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青帝传人
  • 叶青帝传人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净无痕作者
  • 更新:2022-07-16 02:26:00
  • 最新章节:第3章 一日三境
继续看书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玄幻世界里,少年叶伏天因无法修炼而成为世人眼中的废柴,还经常遭受种种欺辱和嘲讽。在他最狼狈不堪之时,叶伏天因祸得福获得青帝传承,当他觉醒无敌血脉,以强者之姿逆袭归来之时,他发誓定要让昔日欺辱他的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叶青帝传人》精彩片段

神州历9999年秋,东海,青州城。

青州学宫,青州城圣地,青州城豪门贵族以及宗门世家内半数以上的强者,都从青州学宫走出。

因而,青州城之人皆以能够入学宫中修行为荣,旦有机会踏入学宫,必刻苦求学。

然而,似乎并非所有人都有此觉悟。

此时在青州学宫的一间学舍中,便有一位少年正趴在桌上熟睡。

讲堂之上,一身穿青衣长裙的少女也注意到了这一幕,俏脸上不由浮现一抹怒意,迈开脚步朝着正在睡梦中的少年走去。

秦伊,十七岁,青州学院正式弟子,外门弟子讲师,容颜美貌,身材火爆。

学舍中,一双双眼睛随着秦伊的动人身姿一起移动着,哪怕是生气,秦伊迈出的步伐依旧优雅。

“这家伙,竟然又在秦师姐的讲堂上睡觉。”似乎这才注意到那熟睡的身姿,周围许多少年都有些无语,显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以秦师姐的容貌和身材,哪怕是看着她也足以令人赏心悦目,那家伙脑子里究竟装的什么。”

在诸多讲师当中,秦伊绝对是人气最高的讲师,没有之一,至于原因,只要看到她便能明白,不知多少人将之奉为女神,她的讲堂,从来都是将学舍挤满为止。

在秦伊的讲堂上睡觉?这简直是对女神的亵渎。

秦伊的步伐很轻,走到少年的身边之时没有发出一点声响,她站在桌前,看着眼前那酣睡中的面孔,她的美丽容颜上布满了寒霜。

“叶伏天。”一道轻柔的声音传出,不过却并非是从秦伊口中喊出的,而是来自叶伏天的身后。

似乎是在睡梦中听到有人喊自己,叶伏天的身子动了动,双手撑着脑袋,悠悠的睁开眼睛,朦胧的目光下,映入眼帘是起伏的峰峦。

“好大。”叶伏天情不自禁的低语了一声,他的声音很轻,像是在自言自语,然而在此刻安静的环境中,这声音依旧显得格外的突兀,只一瞬间,许多道目光凝固在了空气中,随即又化作愤怒。

“他竟然敢……公然轻薄秦师姐?”

“这厚颜无耻的家伙,混蛋。”一道道愤怒的目光像是化作利剑,使得叶伏天打了个冷颤,像是感觉不对劲,他的目光顺着那诱人之地往上移动,随后便看到了一张精致如玉却满是怒火的脸庞。

“额……”叶伏天一脸黑线,怎么是秦伊?喊他的人不是晴雪吗?

回头看了一眼,便见到一位十五岁的清纯少女正对着他怒目而视。

叶伏天扫了一眼少女,随即暗骂一声,被害惨了,难怪尺寸不对。

“秦师姐,我……”叶伏天刚想解释。

“叶伏天。”秦伊冷漠的将他打断,道:“青州学宫是在什么背景下创立?”

很显然,秦伊是要回避刚才的尴尬,转移话题,但她此刻的怒火,叶伏天却能够清楚的感受到,他甚至隐隐感觉到从秦伊身上流动出一缕缕剑意,锋利刺骨,刺痛着他的每一寸肌肤。

“三百年前,东凰大帝一统东方神州,下令天下诸侯创建武府学宫,兴盛武道,青州学宫便是在此背景下创立。”叶伏天回应道,当然他所说的是正史记载,在家族中他所看到的野史中还有另一个名字存在,然而,那禁忌之名,却决不允许被提及。

