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错爱霍少宠妻宠上天
  • 婚前错爱霍少宠妻宠上天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青云踱步
  • 更新:2022-04-01 12:41: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点击阅读
杨梓芯被继母逼迫嫁给老男人,老男人比她父亲的年纪都大,她自然是不愿意的。逃婚的途中,她误打误撞,遇见了被人下药的霍忱锋,她最终不忍心,舍身相救。两个人连彼此的模样都没有看清,杨梓芯还把继妹的照片遗落在某人的房间。一场错综复杂的豪门爱情,缓缓拉开了序幕!

《婚前错爱霍少宠妻宠上天》精彩片段

晚上十点,黎明国际酒店。

亮如白昼的走廊里,衣衫不整的女人狼狈的逃跑。

“救…救命……”

杨梓芯踩着地毯,如踩上棉花,脚步虚浮。胸口又热又痛,头晕目眩。

身后保镖快追上来,她不敢停,咬牙向前跑,祈求遇到人救救她。

“被送到老子床上还暗算老子,等抓回来看老子怎么收拾你!给我追!”镶着金牙的中年男人捂着一只眼睛,眼神阴狠又坊荡。

身后脚步声更急促,如催命的魔音。

杨梓芯清澈的双眸蓄满泪水,绝望又害怕,拼了命的跑。

隐约猜到了是谁把她带上楼。

“站住!”

保镖来了身后,杨梓芯尖叫一声,扶着墙壁跑过转角,怔愣的停。

前面没路了!

只有一紧闭的房门。

她通红的小脸挂满泪水,挣扎两秒尝试推门。

门开了,杨梓芯迅速跑进去,关上门反锁。

“老板,人不见了,应该进房间了。”保镖的声音伴随敲门声响起。

杨梓芯身体微微发抖,捂着嘴巴无声抽泣。

“别敲!没看见门牌吗,里面的人惹不起,还不快走。”

门外渐渐没了声音,杨梓芯劫后余生,身体瘫软,额头抵着门,大口喘气。

忽然,后背贴着一具滚烫的身体,男人粗重的喘气声响在耳畔。

杨梓芯浑身僵硬,惊叫出声。想起刚才那群人的话,刚褪去的恐惧感再次如潮水涌来。

她声音颤抖,“对…对不起,打扰了,我这就出去。”

男人一双漆黑的眸在昏暗光线下,如鹰隼锐利冰冷。

宽大手掌扣着她纤细的脖颈,低沉的声音带着隐忍,“你是谁?”

喉咙传来痛楚,杨梓芯痛苦又恐惧,瞪大了双眼,泪水滚落,“我不是故……”

话还没说完,肩头一沉,男人手臂无力的垂下去,整个身体的重量压在她身上。

杨梓芯脑子快炸了,等了几秒他都没反应,机械的、缓慢的侧过头,“先生?”

男人没有反应。

杨梓芯松了口气,推开他就要跑,双手触碰到他滚烫的胸膛,又犹豫了。

烧的温度这么高,如果放着不管容易休克。

她挣扎几秒,艰难的做了决定。

把男人拖回房间,用尽全力放在床上,小跑去卫生间,先洗了把脸让自己清醒些,再拿毛巾冲凉水,拧到半干,放在男人额头。

霍忱锋意识模糊之际,额头传来冰凉感,唤醒几分意识。

他偏过头,昏暗光线下看不清女人五官,朦胧的侧脸柔和、美好。

体内烈火烧遍全身,猛的伸手抓住女人手腕,用力向床上一拉。

杨梓芯被拽的趴在他身上,还没来得及起身,翻天覆地的翻转,两人换了位置。

男人微干的在她唇角掠过,气息滚烫,“是你自己闯进我房间。”

“对不起…我这就走,求求你放过……”杨梓芯害怕极了,哭着哀求,双手胡乱的推他。

“别哭,”霍忱锋皱起眉,罕见的对女人心软,摘下他定制的戒指戴在她手上,“我不会跑。”

