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神龙
  • 九州神龙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梦三千作者
  • 更新:2022-07-15 21:48: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继续看书
叶凌峰从小随母亲在富庶的外公家长大,因为天资聪颖,所以身受外公的喜欢,而这也使他遭到了无数人的嫉恨。因此在他外公离世后,他们以其病重的母亲作为要挟,让他无可奈何做了夏家的赘婿。新婚第三天,他就在妻子的诱惑下走上了北境之路。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竟是一个圈套……

《九州神龙》精彩片段

“五年了,我叶凌峰终于回来了!”

滨江高铁站上,叶凌峰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

阔别已久的故乡,他终于回来了!

这里到处充斥着熟悉的味道,远不是国外的硝烟战火能比的。

从小他就跟着母亲,住在富庶的外公家里。

聪明伶俐的他,很受外公宠爱,惹来不少人嫉恨。

然而欢乐的童年,伴随着外公的去世,彻底跌入晦暗。

寄人篱下,他们母子俩处处被排挤,受尽了白眼和嘲讽。

后来母亲病重,急需要五十万的医疗费。

叶凌峰四处借钱无门,无奈之下,当了夏家冲喜的上门女婿。

结婚的第三天,北境战乱,娇妻夏梦央求他去建功立业,替夏家光耀门楣。

好男儿顶天立地,自当守土卫疆,护佑山河!

叶凌峰当仁不让,毅然奔赴北境,浴血沙场。

既为了一血入赘的耻辱,也为了博个英雄名,荣归故里,堂堂正正站在娇妻身旁!

转眼间,已是五年。

他拼的累累伤痕,终于换来荣誉满身。

不过,说到底,却还是辜负了新婚了三天的娇妻!

等这次归来,他一定会好好补偿!

信步走下高铁站,叶凌峰随手把空矿泉水瓶丢进垃圾筒。

“哎呀!”

叶凌峰身后,一个小女孩因为捡瓶子推倒了垃圾筒,直接跌入火车轨道!

不远处,是呼啸驶来的白色和谐号!

来不及多想,叶凌峰剑步上前,一把将女孩捞了上来。

几乎与贴面而过的高铁擦伤了他的额角,渗出殷红的血渍。

小女孩吓得缩在叶凌峰怀里,死死攥着他的衣角,“爸爸,我怕!”

“别怕,你安全了。”

“还有,我可不是你爸爸哦。”

叶凌峰放下小女孩,顺手擦掉额角的鲜血。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种级别的碰撞可能会当场晕厥甚至丧命。

不过叶凌峰可是血海尸堆里闯过来的,根本不当回事。

“这小伙子好厉害!那个女娃娃眼看着活不成了,竟然被他救下了?”

“是啊,眼疾手快,不仅拯救了一个小生命,更是拯救了一个家庭,好样的!”

“这小孩的父母也太不负责了吧?怎么把那么小的孩子,丢在这么危险的地方捡瓶子?”

惊险的一幕,引来了不少人围观,议论纷纷。

叶凌峰转身想走,衣角却被刚救起的小女孩牢牢攥住,“爸爸,小花害怕,小花要找妈妈。”

看了眼满脸惊惧的小女孩,叶凌峰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心疼和亲切感。

为了不让受到惊吓的小女孩失望,他弯下腰将她抱起,“叔叔这就带你去找妈妈,她在哪儿?”

叶凌峰此刻也好奇,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母亲,会如此粗心大意。

小女孩约莫四五岁的模样,伸手指了下不远处的候车灯牌,“妈妈!妈妈!”

稚嫩的呼唤声令正擦拭灯牌的女人回过头,却在看清楚叶凌峰后,惊得弄掉了手里的抹布,“叶凌峰……姐夫?”

叶凌峰仔细看过去,这才发现那名保洁员不是别人,正是夏梦的堂妹——夏凝雪。

“姐夫,你,你不是早就失踪了?”