“修行有哪些职业?”秦伊再问。

“修行可分武道和术法,修武有战士、骑士、剑客等许多职业,修术法者有法师、丹师、炼器师等诸多职业,且法师又分多系,当然也有天赋异禀者武法兼修。”叶伏天回应。

“你似乎还遗漏了一种职业。”秦伊神色肃穆,很认真的问道。

“当然不会遗漏?”少年的脸上露出一抹神圣的光辉:“神州公认的最强职业,得上天眷顾者,天命法师,拥有上苍赐予的天赋,那些天赋罕见之人,如召唤师、驭兽师,星术师,绝大多数都出自天命法师,天命法师无论修行武法,都能比他人拥有更强的天资。”

周围诸人都心驰神往,天命法师,传奇职业,承天命,得上苍眷顾。

“不仅如此,即便是最普通的天命法师,也天生适合武法兼修。”秦伊目露憧憬,随后看向眼前的少年,又有些愤怒道:“没想到你对此了解不少。”

“当然。”叶伏天看着秦伊,认真的道:“我就是一名天命法师。”

“噗……”不远处一名正在喝水的少年猛的呛到,剧烈的咳嗽着,周围一双双目光望向叶伏天,像是看白痴般。

世间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不愧是青州学宫的传奇人物,不仅公然调戏秦师姐,如今又谎称自己是天命法师,为了吸引秦师姐的注意?

然而,他是什么人,入学宫修行三年,一直在觉醒第一境聚气境徘徊不前,身体孱弱,显然炼体都没有完成,如此平庸甚至堪称废柴的人物,说自己是天命法师?

这还要不要脸了?

秦伊胸脯又一次起伏,顿时波澜壮阔,她愤怒的看着叶伏天:“既然你是天命法师,自然命宫有魂,将你的命宫之魂释放让我看看。”

“我的命魂还在沉睡,无法召唤而出,我在讲堂上入睡也是因为命魂的缘故。”叶伏天平静回应。

“叶伏天……”秦伊忽然间大声喊道,美眸死死的盯着眼前少年,道:“三年前,你十二岁入学宫,那时我还是外门弟子,参观你们天赋检测,你对灵气感知为天品,震惊学宫,许多师长关注,然而之后三年来,未有寸进,始终停留在觉醒第一重聚气境,终日无所事事,懒惰不堪,在讲堂上心不在焉,你究竟有没有修行?如今,你又谎称自己为天命法师,讲堂入睡也以此为借口。”

“三年来,无论是春闱还是秋闱大考,你全都弃权,直接名列学宫倒数第一,叶伏天,你究竟有没有廉耻之心?”

伴随着秦伊愤怒的咆哮,整间学舍变得寂静无声,落针可闻,诸人的目光凝望着秦伊激动的容颜,似乎,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秦师姐如此模样。

叶伏天似乎也被镇住了,那双漆黑的眸子凝视着面前因愤怒而通红的精致容颜。

“三年了吗。”叶伏天心中低语,没想到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三年,而命宫中的家伙,还是一点没有变化,而且他有些意外,向来冷漠的冰山性感女神秦师姐,原来竟一直关注着他,从当年他踏入学宫检测出天品感知天赋就已经开始了。

空间一片死寂,秦伊美眸凝视眼前的少年,线条清晰的英俊面孔,干净深邃的眼睛灿若星辰,十五岁的年龄,除了体型偏瘦之外,挑不出其它毛病,再过三两年,必是一位美男子。

“我的语气是不是太重了些?”秦伊见叶伏天眼角似有几分落寞之意,不由得心中暗道,怒意便也消散了几分。

“还有一个月时间又到秋闱大考,这次你若还是弃权或者不合格,即便余生为你说情也没用了,学宫不会再允许你继续留下,你究竟明不明白?”秦伊继续道,学舍中的人目光一凝,看来学宫对那家伙是忍无可忍了。

终于,要被青州学宫逐出了吗?若是如此,恐怕将载入青州学宫史册了,毕竟能够被青州学宫逐出,也是及其罕见的。

“他走,我走。”在最后面,一道淡漠的声音传来,不少人望向那坐在角落中的少年,眼神复杂,有羡慕、嫉妒、也有崇拜、畏惧。

“学宫中已有决定,余生无需参加明年的春闱,可任意挑选学宫战楼、骑士团,以及术法宫任意一宫修行,他的未来,不能再受你连累了。”秦伊看着叶伏天叹息,他和余生两人的命运,终将走向完全不同的方向。

