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变作公子身
  • 狐狸变作公子身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戈尔作者
  • 更新:2022-07-16 02:24:00
  • 最新章节:第二章:轻薄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公狐狸意外变成了沈府二小姐,随后她在长安街开了一家酒肆,并在经营酒肆的过程中结识了身份是王爷的柳蔚。你来我往次数多了,两人便在一起了。只是渐渐的,沈七发现,这世间不止有爱情,还有权势名利和争斗残杀。她身边的朋友和侍女都有不同的身份,她来人间时是狐狸,注定变不成人心复杂的人类。

《狐狸变作公子身》精彩片段

“啊!啊!唉,你慢一点,别……你……真是要我命了。”沈七头伏在玉枕上,忍不住的哼哼,两只手抓住玉枕,眉头紧紧锁着,强忍住吃痛的泪水,任由乐满在她背上涂抹,一下一下,头皮都麻了。

为防沈七乱动,乐满一只手按住她的腰,另一只手快速的游走,非常之熟练,等结束的时候,沈七已是“薄汗轻衣透”,乐满便给沈七盖好了被子,开始有条不紊的收拾东西。

沈七一下没能缓过劲儿来,闭上眼睛低了头,似乎是睡着了,过了一会儿,才意识模糊的说了声:“好了?”

那人没有吭声,只是忙活着手头的事情。

沈七偏了偏头,虚弱的喊:“乐满?”

“小姐,怎么了”这位侍女停了手中的事,应了声赶紧上前。

“你近来涂药的技艺越来越高超了,以后可以去当女医了,一定很多怕疼的小姐争着吵着要你给她们上药。”

沈七已经疼成这样了还拿她打趣,乐满停下手中的事情叹了一口气:“小姐,我劝你你又要嫌我罗嗦……”

沈七依旧闭着眼,却忍着痛抽动嘴角微微笑了一下,脸色苍白,挣扎着说“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毕竟是他女儿,难道爹爹就真能打死我么。”

“小姐,老爷也是为你好,平日里你和阿由出去玩就算了,昨夜又喝了一夜的酒,早上才醉醺醺的回来,怎么不要老爷担心啊,你毕竟是宰相家的小姐,每天都出去玩乐像个什么,老爷面子上也挂不住,传出去,名声是不好听的,就是如此,老人才会小姐……”乐满说的哽咽,几乎是要哭出来。

沈七毫不在意的摸摸鼻子,“没事的,我这性子总是要被打的,别哭啊。”乐满听了,泪水更加溢出,沈七想起了什么似的让乐满将外衣接过来,接着翻出了一包用黄纸包着的东西递给乐满。”

“这是什么?”

“你打开看看。”沈七恢睁大眼睛恢复了些精神,带着些期许的看着乐满。

乐满细细地打开,里面是黑色的一粒一粒圆滚滚的东西,因为风干所以发皱,但是味道却极清甜,乐满极惊讶的说了声“荔枝煎?”

即便是长安,这也是是极稀缺的东西,老杜曾有“一骑红尘妃子笑”去形容荔枝,只有皇帝最宠爱的妃子才能吃到新鲜的荔枝,平常人哪里吃得到,所以即使是这风干的荔枝煎,也是极珍贵的。

乐满的表情让沈七很高兴,她有些得意的笑,脸色依旧苍白,“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这当年杨妃求知若渴的荔枝,如今也是我的囊中物了”

乐满似乎也感染到了沈七的心情,欣喜至及的说:“小姐好文采。”

这样一说沈七反而不好意思了,她只是借用了杜牧的诗句,冒名顶了一句乐满的夸赞。

沈七的真身是一只狐狸,一只流于荒野,无依无靠的狐狸,沈七在乐满真诚的瞳孔中看到自己的脸,一脸明艳娇俏,除了眼神中那点魅气,真是快要认不出自己来,于是低头咳嗽了两声低声说:“这是我在集市上花高价买的,给你吃吧。”

“这……”乐满有些受宠若惊。

“你别露出这种表情啊,拿去吃吧。”

