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说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
  • 精品小说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久久萋
  • 更新:2024-06-11 21:33:00
  • 最新章节:第2章
继续看书
最具潜力佳作《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周越添楼阮,也是实力作者“久久萋”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养女而已,我怎么会真的把她放在心上,咱们这种人家,还是要门当户对。”她喜欢他,喜欢了十几年,每天都跟在他身边,最后却换来了一句:“养女而已。”心灰意冷下,她醉酒拉了一个男人回家……婚后,她和男人一同回到了养父家中,看着昔日的他变得如此憔悴。他:“不要离开我好不好?”她没有说话,身后男人却轻声道:“先生,请放开我老婆……”——你肆意踩压的野花,是别人手中温养的玫瑰。...

《精品小说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精彩片段


不算值钱。

他又合上盖子,把它单独放回了柜子里,这才歪头对着门外喊道,“老唐,老唐!”

唐叔从外面进来,看着摆在一旁大大小小的盒子,愣了一下,“这……”

谢老爷子眯起眼睛笑了一下,“这些都给孙媳妇~”

唐叔在谢家几十年了,当然知道这些盒子里都装着什么,他知道老爷子既然已经都拿了出来,就肯定是要给,但还是低声问道,“全都要给吗?”

这些东西的价值,不在于它们本身的价值,而在于老爷子和老夫人的情义。

谢老爷子手背过去,扬着脸点点头道,“谁让周越添那小子不会办事儿呢,只好由我这个老头子来给他收场啦。”

“都拿下去吧。”

-

谢家老宅。

汽车引擎的声音格外明显。

黑色的库里南驶进了院子,在他进门的那个瞬间,窗边已经不知道多了多少双眼睛。

谢老爷子更是直接站到了门口,带上老花镜望了过去。

车门被打开,一双纤细的高跟鞋在石子路上落下。

身着浅黄色裙子的女孩从车上下来,墨黑色的长发柔软地披在脑后,天边淡淡的橘色光芒落在她身上,将她的发丝染成了浅浅的金色。

周越添从另一边下来,走到了她身边,正垂着眼睛和她说话。

刚刚在里面还一脸嫌弃的女孩子不知道何时站在了谢老爷子身边,她漂亮的脸上露出惊艳的神色,“周越添能娶到这样的?”

谢老爷子“啧”了声,回头看她,“你嫂子第一次回家,你别吓到人家了。”

谢星沉目光落在院子里那道纤细的身影上,若有所思地“嗯”了声,“我知道。”

说话的功夫,周越添已经带着人进来了。

虽然他已经提前说了,谢家人多,但楼阮还是不由自主紧张了起来,她站在周越添身边,拎着东西的手心浸满了薄汗。

谢家基因优越,也家大业大,子孙后代遍布各行各业,个个都是行业翘楚。

一下子被这么多人盯着,她实在没法不紧张。

周越添走到门前,盯着站在最前面的谢老爷子,表情有些一言难尽,“怎么穿上这个了。”

谢老爷子带着一副银边老花镜,手上拄着拐杖,身上穿着一身规整的灰色中山装,金色的怀表链子在胸前微微晃动,一头已经花白的头发也已经全都规整地向后梳了过去,庄重地好似要去参加国宴。

站在老爷子身边的谢星沉瞧着他微微笑着开口,“第一次见嫂子,当然要郑重一些,我们家总不能个个都像哥哥一样……”

虽然她话说到这里就顿住了,但周越添知道,她后面要说的三个字是没规矩。

略微一顿,她才朝着楼阮伸出了手,“嫂子好,初次见面,我是谢星沉。”

谢家二房的独女,明丽传媒的ceo,楼阮早就听过她的名字。

她伸出手,嗓音清软,宛若春日里的江南流水,动听悦耳,“你好。”

“家里人多,你别害怕,以后熟起来就好了。”两只手短暂地触碰了一下,谢星沉精致完美的脸上带着浅笑,给楼阮介绍身旁的人,“这是爷爷。”

拄着拐杖的谢老爷子一辈子见了不知道多少大场面,但在此时,手心却还是起了薄汗。

楼阮垂下眼睛,微微低头道,“爷爷好。”

她嘴角挂着浅浅的、恰到好处的笑。

嗓音也宛若江南婉约的流水一般,清甜温婉。

小说《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好好、好,你好。”谢老爷子一见就特别喜欢,眼里已经没有周越添了,他别过身子,笑着看她,“囡囡,爷爷可以这么叫你吧?”

