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伟人我的采访惊华夏
继续看书
张清辰意外获得了一个采访神器,可以穿越历史,去各个朝代采访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伟人。通过见到真人的方式获取第一手采访资料,百分百的真实。通过这项技能,他与众多历史伟人进行了哲学思辨和情感抒发,也让更多的国人了解到历史,以及伟人最真实的思想!

《盘点伟人我的采访惊华夏》精彩片段

看着面前空空荡荡的电脑桌面,张清辰越看是表情越扭曲,直接伸手一拳砸在显示屏上。

张清辰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记者,隶属于Y市一家很小的传媒公司,一直日子穷酸紧张。

昨天张清辰剪辑了半晚上的采访视频直到凌晨,可是刚刚完成,电脑却突然关机,等再打开所有的文件都丢失了,包括之前存的两个采访视频。

这三个视频如果今天交不上的话,那么这个月一半的工资都没有了,本来薪水就微薄的可怜!

于是乎张清辰又勤勤恳恳从凌晨找文件找到天亮,尝试了各种办法,如今根据张清辰的判断,文件基本是没什么希望能找回来了。

伸手向自己的头发,张清辰狠狠的揪了一把下来。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张清辰拿起来一看,是老板的电话,无奈只得接了。

一接通,接踵而来的就是老板火药味喷天的怒斥:“张清辰,你怎么搞的,这都几点了,还不来上班,一天吊儿郎当的,我告诉你啊,下午栏目就得要新素材,三个采访你要是给我交不上来,这个月全勤和奖金全没,你给我卷铺盖走人!”

“嘟!”的一声,老板挂了电话。

心里仿佛有毒药在侵蚀,张清辰难受非常,整个人瘫软在座椅上,十分的崩溃。

过了十几分钟,张清辰从椅子上站起来,准备躺床上睡一觉,不上班了,心里打定了主意,下午就去公司离职。

【叮!恭喜您觉醒了至尊采访系统】

【宿主可以通过系统采访古往今来任何人。】

【拍摄的角度与剪辑效果,宿主可以通过自己的意念随意控制。】

一个声音突然在张清辰的脑海之中冒了出来,

张清辰整个人愣住了。

系统觉醒!

没想到山穷水尽之时,上天又给我柳暗花明之风景。

张清辰的心在此刻扑通扑通的狂跳起来,新的人生在向他招手。

张清辰想好了,自己前几期,想采访过去的世界名人,尽管他们早已不在世间,做出来对于观看者来说会认为是演的视频,但是张清辰明白,在系统之下,又是真实的人物原型采访,所做出来的视频一定一万个摄人心魄。

接下来该冷静的考虑让谁当自己第一个采访人了。

十五分钟后,张清辰有了想法。

“系统……走吧……”

一道时空虫洞在房间中开启

光华闪烁之间,带着张清辰飞往历史……

当天晚上,张清辰的节目在华视Z套开播,同时还在华视z套的所有短视频官方账号,以及国内两大巨头视频,雪鹅和爱艺同步播出。

如此大规模的造势,可见电视台对张清辰的节目的重视和认可

在迅速而广泛的宣传下,节目一开始,就有大量的观众,无数的人看着无数的屏幕。

与此同时,已经有弹幕涌上屏幕。

“这华视搞这么大的阵仗,这期的历史专栏人物到底是谁啊。”

“就是呀,铺天盖地的宣传,这应该是请了很多大咖来演。”

“说不定也是雷声大,雨点小,一个历史综艺,费这么大宣传,不见得有渲染的那么夸张。”

……

八点整。

节目正式开播。

画面之中,一个苍翠山脉的上方,一道时空虫洞打开,散发着耀目的彩色光华。

因为是真实的场景,所以显得极其的压迫人心,那种奇异深邃的感觉……无数人灵魂都是起了鸡皮疙瘩。

这特效做的,这满足了所有人对于时空隧道的想象。

仅仅这第一幕,无数的弹幕飘起。

“这太牛bī了……”