“连累?”叶伏天嘴角勾勒起一抹淡淡的笑容,有些玩世不恭。

“闭嘴……”坐在后面余生站起身来,那双眼眸透着璀璨的锋利光芒,刺向秦伊。

“坐下。”叶伏天头也没回,淡淡的说到,余生的目光一滞,看着前方的背影,随后安静的坐了下去,仿佛叶伏天的话对他而言,便是铁令。

“我决定…………”叶伏天脸上露出一抹略显轻狂的笑容,看着秦伊道:“正式参加今年的秋闱大考了。”

后面,余生的眼眸中闪过一道璀璨的光芒。

三年了,他终于,要认真了吗?

青州学宫三年修行,学宫之人皆都只知道他余生天赋绝伦,金系属性感知力天品,武道天赋也奇高,可法武兼修,虽是外门弟子,境界却比许多讲师还要高。

然而,谁又真的了解那沉睡的少年?

“你身体孱弱,依旧还停留在觉醒第一重聚气之境,即便参加秋闱大考,如何能过?”秦伊看着叶伏天,心中暗叹,即便如今奋起,怕是依旧晚了。

“若是过了呢?”叶伏天似乎一点没有自知之明,语气中有着强大的自信。

“你若能过,以后讲堂上你想做什么都行。”秦伊道。

叶伏天目光闪过一道异样的光彩,看着眼前的倩影和火辣的身材,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向了不该看的地方,弱弱的道:“想做什么都行吗?”

“这家伙,这话是什么意思……”许多人盯着叶伏天。

“这无耻的混蛋,眼睛往哪里看?”似乎注意到叶伏天的眼神,许多人有暴走的冲动,他竟然还敢调戏秦师姐?

秦伊自然也注意到了叶伏天的眼神,刚生出的同情之心瞬间荡然无存,美眸恶狠狠的盯着叶伏天,咬牙切齿道:“想做什么,都行!”

秦伊恶狠狠的盯着叶伏天,看到他脸上的笑容,不由得想起了三年前,那一年他十二岁,天赋检测时面对诸多学宫的大人物,他那干净的脸上挂着的笑容却是那样的自然、且骄傲,迥异于其他少年的紧张忐忑。

那次的检测结果,天地灵气感知力,天品;天生的武道修行者。

如今三年过去,除了感知天赋依旧还在,他的境界却没有一点进步,散漫、懒惰,甚至很少能在讲堂上看到他,但他的眼神却和三年前一样。

“若是你没有做到呢?”秦伊问道。

“秦师姐想如何都行?”叶伏天道。

“希望你不要影响余生的前程。”秦伊抬头看了一眼坐在后面的刚毅少年。

余生,金系属性感知力天品,八重觉醒百变境,比七重觉醒玄妙境界的她还要强一筹,他的未来,不应该被耽误。

“好。”叶伏天点头,只是,这可能吗?

秦伊走回讲台,美眸环视诸人,随后道:“距离秋闱还有一个月时间,希望你们能够抓紧时间,等到明年春闱,又将会有一批外门弟子正式踏入学宫,凌笑,你已经踏入六重觉醒无双境,风晴雪,你在五重觉醒神力境也停留了不少时间,希望在明年春闱大考时都能够再进一步。”

修行第一境为觉醒,又称九重觉醒,分别为:聚气、炼体、开脉;铁骨,神力、无双;玄妙、百变、归一。

若能在十八岁前经历七次觉醒,踏入玄妙之境,在春闱大考中只要表现不是太差,便能够真正成为青州学宫的正式弟子。

“秦师姐放心。”凌笑点头应道,风晴雪则是握了握拳,距离目标,越来越近了。

“散了吧。”秦伊轻声道,随后抬起脚步朝着学舍外走去,许多少年的目光也追随着那曼妙的身影而去,终于,当秦伊的背影消失之后,一道道恶狠狠的目光望向了叶伏天,这混账家伙,竟然轻薄他们心中的女神。

“叶伏天。”一道清冷的声音传出,将许多人的目光吸引过去,声音的主人正是坐在叶伏天身后之前提醒他的少女,风晴雪。

十五岁的她已出落得亭亭玉立,眼睛非常好看,五官精致,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气息,给人清纯唯美之感,当她站起来的时候,顿时那双玉腿显得修长而挺立,曲线优雅。

“你怎么可以这样?”风晴雪眼神中有着几分愤怒,瞪着叶伏天。

叶伏天看着少女莫名的怒意,眉头一挑,随即笑道:“你不会吃醋了吧?”

