小妾的。”

“你胡说!”

“我胡说?我们可以到镇上财主家对峙试试啊!不过我告诉你,如果人家证实是真的,我可是要去官府告你的。”

李惜年觉得这个段位的一点挑战都没有,一吓就怕了,很是无趣。

李梁氏慌了,她自然是和财主的管家说好的了,还说要给管家一两的回扣呢!只是眼前这丫头跟鬼上身似的,居然还敢跟自己大小声了!“怎么?不相信吗?那你可以试试看,如今分了家,爷爷奶奶都不管我们,我们也是你能管的?”说完看着院子外面看热闹的人她大声的说道:“各位叔伯婶子帮忙作证,以后我们大房的事情跟二房一点关系都没有。”

在原主的记忆里,这里的风气特别有规矩,只要分了家,就不能再插手别的房的事情。

“你……你个小兔崽子,你给我等着。”李梁氏心里怕她报官,看着这丫头狠绝的样子不由的心里还有些发毛。

不过这丫头蹦跶不了多一会,自然有人能治她!看着李梁氏落下狠话,灰溜溜的离开,李惜年冷笑着,也就这点道行。

李祖安紧皱着眉头看着李惜年“姐,二婶一定会去爷爷奶奶那里告状的。”

每次二婶告状之后,娘和姐姐都要被奶奶欺负。

看着关心自己的弟弟,李惜年心里很温暖,抬手摸了摸李祖安的头发,温柔的说道:“放心,以后姐保护你,没人能欺负我们。”

“姐。”门口传来了动静,是一个看上去两三岁,头上扎着两个歪歪扭扭辫子的小姑娘。

本就喜欢女娃娃的李惜年,看到李平平,急忙笑着蹲下身“平平,过来,姐姐抱。”

小孩子最是能感受到谁给自己的善意,跌跌撞撞的走过去了,李惜年抱着两个孩子去屋里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娘,听到了李祖安肚子打鼓的声音。

“饿了?”

“不饿。”李祖安很懂事的捂住肚子,一旁的李平平也有样学样的捂了起来。

李惜年心疼的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头“姐去做饭。”

起身来到记忆中的厨房,其实就是个简陋的棚子,看到根本没有粮食的袋子,不由的叹了口气。

李祖安拉着李平平走了出来“姐,我们不饿。”

“对,喝水。”

听着李平平磕磕绊绊的话,李惜年心里更不是滋味,拿起手中的盆“哪有肚子饿喝水的,姐去借点粮食,等爹回来就好了。”

李祖安欲言又止的点了点头,李惜年拿着盆出去了,她知道李祖安想说什么。

她娘病了好几天,如果他爹知道消息找就回来了,现在还没回来,不是出事了就是不要这个家里。

这两个消息对于这姐弟三人来说都不是好消息,李惜年现在也不愿意去想,毕竟现在填饱肚子是最重要的。

她凭着记忆来到平日和她娘比较好的曹婶子家,曹婶子的婆婆正坐在门口聊天,远远地看到李惜年拿着个盆过来。

老太太脸色一沉,对身边的人说道:“我忘了,家里还烧着菜,先不聊了。”

说完也不等人回应,就起身回家,还不忘关上了门。

……

李惜年无奈的叹了口气,还真是龙卧钱塘被虾戏!转身往回走,谁知道被人拦了路,抬头一看是一个嘴角流着口水的人,眼神迷离痴傻的看着她。

“媳妇,媳妇。”

“我不是你媳妇,你认错了。”李惜年皱着眉头说着就要离开,却听到了一旁的口哨声。

她看过去,才看到是三个村里的“街溜子”,平日村里的人看到他们都绕路走。

看着李惜年不怕他们也不搭理他们的态度,李天宝不爽了,他从土墙上跳下来,两三步来到了李惜年面前。

“拖油瓶,我看你配这傻强不错。”

“滚开!”