夏凝雪满脸震惊。

“哦,我去当了几年兵,倒是你,之前不是金牌经理人么?”

叶凌峰很是疑惑,夏凝雪的能力很强,又有着绝世美貌,有滨州市第一美人之称。

只是几年不见,她怎么会沦落到高铁站擦广告牌?

“五年前,我稀里糊涂怀了孕,又执意不肯打掉,就被家里赶了出来。”

夏凝雪笑得有些局促,“为了糊口,只能出来打打零工。”

“小花也有帮妈妈工作,捡空瓶子卖钱哦!”

怀里的小花邀功起来,用手摸着叶凌峰的浓眉,“而且我还找到了爸爸,我们有着一样漂亮的眉毛!”

“不许胡说!”

夏凝雪连忙捂住小花的嘴,赶紧把她接了过来。

当年她就是在夏梦的婚宴上喝醉,次日狼狈的在杂物间醒来,衣衫不整,显然已经遭遇侵犯。

后来莫名有了身孕,才会被整个家族的人轻视,赶了出来。

叶凌峰是她的姐夫,绝对不可能是小花的爸爸!

叶凌峰尴尬了几秒,岔开话题,“怎么不去找夏梦,让她帮你找份工作?”

“我是家族的耻辱,他们不允许任何企业雇佣我,只能找些零碎的日工活。”

夏凝雪苦笑着摇头,“对了姐夫,你这趟回来,姐姐她,知道么?”

“暂时还不知道,我准备回去给她个惊喜。”

叶凌峰扬唇一笑,“记得我当年离开时,她已经有了身孕,现在孩子应该跟小花差不多大了。”

夏凝雪想要说什么,又改口道:“姐夫,难道你不知道姐姐的近况?”

“什么近况?”

叶凌峰有些愧疚,“我一走就是五年,确实没和夏梦联系过。”

“爸爸,姨姨要做新娘了哦,最漂亮的新娘!”

一旁的小花拽着叶凌峰,指向路旁的广告牌,“看,以后我长大了,也要穿这么漂亮的衣服。”

新娘?

叶凌峰的心咯噔一声。

他顺着小花的手指看过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巨幅的幕布上,是一张极具格调的婚纱照。

妆容精致的新娘穿着纯白色千层婚纱,正捂着隆起的肚子,笑得分外得意。

新郎他不认识,可是新娘却格外熟悉。

正是他的发妻——夏梦!

广告牌顶上,是格外醒目的大字——“恭贺孙氏集团公子孙胜,与夏氏集团千金夏梦小姐,缔结良缘!百年好合!”

叶凌峰的拳头悄然攥起,音色肃杀,“她要另嫁?婚宴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

“今天中午,喜来登酒店。”

夏凝雪柔声想劝道:“姐夫,你一走这么多年,杳无音信,姐姐带着晨晨很辛苦的……”

“晨晨?我的儿子?”

叶凌峰的脸色越发冷凝,大步流星离开。

“亏欠他们母子的,我会全力弥补,但是我叶凌峰的儿子,绝对不能喊别人叫爹!”

这场荒唐的婚礼,他必须阻止!

他叶凌峰回来了,谁也别想夺走他的妻儿!

“咚咚!噼里啪啦!”

喜庆的鞭炮声响彻云霄,在喜来登酒店门前炸响。

一场全城关注的婚宴即将举行,往来的宾客们非富即贵,司仪正拿着话筒致辞。

如潮掌声中,身着婚纱的夏梦踩着红地毯款款前行。

为她拎裙摆的,是个约莫四五岁的小男孩,胖嘟嘟的,身上的燕尾服几乎被撑裂。

叶凌峰走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婚宴奢华,奏乐喧嚣,却构成了最讽刺的人间闹剧!

他叶凌峰还没死,发妻却大张旗鼓要另嫁他人?

而且还怀着身孕!

简直就他人生最大的耻辱!

