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总夫人她又甜又野
点击阅读
裴秋然的姐姐是当红影星,因为姐姐的关系,她对娱乐圈可以说是深恶痛绝。一场阴差阳错的意外,她跟祁云琛产生了交集,某男放出话来,要么嫁给他,要么进军娱乐圈。裴秋然二话不说选择了后者,从此,娱乐圈多了一个性格泼辣,一言不合就开怼的大明星。跟祁云琛在一起后,她成了人人羡慕的人生赢家,不愁资源,不愁不红,可是……她卖艺不卖身的,某人能不能离她远点!

《祁总夫人她又甜又野》精彩片段

炙热的感觉在她的身体里涌动,她努力控制着自己心里的渴望,身体却在不由自主地迎合着眼前的男人。

染着鲜红色的指甲,深深的陷进了男人的皮肤,他微微皱眉,动作在继续,而她本能地向他拉近……

身体早已失去控制,愉悦的感觉在她的全身炸开来,伴随着丝丝的痛楚,格外让她沉溺。

意乱情迷,她疯狂地向他索取着,难以自拔……

“秋然,快醒醒,到你上场了。”

熟悉的声音将她唤醒,裴秋然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手摸到脸上的皮肤,竟烫到不行,她一阵窘迫。

对上苏苒投来的视线,她的脸上更是一片绯红。

简直要命!

自从回到A城后,她就时常梦见两年前那夜的缠绵,羞辱的感觉更像是雨后的藤蔓,在她的心上野蛮生长。

她恨!

“秋然,该你上场了!”

苏苒一脸焦急,用手轻轻地推搡着背靠椅子养神的裴秋然,示意她赶紧上场。

将身上搭着的衣服脱下,裴秋然踩着八厘米的高跟鞋,慢慢走向正前方。

面对镜头,几个简单的动作后,今天的拍摄任务算是圆满结束。

下周三就是她出道两周年,这个拍摄是她近段时间最后的一个行程,总算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裴秋然动了动脖子,拿起椅子上自己的衣服,正准备离开。

“秋然,晚上七点婉儿抵达南江机场,要不要一起去接机?”站在她身旁的傅雨珊笑得一脸明媚。

“不了,我晚上还有约。”

裴秋然想的都没想,直接拒绝了。

“一起去吧,时远一会开车过来接我。”傅雨珊双手握住了她的手臂,脸上的笑容依旧,眼底闪过一丝狡黠。

她以为当自己再听见他的名字时,内心已经可以毫无波澜,可是事实却是,有那么几秒,她还是乱了心跳。

傅雨珊绝对是故意的!

不过。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门口。

一辆黑色的宾利在不远处停了下来,看了眼熟悉的车牌号,裴秋然淡然的将视线移向傅雨珊,嘴角微微上扬。

“我答应了要陪他一起吃饭,要一起吗。”

傅雨珊微微一愣,尴尬的收回自己的手,裴秋然口中的他,她当然知道是谁。

“那、那就不耽误你了。”

车窗摇了下来,男人冷峻的侧脸像是一件天然的艺术品,让人移不开视线,凌厉的目光直直的看向两人的方向。

傅雨珊余光瞟到了车内的男人,发现他正看着这边。

“你不跟我一起过去打声招呼吗?”裴秋然将外套搭在身上,撩了一下酒红色的卷发,姿态娇媚。

话虽然是跟傅雨珊说的,可她的视线一直落在男人的身上,红唇一张一合,男人便明白了她的意思。

“过去。”

不带温度的声音在车内响起,司机立马将车子朝两人的方向开去。

“不用了吧。”傅雨珊下意识的退了一小步,迫切地想要离开,全然没了刚才的得意之色。

话音刚落,男人的身影便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手臂及其自然的搂上了裴秋然的蛮腰。

“祁、祁总。”

伴随着男人的出现,周围的空气骤然冷了几度,傅雨珊佯装着镇定。

裴秋然一眼就看穿了她,眼底闪过轻微的不屑。

看着傅雨珊这副模样,她只觉得可笑。

“嗯。”祁云琛冷沉着一张脸,神情没有丝毫的变动。

“那我们就先走了,替我跟乔时远问声好。”

