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夏商回到府上直接回到房间。

“老爷,今天这么回来这么早?”夏夫人起身迎接。

“唉…”夏商坐下深深叹了口气,李妈妈见老爷回来,就赶紧到了一杯茶。感觉到老爷和夫人有事商议,便默默的退出房门,守在门外。

看到李妈妈退下后,夏夫人赶紧问道“怎么了老爷?”

“唉…我们的女儿可要进宫了。”夏商深深的叹了口气。“我们之前商量的事就别和墨儿说了。”

“什么!”夏夫人愣了。“老爷,这,这是什么情况啊?选秀不是三年一次吗?怎么会进宫呢?”

“今天朝堂有人提议,现在后宫空缺,皇上子嗣单薄,皇上身强体健,应该加选一次。”夏商喝了口茶继续道“而且太后也同意了,现在后位空悬,也是想找些贤良淑德的女子填补空缺。”

“这可这么办?那皇宫是吃人的地方啊,两年前选的一批秀女,你看看至今她们都是什么下场,死的死疯的疯,还有的更是连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啊!”夏夫人紧张的拉着夏商的衣袖,“老爷,老爷你赶紧想想办法啊。”

“办法,这么想办法,我不过是一个芝麻小官,又有何权利拒绝圣旨!”夏商无奈到。

“是啊,我们这么斗的过皇权呢,”夏夫人很是伤心,“对了,老爷我们墨儿还没有及笄,是不是可以不用参选啊?”夏夫人期待的看着夏商。

“唉…选秀是一月之后开始,选秀前一个月除去现在已经婚嫁的,禁止谈婚论嫁,直至选秀结束。而墨儿的及笄正是这个月,下个月选秀的时候正是及笄!”

夏夫人跌坐在椅子上,“我苦命的墨儿…”

“夫人,先不要伤心,进宫也不一定是坏事,像德妃那样获得荣宠也是墨儿的福气啊。”夏商建夫人难过,安慰道。“墨儿的容貌出众,受宠是早晚的事。”

“容貌虽好,也必定会找来嫉妒,墨儿如此的单纯,又如何自保?一入宫门深似海啊,不知道以后海能不能再见。”

“只怪我这个当爹的,没什么能耐,未能给她显赫的身份,在后宫没有强硬的靠山,是多么的艰难。怪我无能啊…”

“老爷…这不怪你,怪只怪那提起选秀之人,怪那皇上不能安稳后宫!”

“夫人!话可不能乱说,小心隔墙有耳。”

“我…唉…”

“唉…现在还有不足一月的时间,周景的事就先不要和墨儿说了。”夏商说道。

“晚了,今早上刚和墨儿说过…唉…”夏夫人很是惋惜。

“墨儿同意了?”

“是啊,多好的姻缘啊。”夏夫人说道。

“唉…可惜了。有缘无份啊…”夏商的心情很是不好,“现在只有等下个月选秀名单出来了,但愿墨儿能不被选中…”

“但愿…”夏夫人想到刚刚和夏墨谈到婚事时墨儿的样子,多少也是欢喜的吧。可现在,却不得不放弃这段姻缘。

“等会你去和墨儿说说,让她有个准备。”夏商说到

“好…”

“小姐,小姐…夫人来了。”听到外面丫鬟的通报,夏墨想娘亲又是来说亲事的吗?真是够心急的。

“小姐,可别又脸红了吖…”小绿说道。

看来不止我自己这么想……

撇了小绿一眼,赶紧起身迎接“娘……”看到母亲的脸色不大好,夏墨没在说话把母亲迎进内室。

“你们都下去吧”夏夫人坐下后便吩咐到。

“是”

临走前小绿担心的看了眼夏墨,退了下去。

看到下人都退了出去,夏墨问道“娘亲,怎么了?看你脸色不太好。”

“唉…”夏夫人不知该从何说起,止不住的叹气。

夏墨看的更加着急了,“怎么了娘?”

“墨儿…”夏夫人看了看夏墨“早上和你说的婚事可能要作罢了…”

夏墨听到母亲的话愣了一下,“娘,是周先生他们不同意吗?”

“不是,周家是巴不得和我们结为亲家,周夫人又对你百般喜爱,怎会拒绝呢。”夏夫人说道。

“那是怎么回事?娘,既然周家没有拒绝,那还有什么事吗?”

“你爹刚刚回来,说…说皇上要选秀女,凡是适龄女子一月内不许婚嫁!”夏夫人心情有些激动的说着。

“选秀女……”夏墨愣然。

“这个月你刚好要及笄,而选秀正是下月开始,你…你可能也会在其中……”夏夫人看着女儿,“不是娘多虑,以你的美貌,必会中选的……”

“娘……”夏墨看着自己的娘亲不知道说什么好。“天下美貌的女子多了去了,说不定皇上见得多了,就看不上我了呢,娘亲莫急…”

“我的墨儿……要真是被选中了,娘亲可怎么办吖……”夏夫人情绪很是激动,拉着夏墨的手不愿放开,双眼通红的看着夏墨。

“娘…这不是还没有开始选吗,您吖…”夏墨搂搂自己的娘亲“太杞人忧天了。”

“墨儿不觉得难过?你不是喜欢周家那小子的吗?”

