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痕
  • 吻痕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佚名
  • 更新:2022-03-30 22:23:00
  • 最新章节:002 纹身
点击阅读
童颜家境一般,母亲早逝,有个弟弟,身患腿疾,花了很多钱都没有看好。八年前,她十七岁,跟闺蜜第一次叛逆,去了酒吧,经历了她人生中最为可怕的事情。后来,她用一种很不堪的方式在学校出名,最终惨遭退学。八年后,童颜再次归来,却不成想,自己居然成了宋辞的玩物。他逼迫她在肩膀上纹身,纹了一枚他的吻痕,这是禁锢,也是枷锁!

《吻痕》精彩片段

我叫童颜,高三的时候,我以一种很不堪的方式在学校出名过。

当年我只有17岁,被最好的闺蜜带去了酒吧。

那是我第一次去那种娱乐场所,也是那一次成了我人生中最可怕的一次经历。

我被人拍了不堪的照片,发在了学校的网站上。

从那一天起,我就成了人人饭后的谈资,我的家人也因为这件事情在海城抬不起头,将我赶了出去。

我家境一般,母亲早逝,有个弟弟,患有腿疾,花了很多钱都看不好的那种。

继母嫌弃弟弟是累赘,再加上我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在她的怂恿下,我被迫辍学,被父亲赶出了家。

虽然被拍了照片,可是只有我清楚,自己仍旧是贞洁之身,清清白白。

可是说出来会有几个人相信?

甚至包括我的男朋友宋辞。

他是我的青春,那个下雨天会温柔地脱下外套,披在我身上,和我一起淋雨的男孩。

出事之后,我退了学,被继母打晕装进麻袋,送去了一个不知名的深山里,给一个只有十二岁的男孩当“媳妇”。

宋辞却成了替我背锅的人。

以前我们是金童玉女,是人人惊羡的天作之合;出事后,他却成了人人走在路上,都会唾弃的对象,说他头顶着一片绿油油的草原,还暗自得意。

宋辞是多么有傲骨的人,因为我,他背负了太多不属于他的羞耻。

刚开始,他还会和那些人打架,为了维护我的尊严,常常挥舞着拳头,被人打的鼻青脸肿。

他以为我会再次出现,给他一个解释,可是,并没有。

时间长了,他也就信了,任凭别人怎么诋毁谩骂我,他都无动于衷。

最后,为了他的学业,宋阿姨给他转了学,事情才像退潮的洪水,渐渐褪去了那抹不堪的灰色。

至于我,被贩卖到深山老林里,夜夜思念着我的弟弟,我知道继母不会放过他的。

没了母亲,父亲早就变了心,他只会嫌弃弟弟不能赚钱,成为他的拖油瓶,说不定,他也会被送走,即使不被送走,也会受尽虐待。

担心弟弟,牵挂宋辞,在四年的时光里,我无数次想着逃走,可是,我怎么可能逃得掉?

无数次的逃走,无数次的被抓回来,被打的遍体鳞伤。

像是被圈禁起来,一把枷锁牢牢地禁锢着我。

那个男孩叫李铁柱,农村人起名都是这样直率,没有什么美感。

虽说是他的媳妇,但是他却叫我姐姐,每次我被抓回来,躲在角落了哭泣的时候,他就陪着我一起哭。

他比童年大不了几岁,心地很是善良纯洁的。

后来,也是刚满十六岁的他偷偷地把我送出了大山,再爬过最后那一座大山的时候,我听到了他被他父母拉回去,声嘶力竭的呼喊声。

不是无情,我必须得自私一点。

对不起,李铁柱!

为了我那可怜的弟弟,我只能对不住你了。

我几乎是卯足了浑身的劲儿,撒开了腿,使劲地跑,哪怕我喉咙里干得像着火一般的焦灼,我也不停下,支撑着最后的信念——见到弟弟。

村里的村民没追上来,我跑出大山,到达镇子上的时候,已经整个人双腿发软,直接昏厥了过去。

最后是镇子上的人救了我。

为了能回去,能把我弟弟从深渊里拉出来,我在镇子里扫大街,打扫厕所,收废品……

我没有学历,只能干最低层的工作,凡是能挣钱的活,我都不嫌弃,我都干。

攒了整整四年的钱,我带着三万块钱,再次回到我生活的地方,我要带走弟弟,绝不能让他受到继母的毒打!

生活总是事与愿违,我本以为可以带着弟弟远走他乡,不曾想,继母为了钱,把我送到了宋辞面前。

再次见到他,他已经褪去了年少的稚气,眉宇间的英气渐渐逼露,他满眸的杀气在对上我的眸子时,眼里不再是似水的柔情,恰恰相反,他的眸底风云变幻,嘴角勾起一抹深长的冷意,不屑地挑起我的下巴。

“没想到,八年了,还能见到你!”

我的手脚冰凉,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还记得我是谁吗?”

鼻子酸酸的,泪水浸湿了我的眼眶,慢慢吐出两个字,“宋辞!”

他大手一挥,甩开了我的下巴,“你这个贱人,有什么资格叫我的名字?”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是应该解释些什么,才能弥补他内心的创伤。

等我酝酿好情绪,准备向他解释的时候,我已经被他拦腰抱起,狠狠地扔在了床上。

宋辞走到床边,伸出那双纤长又好看的手缓慢地拖过床头摆放的椅子,他就这样慢条斯理地坐了下来。

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慢条斯理又极具优雅,像是中古世纪的绅士。

可是,我却深深知道,这绅士外皮之下,藏着怎样的疯狂偏执。

他早已经不是之前的宋辞了!

