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当总裁
  • 重生八零当总裁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恩怨各一半作者
  • 更新:2022-07-16 01:21:00
  • 最新章节:第2章 难以置信的改变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前世,周于峰是名副其实的黄金单身汉,他是上市公司的总裁,拥有数不尽的财富,更是众多名媛争相恐后的对象。哪知道一觉醒来后,大总裁竟然重生到了一个小混混的身上!原主父母不幸身亡,工厂黑心,没有赔偿一分钱,终日啃老的原主没有经济来源,一言不合对妻子非打即骂。1983年是个遍地黄金的年代,周于峰发誓要把握住机遇,改变命运!

《重生八零当总裁》精彩片段

“周于峰,你有种就把我打死!”

一间不大的客厅里,传来一个女人歇斯底里的哭喊声。

时间来到下午两点,客厅箱柜上摆放的12英寸的黑白电视机里,出现了彩虹状的图案,不断循环播放着一首乐曲。

每每到了这个时候,这些地方性电台就没有节目可以播了,但是在1983年这样的年代里,能够拥有这样一台熊猫牌的电视,绝对算是富裕人家了。

地上的杯子、碗、花盆等的一些东西砸得到处都是,玻璃碎渣子洒落了一地。

伴随着女人的哭泣声,这幅景象悲惨到了极点。

卧室东边还有一个房间,床上躺着的男人呼呼大睡着,满脸通红,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酒味。

这个男人正是女人口中的谩骂的周于峰。

对门外坐在客厅里哭泣的女人全然不顾。

周于峰大声地打着呼噜,突然,面色变得狰狞了起来,像是喉咙处被涌起的呕吐物给卡住了,痛苦地挣扎起来。

挣扎一番后,周于峰的身子渐渐软了下去,看起来没有一点的生机。

片刻后,周于峰突然又坐直了身子,像是触电了一般,眼神茫然地看着这眼前陌生的一切。

“这里是哪里?”

周于峰惊呼了一声,瞳孔不断地放大,面容上出现了从未有过的慌张。

“等一下,这些东西?”

周于峰摸了摸床单被褥,一股恶臭袭来,充斥着他的鼻腔。

一条绿色的被单上,全是他刚刚的呕吐物。

周于峰大口喘着粗气,踢开被子,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

“呜呜呜呜...”

隐约间,听到了屋子外面好像有女人的哭泣声。

轻轻拉开门,周于峰侧头看了过去。

地上杂乱不堪,各种东西都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这里是经过打斗了吗?

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周于峰的心头。

而且,自己现在到底在哪里,他完全搞不清楚情况。

继续扭动身子,看到一个很小的电视机,上面定格着一种画面。

是没有信号吗?怎么还会有这种电视机?我不是正在商议峰会上喝酒吗?为什么会到这里?被绑架吗?

周于峰胡乱猜测着。

又向左下方看去,周于峰直接愣在了那里。

一个女人正坐在地上哭泣着,把头埋在膝盖上,身子不断地抽搐着。

女人背对着周于峰,只穿着一件粉色的内衣,雪白的后背彷如婴儿的肌肤一般,洁白无瑕。

周于峰瞬间收回了目光,她穿的很少,这样看人家总归是不好的。

突然,周于峰的脑袋剧烈地疼痛起来,双手紧紧地揪着头发,瘫软在了地上,脸色变得惨白。

难以忍受的疼痛,让他瞬间就出现了耳鸣,耳朵里不断响起了“滴”的声音来。

紧接着,一些陌生的记忆涌入到了他的脑子里,就像是冲闸的洪水一般,一发不可收拾,越来越多,从儿时开始,甚至是每一个小细节。

足足有半个小时的时间,脑中传来的疼痛感才停了下来。

周于峰大口喘着粗气,浑身上下都出了一层汗,手臂处更是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我重生了?”