话音落,抓着她双手控制着,俯身亲吻。

杨梓芯心如死灰,泪如泉涌。

终于,男人沉沉睡去。

……

霍忱锋醒来时,最先看向身侧,解了他的药的女人已经跑了。

他缓慢坐起来,开了灯,瞥见地毯上的异物,是张一寸照片。

开门声响起,下属快步走来,“霍总,我来晚了。”

“帮我找到她,带回霍家。”霍忱锋对女人向来提不起兴趣,刚才只不过跟那胆小的女人短暂温存,就怀念她了而已。

更何况,他需要负责。

……

杨梓芯进家门前整理衣裳,深吸口气,推门进去。

门还没来得及关,迎面甩来一巴掌。

杨梓芯本就身体酸痛难受,被打的踉跄,忍着脸架火辣辣的痛,看向李姝华。

“瞪什么瞪,让你去伺候方家老总,你死哪去了!”李姝华尖酸刻薄,揪着她耳朵训斥。

家里公司遇到难关,方氏集团正好能伸出援手,条件却是要杨家的女儿。

杨梓芯垂下眼帘,泪水模糊了双眼,“李姨,我……”

“方总对今天的事很不满,下了狠话,如果你不能嫁进方家,就终止跟我们的合作。事是你惹的,你这个月就去嫁!”

李姝华走进客厅,下了最终判决。

杨梓芯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眼,嗫嚅道:“可是方家选中的人是媛沫……”

她性格软弱,默默无闻。

李姝华的女儿杨媛沫开朗大方,擅长交际,在上流圈子小有名气,方家老总一眼就看中了。

谁不知道他爱好美色,又有特殊癖好,娶回家的妻子没有一个活过半年。

杨媛沫从沙发站起来,笑着走到她身边,伸手捏着她下巴,得意又张扬,“是我又怎么样,你敢不嫁?”

杨梓芯攥紧了拳,抬眸跟她四目相对,唇瓣微抖,“我…我不嫁。”

“你敢瞪我!”杨媛沫用了力气,指甲陷进她下巴娇嫩的肌肤里。

杨梓芯抿唇忍着痛,坚定的重复,“我不嫁。”

李姝华眯起眼睛,这死丫头越来越不好控制了,幸好有软肋。

“不嫁也行,我跟乡下医院说,你那精神病的妈也不用治了。”

“不要……”杨梓芯看见父亲下楼,快步走去楼梯口跪下,抓着他裤脚哀求,“爸,我能不能不嫁方家,我一定会好好赚钱,都给家里。”

父亲的话把她彻底拖进深渊。

“你那点钱能干什么,事是你惹的,你不嫁难道让媛沫嫁吗。识相的自己嫁过去,今晚就去给方道歉!”

杨梓芯双手无力的松开,绝望的闭上眼睛,心如刀绞。

“我嫁,但我有一个要求。”她缓缓站起来,神色淡漠又落寞,“把我妈接到城里医院,好好治疗。”

得到父亲亲口答应,杨梓芯心口钝痛着,艰难的迈出家门。

“司机,送她去方家。”

方家,灯火通明。

一身材矮胖的中年男人坐在沙发,满面怒火,气急败坏,“到嘴的鸭.子飞了,还差点误闯霍家那阎王的房间,真晦气!”

杨氏遭遇危机,方家正是杨家所处行业的龙头企业,为求合作,杨家许诺用女儿来换。

两家约好杨媛沫在酒店开好房间等方建城,等他一去直奔主题。

可那女人拼命反抗,踹他一脚就跑了!

方建城越想越愤怒,“告诉杨家,这种态度别想让老子帮他们!

管家快步走进来,“老爷,杨家又将人送来了。”

方建城想起那一脚,气恼的冷哼,“让她给我滚,方家是她想攀就攀,想跑就跑的地方......”