看着婚纱下那隆起的小腹,叶凌峰不由想起新婚夜时夏梦柔情似水的娇躯,心头顿时怒火滔天。

暂别五年,纵然他有错在先,未曾联系问候。

可是夏梦,你就这么急不可耐?

司仪仍在侃侃而谈,问向新郎官孙胜,“孙先生,请问你愿意娶这位美丽圣洁的夏小姐为妻吗?无论贫贱与富贵直到永远?”

别着新郎胸花的孙胜笑得牙不见眼,“愿意,我愿意!”

夏梦笑得更加开心,已经走到孙胜对面,冲他抛去枚飞吻。

“夏小姐,请问你愿意嫁给多金的孙先生为妻......”

“她不愿意!”

司仪的话还没问完,就被一道重若雷霆的喝令打断。

喜庆的奏乐瞬间停下,在场的所有人纷纷扭头,看向一跃跳上舞台的叶凌峰。

“叶,叶凌峰!!!”

夏梦看清楚来人,眼睛惊恐瞪大,难以置信,“你......你不是已经死了么?怎么...”

“谁说我死了?”

叶凌峰松了口气,毕竟,是他愧对夏梦,冲夏梦伸出手道:“我就知道你是被蒙蔽的,来,跟我回家,之前是我疏忽了你,以后我会加倍弥补的。”

“回家?做你这个窝囊废的老婆?哈!”

夏梦整个人倚在孙胜怀里,不屑翻了个白眼,“如果不是你,我早就风光嫁给孙胜,成为养尊处优的孙家少奶奶了!”

当年入赘时叶凌峰就被夏梦诸多瞧不上,没想到过了这些年,她还是这么盛气凌人。

“你想嫁人我不拦着,至少等我跟你办了离婚手续。”叶凌峰怒目盯着夏梦隆起的肚子,“你这是婚内出轨!”

“出轨?你说了就算?”

“告诉你,你的死亡证明我早就办好了!”

“你的户口早已经被注销,咱们的婚姻也已作废,再说了,现在谁又能证明你就是叶凌峰?”

夏梦咄咄逼人,“识相的就赶紧给我滚,别在我的婚礼上闹事!”

“梦梦,你总是这么心善。”

孙胜握住夏梦的手,阴狠的目光死死盯着叶凌峰,“想搞砸我的婚礼?也不打听下小爷的名号!”

“既然来了,就留下两条胳膊,跪着从这里爬出去!”

说着,孙胜冲台下的安保人员使了个颜色,“给我打断他的胳膊,奖励二十万!”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立即有四名安保拎着警棍,朝叶凌峰围攻过来。

他们动作默契,目标盯准了叶凌峰的左膀右臂!

然而他们快,叶凌峰的动作更快!

在场的人甚至都没看到叶凌峰是怎么动的,就听到清脆的骨头断裂声。

“咔嚓!咔嚓!”

“啊!疼疼疼,我的胳膊断了!”

凄厉的痛呼声响起,众人定晴看去,发现刚才还凶神恶煞的四名安保,气息奄奄躺倒在地。

他们的右臂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扭曲着,软面条般吊着,明显已经被折断。

而叶凌峰随手掸去身上的浮灰,似乎都没怎么挪动过位置!

孙胜倒吸一口冷气,“没想到这个窝囊废居然是硬茬货,再过来点人,给我把他弄死,出了事我孙胜担着!”

立即又有八名安保冲叶凌峰奔来,“小子,你嚣张到头了!”

“哼!”

叶凌峰轻哼了声,身形微动,只是眨眼的功夫,就将围攻的八人打倒在地。

众人的惊呼声还没响起,叶凌峰已经瞬间般来到孙胜跟前,轻松将他拎起,“我叶凌峰的妻儿,岂是你这个杂碎配念想的?”

孙胜被吓得脸都白了,直接吓尿了裤子,“你,你到底是谁?那个窝囊废根本没这么厉害!”

“有眼无珠!”