周于峰低声呢喃道,一些非常真切的记忆浮现在眼前。

今年二十二岁,临水市人,与蒋小朵结婚两年。

高中文凭,本来家庭优越,后来因为一场事故,父母在厂子里操作设备时,因为机械设备而双双遇难。

本来鉴定工伤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可是因为当时车间主任的某些原因,硬是把这次事故变成了操作不当,甚至连一分赔偿都没了,更是被当做了反面教材。

周于峰身边还有一个弟弟和两个妹妹,都还在上学,本来以为家中的大哥会为了父母这事而奔波,为死去的父母讨一份公道,更为弟妹们要回一些钱来。

可这个周于峰却是一直逃避,害怕车间主任,甚至遇到他都是躲着走,没有承担一点的责任。

倒是排行老二的周于娜去车间主任那里闹过几次事,但每次都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对于这个还在上高中的女孩,那个车间主任一下都没留手。

这父母一遇难,还背负了反面教材,周于峰原本谈好的工作,对方也直接拒收了,从此变得游手好闲,还染上赌博的恶习,脾气也变得非常暴躁,从第一次打蒋小朵之后,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这就是我?”

看到红色箱柜上摆放着一个红色的镜子,周于峰急忙拿了起来,看向了镜子内的自己。

滋啦一声,镜子掉在了地上,玻璃也被摔得稀碎。

“你继续砸,有种你把房子都拆了,呜呜呜...”

听到里面的动静后,蒋小朵呻吟哽咽地叫了一声,然后蹲在地上继续哭了起来。

周于峰浑身止不住地颤抖着,艰难地咽了一口吐沫,刚刚镜子中年轻的男人,就是自己啊。

这种事情,周于峰是难以接受的。

在上一世,40岁都未婚的他,是绝对的黄金单身汉,上市公司的执行总裁,追求者更是不胜其数,与那些当红的女明星也传过一些绯闻。

可就在一次商务会谈上,喝的太多了,被呕吐物窒息而死。

巧合的是,这个周于峰也是一样,就在刚刚,被呕吐物窒息而死,然后竟然荒唐地重生在了他的身上。

通过那些记忆,了解到那个周于峰,是个十足的废物啊,为什么会重生到这么一个废物身上,此时的他都嫌弃起了自己。

一本泛黄的日历本上,红笔勾画着一个日期,83年7月2日,星期六。

而且今天还是蒋小朵的生日。

周于峰紧锁着眉头,一直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对于上一世所拥有的那些,瞬间化为了乌有,心里极度的不甘。

有回去的可能吗?一定会有吧,或许再醉一次就可以了。

周于峰扭头看了眼地上摆放的空瓶子,然后起身轻轻地将门推开,走了出去。

蒋小朵坐在地上哭泣着,周于峰忍不住又看了眼她如雪般的后背,但很快又收回了目光。

这只是身为男人该有的条件反应,上一世的周于峰非常自律,他也不会做什么轻薄的事情,毕竟是别人的老婆!

现在周于峰要做的,是想办法怎么回去,回到那个属于他的年代,而不是在这个废物的身上。

唯一的方法就是重新喝醉一次,也许可以回到那个世界去?

来到客厅,周于峰蹑手蹑脚地走着,担心蒋小朵看到自己,他不想与这些人有什么瓜葛,此刻只想离开这里。

虽然刚刚那些记忆让他感同身受,可又关自己什么事呢?

突然,脚底传来了滋啦的声响,周于峰踩到了一块玻璃碎渣,发出了刺耳的声音来。

“你要去哪?”

蒋小朵站了起来,向着周于峰这边走了过来。

一双桃花大眼中,还有泪珠在打转,轻抿着嘴唇,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你…你好。”

周于峰看了她一眼后,又迅速低下头,不敢去看她的身子,这些便宜他是不能占的。

“周于峰,你今天又打我了,我当时不顾家里人的反对,毅然决然地嫁给你,甚至不惜与家人决裂,而你却一次次地打我,一次次地伤我的心,你对得起我吗?”

说着,蒋小朵又委屈地哭了起来,梨花带雨的泪珠从脸颊上滑落,滴落在衣裙上。

“你…你…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你知道,我为你付出了多少吗?你…呜呜呜…”

哭泣声撕碎周于峰坚决的心,本来是想直接夺门而出的,但却始终没有迈出那一步。

周于峰愣在那里,想要伸手去抱一抱眼前捂着脸哭泣的蒋小朵,但伸在半空的手还是停了下来。

她穿的太少了。

还是先做一些事情吧,这个周于峰,真是畜生不如啊。

周于峰心里吐槽一句后,暂时改变了下一步的行动。

“那个,蒋小朵,对不起。”周于峰低声道歉。

“啊?”