“我都吃了?小姐呢?”乐满无措的拿着那包荔枝煎。

“我不吃这个,我要吃肉。”沈七的目光中露出一丝狡黠,一寸一寸的从乐满的身上移动。

“啊?小姐你要吃什么肉?”乐满倏然羞红了脸。

沈七看乐满疑惑的样子哈哈大笑:“我要吃鱼肉,晚上给我做鱼!我睡一会儿,去吧去吧。”说着就赶乐满走,乐满被关在门外的时候完全摸不着头脑。

现在整个屋子就剩下沈七一个人,安静得能感受到身上的每一条伤口火辣辣的叫嚣,沈七在心里面暗骂,这老头下手忒狠了,同样是作为人,那些猎人要么给自己设陷阱要么就追着自己赶,总也有个逃生的余地,昨天沈俊伯打她的时候让沈七直挺挺的跪着,还不能逃,更何况自己还是他亲女儿,当人怎么比畜生还惨,简直可恶……

沈七走到镜子前想看看后面的伤口,可真是触目惊心,又忍不住看了看镜中的自己,漂亮的眼睛、鼻子、嘴巴,小到手掌那么大的脸,可是只有一点!真是,都怪……该死的,怎么会变成女人!这和原来根本不一样!只因,沈七原来是一只男狐……

那天从相府的房中醒来,也是这样看着镜子中俊俏的自己很是满意,但是等走几步后沈七发现自己的身体产生了一些奇妙的变化,等摸清自己身体的全部后,沈七觉得世界都崩塌了,这个道士真的是……可是自己昏过去之前,那个道士口里面明明念得咒语是:“狐狸变作公子身……”怎么会变成小姐!

那个道士是不是不分公母?随随便便就把自己从男人变成女人……沈七无数次的想要找到那个道士告诉他“变错了!把我给变回来!”但是在长安城乱逛了这么些天,再也没见过那个臭道士!沈七心里暗骂简直太不负责了,但是也没有办法,正好也没有收到明确的任务指示,于是沈七就成天的喝酒,后来也觉得花天酒地的日子不错,狐狸成人,本来就预示着世逢纷乱,这些都与沈七无关啦,沈七觉得只要自己活的好便好了,管他什么世道,既然当了人就要痛痛快快的当,对得起这一生,但是沈七的心里面隐隐约约有个声音在不停的重复着一句话,我要他一看到我就爱上我……

此刻沈七又发觉心中冒出了这句话,于是也跟着不自觉的出神念叨:“我要他一看到我就爱上我……”然后瞬间甩了甩头,好像是要将这句话从脑海里和心里全都被甩掉,真是想想便觉得瘆的慌,还是不要想这些有的没的了,沈七甚至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被鬼缠身了。

这时巷边有人走过,那人很警惕的一把掳过沈七,将她压在了看不见的墙角,沈七感到惊心动魄,睡意全无,不过她现在能确定的是这个人不会伤害自己,所以反而不挣扎,将头埋在他的颈间,手也往他的身上若即若离的触摸,她能闻得到这男人身上的味道,是若有若无沉香的味道,伴着醉酒让人有些心烦意乱。

正好看到他的喉微微的蠕动,沈七横下心,朝着他的脖子轻轻咬了上去,那人大吃一惊,一下推开沈七,扔下一句“轻薄。”转过身便走了。

沈七心里很得意,这还是第一次自己把人吓走,以前每次都是人来捕她,恐吓她。虽然刚刚那个人说了自己一句“轻薄”,但是他的脸在夜色中映着街道的灯笼可以看出来有微微的泛红,还是有点意思的。正在这时阿由走过来了:“少爷,我可算是找到你了,你一直都没走动吗?没看见我在寻你?”

“啊!我刚有点醉,没事的,我们回家吧!”沈七笑了笑,挥了挥手,然而意想不到的是,迎接她的是爹爹的一顿暴打。

此时的沈七躺在床上禁不住的回忆昨天,还用手抚了抚自己的嘴唇,想着那男人细腻光滑的皮肉,还有些微微发烫,就好像把毛拔光了的兔子的皮肉,真是别有一番滋味……沈七一直保持着上药的姿势,时间久了酸痛的不得了,于是转过身来,却不想身上的伤痕被抽动,更加的疼,明明是他的女儿,竟然打的这样的狠,看来做相府的千金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好!

房门外传来了乐满的声音:“小姐,鱼汤来了!”

沈七忍不住转过头,不顾身体的疼痛:“好的,进来吧!”做相府的千金真不错!