“这特效,爽爽爽爽爽爽啊!这太震撼了,鸡皮疙瘩起来了……”

“激动!(激动表情)”

“华视爸爸牛bī,果然不愧这么大的推广……”

接着镜头进入虫洞开始穿越。

“这到底采访的谁呀。”

“我猜秦始皇。”

“我站孙中山,近代民族血泪史,最近是国庆嘛。”

“我站杨振宁,现在的科技兴国的口号打的那么响。”

……

视频之中,旁白开始响起,声音恢弘大气,直入观众灵魂深处。

“他,半生磨难,内心丰富而敏感,性格怪异,画作梦幻而奇妙,经历波折,生前无人关注,死后却扬名世界。”

无数弹幕再次讨论,猜测这个画家到底是谁。

“那么,现在让就记者到那个时代去,告诉他后来的一切,让他无憾自己的画家梦。”

画面中,随着张清辰想象的剪辑,一个消瘦的男子的一些肖像、瞬影,以及一些画作,出现在时空隧道的两边。

“梵高!”

“梵高!梵高!”

无数呼声响起!

激动!

梵高在全世界都有着庞大无比的影响力,在华夏也不例外。

这些瞬影的位置卡点与时间卡点都恰到好处,令整个画面美轮美奂,令观者充满了享受。

气势磅礴的旁白继续,“穿越历史,遇见真实的伟人,直观的感受他们或辛酸、或伟岸、或奇异,或英勇、或脆弱的一幕,让他们吐一吐当年的感慨,见证后世的发展,震撼我们的心灵。今天,我们要采访的人是,荷兰后印象派画家,文森特·威廉·梵高。采访记者,张清辰。”

“梵高最出名的画作有《星月夜》,自画像系列,向日葵系列等,但一生寂寂无名,最后开枪自杀,死于37岁。”

画面之中,张清辰落在了法国阿尔勒的一间小屋子里。

在1888-1889,梵高曾生活在这里,这也导致后来的阿尔勒成为了一座旅游名城。

闪耀的煤油灯照耀着房间,屋子内的陈设都是很标准的19世纪80年代的陈设。观众中不乏有资深房屋设计师,才能够明白这屋内的布置有多考究。

没有人能想到,这是真的进入了那个年代。

窗前木桌的一条桌腿上,靠着一个双腿抱膝,把头埋进怀中的男人,一头略显棕的卷发。可以看到桌子上30度支撑着一个画板,旁边是调色盘。

这种浓郁的19世纪法国风格的场景,令观众心中都是灵魂一震,迅速的进入情境。

“这意境营造的也太好了……”

“屏息……”

这幅状态,梵高应该很崩溃很痛苦吧。

没想到自己竟是来到了如此一个时刻,因为系统的提示,张清辰知道,按照正常的时间进度,四个小时以后,梵高将割下自己的左耳垂。

张清辰有些谨慎迈步轻轻向前走,尽量让自己的脚步不要太突然与响亮,吓到梵高。

梵高抬起头来,露出他那张消瘦锋利的脸庞,他有着深邃的眼窝,下巴上浓郁的有些偏褐黄的胡子。

观众们第一眼看到这张脸的时候,就震撼了,这等气质,这等年代感,令观众们相信这就是真的梵高呀。

只有这样的人物,才能创作出那一幅幅神奇的绘画。

这华视在哪里找的演员呀,这活灵活现的,华视是下了大功夫了。无数观众心中感叹。

看到张清辰,梵高身子因为恐惧下意识的抖了一下,接着不过一瞬梵高又释然了,“我这是精神疾病严重,出现幻觉了吗?”

在系统的神奇作用之下,梵高所说的法语,都会转换成汉语声音,张清辰所说汉语,听到梵高耳中,也成了法语,当然这一点梵高自己是察觉不到的。

梵高打量着张清辰的奇怪装束。

张清辰摇了摇头道,“我不是你的幻觉,我是来自未来的一名华国记者,特地来拜访您。”

“这……”梵高眼神中透射出奇异的光芒。

“未来有时光机了么?”梵高问。

绝!