“今天结婚累不累?是不是太仓促了,哎,周越添那小子不会做人,他是不是戒指都没给你准备?”谢老爷子人已经在她身边了,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道,“我老伴儿啊,就是你奶奶,以前有只祖母绿的戒指,爷爷给你找出来啦,先用它充个数~回头再找设计师给你设计个好的。”

说着,他就直接将人带了进去。

而周围其他人也一股脑围了上去,倒是周越添本人,被堵在了外面。

他手上还拎着东西,目光淡淡地扫了一眼站在门前的堂妹。

谢星沉双手抱胸,凑过来,脸上带着意味不明的笑意,“周越添,是她吧?是高中时候的那个,楼阮。”

周越添仍然是那副神色淡淡的模样,漆黑的眼眸睨着面前的人,没出声。

谢星沉挑着眉梢问道,“用了什么手段啊,这么着急就把婚结了,啧。”

周越添瞥了她一眼,抬脚就要往里面走,但却被拦住了去路。

谢星沉笑吟吟的脸出现在面前,“我知道你很急,但你先别急。”

周越添一改往常的散漫慵懒,狭长的眼眸落下来,带着不动声色的压迫感,“你很闲?”

谢星沉再次拦着他,眨了眨眼睛,“她知道吗?”

虽然只是堂兄妹,但两人的眉眼却如出一辙,同样带着无限瑰丽惑人之色。

周越添抬起手,动作优雅骄矜,冷白修长的指尖拂过她的肩头,“需要我给你找点事做?”

“啧。”谢星沉轻嗤了一声,双手抱胸靠在了一旁,“谢家怎么生出你这么没出息的。”

周越添像是没听到她在说什么似的,直接抬脚进了门。

里面热闹地像过年。

他站在门口顿了一下,目光望向正乖巧坐在最中间的楼阮。

小小一只,脸上带着浅浅的无措,像只鹌鹑。

那只被围观的小鹌鹑终于看到了他,她抬起眼睛,满眼都是求救。

周越添勾起唇角,大步走了过去,将手上拎着的东西放在了桌上,对着笑得一脸柔软的老爷子道,“爷爷,这是软软给你们准备的礼物。”

谢老爷子头也不抬,动手打开了一只丝绒质地的戒指盒,笑呵呵地把戒指盒递到楼阮面前,随口敷衍周越添,道,“嗯嗯,礼物。”

他打开了那只戒指盒,一枚硕大精美的祖母绿宝石戒指安静地躺在里面,散发着浓郁的绿意。

一看就是好东西。

“囡囡看,这个就是爷爷跟你说的那个戒指,你试试?”

语气像在哄孩子。

周越添站在桌前,眼皮子跳了又跳。

蓦地回头看向了站在角落里的唐叔。

摄人的目光望过来,唐叔立刻别过了眼睛,不关他的事!

他只是例行告诉老爷子少爷的状况而已!

楼阮低头去看那枚戒指,眉心抖了一下,连忙道,“爷爷,这太贵重了。”

谢老爷子摆了摆手道,“不贵重不贵重,你试试,你先试试!”

谢妈妈坐在她另一边,直接伸手将那枚戒指拿了出来,拉过了楼阮的手,替她戴上了,“爷爷给你就是你的,你这孩子,跟家里人客气什么。”

“瞧,真合适。”

楼阮看着手指上那颗复古的祖母绿戒指,觉得手都沉了起来,她的动作格外小心,生怕磕了碰了。

谢老爷子一喜,胸前的鎏金质地的怀表链条抖了抖,“好看,也合适,就跟量身定做的似的!”

小说《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楼阮连忙摇头,“不用不用,我们还是快点回家见你爷爷吧,我不想拍。”

而谢宴礼已经迅速打开了通讯录,拨通了什么人的电话,他修长漂亮的左手指骨搭在方向盘上,看着外面正在高高兴兴拍照的小夫妻,语调懒倦惑人,“我想拍。”

楼阮微微睁大眼睛,她坐在副驾驶上,歪头看着那张被上天眷顾的英俊脸庞,试图从他脸上找出一丝不耐。

但却什么也没找到。

他看起来,好像在真的很想拍……

电话已经接通,谢宴礼靠在座椅上,懒洋洋道,“帮我找个摄影师,来城东民政局。”

“给我和我太太拍领证纪念照。”

“嗯,我们在停车场等。”

谢宴礼转过头来,目光落在了楼阮身上,“她没有,带一个过来吧。”

楼阮有些恍惚,呆呆问道,“带什么?”

