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宫皇后要复出
  • 冷宫皇后要复出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雪落未央
  • 更新:2022-03-29 10:21:00
  • 最新章节:第三章 :及笄
点击阅读
夏墨的父亲是朝中重臣,作为夏家千金,她含着金汤匙出生,拥有全家人的宠爱。与周家公子情投意合,家人原本打算在她及笄之后,将婚事敲定,哪知道在此时迎来宫中选秀。夏墨凭借美貌与才情,在阴差阳错下进入深宫。深宫是个吃人的地方,如若没有皇上的宠爱,只有被人欺负的命,她会在这里站住脚跟吗?

《冷宫皇后要复出》精彩片段

“墨儿”一位美妇人在奴仆的簇拥下。上好丝锦制成的华丽素衣,且看他约莫三十来岁,双目湛湛有神,修眉端鼻,嘴角含笑的缓缓走来

“娘,怎么这么早就到女儿这来了。”闻声看到坐在庭院树下看书的妙龄女子,肤如凝脂,晶莹剔透,唇弱点樱,眉如墨画,身着素雅衣裙,裙裾上好丝线绣着朵朵梅花,恍如仙子下凡,一颦一笑动人心魄。和走来的美妇人眉目间有七分相似。夏墨听到母亲的呼唤,起身走过去挽起美妇人的胳膊。

“一大早的就起来看书,真真是要成为书呆子了。”美妇人拍拍夏墨的手说道。

“娘~怎么会呢,你看我这么聪明,这么会成为呆子。您这是怪我没去陪您吃早饭,才来埋怨我的吧。”夏墨撅着小嘴说道。

“呵呵…你这死丫头,就你嘴贫。这么能说会道的确不用担心变呆子了。”美妇人宠爱的点点夏墨的脑门。

“嘿嘿…,那是当然~”夏墨撇撇嘴巴。“周先生才气过人,而且风趣幽默,怎么会把我教的蠢笨呢。”

“是是是,你说的全是对的。”美妇人好笑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向着旁边的丫鬟打趣到,“瞧瞧,我这才说了一句,就这么多话堵我。还把周先生也拉出来压我,哎呦呦~~”

“嘻嘻…夫人你就别说小姐了,指不定一会还要把老爷拉出来,说是老爷教的呢~”兰心打趣到。

“哎呀,连你们也说我。”夏墨跺跺脚不依。

“好啦好啦,不说了…”美妇人拉着夏墨坐在树下,给了兰心一个眼神。“墨儿,娘今天找你是有事和你说。”一旁的兰心带着奴仆退下

看着母亲严肃的表情,夏墨有些紧张“娘,什么事啊?神神秘秘的。”

“墨儿,这个月你就要及笄了。我和你爹的意思是像给你定门亲事,所以娘来是想问问墨儿可有什么意中人没有。”

在婚姻大事父母做主的时代,母亲能想到自己的想法让夏墨很是感动,“娘~女儿不要嫁人啦~女儿要留在父母身边永远照顾父亲母亲。”夏墨搂着母亲的胳膊说道。

“傻孩子,”夏夫人拍拍夏墨的头,“我也舍不得墨儿嫁人吖,但是女大当婚,做父母的岂能耽搁女儿的人生呢,女人只有成了亲,有了丈夫和孩子,一生才能算是圆满。”

“就像娘亲和爹爹那样吗?”夏墨调笑到。

“竟敢打趣母亲。”夏夫人假装怒到。”

“嘻嘻~”

“母亲和你爹商量过了,我们就你一个女儿,自小百般疼爱,你哥哥自小身体不好,在外行善祈福,很少回家。乘着你及笄的时候你哥哥也回来,把你的亲事给定下来。”夏夫人拉着夏墨的手说道。

“哥哥都还没有成亲呢,我急什么吖~”

“我给你哥哥准备了不少门当户对的女子画像,他回来了一样跑不掉。眼看你们都长大成人,在有生之年看着孩子们成家立业,爹娘才能安心。”夏夫人语重心长的说道。

“娘~”夏墨看着母亲“女儿听从爹娘的安排。”

夏夫人欣慰的看着女儿,“既然墨儿没有心上人,为娘倒是有个人选,不知道墨儿可愿意?”