绝绝绝!华视yyds!

这梵高演的太好了,这反应太自然了,就像真的遇到了穿越事件一样!

无数观众心中激动不已。

“在我这个时代至少还没有,不过您可以理解为我是被一股目前还无法解释的力量送过来的。我过来,就是想采访您。但是很抱歉,却来到了您情绪如此沮丧的时候,您的采访影像会被后世所看到,而且,当我离开之后,您的这段记忆也会被抹去,历史仍会按着原来的方向发展。”

梵高站起身来,走过来打量着张清辰,伸手去摸张清辰,可是手却穿过了张清辰虚幻的身体。

这个时候,梵高整个人眼神都是一怔,震撼无比,他有些真的相信张清辰来自未来了。

“你为什么选择采访我呢, 我这样一个人。”梵高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

梵高确实看着非常的寒酸,他觉得自己根本没有什么值得采访的地方,也看不到任何未来。

“那是因为啊,您在后世是全世界知名的画家之一。论名气,甚至可以排到第一。”

梵高愣住了,咬了咬下巴,面前这个来自未来的年轻人竟然如此陈述自己在后世的地位。

“真的?”

张清辰点了点头。

热泪夺眶而出,梵高有些哽咽。

他的一生太过坎坷与痛苦,内心有着无数的天才灵感,但却无法为世人发现,反而被世人轻薄。

被家庭厌恶,被弟弟瞧不起,就因为他是一个穷酸画家,从没卖出去过一幅画,却仍然愚蠢的坚持。

甚至在不久之后,他的街坊们将联名上议,将他送进警局。

因为他在精神不正常状态下骚扰了街坊,可他也是痛苦的,是不能选择的,他也不想有精神疾病。

无数的创伤令他的心灵早已破烂损腐无几。

可如今,却听说,却听说自己的画作在后世全球闻名!

这如何不让梵高内心,犹如汹涌海涛决堤,震撼感动!

梵高的悲伤如此真实又富有冲击力的呈现在几千万观众面前。

这时,视频之中,一道毫不影响场景的音色音量都恰到好处的旁白响起,“人们往往都忽视了,一个用生命努力耕耘的人,笔下有万千的色彩,这些色彩想要去打动与温柔这个世界,这些色彩承载着一个炙热天才的心声与一切,却没有一个人听到,却被世界轻描淡写碾盖的辛酸。”

无数个屏幕之前,人们掩面而哭。

这段话,跟很多人的心声相似,他们用尽一切努力,但是生活,不给他们机会,太多的条件限制,太多的意想不到的牵绊接踵而来,他们无奈,却也只能无言,他们仍然热爱人生,但他们也收起了年少的锋芒,向生活妥协。

他们心疼梵高,其实也是在心疼自己。

华视的导演千军,也通过演播室的大屏幕看着直播,虽然片子他已经看过很多遍,但每当重复,仍是会被震撼,这种个人情绪的穿透力,对人心中的共鸣,精彩的旁白,真的是一场灵魂的洗礼,让人头皮发麻!

这个叫张清辰的记者,以前好像从来没什么名气,竟然有如此优秀的采访功底,据说这个片子也是他一人导演的,千军明白,哪怕举全台之力,花上整整半年,也很难做到如此效果。

一些刁钻的拍摄角度,极限水准的后期与剪辑,几乎就是神迹。

这张清辰是个人才啊,千军心里已经打算好了,不管付出多少代价,一定要把这个张清辰招过来。

“所以,您可以以一个最知名画家的身份,向未来的世界留下您的声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梵高边笑边哭,剧烈的笑与哭令他弯下腰,一边捶着自己的大腿,“我,我,我没有辜负啊!我果真成了世界上最有名的画家。”

这一刻,似乎有无数的压力与委屈从梵高的身上散发出去,他直起身来,他看起来开心多了,身上的自信也多了,他重新走回到张清辰的面前。

“我以后的妻子是谁啊?”梵高向着张清辰问道,他似乎很关心这个问题。

在梵高的一生之中,是非常的惧怕孤独的,他害怕在麦田里长时间的作画,因为无人陪伴,他惧怕一个人在房间创作,所以他极力的邀请好友高更与自己同住,在高更答应后又迫切等待,高更在后世也是非常著名的一位印象派画家,在梵高在留下的的大量信件中,都可以看到梵高害怕孤独这一点。

