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娇夫九千岁
点击阅读
叶苗本是现代土木工程系中的一名学生,一场意外让她穿越到了古代,成了一名刚刚结了婚夫君就战死杀场的可怜小寡妇。人设狼狈不说,开局她就遇上了雪灾和饥荒,无奈,为了活下去,她只能撸起袖子,拼命赚钱屯粮,囤物,囤钱。看着女人干的有模有样,某人在暗处偷偷笑,看来他自己相中的媳妇,果然给力。

《侯门娇夫九千岁》精彩片段

夜深人静,望陵村内,一处农家小院。

“不,不要,不要……啊……”

一个面色蜡黄,头发枯黄的女子,不住的摇头焦急低喃。

突然,女子猛地睁开双眼‘噌’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捂着胸口大口喘着粗气。

“苗苗?怎么了?”

不等女子缓过来,紧闭的房门被小声敲响,关切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叶苗闻声回神,松开捂着胸口的手,起身穿鞋去开门。

就见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老妇人,举着油灯站门口关切的看着自己。

叶苗见状连忙勾起一个勉强的笑来:“娘,我没事,就是做了个噩梦。”

“那就好。”老妇人松了口气。

而叶苗则继续道:“娘,天要亮了,我去做早饭,您在睡会儿。”

她抓起挂在旁边的衣服就要出去,却被老妇人给拦住。

“我都老骨头了觉少,你做噩梦了肯定没睡好,再去睡会儿。”

说完,伸手把叶苗往屋里推了推,随即拿着油灯转身离开。

叶苗被梦里真实的场景折腾的够呛,见状没再多说,浑浑噩噩的关上房门躺在床上出神。

穿越到这古代,已经一个月了。

她原本是土木工程大学生,刚刚毕业找到工作准备犒劳自己吃顿好的,就遇上高空抛物被砸死了。

再醒来就变成了望陵村里,刚成亲男人就被抓了壮丁,战死沙场的小寡妇。

要说这小寡妇也是可怜,明明家里最小,却是干的多吃的少。

每天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

好不容易成亲了,刚过来男人又没了。

好在霍氏他们没难为她,相反,因为嫁过来就守寡,一家心疼她房里没个说话的人,对她都不错。

吃喝从没短,过重活也不让她沾手,比起成亲前那苦逼日子,简直不要太舒坦了。

谁知道,这好日子没过两天,到山上捡柴的时候摔了一跤,人就没了,最后变成了她。

“苗儿吃饭了。”

出神的工夫外面天已经大亮,婆婆霍氏的声音从外面响起。

叶苗顷刻回神,坐起来拍了拍脸走了出去。

刚一出去就见,大嫂宋荷花正在装饭,霍氏叫了自己后就去给宋荷花帮忙了。

公公霍大成,大哥霍九林已经坐在院子里的小方桌上,正说着话。

“最近这天气有点奇怪啊,还没到立秋已经凉快起来了,太阳也不大了,到时候地里的粮食收回来可咋办!”

霍大成端着碗看了眼辰时了都还没冒头的太阳,担忧的说道。

还在伏天是该热的时候,就已经这么凉快了,这天气不对啊。

随着霍大成的声音响起,叶苗心头一跳,猛地抬头。

“爹,你说什么呢?”

叶苗脑海闪过昨晚的噩梦。

梦里,霍大成也是这么说的!再看他们穿的衣服,饭菜连脸上的表情都是一毛一样。

叶苗顿时闪过她的梦难道可以语言的想法。

这要是以前,她肯定不能信的,可她穿越到这儿来了,还有什么不能信的还!

