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前夫求复合
点击阅读
莫涵在与丈夫的两周年结婚纪念日当天,被查出怀了身孕,当她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林铮的时候,对方却面露难色。直到被推进手术室,她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个男人竟然厌恶她到这种地步!在她的苦苦哀求下,医生放她逃走。四年后,莫涵化身国际知名设计师华丽归来。原本打算再不触碰情爱,只想一心搞事业,可是那位前夫先生似乎并不想让她如愿……

《傲娇前夫求复合》精彩片段

夜深了,莫涵在餐桌前等了足足五个小时,依然不见林铮的身影。

她将满桌的美味佳肴热了一遍又一遍,仔细地维持着它们的体面,心想只要林铮能尝上一口,她便也知足了。

今天是他们两周年的结婚纪念日,虽然也没什么可纪念的。

但最关键的是,她今天查出怀孕了。

或许,这能成为他们关系缓和的转折点。

想到即将要孕育一个小生命,莫涵克制不住心中的期待。

可转眼想到林铮平日的态度,满腔的热情又沉了下去。

莫涵下意识抚上还平坦着的小腹,喃喃自语道:“他对我都厌恶至极,能接受你这个意外吗?”

盯着紧闭的房门,她忽然忐忑不安起来。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正当她准备放弃等待时,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推门而入。

男人身材修长,气质矜贵,眉眼却带着淡淡的纠结。

他的突然出现,让莫涵有些局促和紧张,上次两人共处一室,还是两个月前他醉酒那晚。

“你回来了,我去把这些再热热。”

莫涵正要起身,却被林铮拽住了手腕。

他的脸色一改往日阴沉,神情有些说不出的复杂,欲言又止了几次,最后还是松开了她。

面对满脸欢喜的莫涵,离婚的话他却说不出口。

不着急,她就在跟前,吃过了饭再说吧!

林铮这样想着,看莫涵在厨房忙里忙外,心底却没由来的烦躁。

“先生。”一个佣人毕恭毕敬地端上两杯果汁。

他想说他不喝,可看到莫涵的背影,心还是软了下来,这些,都是她精心准备的,最后一次了,就成全她吧!

他点点头,示意佣人先下去,安静地等待开口的机会。

等莫涵忙完后,桌上摆了两杯倒好的果汁。

她心里一阵欢喜,以为林铮终于开始关心他了,高兴地将果汁喝下。

林铮正好有些口渴,也喝了果汁。

可喝完之后,莫涵开始头晕……

而等她恢复意识的时候,身下是一片刺骨的冰凉!

“嘶——”

有东西在她手臂上扎了一下,莫涵吃痛睁开了眼。

身旁几个穿白大褂的人刺痛了她的眸子,提醒她这赫然是一间手术室!

方才的麻药还未全部发作,莫涵撑起身子爬下手术台,愤怒地瞪着眼前的白大褂。

“你们要做什么!”

她神情慌乱,警惕地看着几个医生,却听主刀医生说:“林夫人,我们也是听从林总的意思,孩子,你以后还会有的。”

瞬间,莫涵觉得毛骨悚然。

是林铮,是林铮!

还会有是什么意思?她身体战栗着,已经分不清是害怕还是失望了。

原来林铮一早就知道她怀孕了,所以在果汁里下药,就为了让这群人来拿掉她的孩子!

“林夫人,我们奉命办事,请不要让我们难做……”

主刀医生已经准备就绪,带着身后几个人将她围了上来。

看着眼前这一切,莫涵只觉得可笑。

医生手里刀是救人的,不是杀人的!

“你们给我听好了,不管是林铮,还是整个林家,只要我不点头,你们谁都没资格决定这孩子的去留!”

她的声音虚弱却坚定无比,眼眶酸涩却始终不落下一滴泪。

“主任,要不……”

有个小护士动摇了,扯了扯主刀医生的袖子,却被狠狠瞪了回去。

“林夫人,林总早就料到您会有如此反应,所以也让我带给您一句话——你将自己卖给林家的那一刻起,你对你的子宫,不再具有决定权!”