还从来没人敢这么和他说话,李天宝露胳膊挽袖子的想要上前教训一下李惜年,李惜年眼皮都没抬,一脚就狠狠的踩在了他的脚上。

“哎呦。”李天宝没想到李惜年会胆大的踩他的脚,抱着脚蹦蹦跳的摔在了地上。

“你们两个是吃闲饭的吗?还不快给她按倒。”恼羞成怒的李天宝吩咐着自己的两个小弟。

两个人听到吩咐,摩拳擦掌的要去收拾李惜年,李惜年想着这个身子骨,估计打他们两个费劲些,估计跑也是跑不快的。

还没等她蓄力攻他们下三路呢!一个黑影就盖在了她的脸上,她抬头一看,是昨天救自己的那位杨大哥。

“还不快走。”杨牧之本来是到村里来换粮食的,结果看到了昨天那个小姑娘被几个小子堵在这。

李天宝也知道杨牧之的功夫,只能踉跄着起来,指着李惜年说道:“你给我等着。”然后就带着小弟离开了。

李惜年看着杨牧之说道“多谢杨大哥。”这个家伙虽然不爱说话,不过关键时刻还挺给力的。

“不客气。”杨牧之本来想走,可是看到一旁的盆,心中明白是怎么回事,于是捡起地上的盆,在自己的袋子里面弄了满满一盆玉米面,可是又想了一下,倒了一大半回去,只剩下少半盆。

“给。”拿回去太多恐怕也进不了她们姐弟几人的嘴,还是少给一些吧!

……

“谢谢。”没想到这个家伙不管高冷,还有点可爱!

李惜年端着盆回家,在河边碰到了几个小孩正在欺负李祖安,偏偏那小子还倔不肯低头,两方就这么僵着。

“喂,你们敢欺负我弟弟,我就把你们头打开花。”李惜年手里拿着跟她头差不多大的石头,站在高处。

几个孩子互相看了看都跑开了,李惜年这才放下石头走了下去,看着李祖安浑身湿透,心疼的用自己的衣袖给他擦脸。

“你傻啊?怎么就不知道躲呢?”这个小家伙真是倔强的让人心疼。

“我跑了,鱼就成他们的了。”他好不容易才弄来的鱼,怎么可以给他们。

李惜年看着小桶里面抓到的四条可怜的小鱼,一条巴掌大,两条细长的不比筷子粗多少,另外一条……

“祖安,这条鱼怎么好像是彩色的?”李惜年觉得奇怪,从来没看到过这么漂亮的鱼。

李祖安不以为意“彩色怎么了?能当饭吃就行呗。”

看着盆里的玉米面,李惜年想了想“还是把这条鱼放了吧!万一有毒呢!”不知为何就是不想吃这条鱼。

李祖安看着姐姐,点了点头,虽然他不觉得这鱼有毒,不过既然姐姐说了,那就听话好了。

李惜年很高兴弟弟的体谅,伸手把鱼放回小河里,就拉着李祖安的手往回走,并没有看到小鱼还回头看了她一眼。

两个人还没走到院门口,就听到里面的哭声,两个人急忙跑回家,院子乱七八糟的,李平平坐在石头上哭,一旁是隔壁住的甜姐。

“妹妹!”李祖安急忙跑了过去。

甜姐见他们回来,松了口气“你们可算回来了,刚才你奶奶带着你二婶来家里闹,吓的平平大哭,还好我娘回来了,说了她们两句这才离开。”

“姐,我怕。”李平平跌跌撞撞的走过去抱住了李惜年的大腿,小眼睛又红又肿的,别提多可怜了。

李惜年攥紧了拳头,看着甜姐说道“甜姐,你帮我看一下妹妹,我出去一趟。”

一步还没迈出去,就被甜姐拉住了“你别去了,你爹……娘都指望不上,你送上去那就是被打的份。”

“谁打谁还不一定呢!”李惜年挣脱来了甜姐的手离开了,甜姐想了想急忙回去找她娘去了。

李惜年凭着原主的记忆找了过去,路上已经想好了对策。

“是谁跟强盗一眼上我家的,给我出来!”李惜年喊的声音很大声,足矣把周围的人都叫过来。

果然,没让她失望,听到她的声音,从屋里面跑出来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妇人,手里拿着鸡毛掸子,正恶狠狠的站在她三步之外看着她。

“你个臭不要脸的东西,还敢跑来,那么好的婚事你不答应,我看就是老大那个窝囊废惯的,今天我就要替老大管管你。”说着挥舞着鸡毛掸子就要打下去。

李惜年往后一躲,李王氏扑了个空,李惜年笑着说道“奶奶,你真是越发的没道理了,难道在你眼里,嫁给一个比爷爷年纪大的人是好事不成?那为什么不让小姑姑去?”