“谁啊?”夏墨好奇道。

“就是你周先生的儿子,周景。”夏夫人看女儿不反对就继续说道“周先生是你的老师,周景你是见过的,也算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对你也是不错。天天看在眼皮子地下为人也最是清楚,你俩都是书迷,也算是趣味相投。出身虽然比不上我们,但是至少周景这孩子有上进心,已经考取了举人,眼看科考就要开始,以周景的才华考取进士绝对没有问题。到时候有个一官半职的,也可保衣食无忧了。墨儿,你看可好?”

“娘~瞧你给他夸的。”夏墨脸红到。“哪有这么好~”

“我们家不是什么名门望族,是祖宗保佑能让我们为朝廷效力,但是这么多年来,你爹一直小心翼翼生怕得罪什么人,断送了全家的性命。我和你爹不想什么贪图富贵,就想给你找个良人,能安度一生。”夏夫人抚摸这夏墨的脸,“墨儿可嫌委屈。”

“娘~女儿不委屈,女儿知道爹娘这样是为了女儿好,女儿明白。”夏墨低着头想了想“女儿听娘的话。”

听到夏墨的回答,夏夫人很是开心。“好,好,等你爹回来我就和他说。等到你及笄的时候我们就公布这个消息。”

“娘你这么着急干什么吖,难道是怕女儿嫁不出嘛。”夏墨笑着说道。

“你不知道,之前的时候周夫人来家做客就透露过,有意要与我们结为亲家,当时娘有些顾虑怕委屈了你,就没有回应她。还是你爹想的周全,什么身份不身份,安安乐乐过一辈子才是最好。”夏夫人了却了心事心情很好,“现在看你的意思也不反对,我这就和周夫人通通消息,到时候也免得手忙脚乱的。”

“哎呀~不说了。”夏墨捂着发红的脸跑开了。

看着女儿娇羞的样子,夏夫人发自内心的高兴。“我的宝贝女儿长大成人喽…”

小绿正在房间打扫时,看到夏墨脸红红的跑了进来。“小姐,什么事吖这么慌张,瞧这一脑门的汗,赶紧擦擦。”说着小绿拿出手帕帮夏墨擦拭头上的汗。

“没、没什么。”夏墨喘着说道。

“我的大小姐,瞧这喘的这么厉害,还没什么呢。”小绿和夏墨从小一起长大,虽说身份有别,但是夏墨一直把她当自己的姐姐,小绿也是对夏墨真心的好。说起话来自然也就亲近一些。“赶紧说说,是什么事能让心如止水的大小姐这么慌张,难道是和心上人见面去了。”小绿打趣道。

听到心上人这几个字,夏墨稍微消下去的一抹红,又顶了上来。“说什么呢!”夏墨跺着脚。

“哎呀~我还说对了不成,小姐,赶紧说说,是谁啊?”本是玩笑的话,小绿看夏墨的反映,难道小姐思春了?

见小绿不依不饶的问,夏墨犹豫再三还是把母亲刚刚和她说的话,告诉了小绿。“我都告诉你了,可不许再笑话我了。”

“小姐,我这么会笑话你呢,我这是替你高兴呢~周公子多好啊,又有学问,人长得也是英俊潇洒的。”小绿看看夏墨,“真是便宜周公子了,小姐长的也这么好看,天仙似得,不过相较那些纨绔子弟,周公子还是不错的选择的。”

“真的吗?”夏墨看着小绿,有些楞然。

“怎么了,小姐?”

“我也不知道,婚姻大事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或许是知道就要嫁人了。有些不舍吧。”夏墨说道。

“小姐不喜欢周公子吗?”小绿问道。

“喜欢是什么呢?我不知道。”夏墨有些怅然。

“既然小姐不喜欢那就和夫人说说,这要是定下了,可就不能随意更改了啊。”小绿急忙说道。

“说了又怎样,娘亲还会为我找其他的人,就像娘亲说的,与其是不认识的,不如找个熟识的好。”夏墨淡然的说道。“我相信周先生教出来的儿子定于他一样才华横溢的。”

“那是当然,明年啊说不定小姐你就是状元夫人了呢~”

“讨厌,你又打趣我,不和你说了。”

“小姐别生气啊,哎呀,小姐我错了还不成嘛…”

“哼,小绿啊…你是去年及笄的吧?”夏墨看着小绿。

“额…小姐你提这个干嘛?”看着夏墨的眼神有些怕怕。

“哎呀~女大当婚,看来我要让娘亲给小绿你也说门亲事才好啊。”

