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妻临门夫君天天被打脸
  • 仙妻临门夫君天天被打脸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出其东门作者
  • 更新:2022-07-16 01:19:00
  • 最新章节:第3章 这门婚事必须成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明朝清本是九天之上的仙女,在飞升之际发生意外,最终轮回到了凡世。明家千金与世子被皇帝赐婚,那位世子昏迷三年,明家千金便苦苦等了三年。世子醒来之后二人并没有修成正果,明家千金赔上青春,只换来了一个被退婚的下场。明朝清不是好惹的,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

《仙妻临门夫君天天被打脸》精彩片段

“本世子曾在梦中发誓,倘若菩萨怜惜,还我得见青天,我必皈依佛门三年。因此,我与明大姑娘的婚事,还是作罢吧。”

明朝清一睁眼,冲到耳中的便是这句充满匪夷所思的退亲言语。

她低头看着自个衣物,眼底亮出火苗,她果然通过秘术,回到了明家还未灭门,她也未曾走入仙道的时候。

镇国公府大太太苏氏见女儿低头不语,以为女儿被伤到了心,心中暗自感叹:她苦命的女儿,等了未婚夫三年,好不容易人醒了,却要悔婚,要和菩萨娘娘过一辈子。

苏氏想到这里心口泛酸,语气也变得犀利了起来。

“李世子,您昏迷三年,我家大姑娘从十五岁等到十八岁,姑娘家最重要的三年,重情重义的她可都给了您,您如今一句婚事作罢就想退婚,是否太不把我们镇国公府放在眼里了?”

李澹薇面上带着半扇银色面具,翠青长袍,周身皆是清冽气息,如霜似雪让人不敢近身,一派谪仙不可侵犯的气度。

“我同明大姑娘的婚约是圣上赐婚,本就是生拉硬拽的缘分,若不然我也不会因故昏迷三年。如今菩萨显灵,许我苏醒,我若违背誓言,继续认下这婚事,也许再遭了事,就不是昏迷三年而已了。”

李澹薇声音清冷,字字句句却皆是嫌弃,就差明说是明朝清克得他昏迷了。

苏氏闻言,气得浑身发抖,这厮欺人太甚,若不是家里主事的都在前线打仗,她非要让人打上襄亲王府的门。

“李世子怎么就知道,菩萨显灵,是要你出家而不是让你履行婚约呢?”明朝清突然出声,抬头对上面具之后的淡漠黑瞳,嘴角含笑,一字一顿地询问。

她虽生于将门,但文韬武略皆通,巾帼不让须眉,更是个难得的美人坯子,眉目精致,颦笑勾人,风情夺目,眉梢潜藏两份英气,更显得飒爽娇艳。

但李澹薇无动于衷,稍作沉思后,颔首道:“适才的话,明大姑娘应听清了。”

言下之意,便是他的决定,不会更改。

明朝清轻笑,带着两份洒脱,继续追问:“李世子还未回答我的问题,你怎么就知道,菩萨显灵,是要你出家而不是让你履行婚约呢?”

李澹薇见她不依不饶,这才抬头看她,“怎么,明大姑娘还能让菩萨对我说,不必记挂搭救之恩了?”

明朝清嘴角带笑,抬手将脸庞的发落到耳后,无人看到她指尖轻点耳垂后发出的淡淡光芒,随后她将视线落在他身后的泥塑菩萨雕像上,轻轻打了个响指。

“喏,李世子你看,菩萨说话了。”

李澹薇回望,就见泥塑金身的菩萨眼角慢慢滑落下几颗泪滴,恰在落在案桌上的出家文书的“不许出家”几个字上。

明朝清抬手挑了下额发,微微笑,“李世子,看来你真是误会菩萨的一番好意了。”

一直站在角落的主持看着这幕,顿时跪着蒲团,嘴里喃喃一串佛经,同李澹薇双手合十念了句佛。

“李世子,菩萨显灵,不许您出家,看来您在红尘的确还有一段姻缘应该去了结。”

李澹薇闻言,面具下的瞳眸顿时一寸寸碎裂。

明朝清见此情形,差点笑出声,她可是做足了准备,才敢施展秘术,回溯时间。

她本是千年后一修仙道门的弟子,在飞升之际纵观此生,这才意识到自己最遗憾的事情便是千年前全家被圣上灭门的事情。

于是,她放弃了飞升的机会,换取了一个可改变凡间历史的机会,又使出了全身法力开启秘术,回溯时间,这才回到千年前自己全家还未被灭门的时候。

而她推演测算了千遍可能,唯一一个可保她全家无恙的机会,便在眼前这个男人身上——她的未婚夫、襄亲王府的王世子李澹薇。

“世子爷还有什么借口吗?”