余光中,杨梓芯走了进来。

身姿曼妙,一张倾城绝色的脸蛋勾得方建城挪不开视线。

清纯娇嫩的脸颊挂着泪痕,哭过的杏仁眼清澈沁润,眼眶粉红,粉唇微抿。

杨梓芯察觉他炙热的、在她身上打量目光。

她垂下眼帘,忍着胃里翻滚的恶心,嗫嚅道:“方总,今晚是我失礼了,我向您道歉,希望您不要迁怒杨氏集团。”

方建城见到她的刹那,心里燃起火苗,阴笑着靠近她,“我怎么不知道杨家还有这么清纯漂亮的女儿,比杨媛沫强多了。”

杨媛沫争强好胜,处处压杨梓芯一头,酒会宴会等场合通通不让杨梓芯去,自然名气更胜。

杨梓芯天真的以为他不生气了,事情就结束了,莞尔一笑,“方总过奖了,您答应拨项目款的事......”

一只肥硕的大手摸上她肩膀摩挲,猥琐又不怀好意,“好说,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自家人哪能不帮自家人。”

刺啦一声,方建城手掌下的衣衫撕扯破裂,如凝脂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

杨梓芯犯恶心,触电似的躲开他的手,鹿眼般沁润的眸怯懦慌张,“方总,我配不上您,求求您放过我吧......”

方建城猴急的抓着她胳膊拽进怀里,猥琐的声音暗示威胁,“我的容忍是有限度的,这次可别再让我失望了。”

——不能让方总满意,你妈也别想治了。

杨梓芯挣扎的动作逐渐停下,耳边回荡李姝华警告的话,身体僵硬如一具木偶,痛苦而绝望的闭上眼睛,泪水滚落。

被拖进深渊之前,她艰难的开口,“方总,为了表达我的诚意,我任凭您想做什么。但在那之前,先把项目款转给杨氏集团。”

方建城捏起她的下巴,“你在跟我谈条件?”

杨梓芯强撑着与他对视,强颜欢笑,“您将这笔钱打过去,我和杨家断绝往来,以后就是方家的人了,您要取我,总要有聘礼吧。”

她不知道自己能在方建城手里活几天,如果他出尔反尔,李姝华绝对会断了她母亲的医药费,到时......

“哈哈哈,这话我爱听。”这笔钱对杨家是拯救集团的巨款,于方建城而言却是毛毛雨。

他打了个电话让助理拨钱给杨氏财务,笑容阴险,“这回满意了吧。”

杨梓芯心里的重石落下,来不及松口气,身体被重重的推倒沙发上,方建城肥硕的身躯恶狼似的扑上来。

强烈的抵触感到来之前,手臂传来尖锐物体刺入的钝痛,痛得她咬着牙闷哼一声。

想起外界对方建城的传闻,特殊癖好......死了三个妻子。

死亡的恐惧将她淹没,杨梓芯身体微微发抖,贝齿咬着下唇,无声抽泣。

方建城拿起茶几上的水果刀在她洁白嫩滑的肌肤轻轻掠过,话笑声犹如地狱里催命的音符。

冰凉的触感令她身体一阵颤.栗,本能的摇头抗拒。

方建城笑容变得阴狠,握着刀从她手臂划过。

杨梓芯绝望的闭上双眼,想象中的疼痛没有传来,身体一沉,没了动静。

几分钟后,她忐忑不安的推了方建城一下,他毫无反应。

杨梓芯猛的将人推开,身体瑟缩靠着沙发。

方建城死猪似的一动不动,满脸充血,瞪着眼睛,死死盯着前方。

强烈又不祥的预感从杨梓芯心里冒了出来,她伸出颤抖的手指,摸上他的脉搏。

脉搏摸不出,颈间动脉也停止跳动。

杨梓芯惊叫一声,引来了管家。

“他,他死了......”

管家慌忙探鼻息,大惊失色,“快送医院,再把她看住了!”

杨梓芯跌坐在地,晕了过去,手臂的伤口渗出鲜血。

......