“别啊,小姐,我错了,我错了还不成嘛,小姐可别赶我走,我要伺候小姐一辈子的。”小绿紧张到。

“噗…瞧你吓的。”夏墨捂着嘴笑道。

“小姐!哼。”小绿向夏墨拌个鬼脸,跑了出去。

“真是越来越不把我这个小姐放在眼里了。”

夏夫人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屏退其他的下人,和自己的心腹李妈妈商讨夏墨的亲事。

“看夫人这么高兴,看样子小姐是答应了。”李妈妈说道。

“是啊,墨儿一直都是这么的让人省心,不骄不躁。”夏夫人很是欣慰,“我和老爷也就是想她能安安乐乐的过完一生就好。”

“小姐一看就是有福气的人。能娶到小姐,也是那周小子有福气。”李妈妈说道,李妈妈是夏夫人还是闺阁小姐的时候的丫鬟,跟在身边这么多年,夏墨也是她看着长大,更是真心的想要夏墨嫁个好人家。

“是啊,一定会有福气的。”夏夫人喃喃到,“等老爷回来我就和他说说,明个我们就去周夫人府上商讨一番,李妈妈,你先去提前准备下。”

“是,夫人。”

在所有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的时候,朝中却传来一则消息。引起一阵不小的风波。夏商走出朝堂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愁云满面。坐上等候在宫门的轿子,“立即回府。”“是,老爷。”

夏商回到府上直接回到房间。

“老爷,今天这么回来这么早?”夏夫人起身迎接。

“唉…”夏商坐下深深叹了口气,李妈妈见老爷回来,就赶紧到了一杯茶。感觉到老爷和夫人有事商议,便默默的退出房门,守在门外。

看到李妈妈退下后,夏夫人赶紧问道“怎么了老爷?”

“唉…我们的女儿可要进宫了。”夏商深深的叹了口气。“我们之前商量的事就别和墨儿说了。”

“什么!”夏夫人愣了。“老爷,这,这是什么情况啊?选秀不是三年一次吗?怎么会进宫呢?”

“今天朝堂有人提议,现在后宫空缺,皇上子嗣单薄,皇上身强体健,应该加选一次。”夏商喝了口茶继续道“而且太后也同意了,现在后位空悬,也是想找些贤良淑德的女子填补空缺。”

“这可这么办?那皇宫是吃人的地方啊,两年前选的一批秀女,你看看至今她们都是什么下场,死的死疯的疯,还有的更是连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啊!”夏夫人紧张的拉着夏商的衣袖,“老爷,老爷你赶紧想想办法啊。”

“办法,这么想办法,我不过是一个芝麻小官,又有何权利拒绝圣旨!”夏商无奈到。

“是啊,我们这么斗的过皇权呢,”夏夫人很是伤心,“对了,老爷我们墨儿还没有及笄,是不是可以不用参选啊?”夏夫人期待的看着夏商。

“唉…选秀是一月之后开始,选秀前一个月除去现在已经婚嫁的,禁止谈婚论嫁,直至选秀结束。而墨儿的及笄正是这个月,下个月选秀的时候正是及笄!”

夏夫人跌坐在椅子上,“我苦命的墨儿…”

“夫人,先不要伤心,进宫也不一定是坏事,像德妃那样获得荣宠也是墨儿的福气啊。”夏商建夫人难过,安慰道。“墨儿的容貌出众,受宠是早晚的事。”

“容貌虽好,也必定会找来嫉妒,墨儿如此的单纯,又如何自保?一入宫门深似海啊,不知道以后海能不能再见。”

“只怪我这个当爹的,没什么能耐,未能给她显赫的身份,在后宫没有强硬的靠山,是多么的艰难。怪我无能啊…”

“老爷…这不怪你,怪只怪那提起选秀之人,怪那皇上不能安稳后宫!”

“夫人!话可不能乱说,小心隔墙有耳。”

“我…唉…”

“唉…现在还有不足一月的时间,周景的事就先不要和墨儿说了。”夏商说道。

“晚了,今早上刚和墨儿说过…唉…”夏夫人很是惋惜。

“墨儿同意了?”