这几日都下着雨,沈七在房中养病都没有出去,也没有闹着要喝酒,声称自己在房中看书,沈七字都不识几个,只是听过学堂里的孩子念过几句诗词,当然看不进去书,沈相国大概也觉得打沈七打得狠了些,差人给沈七送了些金乳酥之类的点心,却并不来看她。

沈七把乐满支出去,在床上摆出漂亮的衣裙,偶尔鬼使神差的也给自己换上一套,镜中的自己一袭淡紫色褥裙极飘逸,外面罩着同色的长衫,挽在两臂的披帛悠悠的垂下来,沈七的脸非常小,且极精致,一双大眼睛明亮的如同朗月一般,朱唇白齿,看起来天真无邪,

这天沈七坐在案前练字,她一遍遍的在宣纸上写下:“我要吃饭。”写完以后很是满意的抹了一下鼻子,感叹自己这几日字练得越发的好了。

正在这时,一个黑色的人影突然自梁上跃下,沈七“呜”的一声叫了出来,意识到自己发出狐狸叫之后,沈七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出现的人居然是那个将她从狐狸变成沈七的道士,沈七一见到他立刻便跳了起来奔到他的面前:“道士,你变错了,快把我变回来,我怎么变成女人了啊!”

那个道士咳嗽两声闭口不谈这件事:“额,你变成人都有好些时日了,怎么还是一副顽狐的模样?”

“你少讽刺我,你看看你干的好事,我现在变成了一个女人。”沈七气势汹汹的看着他,几乎要呲到他的脸上。

“至少我将你变成了人!”道士跺着脚气势丝毫不输给沈七。

沈七觉得有道理,一下又变的泄气起来。

“唉,你既已当人,过得不会比之前的野狐生活差,更何况也不是普通人家啊,你可是相府的千金啊,你不感恩我就算了,这诸多抱怨,还是免了吧。”道士摆摆手,一脸的后悔。

“好吧。”沈七觉得有道理,既然已经做人,做人能活的年岁一定是比狐狸长的,人间世界好好游戏一番,也算是不枉这一生。

“你这里有没有什么好酒啊?”道士不改本性,沈七这才明白,这道士是找她来要酒来了,自己也为他早早准备好了,这段时间沈七连日的出去喝酒,不仅在外面喝,而且还要带回家来,于是从床下给他提了两坛好酒出来,道士喜滋滋的打开,用手招着让酒香飘进鼻子里,酒香醇厚,道士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然后两手一挥,两坛酒便不见了。

“小狐狸,我走了啊,你好好过,别忘了你曾经答应我的话。”说着道士转了个身,人也不见了,只留下沈七呆呆的站在原地发愣。

道士是在荒郊破庙中睡觉的时候遇到了还是狐狸的沈七,当时沈七身上受了伤,在破庙中修养,看到道士的布囊里面有馍饼,于是忍不住的靠近去偷拿,只是没想到这道士明明是睡着了,但却一把抓住了沈七,嘴里面乐呵呵的道:“抓到了你这只坏狐狸。”沈七当时以为自己一定是活不下来了,反而平静的闭上眼睛,只是想到自己这短暂的一生从来都没有得到过爱,眼角流下一滴晶莹的泪珠。

没成想,那道士看到沈七的泪珠感叹道:“这倒是一只通人性的狐狸,长得也还俊俏。”提着沈七沉吟了半晌,对沈七说道:“这样,你我有缘,我让你成人,去体验这人世间的爱恨情仇,但是你要答应我两件事,第一你要报答我让你成人的恩情,不断地给我送酒,你活多久,就要给我供多久的美酒,第二就是要多做好事,积德行善,如果做了坏事,不需别人,老夫自会收你。”

沈七点头如捣蒜,于是道士将沈七放在蒲团上,口中默念:“狐狸变作公子身。”

然而,等到沈七睁开眼的时候,已经变成了沈相国家的女儿。

沈七也是来到这里听乐满说才知道,比起沈七的无人问津,沈相国的大公子简直是名动京城,他不仅长相俊秀而且才华横溢,年纪轻轻就已经是皇帝身边的一等侍卫,更何况他和皇帝从小就关系密切,亲如手足,每年的三月三踏青之日,掷果盈车,无论是平民烟柳还是王侯贵胄的小姐都以他为追逐的对象,只是上天或许是太妒忌他了,竟然让他因为一次护驾行动双腿残疾,从此以后他便闭门不出,终日在家看书修史做学问,倒真成了隐居的谪仙。

最新更新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