主刀医生硬着头皮说了这番话,阔步走过去,将莫涵按在手术台上。

他也不忍心对一个母亲如此残忍,可无奈他妻儿老小还被幕后之人拿捏着。

“放开我!”

麻药已发作大半,莫涵用力挣扎也推不动这几人分毫。

眼见着他们要再给她注射一剂药,莫涵伸手从手术盘里抄起一把刀,横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锋利刀刃抵着白皙的脖颈,渗出丝丝鲜血。

“若他林铮能担负起两条性命,你们就尽管动手!”莫涵心里的怒火将眸子烧的通红,她一定要找林铮问个清楚!

林家要是容不得她,大可一纸协议解了这别扭的夫妻关系,没必要用这种手段来羞辱她!

“夫人,你别冲动……”

主刀医生愣住了,要真出了事,林家绝对能查到老板身上,到时候……

想到这,他假装被莫涵逼得步步后退,最后眼睁睁看着她从手术室溜走。

逃离那群人之后,莫涵一瘸一拐地出了医院。

凌晨的风又紧又寒,一次次穿透着她的心和灵魂。

她几次要昏厥过去,但脑子里想着要找林铮讨个公道,硬是坚持回到了林家。

可还没走进门,她就远远地在落地窗外,看到林铮抱着安如雪,两人亲昵的样子像极了一对夫妻!

只一眼,莫涵双腿一软,跌在地上。

林铮啊林铮,我当真是高看了你……

下腹传来一阵剧痛,她再次失去知觉。

她不知道的是,此刻别墅内的林铮,也是昏迷不醒的……

十分钟后。

一个身穿蓝色西装的男人赶到,莫涵脸颊上沾满了泪水,身下鲜血淌了一地。

叶青冰凉的手指搂过那日思夜想的腰肢,抬眸就看到别墅内的女人走了出来。

“记住我们的约定。”

安如雪的口吻充满威胁。

“我只要莫涵,其他的事都与我无关。”

叶青再不想多看她一眼,她的存在,只会提醒他为了得到莫涵成为了一个多腌臜的人。

“最好是这样!”

妖艳的女人冷笑一声便转身回了别墅。

而叶青也在转身的瞬间,眸光中流露出阴狠。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们商议好的计谋,只为了离间莫涵和林铮最后的一丝感情,逼着他们离婚。

但林铮让莫涵伤心,安如雪让莫涵伤身,这两个人,他早晚都不会放过!

等莫涵再次醒来时,已经过去三天三夜。

“你终于醒了……”

叶青看莫涵睁开眼,心里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他万万没想到,安如雪搞来的药对身体伤害那么大,这几天莫涵昏迷不醒,生命体征断断续续。

要不是他恳求老师出山,只怕莫涵早已一命呜呼。

“孩子……我的孩子怎么样了?”

莫涵颤抖着双唇,醒来后第一时间询问。

她记得昏迷前,下腹传来疼痛。

莫涵的话,狠狠给了叶青心口一刀,他默默守护了这么多年,终究还是敌不过林铮吗?

但他现在还不能表现出来,只能硬生生忍下心头的幽怨。

“莫涵,孩子本该是两个人相爱的结晶……”

“意思就是没有,对吗?”

莫涵颤抖着声音打断他的话,鼻尖顿时红了起来。

叶青沉默了,他生怕自己开口就会说出一些难听的话来。

林铮从头到尾都不爱她,他的孩子,没了就没了,有什么好难过的?

想要孩子,他以后可以给她!

莫涵看着叶青的反应,绝望地闭上了眼。

世人皆以为她嫁给林铮是被逼无奈,是商业联姻各取所需,可只有她自己清楚,林铮就是十年前她爱上的那个少年……

“莫涵……”

叶青还想再说些什么,护士却走进来递给她一个文件袋。

“莫小姐,这是一位先生让我交给你的。”

她起身打开一看,袋子里装着一张纸,上面赫然写着“离婚协议书”这五个大字!

林铮!

你就这么等不及要我给安如雪腾地方吗!