“是啊,多好的姻缘啊。”夏夫人说道。

“唉…可惜了。有缘无份啊…”夏商的心情很是不好,“现在只有等下个月选秀名单出来了,但愿墨儿能不被选中…”

“但愿…”夏夫人想到刚刚和夏墨谈到婚事时墨儿的样子,多少也是欢喜的吧。可现在,却不得不放弃这段姻缘。

“等会你去和墨儿说说,让她有个准备。”夏商说到

“好…”

“小姐,小姐…夫人来了。”听到外面丫鬟的通报,夏墨想娘亲又是来说亲事的吗?真是够心急的。

“小姐,可别又脸红了吖…”小绿说道。

看来不止我自己这么想……

撇了小绿一眼,赶紧起身迎接“娘……”看到母亲的脸色不大好,夏墨没在说话把母亲迎进内室。

“你们都下去吧”夏夫人坐下后便吩咐到。

“是”

临走前小绿担心的看了眼夏墨,退了下去。

看到下人都退了出去,夏墨问道“娘亲,怎么了?看你脸色不太好。”

“唉…”夏夫人不知该从何说起,止不住的叹气。

夏墨看的更加着急了,“怎么了娘?”

“墨儿…”夏夫人看了看夏墨“早上和你说的婚事可能要作罢了…”

夏墨听到母亲的话愣了一下,“娘,是周先生他们不同意吗?”

“不是,周家是巴不得和我们结为亲家,周夫人又对你百般喜爱,怎会拒绝呢。”夏夫人说道。

“那是怎么回事?娘,既然周家没有拒绝,那还有什么事吗?”

“你爹刚刚回来,说…说皇上要选秀女,凡是适龄女子一月内不许婚嫁!”夏夫人心情有些激动的说着。

“选秀女……”夏墨愣然。

“这个月你刚好要及笄,而选秀正是下月开始,你…你可能也会在其中……”夏夫人看着女儿,“不是娘多虑,以你的美貌,必会中选的……”

“娘……”夏墨看着自己的娘亲不知道说什么好。“天下美貌的女子多了去了,说不定皇上见得多了,就看不上我了呢,娘亲莫急…”

“我的墨儿……要真是被选中了,娘亲可怎么办吖……”夏夫人情绪很是激动,拉着夏墨的手不愿放开,双眼通红的看着夏墨。

“娘…这不是还没有开始选吗,您吖…”夏墨搂搂自己的娘亲“太杞人忧天了。”

“墨儿不觉得难过?你不是喜欢周家那小子的吗?”

“娘亲…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喜…那什么周景了?”夏墨被夏夫人说的满脸通红。

“难道不喜欢?那墨儿的表现看着不像啊…”

“娘亲…我没有喜欢的人,只是娘亲喜欢觉得好,我就同意的。”

“傻孩子…娘亲又没有逼你,”夏夫人本想着撮合俩人,结果被选秀的事情打乱,现在看女儿似乎并没有这么的在乎,心里稍稍缓和“既然墨儿不是真心的喜欢那周小子,那这事情作罢就作罢了。现在只能自求多福,能不被那皇上选中,到时娘亲一定会给你再找个好人家的。”

“恩,女儿听娘亲的…”

“你吖…总是这么的懂事。真是让我既欣慰又心疼啊……”

“娘~”夏墨靠在母亲的身上,夏夫人心疼的搂着自己的女儿,俩人各怀心事的依偎在一起。

夏夫人走后,很快小绿便知道了选秀的事情,一直愁眉苦脸的问怎么办怎么办,夏墨是在受不了她的唠叨,便把小绿赶出房间,一个人坐在屋子里沉思……

小绿在外面干着急,也不知道该这么安慰夏墨。夏墨父亲是科举出身,一生都在和书本打交道,为人正直,自懂事起父亲就严格的要求夏墨,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夏商极尽所能的吧自己的知识转教给夏墨,就连小绿在旁陪读,很是受益匪浅。多年的教导下来,夏墨是知书达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又继承了母亲的美貌。夏墨的性格不喜张扬,一直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对于诗书的痴迷让夏墨大多时间都是捧着书本观看…喜静的她更是把自己的院子种满了花草,每日精心打理。很少与外人交流,单纯如纸,对人的认识也只限于书本的知识,要如何面对即将发生的一切。小绿想着便更加的心疼夏墨。只是默默的守在房门前。