六年后,华城一家私立中医馆。

午休时间,医馆洗衣房里。

瘦弱的小女人坐着凳子,在能装得下她的大洗衣盆里捞出衣服搓洗。

汗水顺着她鬓角滑落,掉进洗衣盆里。

“妈妈,为什么不用洗衣机呀。”五岁的小女孩小圆脸带着婴儿肥,一双水汪汪的眼睛黑普萄似的,脆生生的声音奶里奶气。

她身边帅气的小男孩回话,“妹妹,妈妈说过洗衣机洗不干净的。”

小女孩托腮,“可是手洗好累累噢。”

杨梓芯欣慰的笑了,手指点了点小女孩的小鼻尖,“宁宁知道心疼妈妈了。”

看见一双可爱懂事的儿女,再累也不觉得辛苦。

六年前方建城死在家里,杨梓芯被扣在方家,直到医院和警方都证明方建城是突然脑梗猝死,她才被方家放了。

杨家早公布她攀了方家的高枝,传的沸沸扬扬,她回不去了,只能自谋生路。

她努力找工作,只为早日攒够母亲的医药费,彻底脱离杨家,却因为之前方家的事被人看低,只能做兼职。

这些都是李姝华,杨媛沫害的,她却不得不认栽,同时干几份无门槛的兼职。

不分昼夜,埋头苦干。

这一切遭遇都是李姝华母女害的,有朝一日回去,一定要让她们付出代价。

就在她被绝望和恨意包围时,她有了宝宝。

一对小天使,照亮了她灰暗的生活。

气氛正温馨,有人哐哐凿门。

宁宁、京京忐忑不安的看向房门。

“不怕,妈妈去开门。”杨梓芯站起身,在围裙上擦了一把手,拧开房门。

“杨梓芯,医馆请你是让你躲在洗衣房偷懒吗?这么爱在这里,干脆当保洁得了。”

尖锐刺耳的声音从一个长相刻薄的女人口中传出,正是杨梓芯医馆的同事,陈徽如。

“上班带着两个拖油瓶,你究竟要躲在这里奶孩子还是去治病,病人都被你耽误了!”

杨梓芯为了母亲学的医术,却没资质又没考证,做不了医生,只好在医馆兼职。

一次遇到了很恶劣的医闹,病人被放弃治疗,家属疯了要毁了医馆,她用针灸抢救回来,间接挽救医馆。

馆长看中她的医术,特许她正式工作。

陈徽如当初为进医馆费了大力气,见杨梓芯这么轻松,嫉妒得咬牙切齿。

杨梓芯眼眸如一簇簇冷箭,反唇相讥,“午休时间哪里来的被我耽搁的病人?我的孩子拖油瓶,那你是什么,针灸都做不好,废物一个。”

“你......”陈徽如被戳到痛处,势必要戳回去,“你见谁上班带孩子,还是两个野种,社会上女性风评就是被你这种女人害的!”

啪的一声,一记清脆的巴掌甩她脸上。

“你再说一次,我就双倍打回去。”孩子们没有父亲,是杨梓芯内心深处的痛。

她因为生产停工几个月,花光了积蓄,一对龙凤胎开销极大,她只好住在城中村。

但那里鱼龙混杂,环境恶劣,杨梓芯不放心把两小只放家里,只好带在身边。

陈徽如捂着被打的火辣辣的脸,不敢置信的瞪向她,“你疯了,你敢打我!”

杨梓芯冷着小脸,锋芒毕露,“我带孩子们上班是馆长允许的,为此我承包了全馆洗衣服的工作,你有任何意见去和馆长反应。”

从前是她太好捏了,才落得今天的下场,以后她是个硬柿子了。

“我们才不是拖油瓶,我帮妈妈洗衣服啦。”宁宁脆生生的道,为证明自己,小手在洗衣盆里涮了两下。

陈徽如阴狠的瞪她一眼,正要开口,对上杨梓芯遍布寒霜的眸,心里莫名发怵。

“馆长给你安排了病人,爱去不去。”

看她的样子不像是骗人,杨梓芯怕真耽误病情,不得不去。

走之前蹲下来平视两个小天使,“不用理会那个坏阿姨,在这里乖乖等妈妈回来。”

“妈妈去工作吧,我和哥哥会乖乖的。”安安笑容治愈,朝杨梓芯挥了挥手。

等门关上,小脸垮下来,“哥哥,野种是什么意思,我们是不是拖累妈妈了。”

京京更成熟些,知道的更多,小肩膀垂着,“是说我们没有爸爸,在凶妈妈。”

安安圆润的小脸蛋满是失落,“如果我们可以有爸爸......”