谢宴礼垂眸看着她,动作懒散地抬起修长的指节,指向外面正在拍照的新婚夫妇,漫不经心道,“头纱。”

-

因为要等摄影师过来,所以谢宴礼又把车子重新开回了附近的停车场。

等摄影师过来的时候,他靠在那儿翻开了还没捂热的小红本,拿出手机拍了一张。

楼阮坐在一旁默默看着,她以为谢宴礼这种人,是不会做这种事的。

尤其是,在他们不太熟悉,就只是为了度过危机而联姻的情况下。

谢宴礼打开微信,随手把照片发在了已经讨论了一上午他到底有没有对象的家族群里,懒洋洋地打字:

【结婚了。】

相亲相爱一家人:

【?】

【????】

【谢宴礼,你被盗号了吗?】

……

谢宴礼随意瞥了一眼,又懒洋洋靠了回去,歪头看向了楼阮,漂亮的喉结轻滚,“怎么?”

楼阮摇摇头,谨慎道,“没什么。”

谢宴礼歪头看她,“觉得我不会做这种事?”

楼阮捏着结婚证,像是被震了一下,满眼写着你怎么知道。

他懒洋洋靠在那儿,尾音拉长,漫着散漫,像在逗她似的,“我不仅会把结婚照拍下来,还会发给好朋友,还会发朋友圈~”

还会发微博。

不过这个他没说出来。

楼阮不知道说什么,笑了一下,抬起葱白的手,把自己的那张递了上去,“要拿着一起拍吗?”

毕竟昨天晚上出了那样的状况,也不知道有没有被人拍到,先发结婚证到朋友圈先发制人是好的。

谢宴礼盯了她两秒,又垂下黑睫,目光落在她手上的结婚证上,懒洋洋点了点头,像是有些勉为其难似的,“那就一起拍一张吧。”

说完,他也没有动手接过楼阮手上的那本,而是打开了自己手上的那本,直接将它凑了过来。

男人修长的指节走势极其完美,像雕刻家手下完美的艺术品。

他垂着眼睛,又拿出了手机,对准两人的手,拍下了照片。

收回手的那个瞬间,谢宴礼菲薄的唇轻轻勾了勾,合上结婚证,把它放在了一边。

楼阮见他拍完了,又合上结婚证,把它装进包里放好了。

谢宴礼懒洋洋地翻开微信,打开了朋友圈,人生中第一条朋友圈。

【结婚。[图片]】

楼阮见他唇角弯着,歪头轻轻道,“我好像还没有你的联系方式,要不我们加个微信吧……”

说着,也不等谢宴礼说话,她就打开了扫一扫,满眼真诚地等着谢宴礼把手机递过来,他们互加好友。

谢宴礼也确实好说话,他打开了二维码,随手把手机递了过来。

楼阮小心翼翼地抬起手机,对准他的手机屏幕扫了一下,在手机发出“滴”声后,收回了手。


谢宴礼抬起手,重新拿起了刚刚随手放在手边的高级定制西装。

季嘉佑简直太熟悉他这个动作了,他整个人迅速地往身后闪了闪,蜷缩在桌子对面,尽量拉远他和谢宴礼的距离,抱住了自己的双臂,“只是说两句而已,别动手!”

“而且我也没说什么啊,你急什么!”

谢宴礼见他已经闪远了,慢条斯理地放下西装,那张俊美雅致的面容上透着淡淡的懒散,他垂着眼睛,纤长的黑睫映出了两道暗影,“对你嫂子尊重点,别女的女的地叫。”

季嘉佑:“?”

他有些难以接受地看了谢宴礼一眼。

此时,侍者已经把谢宴礼要的橘子伏特加端了上来。

橙色的液体里,冰块轻轻地碰撞,杯子外围沁出了细小的水珠。

一瓣橘子卡在杯口。

一只修长的手伸出来,从杯口拿下了它。

谢宴礼随意地将它丢在了口中,微微凸起的雪白喉结轻轻滚动。

那里的绯色也更加靡丽暧昧起来。

季嘉佑看着他的动作,像是对他很失望似的,“你变心了。”

谢宴礼口中的那瓣橘子有些酸涩,没有一点甜味。

恰如他的暗恋,从头至尾都是酸涩的,从头至尾都是他站在角落里看着她,看着她的目光始终追随着另一个人。

季嘉佑甚至想开始闹了,“你怎么能这个样子,默默喜欢了这么多年,说放下就放下,我对你很失望。”

谢宴礼吃着酸涩的橘子,依旧面不改色,完全不像是吃了个酸橘子似的面容皱裂,失去表情管理。

他慢条斯理地掀起黑睫,淡淡睨了对面的人一眼,像是在说,有你什么事,你看看你是什么样子,还有脸对我失望。

季大少爷立马不乐意了,他扬着下巴,有些底气不足地说道,“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虽然我人是花了一些,但她们喜欢的可从来不是我。”

季嘉佑抬起手,双手捧住了脸,像是忽然有些难过似的,“他们喜欢的都是我的钱,我季家继承人的身份,从来没有人是真的喜欢我这个人的。”