夏墨一人在房间,回想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早上母亲和自己谈论自己的终身大事的时候,自己说不出是什么心情,整日埋首琴棋书画,几乎没有考虑过要嫁人的事情,母亲提起时,也不过是本着父母之命,就答应了,现在…选秀…和周公子的事情说明二人并无缘分,如果进宫是自己的缘分,或许可以遇到自己的命定之人,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所有的担心只能一月之后就会揭晓了。既来之则安之……是命就躲不过。

夏府的主人忐忑未来的时候,还有一个更加不安的人儿。远在皇宫的众位美人,有人喜有人优。

庄严奢华的宫殿内,宫女太监随伺左右,主位上的人着一身暗红霏缎宫袍,缀琉璃小珠的袍脚软软坠地,红袍上绣着大朵大朵的红色牡丹,细细金线勾出精致的轮廓,尽显雍容华贵,也显露出那保养的极好的皮肤白皙滑嫩,一点都看不出岁月的痕迹。葱指上带着金制镶嵌着红宝石的的护甲,美丽不可方物。慵懒的依靠在软榻之上,不怒自威的表情然人琢磨不透。

“太后放心,这次加选的秀女定会有满意之人,皇上正直壮年,要不了多久,太后就能抱到自己的皇孙了……”

“呵呵……希望这次真的能够选出几个可人的女子,能够好好服侍皇上是最好不过了。”太后满脸笑意,想到皇上的后宫充实,皇孙也就不远了,就难掩喜气。“这次选妃,哀家也去凑凑热闹,帮皇帝把把关,可不能再放进一些图谋不轨之人,人呐…上了岁数就不想别的,就想看到一家人和和睦睦,子孙满堂。虽说皇家无情,自己的儿子孙子又怎会无情呢。”

一旁的孙嬷嬷一听便知道,太后说的是谁,“太后不必担心,皇上不过是一时贪图新鲜,等新的秀女入宫,皇上也就顾及不到她了,太后的心愿一定会达成的。”

“哼…这次你先去打理妥当,人都给选干净点的,不在乎什么身份不身份,知书达理,秀外慧中,端庄大方才是关键,飞扬跋扈,心胸狭隘之人,尽早的剔除去……”太后想到后宫硝烟不断,不得安宁就气不打一处来。“多挑些人,分得皇上的宠爱,皇上能做到雨露均沾才是后宫安宁之道……”

“太后和皇上母子连心,皇上又如此孝顺,定会懂得太后的良苦用心的。”孙嬷嬷劝慰着太后“那奴婢就提前安排下去,把脏东西都清理干净,免得污了太后的眼。”

“恩…人选定下来先拿给皇上看看,朝堂之事我这个妇人家不懂,还是他自己拿捏一下的好。”太后说道。

“是,奴才立即去办。”

“辰太妃那里…算了,她也是多年向佛,宫里的事,她想来不管,到时清闲。有空去通知她一声罢了。”太后无奈的说道,虽说辰太妃的身份尴尬,可是这么多年来倒也安生,特别是皇上登基,一向不管事的辰太妃出了不少力。因此太后对其很是感激。

“是。”

另一边的华丽宫室却不得安宁。“啪……”

“该死……”

“娘娘息怒,娘娘息怒……”

“选秀!三年之期未到,竟然要选秀!太后那个老东西真是不叫人安生!”

“娘娘……小心隔墙有耳…”

德妃拿起桌子上的另一个杯子砸在跪在下首的宫女身上“混账!本宫做事还用你教!”

“啊……奴婢知错奴婢知错……”小春捂着擦破皮的额头,不停地磕头求饶。

“哼…”只见坐在上首的女子粉红牡丹香的紧身衣袍,尽显玲珑身段。长长的头发轻轻的披落,斜插一支兰花状的簪子,簪子头上坠下颗颗珍珠串成的精致流苏。未施过多的粉黛,眉蹙春山,檀口一点朱砂,手上带着一个乳白色的玉镯子更是衬得肌骨莹润。本是及其艳丽的少女,却被双目的怒气,满脸的憎恨失了颜色。“这才刚刚选秀不到两年,又要选,这是诚心和我过不去的。我就知道那老太婆看我不顺眼,想找人压我。哼…等着瞧,谁也别想!和我斗,你输定了!”

德妃低头看了看还在磕头的丫鬟,“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起来收拾东西,如此蠢笨,要你何用!”