风晴雪美眸一滞,有些无语的看着对方,继续道:“叶叔叔那里你怎么交代。”

“向父亲交代?”叶伏天眨了眨眼睛,随后想起父亲说过晴雪这丫头屁股大好生养的话语,目光不由自主望向那凹凸有致的曲线部位,神色变得古怪了起来。

“你这脑袋整天想些什么呢,我们毕竟还小,生娃的事情以后再考虑。”叶伏天语重心长的道,此言一出,顿时又是满堂寂静,许多少年只感觉怒火中烧。

这混账,怎么可以这样无耻,不久前才公然轻薄了女神秦师姐,如今又对十五岁的清纯少女风晴雪说出如此不堪的话语。

这还要不要脸了?

风晴雪愣住了,随后脑海中也想起叶叔叔曾经对着自己父亲开过一个极不正经的玩笑,俏脸瞬间变得通红,这无耻的混蛋,是不是故意曲解她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这次秋闱之后你若是被逐出学宫,怎么像叶叔叔交代。”风晴雪胸脯起伏,这家伙脑子里装的是什么?

显然,她可不相信只有觉醒一重境的叶伏天,能够通过即将到来的秋闱大考。

“怎么可能。”叶伏天看着少女的模样,淡淡的摇了摇头。

“三年,一直停留在觉醒第一重,却依旧我行我素,谈笑自若,我也想问一声,叶伏天,廉耻二字,你究竟知不知道怎么写?”一道冷峻的声音突兀的想起,许多人回头,看向坐在风晴雪后面的少年,凌笑。

觉醒第六重无双之境,走风系法师路线的凌笑,在青州学宫外门弟子十五岁这一年龄,绝对是天赋非常出众的,明年便有机会通过春闱大考正式踏入学宫。

凌笑说话的时候甚至没有抬头去看叶伏天一眼,他的目光落在风晴雪身上,继续道:“最底层的存在,却言语轻薄于一位耀眼的天才少女,究竟是哪来的勇气和自信,倒是应了一句话,无知者,无畏。”

凌笑说出了许多人想说却不敢说的话,他们都讽刺的看向叶伏天,这家伙,论无耻程度,的确无人能及。

余生不知道何时走到了叶伏天身边,当他站在那的时候,顿时给人以强大的气场,那些肆无忌惮的讽刺眼神也收敛了许多。

“余生哥。”风晴雪轻轻的喊了声。

“嗯。”余生随意的点了点头,他的目光却盯着凌笑,透着强大的压迫力。

“无知者,无畏?”叶伏天并没有因凌笑的讽刺而恼羞成怒,这样的事情,这三年来经历了不少,总有些人喜欢踩着他人来证明自己的优越,尤其是当着美女的面。

“你认为自己知道很多?”叶伏天淡淡的道。

“对于修行,我所知道的,自然不是你能比的。”凌笑平静说道,一个觉醒第一重境界,难得才会在讲堂上出现的废柴,能不无知吗?

“一位战士,要如何才能够战胜火、金双系术法师?”叶伏天忽然间提问,凌笑一愣,随即讽刺道:“你是在秀自己的智商吗,莫说是火、金双属性法师,即便是其中任意一种单系法师,只要不白痴到让战士近身,独战的话都几乎处于不败之地。”

法师能够使用术法,单独对战优于战士,这是毋庸置疑的,战士的胜率极低。

“白痴,若是战士的境界更高,自然就能战胜。”叶伏天嘲讽的道,凌笑一愣,脸色沉了下来,周围的人也都看着叶伏天,这提问未免也太无耻了吧?

