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小说阅读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
  • 全集小说阅读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久久萋
  • 更新:2024-06-11 21:33:00
  • 最新章节:第4章
继续看书
长篇现代言情《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男女主角楼阮周越添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久久萋”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先婚后爱➕暗恋➕男二上位➕追妻火葬场女主不回头➕双洁】她是徐家的养女,是周越添的小尾巴,她从小到大都跟着他,直到二十四岁这年,她听到他说——“徐家的养女而已,我怎么会真的把她放在心上,咱们这种人家,还是要门当户对。”-楼阮彻底消失后,周越添到处找她,可却再也找不到她了。-再次相见,他看到她拉着一身黑的少年走进徐家家门,脸上带着明亮的笑。周越添一把拉住她,红着眼眶问道,“软软,你还要不要我……”白软乖巧的小姑娘还没说话,她身旁的人便斜睨过来,雪白的喉结轻滚,笑得懒散,“这位先生,如果你不想今天在警局过夜,就先松开我太太的手腕。”*甜软自卑×懒散痞坏女主视角先婚后爱\/男主视角多年暗恋成真【偏爱你的人可能会晚,但一定会来。】*缺爱的女孩终于等到了独一无二的偏爱。...

《全集小说阅读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精彩片段


楼阮连忙摇头,“不用不用,我们还是快点回家见你爷爷吧,我不想拍。”

而周越添已经迅速打开了通讯录,拨通了什么人的电话,他修长漂亮的左手指骨搭在方向盘上,看着外面正在高高兴兴拍照的小夫妻,语调懒倦惑人,“我想拍。”

楼阮微微睁大眼睛,她坐在副驾驶上,歪头看着那张被上天眷顾的英俊脸庞,试图从他脸上找出一丝不耐。

但却什么也没找到。

他看起来,好像在真的很想拍……

电话已经接通,周越添靠在座椅上,懒洋洋道,“帮我找个摄影师,来城东民政局。”

“给我和我太太拍领证纪念照。”

“嗯,我们在停车场等。”

周越添转过头来,目光落在了楼阮身上,“她没有,带一个过来吧。”

楼阮有些恍惚,呆呆问道,“带什么?”

周越添垂眸看着她,动作懒散地抬起修长的指节,指向外面正在拍照的新婚夫妇,漫不经心道,“头纱。”

-

因为要等摄影师过来,所以周越添又把车子重新开回了附近的停车场。

等摄影师过来的时候,他靠在那儿翻开了还没捂热的小红本,拿出手机拍了一张。

楼阮坐在一旁默默看着,她以为周越添这种人,是不会做这种事的。

尤其是,在他们不太熟悉,就只是为了度过危机而联姻的情况下。

周越添打开微信,随手把照片发在了已经讨论了一上午他到底有没有对象的家族群里,懒洋洋地打字:

【结婚了。】

相亲相爱一家人:

【?】

【????】

【周越添,你被盗号了吗?】

……

周越添随意瞥了一眼,又懒洋洋靠了回去,歪头看向了楼阮,漂亮的喉结轻滚,“怎么?”

楼阮摇摇头,谨慎道,“没什么。”

周越添歪头看她,“觉得我不会做这种事?”

楼阮捏着结婚证,像是被震了一下,满眼写着你怎么知道。

他懒洋洋靠在那儿,尾音拉长,漫着散漫,像在逗她似的,“我不仅会把结婚照拍下来,还会发给好朋友,还会发朋友圈~”

还会发微博。

不过这个他没说出来。

楼阮不知道说什么,笑了一下,抬起葱白的手,把自己的那张递了上去,“要拿着一起拍吗?”