“混账东西,我家大妞那可是嫁给员外做正房的。”李王氏煞有其事的说道。

李惜年冷笑了一下“喔,原来是这样,你的女儿就得做正房,我就得做小妾?”

“你……”

还没等李王氏说完,杨婶子就带着甜姐来了,看着李王氏手里的鸡毛掸子皱起了眉头“我说你要干什么?带着你二媳妇去人家闹一通还不够?”

“我说你是不是有病,是这个臭丫头跑我家来闹腾的。”李王氏真是满心的委屈。

李惜年不给她多说的机会,看着李王氏说道“我今天过来就是和你说清楚的,我们分了家,以后我家的事情跟你没关系。”

“凭什么!你们现在住的地方还是我的呢!”

一旁看热闹的村民笑了“我说老嫂子,你怎么好意思说出来,给老大两间破草房还要收回来?”

“去去去,我家的事情要你们管。”

“他们管不了,我管!”人群后面传出了个声音,大家纷纷让出位置,来的是村长。

李王氏脸色一变“三哥,你怎么来了?”这个老东西来干什么!村长冷哼了一声“我再不来,恐怕以后人家就要说我们村里的人欺负孩子了。老六呢!”

话音刚落,就从屋里出来一个老头,就是李家的当家人,李老六。

“三哥来了,我这刚才喝了点酒,睡了一会儿。”

……

李惜年撇了撇嘴,谁会相信你的鬼话,外面都吵的翻天了,他是耳聋还是昏死过去了?村长嫌弃的摆了摆手“我都听说了,你说你们不帮忙就算了,怎么还落井下石,难道不是你们的孙子孙女?”

“这话哪里说的,许是她们听差了,说是让大丫头去做丫鬟的,你也知道老大家情况不好,我想着……”

李惜年冷笑着打断“丫鬟?丫鬟哪里能出来十两银子的价格啊!你们恐怕是被二婶骗了吧!”

还没等李老六说话,李王氏一旁炸了锅“啥,不是五两银子吗?这个臭不要脸……”

“娘,是五两银子,你别听她乱说。”人群中看热闹的李梁氏急忙站出来,八两银子,给管家一两,还要给老太太三两,可不能让她知道多的。

李老六脸色很难看“行了,还不够丢人的!”这两个蠢婆娘。

李惜年可不愿听那些“行了,多少钱和我都没关系,我是不会去的,当初分家了,如今我们家什么样和你们都无关。”

“大丫头,你什么意思?你要和我们断绝关系!”李老六沉着脸看着李惜年,这个丫头平日头都不敢抬起来,这会是怎么了?李梁氏巴不得断了关系,反正被财主看上的人都是跑不了的。

村长也忍不住皱眉头“惜年啊,你可要想好了。”爹娘如今都靠不住,再和爷奶断了关系,三个孩子怎么活?李惜年看着村长说道“多谢三爷爷为我们考虑,可是您也看到了,我都要被卖了,倒是更是照顾不了我弟妹了,还不如我们三个相依为命的过活,我娘现在昏迷着,我也不能拖累爷奶给我娘看病吧!”

“那是自然的,爹娘攒那几个钱不容易,可不能打水漂了去。”李梁氏急忙说道。

村长瞪了李梁氏一眼,看着李老六“老六,你的意思呢!就算惜年与他们不同,可是祖安也是你的孙子。”

李老六自然心里有一番诠释,老大多半是在外出事了,老大媳妇不中用,自己老了恐怕要指望老二一家,钱自然也是给老二家的,至于孙子,自己又不光只有祖安一个。

“三哥,不瞒你说,我有心帮老大家,可是我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总得留点钱……”

村长有些不耐烦“行,我知道了。”还真是个狠心的老东西。

“三爷爷,既然您在这,那就做个公证吧!我们立个字据,断了关系,各自过活吧!”小姐姐以后的好日子,可没你们这群畜生的份。

原本以为会顺利的进行下去,谁知道李王氏突然开了口“我不同意!”

最新更新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