叶凌峰随手一挥,孙胜直接飞了出去,砸得杯盘狼藉,当场昏迷。

“啪!”

“够了!”

夏梦一巴掌打在叶凌峰脸上,气得脸都变了形,“叶凌峰,你搞砸了我的婚礼,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叶凌峰回头看向夏梦,眼眸闪过嗜血的猩红。

“啪!”

响亮的耳光声再次响起,不过这次,却是叶凌峰甩给夏梦的!

他虎目怒视着夏梦,气势摄人心魄,“夏梦,别拿我的愧疚成为你肆无忌惮的资本!”

“这些年我确实冷落了你,但是你婚内出轨在前,不忠不义!”

“如果不是怀着孩子的原因,早就应该被送上军事法庭审判!”

“你少吓唬我!你以为自己是谁?!”

夏梦怨毒瞪着叶凌峰,“当年如果不是因为孙胜不能入赘,你以为我会嫁给你这个窝囊废?”

“告诉你,今天的事不算完!你别想活着离开滨州市!”

“妈妈,我怕,我怕!”

穿着燕尾服的圆滚滚男童明显被这样的场面吓到,哭着扑进夏梦的怀里。

“你是晨晨?”

叶凌峰收起身上的肃杀,蹲下身冲男童伸出手,“别怕,我是爸爸,我回来了。”

“离我儿子远点!”

夏梦一把拍开叶凌峰的手,“你以为晨晨是你的种?哼!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告诉你,他姓孙,是孙胜的儿子!从始至终,我只有孙胜一个男人,你只不过是冲喜的工具而已,给我提鞋都不配!”

叶凌峰如遭雷击,怔怔看着男童那张极像孙胜的脸,喃喃出声,“不可能,婚礼那晚我明明跟你......”

“住口!那晚我只是找了个低贱的女人蒙混过关,怎么会让你这个上门窝囊废占了我的清白!”

夏梦说着,握着话筒高声喊道:“这个搅乱我婚礼的男人有神经病,谁能把他绑起来,将会成为夏家和孙家最尊贵无上的客人,并且当场酬金一百万!”

一百万酬金?

在场的宾客瞬间沸腾起来。

只要绑起来叶凌峰,就能拿到一百万!

而且,还能成为夏家和孙家最尊贵无上的客人!

这世上,唯有权势,最动人心!

很快,叶凌峰就被众人围了起来。

个个目光不善,俨然已经把叶凌峰看成了行走的聚宝盆!

看着满脸冷漠的夏梦,叶凌峰恨得无声握拳。

他以为的娇妻、独子,居然是一场闹剧?

这五年来,他从尸山火海中闯过来,为的就是能活着回家!

而现在,家……

呵呵,他哪有什么家?

他只是被夏梦哄骗的替死鬼,是头顶着大草原的窝囊怨种!

五年的期待和思念,一瞬间化为泡影!

叶凌峰的心,彻底凉了。

他掸了下衣角,拉开架势。

“不怕死的,尽管出手!”

这一瞬间,他的眼里杀机四溢,宛如地狱归来的恶鬼修罗!

众人只觉得头皮发麻,双腿虚软,差点当场跪下。

“大家不用怕,叶凌峰就是个普通小兵,最多会几下拳脚功夫而已。”

夏梦高声说道:“双拳难敌四手,你们一起上,还能怕了他一个当兵的不成?”

这番鼓励,令众人心中瞬间有了底气。

是啊,一个小兵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大家一起上,弄他!”

有人带头扬起拳头,朝叶凌峰砸去。

“嘭!”

下一秒,那人就被一把刀狠狠贯穿肩头,直接摔飞了出去!

殷红的血,从他后肩流出来,彻底镇住众人。

出手之人并不是叶凌峰,而是一个长发少年!