她再也压不住心里的怨气,必须找到林铮一股脑宣泄出来才好,即便他最终还是要赶她出门!

这一次,叶青没有拦她,因为安如雪那边已经做了完全的准备。

只要莫涵前往,只有死心的份……

莫涵拖着酸痛的身子来到林氏大厦,一身病号服格外引人瞩目。

“林铮,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冲进总裁会议室,她将协议书直接甩在了林铮的脸上。

男人微微皱眉,摆摆手让股东们都退出去,接着,他冷冷地睨了一眼莫涵的打扮。

在他看来,为了争夺财产,莫涵连苦肉计都使出来了。

“你自己做的丑事,还需要我来解释?”

林铮转了转手上的戒指,语气冰冷又充满厌恶。

莫涵完全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刚想对峙,却瞥见了桌角垃圾桶里的一份报纸。

报纸上赫然写着几个字——林氏少夫人与情人密宅私会!

标题下面,是叶青抱着她的照片,每一张都能看清她的脸。

“真没想到,往日无辜柔弱的小绵羊,还有这样的一面!莫涵,真是我低估了你!”

林铮弹了弹协议书上的灰尘,用指尖推到莫涵面前。

一想到莫涵装得欢天喜地,却在那杯果汁里下了药,他心底的厌恶就到达了极点。

现在,她还有脸质问他?!

可笑!

心中仅有的一点念想和愧疚,都在得知莫涵和林青那点事情之后,烟消云散了。

“签了它,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滚出林家!”

眼看林铮如此决绝,一路上涌到心口的千言万语,都被莫涵压了下去。

十年前的事,看来是没必要再问了。

深吸一口气,莫涵潇洒地在离婚协议上签下名字,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林铮!

我一定会让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应有的代价!

离开林氏不久,莫涵就接到了父亲莫远怀的电话。

“莫涵!谁让你和林少离婚的,既然你断了我的财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莫远怀根本没给莫涵反应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

莫涵短暂愣了一秒,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冲向了市郊的疗养院。

等她赶到的时候,刚好看到几个人将养母从ICU里推出来。

她心里咯噔了一下,立即挡住了他们的路。

“你们这是干什么?要给她转普通病房吗?我妈她身体虚弱,不可以离开这儿!要多少钱你们跟我说,我会想办法的!请你们把她送回去!”

身穿病号服又蓬头垢面的莫涵,此刻就像一个精神病人,为首的医生招了招手,几个保安便将她架了起来。

“我是她女儿!你们把她送回去!我有钱,我可以有足够的钱让她在里面!你们把她送回去啊!”

莫涵疯了一样地对着身边的保安又撕又咬,床上的女人双眸紧闭,看起来没有一点生机。

她真的很怕……

“莫小姐你冷静点!你的养母在半个小时前已经离世了!”

这时一个熟悉莫涵的医生冲了出来,对她大喊了一声。

刹那间,整个世界的空气都凝固了。

莫涵楞在原地,一滴泪悄然从眼角滑落,“啪”地摔在地上砸了个粉碎……

“不可能,这不可能!”

莫涵摇了摇头,距离刚才莫远怀的电话,才过去一个多小时而已。

“你难道不知道吗?病人的身体早就是一副空架子了!完全只能靠机器维持生命体征,现在这样,对她来说也是一种解脱!节哀顺变吧!”

那医生又丢下两句话,随后推着遗体朝太平间走去。

“空架子?解脱?”

莫涵呢喃着这几个字,全然品不出什么意思。

莫远怀向来不让她随便来探望,一直跟她说养母的身体状况尚可,怎么现在会是这样?

她身边的这些人!这些事!到底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

谁能告诉她!谁能!

莫远怀抛妻弃子,逼她母亲离婚,娶了上司的女儿,从此平步青云。

可却导致她母亲抑郁至死,她被送进了孤儿院受尽人间冷眼。

好不容易被养母领回家,两人相依为命,可她长大后,莫远怀却又找到她,利用养母的病威胁她嫁进林家,只为了日后财富无忧。

而林家也是为了得到政治支持,才娶她入门!