“你提出不同职业的战斗,自然是默认以同境界为前提,如此小道,有意义吗?”凌笑讽刺道。

“同境界么,那么这战士如果是位体修,且修行身法呢?”叶伏天再问,学舍中许多人都愣了下,露出思考之色,体修爆发力强,如果再修行身法,必然能够短时间靠近术法师近战。

“你所说的是火、金双属性法师,火焰术法裹身,再配合金系的强大防御和攻击力,即便近身也不会弱于体修。”凌笑冷笑道。

“这体修如若再修行九重裂这样的战技,配合体修的爆发力,你认为金属性的防御有用?”叶伏天露出一抹轻蔑之意:“至于法师的攻击,你应该明白毫无意义。”

凌笑眼神凝重了几分,的确,一位修行身法的体修必然能够避开术法的正面攻击,从理论上而言,叶伏天是对的。

“这终究只是纸上谈兵而已,没任何实际意义。”凌笑自然不能认输。

“没错,法师怎么可能输给战士。”有人附和道。

“人云亦云,还自诩博学讽刺他人无知,那我再问你最简单的问题,觉醒第一重聚气之境,不同人修行可有差别?”叶伏天又问道。

“武道修行感知天地灵气,以此来聚气,法师对单一属性灵气感知力更敏感,但也更加纯粹霸道,因而是以单属性灵气聚气,两者自然不一样,如若都是武道修行,那么没什么差别,如果是法师聚气,因为属性不同,聚气境自然有差别。”凌笑缓缓开口,将诸多因素都考虑其中。

“白痴。”叶伏天轻蔑的扫了凌笑一眼,随后便转身离开。

“你什么意思?”凌笑皱眉看着叶伏天的背影:“无言以对了,便佯装胜利离去?可笑。”

“这家伙真能装。”有人讽刺道。

然而就在他们说话之时,背对着他们的叶伏天身上忽然间出现了一道耀眼的光芒,那是气流,于周身流转,宛若一道璀璨光幕,顿时身后的讽刺目光直接凝固在了那里,神色变得格外的精彩。

叶伏天就是聚气之境,他在用实际告诉诸人,他的聚气之境,就与众不同。

凌笑的眼神略显阴沉,气流周身,光芒四射,这真的是觉醒第一境聚气境?

余生踏步跟随叶伏天一起离开,很快身影消失在了门外,在他们离去之后,学舍内一片哗然。

“这败类聚气境竟然真的和别人不一样。”

“那又如何,三年时间依旧停留在聚气境,当然会有点不一样,若是我们也和那废物一样,同样能够做到。”

“说的没错,三年聚气,不知道他哪来的底气,有什么资格那样嚣张。”

“竟然敢对秦师姐和风晴雪说出那样的话语,可恶,这人渣。”

“凌笑,不要太在意了,纸上谈兵再漂亮,若是正面遇上你,你一根手指都能捏死他。”有人对着凌笑大声道,立即有许多人附和。

凌笑若有所思,随即露出一抹灿烂的笑颜,没错,一个卑微的存在,何必太在意。

“晴雪,那家伙太不自重了,我知道你和他自幼关系不错,但还是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吧。”风晴雪身旁,她的好友慕容清劝道,她一直非常看不惯叶伏天,境界那么低,竟然还有脸洋洋自得。

“那家伙,的确有些过分。”风晴雪有些生气的道。

“晴雪。”慕容清见到风晴雪语气并没有太在意,不由得认真道:“你能不能清醒一些,你已经随时可能成为学宫正式弟子,应该好好思考将来了,他的行为可是会影响你的名誉,然而你却一点不计较,这让其他人怎么看?因为一个那样的人,值得吗?”

风晴雪美眸一凝,她倒没有想那么多。

“该成熟点了,以后少接触他,最好是和他划清界限。”慕容清继续劝道。

 

青州学宫身为青州城圣地,占地极为广袤,倚山而建,背靠天妖山,在青州学宫中,哪怕是外门弟子,都有自己独立的别院。

叶伏天回到外门弟子居住的区域,自己的别院之中,余生安静的跟在他身后。

“余生,我打算放弃了。”此时,叶伏天停下脚步,低声说道。

“即便不觉醒天命,你依旧是天才。”余生看着前方的少年道,叶伏天说他是天命法师,诸人都以为是个笑话,只有余生知道,这一点不好笑。

叶伏天,他的确是天命法师。

“这我当然明白,只是有些不甘心啊。”叶伏天苦笑:“三年了,若是再这样下去,就真的要被你甩开了,看来,要好好努力了。”