不过片刻她就相信了,自己的梦或许能预言。

在梦里,天气异常,还没入秋,天气就凉快了下来。

秋收的时候更是阴雨绵绵,没有一个晴天。

所有粮食为此发霉发芽,导致粮食减产还要交税,家家户户都勒紧了裤腰带过日子。

就等着熬过冬天开春就好了。

可是,交税不久他们就迎来了前所未见的寒潮。

冰天雪地,大雪封路,他们被困在村里求助无门。

存粮没有,柴火也不够,陈旧的棉衣棉被根本不抗冻。

又冷又饿,村儿里不知道为此死了多少人。

所幸霍家入冬前攒了一堆柴火,虽然不能放肆的取暖,但却让他们没被冻死。

只是偏偏这时候大嫂宋荷花怀孕。

没有郎中也不敢堕胎,霍氏和霍大成为了给他们省一口吃的,死活不肯吃东西,活活把自己饿死了。

好不容易熬到开春。

大雪融化大哥去山里找吃的,碰上饿狼尸骨无存,大嫂本就营养不良,伤心过度直接一尸两命。

如果真的能预言……

叶苗不敢想。

思索间,叶苗的心顿时揪起,目光焦灼的看着霍大成。

霍大成本来就日常担忧,同霍九林聊聊地里的庄稼。

见叶苗紧张不已的样子,以为她怕地里好收成不好还,连忙开口。

“天气不好也没关系,我们院子大,收回来吹着也没事。”

“可不是,你个小姑娘家担心这个干啥,这事儿有你爹和大哥操心就行了,看给你吓的。”

霍氏见叶苗这样,也以为她吓到了连忙跟着说道。

叶苗一个字也听不进去。

她目光灼灼的看着霍大成,慎重的开口仿佛要确认一般:“爹,现在的天气真的有点奇怪?”

霍大成见叶苗这样慎重,不知道为什么,神色也跟着慎重起来,点头。

“还没出末伏就已经凉快下来了,这样的天气是重来没有的!”

“这时候正是关键时候,地里的麦子都还差点儿火候,今年的收成怕是要不行啊。”

一直沉默吃饭的霍九林听到霍大成的话跟着点头。

叶苗几乎要尖叫起来。

不是收成怕是不行,是就是不行,就是不行啊!

到底怕自己反应太过,深吸口气,强压下心中的颤抖,看者霍大成和霍九林,试探的开口。

“爹,大哥,这样的天气这么反常,会不会发生啥天灾?以前我听村儿里的老人说,这样的反常天气容易发生大灾,不,不会是真的吧?”

两人一听叶苗这话,皆是愣住。

霍九林还好,霍大成几乎下意识站起来。

“你们先吃,我出去一趟。”

说完,顾不得碗里的稀饭还没吃完,拿起一个杂面馒头疾步走出了院子。

霍家一家都是庄稼人靠天吃饭。

半辈子都和天地打交道,叶苗这话一说全都心情沉重起来。

叶苗见他们这样,松了口气。

心情沉重就对了,心情沉重才代表听进去了,不管那个梦到底能不能预言,有备无患总是对的。

想到这里,叶苗的心顿时沉了下来。

寒潮来袭,最紧要的就是保暖和食物,但这两样却是他们目前最缺的。

可今年收成减产是注定的,交税也是不能改变的。

家里的存粮不多,棉被棉衣都是陈年旧物,平常冬天还好,对上寒潮根本没用。

她可不想像梦里一样,一天一根柴块压着烧,一不小心就要被冻死。

所以,她们首先要做的就是屯粮囤物资,来的及的话她还想修炕。

这样既省柴火又保暖!

只要这样,霍氏和霍大成才不会为了省粮食,活活把自己饿死。

自然也不会有后面大哥尸骨无存,大嫂一尸两命。

可这些都需要银子!!

别看他们家日子过的还算可以,据他观察,霍家举家扣出所有钱来,用来囤够一个冬的粮食都不够,更别说添置棉衣棉被和修炕了。

况且大嫂后面还怀孕了,该准备的也不能少。

想想,叶苗就愁的不行,要准备这么多东西得要不少钱才行啊。

“当家的,咋样?”