小春吓得不知如何是好,“奴婢知错,奴婢知错…”

看了眼只知磕头的丫鬟德妃一阵烦闷,“香蓉上哪去了?”

“回娘娘,香蓉去给您端参汤去了。”小春小心翼翼的回答到。

“把东西收拾了,把香蓉给我叫来。”德妃说道。

“是”

不消片刻又公公来传话,李公公讨好的看着德妃,“德妃娘娘,皇上说今晚到您这来,还请先准备着…”

“有劳公公了,香蓉……”

早就准备好的香蓉,从袖袋中拿出一定银子递给李公公,“有劳公公了。”

“没事,没事……”李公公色迷迷的看着香蓉,接过银子顺便还在香蓉的手上摸了一把。

香蓉低着头,并不言语。

德妃冷笑的看着这一幕。等李公公走后香蓉扶着德妃走进内殿,等德妃坐下之后,香蓉向其他小丫鬟吩咐“娘娘要沐浴,都下去准备吧。”

众丫鬟纷纷离开,德妃笑的猖狂,“哼…那老太婆千防万防,皇上不还是常常到我这来。只要抓住皇上的宠爱,她们那些个秀女又有什么好怕的!”

“娘娘说的是,娘娘是金枝玉叶,岂是她们那些粗枝烂叶可以比拟的。”香蓉回应到。

德妃被香蓉夸的飘飘然,转念一想。德妃看着香蓉,叹了一口气,拉过香蓉的手“委屈你了,没想到小李子那狗东西胆子这么大,当着我的面就敢这么猖狂!”

“娘娘不要这么说,奴婢不委屈,只要娘娘好,奴婢这就不算什么…”香蓉认真的说着。

“唉…都怪我无能,竟然被一个够太监欺负了去。”德妃满脸的自责。

“娘娘,等娘娘荣登皇后宝座,还会怕他一个小小的太监!”

“香蓉…我就靠你帮我了。”

“娘娘放心,香蓉不会让娘娘失望的。”香蓉回答的很是真诚,“娘娘,奴婢去准备换洗的衣物。”

香蓉转身走进内室的柜子,并未看到德妃挂着不屑的嘴角。

在众人的忐忑之中,还是迎来了夏墨的及笄日,本是大喜高兴的日子,为主的几人却高兴不起来。皇上选秀的消息也不胫而走,几日之内传的沸沸扬扬。听到选秀的消息更是几家欢喜几家愁。而夏府正是愁云满照。

夏府的后厨,正是奴仆聚集的地方,闲来无事大家就忍不住的想要磨磨嘴皮子了。“唉,我说刘婶,你说这进宫多好的事啊,这老爷夫人这么就这么不高兴呢,那课时皇宫啊,进去之后当了娘娘,那是多大的福气啊……”看门的二柱就是想不明白,说出自己的疑问。旁边的工友一听到这个话题便不由的围了过来。“是啊,为什么啊…多好的事啊,以我们小姐的美貌,当娘娘绝对没问题啊,倒时候咱们府里的人也增光增福啊。”另一个人附和到。

“对啊…对啊…”

“对啊…”。

话一出口就得到大家的认同。

“你们这些大字不识的土疙瘩懂什么吖,就在这乱说。老爷夫人那是担心小姐进宫被欺负,所以担心呢。你们以为进宫就是好啊…”刘婶指着他们说道。

“当了娘娘,吃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林罗绸缎。多好啊…受点委屈算什么,我们当下人的天天的受气不还吃不好,穿不好嘛。”

“唉!你这小龟孙子,老爷到我们不薄啊,你就这么埋汰人的!”刘婶不乐意了,当初刘婶家里有难,夏老爷帮了不少忙,在刘婶眼里,夏老爷夏夫人就是她的大恩人。

“不是,不是,刘婶我不是那意思……”二柱慌忙摆着双手。

“你们这些人啊”刘婶瞪着他们“你想,之前多少的秀女参加选秀啊,就那王老爷家的孙女,进宫才多久,说错话得罪了人。那可是比老爷官大的多了啊,还不是说没就没了,什么判乱,造反。还不都是晃人的借口。我听说…”刘婶看了看周围,神神叨叨的说“是那宫里的德妃给陷害的!”

“啊?怎么会?”

“就是,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会这么可怕啊?”