“走吧,开始修行了。”叶伏天回头看了一眼比他高一个头的少年,余生体型比常人更大一块,天生就有一股强大的气场。

两人走到别院中修行之地,叶伏天盘膝坐下,只见他眼眸闭上,刹那间,周身流转着璀璨的气流,周围一小片天地的灵气像是疯了般,纷纷朝着叶伏天的身体涌去,余生坐在他身后安静的看着这一幕,此时的叶伏天犹如一可怕的漩涡,吞噬一切灵气,若是被其他人看到,怕是会惊为天人。

可怕的气流顺着叶伏天的身体,朝着他脑海中某处部位流动而去,那里是他的命宫。

命宫有魂,是为命魂,可称天命修行者。

此时,在叶伏天的命宫中,有着一棵参天古树,生长着茂密的翠绿枝叶,周围却是荒芜一片,当天地灵气涌入之时,古树贪婪的汲取着一切灵气,翠绿枝叶发出沙沙声响,无风自动。

在古树之下,凝聚出一道虚幻的身影,那是叶伏天的身影,他看着眼前的古树,低声道:“汲取了三年灵气,依旧毫无变化,只知索取,既然如此,从此以后,我不会再以灵气灌入。”

说罢,叶伏天的意识虚影消失,那些流入体内的天地灵气朝着四肢百骸而去,而不再流入命宫。

强大的天地灵气冲刷着肉身,准备炼体,但就在此刻,异变陡生,一股强大的吸扯力传来,刹那间灵气倒流,再次疯狂的朝着命宫方向流动而去。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使得叶伏天身体一颤,随即有着一抹强烈的不爽,三年来灵气全部送入命宫,却一点变化没有,如今,竟然还要强行夺取,阻止他修行?

想到这叶伏天想要对抗,然而,那股霸道的力量无视一切,疯狂的吸扯一切灵气,甚至,叶伏天体内的精气都被吸出,只是短短的瞬间,他的脸色就变得苍白了许多。

“混蛋。”叶伏天怒骂一声,伴随着灵气疯狂涌入命宫,他感觉到脑袋剧烈颤动着,像是命宫内发生了剧变,意识想要进入,却瞬间被一股狂暴的力量撕碎。

“啊……”一道低沉的嘶吼声从嘴中吐出,余生猛然间站起身来,盯着叶伏天身上的剧变,不仅是叶伏天身体,就连他周身聚集的天地灵气都疯狂的流向叶伏天,而且,周围的花草树木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枯萎,像是想到了什么般,余生眼眸中闪过一道璀璨的锋芒,他走到叶伏天身后坐下,双手放在他的身上,果然,只一瞬间一股强大的吸力吞噬着他体内的灵气。

终于,要觉醒了吗?

…………

叶伏天醒来的时候,只感觉身体极度虚弱,他睁开眼睛,阳光有些刺眼,显然已经过了一夜。

“这是,怎么回事?”叶伏天坐了起来,见到周围草木枯萎,余生也虚弱的坐在一旁调息。

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他闭上眼睛,意识进入命宫,随后,身体猛的颤了下,此刻,本荒芜的命宫中,苍穹之上竟有月光洒下,还有一片茫茫大地,似有山水,命魂古树矗立在大地上,迎风招展,枝叶繁茂,变得更加翠绿,像是布满了灵气。

“世界之树。”古树下出现了意识所化的叶伏天虚影,难道老爹没有骗自己?

老爹曾对自己说过,他的祖上有逆天修行的天命法师,命魂世界之树,可夺天地万物之灵,只是后来家族传承断绝,而他叶伏天,是唯一一位继承了祖上天赋的人。

“这么说来,大自在观想法岂不是也是真的?”叶伏天想起从小便倒背如流的大自在观想法,心头有些激动,随即闭目,口中有晦涩法诀吐出,很快,他变得心无旁骛,念头通达,意念随心所欲,驰骋于天地之间。

很快,在叶伏天的观想中,浓郁的天地灵气出现,他甚至能够从中看到不同色泽的灵气,那是最为纯粹的不同属性灵气,每一种色泽,代表着一种属性。

“火焰。”叶伏天意念锁定火焰色泽的灵气,那是火属性天地灵气,世界之树命魂化作了火焰色,耀眼夺目,顿时,外界火焰灵气凶猛的朝着叶伏天体内流动,游走于五脏六腑,那股灼热感极为强烈。