林铮对她厌恶至极,两年以来,除了那次醉酒,始终都不碰她一下,都不会多看她一眼……

好不容易有了身孕,却被他捧在心尖上的人,硬生生给打掉了!

那些令她心碎的事情一幕幕上演,莫涵感觉心口一窒,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接着,好像有什么东西流出了她的身体。

莫涵无力地靠在墙上,垂眸望着自己的裤腿已经被鲜血湿透了。

有路过的护士尖叫一声,随后将她送进了抢救室。

“病人子宫大出血,立刻准备输血……”

医生机械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昏昏沉沉之中,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快困不住这副灵魂了。

眼前的光点里,她仿佛看到母亲和养母在一起对她招手,她们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婴儿。

是她和林铮的孩子吗?

她好累,不想再坚持了,能不能和她们一起离开?

而且这世间,貌似真的没什么让她留恋的了……

就在莫涵感觉自己的灵魂马上要飞走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医生的一句话——

“奇怪,病人子宫内竟然还有妊娠特征!”

……

四年后。

龙庭世豪酒店。

“据说这次唐氏从国外高价请回来一个设计师啊,很厉害的样子,怕是唐氏这次要起死回生了!”

“害!我打听过了,才二十七八,嫩得很!好对付着呢……”

“据说是个极品妞儿啊,该不会是跟唐老爷子有一腿才坐上这个首席设计官的位置吧?”

酒会上,几个商业人士凑在一起八卦着唐氏的变动。

这时,一道清冷的女声插了进来。

“死丫头片子,跟你有什么关系!”

被讽刺的中年男人气急败坏,想在嘴上讨回个面子。

没错,他的公司最近经营不善,正在筹谋着找大集团收购,可这丫头是怎么知道的?

“真是可怜你那些员工,还不知道自己马上就要被打包便宜处理了!”

年轻女人优雅转过了身,一双绝美的桃花眼摄人心魄。

高定礼服露出她白皙的脖颈和锁骨,灯光下肤若凝脂,顿时让这些男人都忍不住闭上了嘴。

就连刚才被挖苦的男人,都看直了眼。

“四年不见,想不到你还跟往常一样美艳,也和往常一样,喜欢和男人嬉笑打闹呢。”

莫涵背后响起安如雪熟悉的声音,她眸光流转,笑的愈发灿烂起来。

她这个心思还真是通天了,想曹操曹操就到!

莫涵转过身,瞧见安如雪穿着粉色公主裙,端坐在轮椅上,五官依旧那样清纯可爱。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龙市大名鼎鼎的——轮椅上的名媛啊!”

莫涵目光从安如雪脸上扫到腿上,然后嗤笑一声,故意让安如雪百般不舒服。

她笑着喝下杯中的香槟,一步步逼近了对方。

安如雪被她盯得起了鸡皮疙瘩,不知为何,总感觉这个莫涵和几年前相比,像是变了个人!

林铮远远瞧见这边有异样,跨步赶过来拦在了安如雪面前。

只是他没想到,这人竟是莫涵!

他活生生找了四年的人,就这样直直地站在自己面前,而且美得不可方物……

林铮惊艳了几秒,随即化为厌恶,“你怎么会来这里?”

“林总这话真有意思,你们能来,我就不能来吗?”莫涵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

讽刺之后,她立刻又像看常人一样看着林铮,仿佛两人之前什么都没发生过。

相比之下,林铮就没这么淡定了。

四年前,他查到心中白月光的线索,而且自身羽翼逐渐丰满,不再受林家的牵绊,便决意断了这段利益联姻,还彼此自由。

于是,那晚他才回家想和莫涵谈一谈,却在喝下佣人倒的果汁后,昏迷了。

等他醒来,莫涵不见了,紧接着就是铺天盖地的莫涵出轨林青的事情。他查了那个佣人,佣人根本不知道果汁有问题。

那么,就是莫涵了。

这样的笑话,彻底断了他的念想,提出离婚。

在一纸协议断了两人关系后,他得知莫涵的养母去世了,没过多久,莫远怀被捕入狱。

他原本留给莫涵的赔偿金,莫涵一分都没动。

这些事让林铮心里敲起了鼓,在查明事情真相的过程中,他意外得知,当年莫涵竟然怀过孕……

而且更巧合的是,莫涵消失后,他也没查到关于白月光的半点线索!