宋辞伸出手,在我的手腕间婆娑着。

接着他低下头,带着疯狂,吻上了手腕间因捆绑磨出的红痕。

八年了,无尽的猜测与想象,在宋辞的脑袋里来回碰撞着,深处传来嗡鸣。

他的心脏快要爆炸了,疯狂的跳动着,血液在血管里崩腾,连指尖都疼。

“你放开我!”

“八年了,和别的男人睡的滋味是不是很爽?”

“我没有!”

他一颗一颗的解开扣子,“你不是说,没跟别人睡过么?”

江奕辞的笑意,像是从地狱里来的,“我检查一下。”

我浑身打了个哆嗦,咬紧唇,手疯狂的捶打宋辞的肩膀。

狠狠地发泄完,他就像是扔抹布一样,把我扔在一边。

只是,他的所有怒气和火气,在看见我身边床单上那朵暗红色的血渍后,凝滞了。

第一次……

我看着他稍作迟疑的目光,之后嫌弃地没有多说一句话,直接就走进了浴室。

等他穿戴整齐地站在我面前,而我却裹着身体,无处侍从,眼泪涌了上来,满腹委屈,倾洒了我的心头。

他拿了一粒药,直接扔给了我,“处理好!”

泪水止不住地流,这还是我年少爱过的那个少年吗?

曾经的他把我捧在手心里,特殊时期让我连凉水都不碰的少年,现在竟然让我吃药!

“我不吃!”

我扔过那粒药,眼睛里雾蒙蒙的。

他已经完全没有了耐心,从盒子里又取出药,“你这么不干不净,也配有我的孩子?”

说着,他直接伸出他修长的手,摁住我的头,掰着我的下巴,让我硬吞了那药。

苦涩窜上了我的鼻尖,心里更是苦不堪言。

“签了!”

一张合同劈头盖脸地砸到了我的脸上,我看清楚了,是一张婚前协议。

“宋辞!你不是嫌我脏嘛?这又是干什么?”

情绪近乎奔溃,我扯着嗓子喊出这一句话。

他大步上前,扬起手,勾住我的下巴,“我要把你留在我身边,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亲眼看着我和别的女人夜夜笙歌!”

“你还是不肯放过我吗?当年的事……”

我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宋辞直接就打断了我的话,“你还有脸提当年的事?签了吧,这样对谁都好!”

宋辞紧接着就拿出录音笔,打开,我听到那边少年的声音,“姐姐,听说你回来了,你回来是带我看腿的吗?”

我听出来了,那是我弟弟的声音!是童年的声音!

“你要干什么?你对童年做了什么?”

他的目光下移,移到了那张合同上面,我瞬间就领悟了他的意思,拿起笔,赶紧签了名字。

“哈哈哈哈……我的新婚妻子!”

他邪魅地笑了笑,纤细的手指勾起我的肩带,一脸不屑,“听话,我就放过童年!”

话音刚落,他就长腿一迈走了。

我捧着洁白的被子,裹住自己,呆呆地坐了许久,眼泪哗哗地流,身体上青青紫紫的痕迹怎么洗都洗不掉!

夜晚,我被宋辞带去了一家纹身店,他看着我锁骨处的咬痕,心里很是得意,直接将吻痕留在了我身上。

我没有拒绝的能力,童年是我的软肋,他每分每秒都牵动着我的心。

我看着锁骨处渗透的斑斑驳驳的血迹,痛感涌上神经,泪如雨下。

是宋辞亲手给我纹的,他就像个恶魔一样,无情地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你叫啊?这么疼为什么不叫?你不是在别人那里叫得很欢吗?”

我听着侮辱的字眼,手攥得紧紧的,直到手尖泛白。

最后,我愣是没有喊一声痛,即使冷汗爬满了我的背脊。

宋辞把我带回家的时候,宋阿姨也在。

她看到破败不堪的我回来时,狠狠剜了宋辞一眼,“你带这个贱人回来做什么?你不知道我看到她就恶心吗?”

“妈,我打算结婚,和她!”

宋阿姨几乎都要气得昏厥,但是她了解宋辞的性格,他决定的事情没有人能改变。

宋阿姨气得脸色铁青,对着我破口大骂,什么难听侮辱的话,她都骂了,最后无奈,气得摔门而出。

照顾宋辞的张妈小心翼翼地问,“先生,夫人住哪里?”

“夫人?”

宋辞颇有意味的玩弄着这两个字,最后眼神暗淡地说了一句,“就凭她?这个人人可以上的货色,也能叫夫人?她是我买回的一条狗,一条不咬人的狗!”

宋辞直接一脚踢到我,居高临下,一句一顿地说着这番话。

我扶着地板,忍着快要被踢裂的后脊骨,跟着张妈来到了睡觉的地方。

那是个狭窄的小屋子,光线很暗,潮湿的甚至长了青苔,没有一点光芒,像极了我的处境,坠入了无底的深渊,窒息的痛。

晚风吹打着窗户,扑面而来。

我躺在床上,眼睛里全是泪水,怎么也睡不着。宋辞不知何时过来的,带着一身冷气,抱住了我。

“我不想。”我想都没有想,翻身躲开。

宋辞剑眉微簇,将我再次拉入怀中,声音生冷:“可我想!”

吻痕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