“木属性。”叶伏天运转大自在观想法,转而观想绿色灵气,顷刻间,木系灵气灌入身体当中,他体内耗损的精气神飞快的恢复着。

“金、土、风、水……”叶伏天不断尝试,良久,他终于停下,再次睁开了眼睛,傻傻的看着前方发呆。

“这是,真的吗?”叶伏天看着自己的双手,有些不敢相信。

“当然是真的,你是,全属性法师。”身后,余生双拳紧握,浑身上下因激动而青筋暴露,目光死死的盯着叶伏天道:“而且,是能够武法兼修全属性天命法师。”

“这样的话,我的天赋岂不是……”叶伏天双眸精芒闪烁。

“逆天。”余生道:“青州城绝没有第二人。”

一抹灿烂的笑容在唇角绽放,祖先的天赋上辈那么多人没有继承,却落在了自己的身上,这就是天命吗?天命法师,上承天命。

“走。”叶伏天忽然间站起身来,朝着别院外而去。

“去哪?”余生问道。

“后山。”叶伏天回应道,后山,指的是青州学宫背靠着的天妖山。

“后山妖兽横行,去那里做什么?”余生问。

“就在边缘区域,有你怕什么。”叶伏天说话之时人已经走出,余生没有多言,紧随其后。

天妖山乃是一片连绵山脉,地势险峻,山间妖兽横行,极少有人知道其究竟有多深,据称青州学宫倚山而建,就是为了防范天妖山的妖兽出山祸害,同时,也是学宫弟子历练之地。

正午时分,两位少年登上了天妖山边缘之地的一座山峰之巅,站在巨石之上,眺望下方巍峨学宫,叶伏天吐出一口浊气。

三年了,自知是天命法师的他怎甘心只修行武道,然而命魂一直未有变化,让他的骄傲外表下始终隐藏着一层落寞,如今,一切终于结束了,他将向着梦想前行,成为一名强大的天命修行者。

烈日当空,落在叶伏天的身上,少年抬头直视阳光,那眯着的眼睛透着强大的自信。

大自在观想法,它的精髓,在于观和想。

此刻,他要观想太阳。

叶伏天于山顶巨石上观想烈日,很快,太阳光线化作太阳之火,弥漫于叶伏天周身,随即钻入叶伏天身体当中,一股霸道无匹的烈日之火在体内游走,通五脏、达六腑,经四肢百骸,充盈全身。

余生目视前方,看到叶伏天化身火人,那双坚毅的眼眸露出一抹笑容,沉睡的真龙,终将苏醒。

噼里啪啦的声响传出,叶伏天的肌肤都被火焰烙得通红,在太阳之火的煅烧下,他的身体无时无刻不在蜕变。

良久,叶伏天的肌肤变得晶莹,像是有火光,他体内,则是出现了一条条火龙,朝着各处经脉撞击,发出轰隆隆的嗡鸣声响,动静极大,好在山顶无人,只有余生能够听见这狂暴声响。

炼体开脉如此大的动静,简直骇人。

不知不觉已近黄昏,太阳西落,叶伏天身体已被火焰包裹,体内似有狂风暴雨,骨骼不断发出咔嚓的声响,直到太阳消失,叶伏天才停下,眼眸缓缓睁开,竟有一道火光从眼瞳中射出。

“一日三境。”余生震撼开口,压抑三年,一朝爆发,借太阳之力煅烧肉身,连破炼体、开脉之境,踏入觉醒第四重之境,铁骨,一身铜皮铁骨。

“太霸道了。”叶伏天喃喃低语,寻常人要锻造一身铜皮铁骨,至少需要数月时间,他成为天命法师,以大自在观想法观想太阳之火锻造,再有命魂辅助,半日锻造出一身铁骨。

此刻的他只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站起身来,叶伏天走到山顶的一颗巨大古树前,拳风呼啸,一拳轰在粗壮的大树躯干之上,顷刻间咔嚓的声响传出,躯干粉碎,眼前的大树四分五裂,随后轰然倒塌,拳头所落下的地方,一片焦黑。

“他人神力之境,也绝非你一拳之敌。”余生看到这一幕叹道,觉醒第五重神力之境,力大无穷,但叶伏天这一拳,绝对超越寻常武修神力之境所拥有的力量。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