如今再遇莫涵,林铮心情复杂。

他想知道,莫涵会不会就是……可他不敢开口,因为两人离婚,因为她的孩子。

“你这几年……”

正当林铮想开口询问的时候,莫涵直接越过了他,站在了安如雪的身后。

她俯身趴在安如雪身边,低声说了一句——

“安如雪,这轮椅你究竟还要坐到什么时候?你这腿,不是早在四年前就被治好了!”

安如雪自十三岁开始就被养在林家,十五岁那年由于保护林铮出现意外导致双腿残疾,便借此让林铮愧疚多年,整个林家对她也是有求必应。

但实际上,她的腿早就被治好了,只是不想失去林铮的怜悯,才一直假装残疾!

“我不懂你什么意思!”

安如雪忽然慌乱了,她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莫涵这次回来杀气腾腾,显然就是有备而来!

“那我们就玩个刺激的小游戏吧!”

莫涵说完,忽然用力将轮椅向楼梯口推去,众人被吓地纷纷闪开,根本没人能反应过来前去拦着。

安如雪在轮椅上被吓得失声尖叫,这楼梯又高又陡,她若直接摔下去必定破相。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人们等着惨剧发生之时,安如雪一下从轮椅上跳了下来,身子撞在了扶手上。

她站的笔直,完全不像是一个残废多年的人。

“莫涵,你疯了!”

安如雪大惊失色,根本顾不上许多,目光凌厉地朝她劈了过来。

可吼完之后,安如雪知道,自己完蛋了。

“喏,看到了吧,她的腿早就没事了!健康得很!真不知道,谁才是一直被耍的那个大傻子啊!”

莫涵在原地拍了拍手,嗤笑着看了一眼林铮。

只要他有眼睛有脑子,一切就都明白了。

但绿茶自有绿茶的道行,安如雪当下跌倒在地上,不仅朝林铮伸出了手,而且哭的梨花带雨。

“铮哥哥,救我……”

林铮复杂地看了一眼莫涵,仍旧是走过去将安如雪扶了起来。

“什么时候好的?”

在外人看来林铮绅士无比,可只有安如雪知道,此刻他的语气和掌心都是冰冷的。

“最近才开始有起色的,我一直在康复锻炼,但现在还没完全恢复,本来是想着给你一个惊喜……”

身穿粉色长裙的安如雪,此刻就像一个委屈巴巴的小公主,任哪个男人看了,都很难不动容。

可林铮完全不为所动,只是招了招手,让人又送来了一把新的轮椅。

“你需要休息,我让人送你回去。”

他声音淡淡的,听不出喜怒。

“铮哥哥,不是这样的……”

不管安如雪怎么争取,他都没有同意让她再留下。

被送离大厅的时候,安如雪回眸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莫涵,后者则不以为意地举了举杯,却暗地里勾了勾唇。

这只是个开胃小菜,真正的好戏还没开始!

安如雪搞得那些勾当,她一桩桩一件件都记下来了,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她要让她一丝不挂地滚出林家!也滚出自己的视野!

玩具没有了,这里莫涵也觉得吵闹,便和唐氏负责人打了个招呼想要离场。

可没走几步,就被林铮缠住了。

“这几年你去哪了?”

“合格的前夫,就应该像死了一样。”

莫涵没有停下脚步,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当初流产,她没想到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强撑着,把孩子生下来。

可生完孩子后,她发现叶青对她的感情,越来越强势。

为了避开叶青几近控制的关心,两年前,她带着女儿偷偷出国。

在国外,她做着自己喜欢的设计工作,很快就风生水起,可她从未忘记,从未忘记林铮抱着安如雪的画面,她身下的鲜血,还有养母……

傲娇前夫求复合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