张清辰的表情僵住了,接着道,“大师,很可惜,您以后没有妻子,而且您死于37岁,因为不堪严重的精神疾病折磨,自己开枪自尽了,而且,接下来四个小时之后,您会割下自己的耳垂,送给一位自己经常光顾的妓女。”

梵高愣住了,恍了几秒,接着笑道,“没事,知道我的画以后为世人所见,我就满足了。自己现在这个精神状态,等一会儿割下自己的耳垂,也不是没有可能。”

呜呜呜!

大师千古!

大师的精神与那些绝品的画作,会在这个世界长久流传!

弹幕铺天盖地的挂满了屏幕,很多人为了观看效果,把弹幕要么开个半幕,要么直接就关了。

“只是没想到自己余生都会受精神疾病折磨,至于你口中妓女,应该就是她了。”梵高喃喃,双眼看着地面,眼神之中也是出现了一瞬迷茫,“我对她的有一种上瘾的迷恋,这种迷恋是灵魂上的,不过,我知道,她可能对我只是看做正常的客人。我从她身上能找到一种生命的灵气和重量,她给我带来了大量的灵感。”

无数观众着迷与梵高说话时那股深邃沉静的眼神!这不光是浮于剧情的表演,这把那种人生意境都演出来了。

“大师,我想问一问您,您对您的成名有预见吗?”赵清辰问道。

梵高笑了,“名气这个东西,是有一定运气成分在内的,我本来觉得自己以后应该会小有名气,可是没有想到是这么大的名气,而我更没有想到,我会这么早离开这个世界,生前却寂寂无名。不过很多作家和画家都是死了以后,他们的作品才突然火起来的,这一点也是很讽刺,人性这个东西,有时候就是这么古怪可笑。”

“人性啊!确实。”张清辰叹了一句。

“不过我的作品配的上世界顶流的地位。”梵高语气与眼神非常的自信。

“牛bī!大师就是有这样的自信!”

“有灵魂,有内涵,才有这样的气场!”

“梵高好帅!”

旁白再度开始,“梵高是表现主义的先驱,并深深影响了二十世纪艺术,尤其是野兽派与德国表现主义。 梵高那些曾引起他同时代大多数人迷惘的作品,如今却已印在明信片上,印在挂历上,成了畅销货。企业家们则一窝蜂似地将梵高的名字带进了生意的领域,如梵高领带、梵高圆珠笔、梵高香皂、梵高电影,梵高歌剧,其作品更是国际油画拍卖市场上的遥遥领先者。”

“先生,如果你不知道你以后的成就的话,你对于现在的你是种什么定位。”

梵高想了一想,突然笑了,“我就是一个很普通的穷酸画家,生活在社会最底层,也跟最底层阶级的人打交道,我觉得自己属于工农阶级,我跟工人农民没有什么区别,所以我前几年最喜欢画的就是工农阶级的产物,譬如织布机啊,正在劳作的农民啊之类的。”

张清辰心里震撼,是这样的,只有化身社会底层一员,才能代表大众万物的心声。

张清辰是知道梵高的一些画的,《农妇葛迪亚》《络纱机》《织布工左侧和纺车》《蒙马特的采石场和风车》《阿尔的工人》《纺织工的小屋》……,都是属于反映工农阶层的。

“是的。”张清辰补充道。

旁白起:“梵高先生的作品中充满者天然的悲悯情怀和苦难意识。在梵高先生艺术生涯的初期,绘画最多的题材是矿区阴惨的场景和劳作的矿工。在埃顿时期,落日的翻滚、日里的农夫和农妇更多出现在他作品中。”

“到多伦特和海牙时期,梵高的作品中开始频繁出现哭泣的女人、足两姗的老树以及城市救济院中的老人孤儿、驾车的老马、劳作的农夫等等。 ”

无数观众被深深的震撼,梵高身为伟大画家,对自己阶级的定位,代表工农发声的责任感,沉默与低调,梵高果然圣人啊!