他们从出生起就没有爸爸,安安最羡慕别的小朋友在爸爸怀里撒娇。

每次提起爸爸,又盼望又难过。

京京不忍妹妹再失落,分散她注意力,“就算没有爸爸,有钱也可以,妈妈就不用辛苦工作了。”

“哥哥已经是小男子汉了,可以赚钱帮妈妈分忧了。你在这里等妈妈,我这就去赚钱。”

安安对赚钱的事还很懵懂,对哥哥盲目崇,却又担心,“可是哥哥,妈妈不让乱跑的呀。”

就在这时,杨梓芯落下的手机弹出消息,是条推送。

“全民童…选拔大......入选儿童获得十万人民币。”

京京认不全汉字,只知道成功了会有很多很多钱。

划到最下面,地址离的不远。

京京眼睛一亮,“有办法了,安安,你等我,我一定能带着钱回来。”

他走到哪里都会被人夸小帅哥,入选一定没问题。

“哥哥,我等你回来!”

京京斗志昂扬的出门了,但走到大街上,看见一模一样的街道迷失了方向。

他左顾右盼,身边路过一男人,他小跑追上去,“叔叔,我迷路了,你可以告诉我春兹路怎么走吗。”

霍忱锋停下脚步,低头看向礼貌的小男孩,淡漠的眸掠过一抹愕然。

到了嘴边的不知道,在看见他跟自家儿子五分相似的长相时咽了回去。

他环视四周,皱了眉,冰冷的声音稍微缓和,“你去春兹路做什么,你家长在哪里?”

京京想起不可以和陌生人多说话,就没有透露妈妈的工作。

但他要问路,应该是可以告诉叔叔去做什么。

“我要去参加那个童什么的选拔,赚生活费。”

原来是为了金钱让孩子参赛的家庭,但让五六岁的孩子独自去参赛,未免太不负责任了。

霍忱锋眉头皱的更深,“既然用你赚钱,怎么送你都不肯。”

“不是,”京京听出他责怪妈妈的意思,急忙解释,“妈妈没有让我去,是我看到妈妈好辛苦,要分担。”

他眸色坚定,小大人似的。

霍忱锋失笑,“你还小,好好听话就足够了。”

“我不小了,我都五岁了,是个小男子汉,可以养家了。”京京说的一本正经,扯了扯他袖子。

“叔叔知不知道路呀,我有点着急,怕别人先被选上了。”

京京使出安安的必杀技,奶声奶气。

霍忱锋看见他懂事得令人心疼的样子,想起家里的儿子,同样的年纪,儿子却只知道索取,不懂得付出。

这么孝顺可爱又帅气的小朋友,就别让他失落了。

“你今天很幸运,遇到了我。”霍忱锋半蹲下来与他平视,“我就是童模大赛的主办人,我宣布你被选中了。”

幸福来的太突然了,京京张着嘴巴愣了几秒,“叔叔,你说的是真的吗,可是已经开始了,你怎么不在现场呢。”

他没有先激动狂喜,而是保留着警惕。

不仅可爱帅气,聪明又反应快,童模的不二人选。

霍忱锋被他的逻辑逗笑,“因为我是老板,老板可以开小差。”

他从内衬口袋里拿出一张银行卡,“这里面是童模的酬劳十万元人民币,带回去交给你家长。”

说着在他身上找口袋,放在裤子的拉链口袋里,又拿出一张黑金色的名片,“让你家长来找我商量拍摄的事。”

京京捏了捏脸蛋,确定这是真实发生的事,狂喜的跳起来,抱着霍忱锋大腿,“叔叔,你真有眼光!”

霍忱锋忍俊不禁,这小子不谦虚谦虚?

“我送你回去,外面不安全。”

京京回到医院门口就和霍忱锋道别,一蹦一跳的走进去。

还没走到洗衣房就和紧张慌乱的杨梓芯撞上。

婚前错爱霍少宠妻宠上天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