“我多向往纯爱啊,我身边就你一个纯爱战神,你还这样……我以为你会一直等她的,你太让我失望了。”

对面,冷白如玉的手指捏住沁满水珠的玻璃杯,冰凉的水珠顺着他的手指滚了下去。

谢宴礼抬起杯子,浅浅饮了一口。

他放下杯子,水波潋滟的瞳眸盯着杯子里被捣碎的橘瓣,暖灯落下来,他喉结轻滚,像一副氛围感十足的美人画卷。

“就是她。”

盯了几秒后,他放下了手上冰凉的酒杯,抬起了眼睛,缓缓吐出了几个字。

季嘉佑动作一顿,猛地抬起头看他,声音一下子拔高了许多,“就是她!?”

“就是她??”

像是忽然酒醒了似的,他伸出手,着急忙慌地去摸手机。

虽然那是谢宴礼第一次发朋友圈,还是结婚朋友圈,他已经看了好多遍了,但此时此刻,却还是忍不住再拿出来看一遍,再仔细看看照片上的新娘长什么样。

仔细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让谢宴礼这样的人,多年如一日地等待。

多年如一日地,念念不忘。

季嘉佑几乎是手抖着打开的谢宴礼的朋友圈,仔仔细细地看着那张照片。

似乎是嫌不够似的,还动了动手机,把照片放大了很多,认认真真地看着照片上女孩的脸。

小说《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床边的男人抬起手,轻轻拉了拉领口,指着喉结上的牙印开口道,“我能理解楼小姐对我有贼心,但也不用这样吧?”

楼阮恍恍惚惚地抬头:“?”

她对,周越添,有贼心?

楼阮不自觉地,想起了读书时候的事。

她和周越添读的是同一所高中,同一所大学。

不管是高中还是大学,不管是京北一中还是华清大学,周越添都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确实很招人喜欢。

高中的时候,她去等周越添的时候还看到过他打球,那时候周越添和程磊他们回来,看到她坐在那里看人家打球,程磊还问她是不是也被周越添迷住了。

【这个周越添很出名啊,好像全校女生都喜欢他,软软妹妹,你不会也要抛弃我们越哥喜欢他了吧?】

楼阮那个时候是怎么说的呢?

她坐在球场旁边的座位席,看着篮球场穿着白色球衣的男生顿了一下,回头笑着说怎么可能,她只喜欢周越添。

周越添见她有些走神,往后退了退,在一旁的桌边靠了下来,穿着西裤的修长双腿交叠,斜睨着她说,“楼阮。”

“……嗯。”楼阮总算回了神,认认真真点了头。

她觉得周越添能这样想也正常,毕竟他从小到大都那么受欢迎,而且昨天晚上她喝多了以后又实在太过……热情。

他会误会也正常。

“我会赔偿你的。”

“你怎么补偿我。”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楼阮微微一顿,慢慢从床上坐起来,看着靠在那边完美矜贵的人,小心翼翼地道,“我给谢先生买身新衣服,再请你吃顿饭,行吗?”

这样的状况,她还是第一次遇到,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决。

这已经是她能想出的最好的方案了。

周越添转过头,狭长漆黑的眼眸弯着,似笑非笑,“请我吃饭?”

楼阮:“……”

这个语气,是又误会了吗。

她抿了抿唇,认真道,“如果谢先生不方便的话,那我把衣裳和房费折现给您,这样可以吗?”

顿了一下,她又快速道,“还有吃饭的钱,也一起。”

似乎是觉得好笑,周越添漂亮的黑眸挑了挑,“楼阮,你觉得我差那点钱?”

楼阮顿时被噎了一下。

他确实不差。

以前她听到他的名字大多都是华清大学周越添,京北一中周越添,现在听到的大多都是华跃生物周越添。

华跃生物是周越添毕业以后创办的,公司上市在即,市值约五十多亿。

他当然不会在意区区一件衣裳和房费,还有什么饭钱。

这种人的时间,都是按秒计算的。

那要怎么补偿他给他赔罪?

楼阮轻轻蹙眉,一时之间犯了难。

周越添目光落在她身上,他垂下眼,修长白皙的手指落在桌上,轻轻敲着,“我的公司快要上市了,你知道吧。”

楼阮抬起头,看着他点点头,“……知道。”

周越添的目光从自己的手指上挪开,那双潋滟的黑眸中带着深深浅浅让人看不清的情绪,他定定看着她,语调漫不经心,“这个时候,我和我的公司,都不能出事。”

“尤其是当街和不知名女子撕衣激.吻这种桃.色新闻。”

“这对我和我的公司来说,都很致命。”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