毕竟昨天晚上出了那样的状况,也不知道有没有被人拍到,先发结婚证到朋友圈先发制人是好的。

周越添盯了她两秒,又垂下黑睫,目光落在她手上的结婚证上,懒洋洋点了点头,像是有些勉为其难似的,“那就一起拍一张吧。”

说完,他也没有动手接过楼阮手上的那本,而是打开了自己手上的那本,直接将它凑了过来。

男人修长的指节走势极其完美,像雕刻家手下完美的艺术品。

他垂着眼睛,又拿出了手机,对准两人的手,拍下了照片。

收回手的那个瞬间,周越添菲薄的唇轻轻勾了勾,合上结婚证,把它放在了一边。

楼阮见他拍完了,又合上结婚证,把它装进包里放好了。

周越添懒洋洋地翻开微信,打开了朋友圈,人生中第一条朋友圈。

【结婚。[图片]】

楼阮见他唇角弯着,歪头轻轻道,“我好像还没有你的联系方式,要不我们加个微信吧……”

说着,也不等周越添说话,她就打开了扫一扫,满眼真诚地等着周越添把手机递过来,他们互加好友。

周越添也确实好说话,他打开了二维码,随手把手机递了过来。

楼阮小心翼翼地抬起手机,对准他的手机屏幕扫了一下,在手机发出“滴”声后,收回了手。

小说《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楼阮再次抬起头,澄澈的黑色双眸中映着水光,满是求救。

周越添懒洋洋站在那儿,修长的手指插进西裤口袋里,目光落在她柔白的手上。

手指纤长漂亮,指甲修剪得整齐干净,泛着淡淡的粉色光泽。

这双手戴什么都好看。

“确实合适,”周越添好整以暇道,“爷爷给你你就收着吧,反正现在我们也没婚戒。”

谢老爷子和谢妈妈立刻抬起眼睛,两人的脸色出奇的一致,似乎都很想上前打死他。

谢老爷子道:“我送的是我送的,你的那份别忘了!”

坐在一旁穿着个小红裙子的堂妹谢京京抬起小脸,她还小,挤在一旁只有小小一团,脑袋上的红色大蝴蝶结歪着,嗓音天真稚气,“就是!你的那份也别忘了!”

周越添看过去,似乎在说,你懂什么。

小家伙鼓鼓脸,像是不服,她萝卜似的小白腿耷拉在沙发边缘,轻轻晃着红色的小皮鞋,小声咕哝道,“我们幼儿园做游戏的时候,新郎都会给新娘送大钻戒的,哥哥你好小气噢……”

她板着小脸重重叹了口气,像是对他很失望似的,“怎么能厚着脸皮说出这种话呢。”

周越添散漫地笑了一声,目光似有似无地扫过楼阮,“我又没说不准备。”

小家伙顶着着巨大的蝴蝶结,抬着小脑袋认真看他,像是在辨别他说的话是真还是假。

谢妈妈扫他一眼,“你最好用点心。”

一屋子的人都盯着他。

“行。”周越添喉结滚了滚,随意地在一旁坐下,扬起脸笑道,“准备好以后我带她回来给你们检查,这样行吗?”

楼阮坐在中间一脸茫然,怎么,就发展成这样了……

谢妈妈轻哼一声,拉着楼阮的手道,“阮阮,他从小到大就是这样,没个正形!他以后要是欺负你你就告诉妈,妈妈替你教训他!”

楼阮抿住唇,养母性子冷淡,不仅是对她,就是对徐旭泽也很少会有这样的时候。

这样被人拉着说话,还是第一次。

妈妈……

这个词对她来说,其实是有些陌生的。

谢家人实在太多了,他们围着楼阮,你一句我一句,不一会儿,周越添又被隔绝在外了。

“阮阮,你家住在哪里呀,家里还有什么人?我们都没有提前见见亲家,实在太失礼了。”

楼阮戴着名贵的祖母绿戒指的柔白手指轻轻抓住衣角,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家里的情况。

周越添靠在那儿道,“妈,能不能先让她吃口东西。”

“喔~”谢妈妈拉着楼阮的手,歪着头道,“阮阮,家里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简单准备了一些。”

“你喜欢吃什么喝什么都告诉妈妈,下次妈妈都给你准备。”

周越添往后靠了靠,坐在对面的谢妈妈瞥了一眼,嗔怪道,“阿宴不懂事,也没提前告诉我们你喜欢……”