“娘亲…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喜…那什么周景了?”夏墨被夏夫人说的满脸通红。

“难道不喜欢?那墨儿的表现看着不像啊…”

“娘亲…我没有喜欢的人,只是娘亲喜欢觉得好,我就同意的。”

“傻孩子…娘亲又没有逼你,”夏夫人本想着撮合俩人,结果被选秀的事情打乱,现在看女儿似乎并没有这么的在乎,心里稍稍缓和“既然墨儿不是真心的喜欢那周小子,那这事情作罢就作罢了。现在只能自求多福,能不被那皇上选中,到时娘亲一定会给你再找个好人家的。”

“恩,女儿听娘亲的…”

“你吖…总是这么的懂事。真是让我既欣慰又心疼啊……”

“娘~”夏墨靠在母亲的身上,夏夫人心疼的搂着自己的女儿,俩人各怀心事的依偎在一起。

夏夫人走后,很快小绿便知道了选秀的事情,一直愁眉苦脸的问怎么办怎么办,夏墨是在受不了她的唠叨,便把小绿赶出房间,一个人坐在屋子里沉思……

小绿在外面干着急,也不知道该这么安慰夏墨。夏墨父亲是科举出身,一生都在和书本打交道,为人正直,自懂事起父亲就严格的要求夏墨,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夏商极尽所能的吧自己的知识转教给夏墨,就连小绿在旁陪读,很是受益匪浅。多年的教导下来,夏墨是知书达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又继承了母亲的美貌。夏墨的性格不喜张扬,一直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对于诗书的痴迷让夏墨大多时间都是捧着书本观看…喜静的她更是把自己的院子种满了花草,每日精心打理。很少与外人交流,单纯如纸,对人的认识也只限于书本的知识,要如何面对即将发生的一切。小绿想着便更加的心疼夏墨。只是默默的守在房门前。

夏墨一人在房间,回想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早上母亲和自己谈论自己的终身大事的时候,自己说不出是什么心情,整日埋首琴棋书画,几乎没有考虑过要嫁人的事情,母亲提起时,也不过是本着父母之命,就答应了,现在…选秀…和周公子的事情说明二人并无缘分,如果进宫是自己的缘分,或许可以遇到自己的命定之人,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所有的担心只能一月之后就会揭晓了。既来之则安之……是命就躲不过。

夏府的主人忐忑未来的时候,还有一个更加不安的人儿。远在皇宫的众位美人,有人喜有人优。

庄严奢华的宫殿内,宫女太监随伺左右,主位上的人着一身暗红霏缎宫袍,缀琉璃小珠的袍脚软软坠地,红袍上绣着大朵大朵的红色牡丹,细细金线勾出精致的轮廓,尽显雍容华贵,也显露出那保养的极好的皮肤白皙滑嫩,一点都看不出岁月的痕迹。葱指上带着金制镶嵌着红宝石的的护甲,美丽不可方物。慵懒的依靠在软榻之上,不怒自威的表情然人琢磨不透。

“太后放心,这次加选的秀女定会有满意之人,皇上正直壮年,要不了多久,太后就能抱到自己的皇孙了……”

“呵呵……希望这次真的能够选出几个可人的女子,能够好好服侍皇上是最好不过了。”太后满脸笑意,想到皇上的后宫充实,皇孙也就不远了,就难掩喜气。“这次选妃,哀家也去凑凑热闹,帮皇帝把把关,可不能再放进一些图谋不轨之人,人呐…上了岁数就不想别的,就想看到一家人和和睦睦,子孙满堂。虽说皇家无情,自己的儿子孙子又怎会无情呢。”

一旁的孙嬷嬷一听便知道,太后说的是谁,“太后不必担心,皇上不过是一时贪图新鲜,等新的秀女入宫,皇上也就顾及不到她了,太后的心愿一定会达成的。”

“哼…这次你先去打理妥当,人都给选干净点的,不在乎什么身份不身份,知书达理,秀外慧中,端庄大方才是关键,飞扬跋扈,心胸狭隘之人,尽早的剔除去……”太后想到后宫硝烟不断,不得安宁就气不打一处来。“多挑些人,分得皇上的宠爱,皇上能做到雨露均沾才是后宫安宁之道……”

“太后和皇上母子连心,皇上又如此孝顺,定会懂得太后的良苦用心的。”孙嬷嬷劝慰着太后“那奴婢就提前安排下去,把脏东西都清理干净,免得污了太后的眼。”

“恩…人选定下来先拿给皇上看看,朝堂之事我这个妇人家不懂,还是他自己拿捏一下的好。”太后说道。

“是,奴才立即去办。”

“辰太妃那里…算了,她也是多年向佛,宫里的事,她想来不管,到时清闲。有空去通知她一声罢了。”太后无奈的说道,虽说辰太妃的身份尴尬,可是这么多年来倒也安生,特别是皇上登基,一向不管事的辰太妃出了不少力。因此太后对其很是感激。

“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