正想着,霍大成从外面回来了,霍氏‘噌’的站起来走了过去。

霍九林和宋荷花两人闻声也跟着站了起来。

“对啊爹,你出去一趟咋说?”霍九林也有点紧张。

他不知道霍大成去哪儿了干啥了,但也知道肯定是为了刚刚说的气候的事儿。

霍大成神色低沉,整个人背都佝偻了不少,听到霍氏和霍九林的话抬头看了他们一眼。

“怕是不好啊。”

“我问了族里年纪最大的族老,他是从灾年过来的,他也说这天气反常,收成怕是难了。”

叶苗早有准备,听到这话毫不意外,霍氏和霍九林两口子的脸色就有点不好了。

“那,那咋办!”

宋荷花紧张的问道。

庄稼人就靠地吃饭,年景不好收成不行,那就是顶顶大事。

“怕啥,收成不好家里还有些存粮,从现在开始一天两顿饭把粮食生下来,也能熬过去。”

“没事儿就去山上采些野菜回来”霍氏到底年纪大,经历的多很快就反应过来。

“后面就一天两顿饭吧,这样加上家里的粮食应该够了。”

霍大成闻言点了点头,沉声开口。

不够,远远不够!

叶苗在心中叫嚣,但也知道自己反应太过会引起怀疑,只能作罢。

知道只有赚钱了,一切才能顺理成章。

可是怎么赚钱?!

想到这里叶苗的心就沉到了谷底。

想想她刷的那些网文,但凡穿越,无一不是金手指开的飞起,要么就是学以致用。

厨艺,医术,刺绣,甚至园林建造还有什么系统空间金手指,一个个的简直不要太厉害了。

再看她。

土木工程专业,厨艺一般。

刺绣?她连针都没摸过几次,除了搞基建她啥也不会。

总不能让她给人修钢筋混凝土房吧?

别人让不让修她不知道,反正她是修不出来,这年头可没有钢筋水泥给她造。

她算是看明白了,多年寒窗苦读算是白读了。

真是操蛋!

叶苗心中疯狂吐槽,突然看到手上霍氏买给她的红绳,精神顿时一震。

小说里都是贴身带着的玉佩发簪什么的,看着不显眼结果就是空间金手指什么的。

她这浑身上下就这根红绳,都做梦示警了,说不定也有个金手指?

想着,叶苗激动的搓了搓手,四周看了一眼见没人注意自己,一个箭步跳到自己房间,关门上锁一气呵成。

做完这些,她看着手腕上的红绳,闭上眼睛心中默想。

‘进!’

悠悠睁眼,熟悉的房间熟悉的床。

叶苗:……

难道打开的方式不对?莫不是需要出个血?

想着小说里一般都是受伤了,东西沾上了血才触发的金手指,叶苗顿时来了精神。

说干就干。

为了金手指她豁出去了,咬牙把手指放到嘴边狠狠一咬。

嘶……

叶苗痛的龇牙咧嘴,含泪把手指上冒出来的血珠子抹到红绳上,等待脑海里金手指开启的声音。

然而,毫无动静。

难道是空间?要靠意念?

叶苗深吸口气,暗搓搓的闭上眼睛心中默念。

‘进’

再次睁眼,毫无变化。

叶苗: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试了两次,叶苗死心了。

果然,人生没有捷径啊,她就是个女屌丝,金手指,她不配!

想着,叶苗深吸口气,开门去了厨房,准备想办法去镇上探探情况再说。

厨房里霍氏和宋荷花正在收拾屋子。

叶苗见状心中愧疚,醒了快一个月了愣是半点儿活儿都没沾。

“娘,我都好了我来吧,你出去休息休息。”

叶苗走到霍氏旁边,从她手里把碗接过去,把霍氏推了出去。

这次霍氏没有拒绝,毕竟家里是妯娌两个,太纵着叶苗也不好。

本来平时宋荷花也让着她,重活儿累活儿都没让她干过,受伤过后更是连厨房都没让她进过。

现在叶苗身体好差不多了,就不能再啥也不干,不然久了容易生出嫌隙。

霍氏一走,叶苗凑到宋荷花身边。

侯门娇夫九千岁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