李澹薇看着跟前胸有成竹的姑娘,眼底倏尔寒冰凝固,他终于明白了,明朝清今日是来逼婚的。

既然软的不成,便干脆来硬的:“我不喜欢你。”

明朝清对此早有预料,嘴边笑意更大:“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却并不影响你必须娶我,等你娶了我之后,你可以纳妾,可以抬通房,我绝无二话。”

李澹薇闻言,面具下的眸子闪烁了下,难得说了句真心话。

“明大姑娘既然认定了本世子,又不怕耽搁了花期,为何不能再等三年?三年后,等我还俗,婚事再议。”

明朝清目光直视李澹薇,摇头拒绝,声音微扬。

“你我的婚事,不仅是你我之间的事,更是李明两家的事。你家仗着跟太后有亲,可以抗旨,我家却对圣上忠心耿耿,不想奉陪。”

历史上的她不堪受辱,当即同意了退婚,谁知三个月后,明家所有身在前线的男丁便会全部失联,随后传来五万大军惨败赤峰谷,明家投敌叛国的消息。

祖母带着家中女眷长跪宫门,母亲、婶娘一个挨着一个撞死在宫门上,却无法阻拦明家被圣上灭了满门,只留下她一个血脉逃亡边疆的结局。

她曾无数次的想,若她当时能顺顺当当的嫁给李澹薇,有这样一个强悍的夫家依靠,就算明家依旧出事,圣上也不敢轻举妄动,定会谨慎处理,留给她查清真相的时间。

明朝清下定决心,紧紧盯着李澹薇露在外面的高挺鼻梁,使出激将法。

“李世子若真不怕多个不忠不孝、狼心狗肺的名声,连菩萨显灵认可了我们婚事都不听,一意孤行非要忤逆圣意、天意,那我也要佩服你!”

李澹薇低下头,沉默不语。

明朝清看不出他在思索什么,抬手将脸庞的发落到耳后,指尖再次轻点耳垂,对着李澹薇使出了“读心术”的符咒。

【该死,传言中的明家大姑娘不是爱憎分明吗?那我今日如此畜生不如,她理应讥讽而走,再给我一巴掌才对啊?果然传言不可信,也就美人坯子这一点名如其实。】

【哎,如今细想想,若真以此悔婚,我得个敬重神灵的口碑,她却要被人诟病,倒是我思虑不周了。而且她态度如此强硬,必有反常之处,恐是明家有塌天大祸需襄亲王府帮衬,也有可能?】

【如此一来,我今日晚上得去找**商量一下,到底该怎么处理这桩婚事为好。哎,到时候他肯定又要笑我,堂堂*****竟然会被一个小女子给要挟了,谁叫我……】

明朝清还没来得及听完李澹薇所有内心话,“读心术”符咒便到了时间限定,而且其中有些词语竟然模糊得令她无法听清。

但幸好表面清冷的李澹薇,内心却是个话痨,如今得到的信息量已经足够多了,既然他仍未死了退婚的心,今晚还要找人商量对策,那她得再加点筹码才成。

明朝清沉思了片刻,随后手腕轻绕,指尖闪过淡光,朝着李澹薇甩出了了一个“入梦”的符咒,同时开口说道。

“李澹薇,我明朝清要容貌有容貌,要眼界有眼界,要手腕有手腕,还孝顺长辈、不善妒、不缠人,不仅能助你仕途一帆风顺,还能帮你稳固后院。娶了我,你不亏。”

李澹薇冷面依旧,内心却想:姑娘,还能如此自夸?