说着,她的声音忽然突兀地一顿,目光扫过周越添印着红痕的喉结,瞳孔地震,“吃、什么。”

她慢慢把话接了下去,看周越添的眼神忽然变得复杂了起来。

楼阮就坐在她身边,自然能察觉到她的情绪变化。

她顺着谢妈妈的目光看过去,目光落在了周越添的喉结上,那抹浅红好像变得更加明显暧昧了。

楼阮顿时有些不自在起来,谢妈妈会不会觉得她……不好。

楼阮下意识抿住唇,她目光落在自己的手上。

谢妈妈正轻轻拉着她。

她甚至有些不敢去看谢妈妈的表情。

小说《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楼阮听得头昏脑涨,她扶住手边的大抱枕,觉得自己一定是昨天晚上喝太多了。

喝太多酒还是不行,会出现幻觉的。

能听到周越添说这种话,一定是她小说看多了。

因为昨天晚上听到周越添那样说,所以把自己代入了小说女主,幻想自己被看不上然后和一个帅气多金的天之骄子结婚,最后啪啪打脸周越添,走上人生巅峰……

喝多了喝多了,以后还是少喝酒。

楼阮郑重地抬手,拍了拍自己白嫩的小脸,试图让自己清醒过来。

嫁给周越添不知道是多少人的梦,她很明显是在做梦。

她现在很需要洗把脸清醒一下。

靠在那边的男人顿了一下,清瘦的手骨落下,他垂下黑睫,不疾不徐地整理腕表,“至于楼小姐的好处……”

扣在腕表上的白皙手指微顿,男人声线磁性悦耳,“离婚以后,你可以分到我一半的财产。”

楼阮刚刚掀开被子想下床,听到他这话吓得差点从床上栽下来。

周越添倒是镇定自若,他随手摘下那枚由意大利知名工匠精心打造的腕表,垂着眼睛放在手边的木质高桌上,声音低缓道,“我们这个圈子,都是联姻。”

“如果楼小姐也要联姻,那我……”他顿了一下,胸腔发出低笑,“应该会是你最好的选择。”

楼阮动作顿了一下, 忽然想到了昨天晚宴上周越添的话。

【养女而已,我们这样的人家,还是要门当户对。】

她的养父和养母是联姻,周越添的父母也是联姻,这个圈子,确实都是联姻。

都是,门当户对。

楼阮垂下眼睛,浓稠的墨发遮住脸颊,只露出了半截白皙的下巴,她若有所思地点头,“的确。”

如果要联姻的话,周越添的确是最好的选择。

纤细的白皙的手指攥住雪白的被角,可是,他是周越添啊。

如果要联姻,她应该不是他最好的选择。

毕竟,她只是徐家的养女。

就算不是养女,是徐家的亲女儿,那也差了不少。

实在算不上门当户对。

“楼小姐可以考虑考虑。”周越添掀起眼皮,终于看了过来,他神色闲散平静,像是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

楼阮垂着眼睛,昨天晚宴时周越添的话反反复复回荡在耳边。

他的话就好像一把刀,这些年来,那把刀一直悬在头顶。

而昨天晚上,它彻彻底底地落了下来。

周越添靠在那里看了她几秒,眼睫垂下,低头的几秒,他不知道在想什么,“先吃早餐。”

说完就直起了身子,像是要走。

在他偏过脸的那个瞬间,笼罩在楼阮周围的如同荆棘和乱麻一样的情绪仿佛被什么斩断,她蓦地抬起头,“周越添!”

准备转身的人动作顿住,回头看她。

那双看向她的眼瞳润黑清冷,他勾唇笑了一下,印着红痕的喉结轻滚,嗓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懒散悦耳,“看来楼小姐已经考虑好了。”

语调从容不迫。

楼阮沉了口气,目光从喉结挪到对方冷白的下颌上,声音轻轻问,“和我结婚,你会不会很吃亏。”

周越添眉梢轻挑:“吃亏?”

楼阮目光落在他脸上,又好像没在看他,她目光空洞没有聚焦,手指揪着自己的裙子,闷声道,“毕竟我们,门不当户不对。”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