凌乱的长发遮住了他的眼睛,令人看不清长相。

少年手里还拿着刀鞘,恭敬看向身后,“萧老,找到少主了。”

“嗯。”

沉稳的应声后,少年身后走出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

他双目如鹰,气度不凡,一看就是久居上位的尊者。

老者桀骜的眼神,横扫一圈后,扑通跪倒在叶凌峰脚下,“少主,老朽幸不辱命,终于找到你了!”

众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转折给惊呆了。

再加上散发冰冷气息的长发少年,握着滴血寒刀立在原地,他的脚下还躺着被砍伤的男人。

男人早已昏死过去,血汩汩流出,将地板染红了一大片。

血腥骇人的一幕把大家给吓傻了,全场顿时鸦雀无声。

刚才蠢蠢欲动的那些人顿时心生退意,但终究有人刀口舔血,铤而走险,毕竟,一百万诱惑太大,足以让大多人忘记烦恼。

叶凌峰敏锐地觉察到危险迫近,不过他还没出招,那少年再次出手,匕首直接砍了过去,如注般鲜血喷,射出去,恰好飙射在了夏梦雪白圣洁的婚纱上。

少年动作极快,而且下手毫不手软,才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有两三个人挂了彩,这下子再也没有人敢上前了。

“啊!”

夏梦往婚纱上摸了一下,摸到了一手的猩红鲜血,面容瞬间被气得扭曲。

“我的婚纱,这可是三百万的婚纱!”

“我的脸!”

此刻,她的脸上也遭了殃,好端端一个新娘子现在却沾满了血腥,非常不吉利。

“呜呜呜呜呜!妈妈,妈妈妈妈......”

什么都不懂的小男孩被眼前这血腥的一幕吓得魂飞魄散,只知道抱着夏梦大哭了起来。

他们母子的尖锐声音,拉回了叶凌峰的注意力。

他转身看向夏梦,抬步向她走去,这中间他不知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认错人了,视线在少年手中的刀上停了一下。

少年二话不说,直接将匕首递给了叶凌峰,语气客气道:“少爷!”

叶凌峰有些诧异,不过还是随手接下了匕首,也没心思在乎对方的称呼和态度,就当是一个美丽的错误吧。

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不过几步的距离,叶凌峰就已经站在了夏梦身边。

他满脸阴翳,眼神冰冷,手中还握着一把正在滴血的刀子,身上止不住的杀气溢出来,铺天盖地般压着夏梦。

“你,你要干什么?”

夏梦被这样子的叶凌峰的气势吓到了,她从对方的眼神中感受到了一股骇人的杀气。

“你们,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上?快把这窝囊废绑起来啊,一百万不想要了?”

此时此刻,夏梦终于感觉到了害怕,她环顾全场,颤抖着声音喊道:“两百万,我给你们两百万!三百万总行了吧,三百万......”

刺啦!

价值不菲的婚纱被一刀划破,这也是他叶凌峰与夏梦之间彻底决裂。

夏梦神情惊恐地看着自己面前拿着刀,浑身布满杀气的叶凌峰。

“我,我警告你,你,你别过来啊!你要是敢动手,你就完了!”

叶凌峰阴冷的视线扫过夏梦母子,冷冷道:“你应该庆幸,我不会对女人和孩子动手,否则......”

叶凌峰抬了抬手里的刀,带着威胁味道。

听了这话,夏梦立马就换了一副嘴脸。

“叶凌峰,你威胁谁呢?没胆子就是没胆子,给自己找什么理由呢?”

她将叶凌峰的退让视为了懦弱,视为对夏家和孙家的忌惮,语气极尽嘲讽和狠毒,“你一个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别说是五年了,就是五十年,我都不会看上你这种窝囊废!”

“你今天搅乱了我的婚礼,打伤我老公,你等着吧,我老公醒过来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到时候就算你给我当牛做马,我也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叶凌峰发出一阵嗤笑,随后他斩钉截铁地高喊:“天道有轮回,风水轮流转,夏梦,我叶凌峰今天在这里发誓,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们这对奸夫yin,妇付出代价,会让你们跪下来求我!”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