对不起那三个字,蒋小朵听得清清楚楚,露出了震惊的神情,不由得惊呼了一声。

她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会向自己道歉?

微微停顿了些哭泣,但还在哽咽着,蒋小朵抬起手臂擦了擦泪珠,吃惊地看着周于峰。

“你先坐到沙发上休息一下吧,我把家收拾收拾,另外你再多披一件衣服。”

周于峰低着头说了一句后,便走到了电视机旁,先是将电视机关了之后,拿起墙角的扫帚和簸箕收拾起了地上的玻璃碎渣。

先是将那些大的玻璃碎渣一个个地捡了起来,扔到了垃圾桶里,然后拿着扫帚,撑着簸箕,把一些碎小的碎渣都扫进了簸箕里。

之后又把东倒西歪的凳子,沙发都摆放整齐,完后还用水桶接了半桶水,把拖把在里面清洗了一遍,拧干之后,把地拖了一遍。

井然有序地干着这些打扫工作,就好像是经常干这些事一样,动作非常的熟练。

“你…你…”

蒋小朵惊讶到说不出话来,看着周于峰,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议。

两人结婚的这一年以来,他可是从来都没干过家务的啊!

走到衣架旁,周于峰拿下了一件衣服,向着蒋小朵走了过去。

“把衣服穿上吧,这邻里邻居来来往往的,小心他们从窗户外面看到。”

蒋小朵缓缓地接过衣服,还是死死地盯着周于峰看,心里胡乱猜测着。

他到底是怎么了?

是不是在外面有什么债了?

不会是让我回家里要钱去吧?

可我哪还有脸回去啊,我都把我爸的脸给丢尽了,家里已经跟我断绝关系了啊。

“周于峰,你是不是在外面又惹什么事了?我可告诉你,现在家里一分钱也没了,就剩几张粮票了。”

蒋小朵仰着头,担忧地说道。

“我没有什么事,真的。”

周于峰笑着朝蒋小朵点点头后,向着门外走去。

“我出去一趟,应该…很快就会回来。”

应该是真正的周于峰很快就会回来吧,只要再醉一次,这是周于峰唯一能够想到的方法。

拉动木门,发出吱吱的声音来,应该是合页缺油了。

这些琐事,周于峰不想考虑,只想快点回去,刚刚踏出一步,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周于娜正站在门口,举着一只手,应该是正准备敲门。

“于娜。”

周于峰轻声叫道,看到她的一瞬间,这个名字就像条件反射一般地叫出了口。

不过,周于峰却紧锁起了眉头,

周于娜脸颊左侧有很明显的淤青,消瘦发黄的脸颊上带着一丝的疲惫,一看就是营养不良与过于劳累的表现。

“谁打的?是胡汉打的吗?”

周于峰声音高了一些,他口中的胡汉正是那个车间主任。

周于娜喘了一口粗气,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对于自己的这个哥哥,周于娜已经完全的失望了,心里甚至有些憎恨他。

“哥。”

突然,在周于娜的身后,探出一个小男孩,露出小脑袋,脸颊上脏兮兮的,露出一抹白牙,向着周于峰笑着。

小男孩正是周于峰的亲弟弟,叫周于正。

“小正。”

周于峰露出一抹微笑,想要伸手去摸虎头虎脑小男孩的头时,他却一下又缩回到了周于娜的身后。

虽然此时的他并不是真正周于峰,但这些亲情,与他们相处的时光,就像是印刻在了脑子里一般,无比的清晰。

但还是有着略微的陌生。

“周于峰,家里没吃的了,小正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来你这里来拿一点钱。”

周于娜冷冷地说道,这已经是她几天里来第二次来找周于峰了。

上一次,在周于峰的一片骂声中,只给了她两块钱。

但家里有三张嘴要吃饭,这两块钱凑着一些粮票,买了几斤白面后就没了,也只不过够他们吃了三、四天罢了。

而且,周于娜吃得很少,都留给了自己的弟弟妹妹。

听着这些话,看着这一幕,周于峰的心就像揪住一般,隐隐作痛着。

他不是什么圣人,但看到自己的弟妹如此凄惨,心里又怎么会忍心啊。

他可不是那个畜生不如的周于峰了,他可是重情重义、保留着一颗善心的上市公司执行总裁吧。

还是晚点再喝醉,晚点再回去吧!

周于峰再次改变了主意!

最新更新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