梵高听到张清辰对自己如此的总结,以及在张清辰话里面,后世对自己所做的创作时期的归类,倒是也没有说什么。

“先生,您对色彩的运用让后世惊叹,您又是怎么看待色彩的呢。”

梵高一听到色彩两个词,似乎就受到了强烈的刺激,眼睛中也透射出激动的光来,梵高似乎有些激动的手足无措,他用手指想比划什么,却又不知该如何用肢体表达,只能沉下胳膊悬在怀里,胳膊却还在下意识的抖动着,他颤道,“色彩!色彩是一种音乐,它是世上最美妙的东西,它是有生命的,色彩也有悲欢,它们的存在,让这个世界如此蓬勃,如此震慑人心,让人感动的想哭。”

“但很多人都忙着所谓去生活,去追求一些垃圾的浮躁的顶多算庸脂俗粉的东西,它们根本称不上艺术。人们忽略了最根本的也是最壮阔的美丽,譬如宝石般的蓝天,譬如窗子上的铁锈,譬如金黄的麦穗,有人会数麦穗有多少粒吗?”

“很少有人,他们匆匆忙忙去奔向生活,却从来没有感受到过真正的深沉安静的日子,他们坐着疾驰的火车,却从来没有想过停下来去看看,去想想,想想自然生长,想想星辰宇宙,感受那些美妙的颜色,上帝才是最好的画匠。”

梵高的话令张清辰沉思良久。

此时此刻,各个视频渠道,人数都是翻倍的增长,根据电视台统计的数据,此刻,正在观看此视频的人数,已经达到了六千万,而且,人数仍然在增长之中。

而且存留率,达到了惊人的百分之九十九。

因为那种历史的感觉,炸裂的直播效果,深邃的采访对话,对生命的见解,一个怪异、天才、而又伟大的画家的内心,真的是一间神奇的大门,让人们走进平时不去靠近的世界,亦或者说是境界,给这个浮躁的社会带来启发与警醒。

无数人,从热泪盈眶,看到沉默深思。

若说有一个直播能达到如此个观看率,那就只有一年一度华视的春晚了,而且春晚是人们共识里的好节目,更有一种仪式感的捆绑力,而今天的采访节目,完全是靠着点进去短短一会的存留率,以及人们激动的互相介绍。这更从侧面证明了这档节目优异的质量。

旁白起:“梵高是一位色彩主义画家,他对色彩的偏好几乎达到了一种癫狂的状态,这虽然与他的精神疾病有着一定的联系,但是也不能否认梵高对于色彩的创造性的发现和表现。他的画作中的色彩都是较为奔放、夸张的,这也深深地影响了20世纪的表现主义和野兽派绘画。画画一段时间后,梵高摒弃了绘画初期暗浊、沉重的色彩……”

“……梵高最偏爱黄色,简单明了的黄色带有另外一层寓意,即象征着太阳和大地,代表着光明和希望。梵高绘画追求的是一种狂野的造型,厚重、粗犷的笔触带来的是一种直率而又单纯的表现方式,带有一定的力量和强度。”

“……譬如画作星月夜,夜空中的十颗星辰也是由流动的、长短粗细不一的线条组合而成,近景的柏树形象则如同一座撕裂燃烧的哥特式教堂。画面中的夜空、星星及柏树的造型都是十分夸张、狂野、奇怪的,让人捉摸不定。此外,这种奇怪狂野的造型使人如同陷入一片黄蓝漩涡之中……”

张清辰笑道,“您的一幅画,在21世纪,可以卖到甚至六亿元的高价。在如今,您的这个拍卖价,在我的国度,一个人按照平均工资去挣,需要花一万六千六百六十六年时间,可以买到六百套房子,这还是我的国度房价贵的离谱的情况。”

“六亿元?”梵高惊呆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