建大家都不信,刘婶急了,“唉!你们别不信啊!就小姐那善良的性子,进了宫里那还不是任谁都能欺负啊,万一不小心,那可是送命的事……”刘婶说的正是激情的时候,突然听到两声咳嗽声,一转身。

“咳咳……”李妈妈瞪着眼前的一帮人。

“哎呦…李妈妈这么有空过来。”刘婶赶紧招呼到。

“我来看看小姐及笄的东西准备好了没?”李妈妈说道,

“好了,好了,早就准备好了,就等吩咐了。”

李妈妈走进后厨,挨个看了看“嗯,准备的不错。”

“这可是小姐的大事,当然要准备妥当啊。”刘婶说道。

李妈妈看了看面前一拨人,双目一凛“主子的事,不是我们下人所能编排的,做好主子吩咐的事情才是分内的事情!这次我就放过你们,再有下次绝不轻饶!”

“是是……”

“是…谢李妈妈……”

“好了,该干嘛干嘛去……”李妈妈说完转身离开,留下一群人面面相觑。

“好了,好了该干嘛干嘛去…散了散了”刘婶拍拍手,把众人赶走干活。

夏墨的及笄的大日子,夏商还是想给办个热热闹闹的,邀请了自己几位要好的同僚来参加女儿的及笄。

刚过巳时夏府门前就开始热闹起来,人来人往。府里上下也开始忙碌张罗。

夏墨在房间等待吉时的到来,夏夫人坐在一旁努力的帮女儿穿着打拌,做到最美。夏墨则是老老实实的坐在梳妆桌前,任娘亲丫鬟折腾着。看着镜中不同以往的装扮,把头发盘成发髻,再插上簪子,表示成为成年人。身着淡粉色绣有清新兰花的襦裙,衬得肌肤白皙滑嫩,更显得清新脱俗。夏墨听着是外面的喧闹,有些紧张,自己已经是成年人了呢。

随着客人的增加,夏夫人便出去招呼客人,留下李妈妈照顾夏墨。“小姐真好看,这一打扮真真是跟天仙下凡似得。”李妈妈说道。

“是啊,小姐是遗传了夫人的美貌和老爷的智慧,谁若是娶到了小姐必是他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了。”小绿说道。

李妈妈听到小绿说的话,立即瞪了她一眼,这时小绿才反应过来。小姐是要参加选绣的,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小绿立即退了两步,不在啃声。夏墨在镜子里看到俩人的表情,笑了笑“反正选秀的事情我们无法改变,所以还是顺其自然的接受事实吧。选秀也没什么不好,说不定我就当上了贵妃娘娘呢,就可以享福了。所以啊,你们不要真么悲观嘛…总会变好的。”

“是是小姐说的对,小姐是有福之人,必定吉人天相的。”小绿急忙说道。

“好了,吉时到了我们出去行及笄礼吧。”李妈妈扶起夏墨。

在外接待客人的夏夫人,在内厅接待着众位女客。“夏夫人的女儿及笄的可真是及时,下月就要再过不久就要选秀了,说不定下次来就是娘娘了呢。”一位夫人打趣道。

“是啊,是啊,可惜了我没有女儿,要不定让她参加选秀,增增脸。”

“瞧,你们说的。”

“听说李侍郎的女儿雅瑶也要参加选秀呢…”

“是嘛?听说那个李雅瑶美若天仙,不知道可真是如此。”

“哎呦呦,我见过那个李雅瑶。”

“长得怎么样啊?”

“那真真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子了,那小脸蛋,都能掐出水来。”

………

夏夫人坐在上首,听着众位夫人的打趣调笑,却完全没有参与的心思。

“夏夫人,你怎么无精打采的。”一位夫人说道,随着他的话落,大家把目光投向了夏夫人。

见大家都好奇的盯着自己,夏夫人略略尴尬,“可能是忙着给墨儿准备及笄礼,有些累了吧。”

“女孩子的及笄礼是很重要,但是夏夫人也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子啊。到时候墨儿当上了皇上的妃子,那你可要跟着享福的。”

“是啊……”夏夫人赔笑到。

这时兰心跑来,微微行礼。“众位夫人好,老爷让我请众位夫人前去观看及笄礼。”说完走到夏夫人身后。

“众位请随我来。”夏夫人站起身说道。

众人好奇夏墨的长相,在就迫不及待的想去一睹芳容,立即便全部跟随了去。“请……”

冷宫皇后要复出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