明朝清见他不说话,却丝毫不恼,只等今日晚上“入梦咒”带她进入李澹薇的梦境。

梦虽是虚无假象,但只要梦的好,对她就百利而无一害。

明朝清从容坚定地勾起一抹笑意,“李世子,目光放长远些,你我之间除开情爱,还能谈许多东西。”

说完,便拉着母亲苏氏转身离开了。

等明朝清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李澹薇的视线中后,侍卫王恐不知从哪里跳了出来,忧愁踱步。

“主子,您真的要娶明大姑娘吗?”

李澹薇面具下的眸子藏着复杂的情绪,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轻微弧度,微叹,没有回答,反而吩咐道:“去查一下,明家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难事。”

只有这样才说得通,明朝清为何非要嫁到襄亲王府。

王恐应诺一声,刚想离开,李澹薇又叫住了他。

“等等,你再去查查明朝清。”

王恐欲言又止:“主子,您该不是看上她了吧?这、这咱们是干大事的,不能被美色所诱啊……”

李澹薇无奈地撑着鬓角,无名指轻揉:“乱想什么呢?我只是觉得,她的性情和传言中不符,会不会是被人假冒的?”

他以前虽没见过明朝清,但她的事迹却听说了不少,潇洒恣意,娇艳灵动,脑海拼凑出来的形象,该是个永不回头的果决性子,怎会像今日一般,如此的委曲求全?

王恐声音继续响起,“这姑娘满京城都传遍了,鬼都怕,狗都烦,主子您摊上了不得疯。”

李澹薇斥他,“不可胡说乱人清誉。”

王恐迷茫。

这搞什么,直接就护上了?

***

另一边,明朝清搀着苏氏,走出佛庙。

苏氏看向女儿,目光三分担忧,七分惊恐,“朝清,你刚刚……”

明朝清一言蔽之:“母亲,这门婚事必须成,如今明家功高盖主,若陛下动了心思,我们再动作就晚了。”

苏氏心口骤然酸涩:“孩子,那你也不能拿终身去赌啊。”

明朝清故作出满不在乎的表情,拍拍苏氏的手背。

“母亲莫要担忧,女儿心中早有谋算。这个李澹薇是个十分有本事的人,如今表现在外面的样子不一定就是他真实的样子。以后谁也说不好,万一这强扭的瓜就是甜的呢?”

她这话可不只是在安慰苏氏,而是有所依据——历史上,李澹薇的确是个能臣。

三年前,他与太子李星弦共同办差,却发生意外,二人一同被废墟深埋,被找到时都只余下半口气,太医诊断是伤到了脑子,因此昏睡了整整三年。

三年后,太子李星弦还未醒来,李澹薇忽地睁了眼,闹着出家,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方便去查那桩倾覆案。

两年之后,太子李星弦便会苏醒,而他也会重回朝野,扶持太子重审皇陵案,风光无限,最后在太子登基后,成为一代名臣。

苏氏试探地问道:“那要给你预备嫁妆了?”

明朝清摇摇头,拍拍苏氏手背,“不着急,李澹薇现在心有顾虑,今日虽被我阻了下来,但肯定还会生出旁的拒绝法子。”

都狠到出家退亲,哪能轻轻松松就松口乖乖娶她的。

前方路漫漫,任重而道远呢。

镇国公府。

马车停下,侍女月饼急急跑来,“大姑娘,您快去正堂吧,三姑娘突然回府……总之闹得不成体统,您快些去瞧瞧吧!”

明朝清说了声明白了,搀着苏氏:“劳烦母亲去四位婶娘那处坐坐,替我周旋一二。”

明朝清才踏入明老太太的鹿鹤堂,骂骂咧咧的咋呼声此起披伏。

“祖母,一个家族一荣俱荣一损俱。大姐姐若真和李世子退亲,不仅我在婆家没脸,还会损害所有出嫁妹妹,以及正在议亲的姐妹们的名声。”

高坐拨动翡翠念珠的明老太太看泼妇似的明朝幼,气得心口阵阵起伏,一拍桌子。

“所以,就要逼着你大姐姐为了你们,牺牲自个去倒贴李澹薇?三丫头,如今你是越发没有规矩了。”

最新更新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