听见乔时远三个字,祁云琛的眉眼又冷了几分。

“好。”面对祁云琛,傅雨珊心底的恐惧瞬间被勾起,大脑一片空白。

两人一前一后上了车,直到车子开出了一段距离后,傅雨珊才舒了口气,这时候,乔时远从远处朝她走来。

“时远!”傅雨珊的声音里跳跃着幸福,小跑到乔时远的面前,白皙的双臂交缠在他的脖子上。

“走吧。”乔时远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目光却一直放在黑色宾利消失的方向。

看着车窗外快速倒退的景色,裴秋然手撑在车窗上,享受着迎面而来的凉风。

“我们现在去哪?”

她已经好久没有回来了,祁云琛为了避免她跟乔时远见面,可谓是费尽了心思,把她这两年的行程全部安排得满满的。

可是一周前,却突然要她回来,裴秋然倒是挺惊讶的,总算是有点人性了!

“停车。”祁云琛沉着一张脸,语气冷漠。

司机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立即将车子停在了路边。

裴秋然将视线转到他的身上,真是一如既往的阴晴不定。

“祁总,有什么问题吗?”荒郊野外的,她实在想不通祁云琛为什么要在这里停车。

难不成……

她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

“你先回去。”祁云琛将手机收起来,给司机下了命令,随即侧过身来同裴秋然对视,扯松了系着的领带。

“是。”干脆地应了一声,司机忙不迭地下了车。

居然让别人在这里下车,还真是他一贯的作风,果然没人性!

裴秋然暗暗在心里吐槽着,脸上却挂着招牌笑容。

祁云琛嘴角微微上扬,目光炙热,解开了衬衫最上边的扣子,身体朝裴秋然倾去。

“喂喂喂!等一下!”裴秋然伸出手来抵在他的胸膛上,一本正经,“我们可是说好了,卖艺不卖身!”

手上传来的温热,弥漫在车内的熟悉香味,让裴秋然又想起了两年前的那个晚上,脸瞬间变得绯红。

“哦?是吗?”祁云琛却没有要停下的意思,用自己的手包裹着她的手,慢慢地移向自己的唇,笑意愈发浓了。

半个月没见,他是想念她的。

裴秋然下意识的咽了下口水,她是个标准的视觉动物,而祁云琛偏偏还就是那种好看得让她合不拢腿的男人。

所以跟了祁云琛,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捡了便宜,还是被占了便宜。

看着眼前紧张到全身僵硬的女人,祁云琛眼中藏着深深的宠溺,一番调戏之后,他心满意足地放开了裴秋然,调整了一下姿势。

“换上。”将身边的袋子丢到她的怀里,祁云琛下车换到了驾驶的位置。

而裴秋然的心却久久的平复不下来,看来自己还是修炼不够,这么长时间了,居然还是禁不起他的“美人计”!

丢脸!

拉上帘子换好礼服后,裴秋然从包里拿出化妆品开始补妆。

车内一片安静,却没有任何违和感。

二十分钟后,澳利国际酒店。

“下车。”

后座的裴秋然本打算闭目养神的,可是没想到竟睡着了,这段时间为了行程到处飞,实在有些没调整过来。

迟迟没有传来裴秋然的声音,祈云琛朝后面看去,看着熟睡中人儿,他眼底多了一丝温柔。

拿出手机,快速地将画面拍了下来,他这才提高了声音:“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突如其来的声音将裴秋然惊醒,有些起床气的她,满脸不爽地看着祈云琛,动了动嘴角却什么都没有说。

打开车门,裴秋然自顾自的下了车,顺手将车门摔了过去,以此来缓解自己内心的郁闷。

看着回过头来怒视自己的裴秋然,祁云琛倒是心情挺美妙的。

“把这个交给金幼萱。”祁云琛打开车窗,将一份文件递给裴秋然。

他可是很期待裴秋然今天的表现。

伸手接过文件,裴秋然没好气的白了一眼他:“你就不能自己去吗?”

她现在只要出现在金幼萱面前,就可以真真切切地感受到,金幼萱想要弄死她的心情。

说起来,她们两个现在之所以会水火不容,祁云琛绝对是最重要的因素,没有之一!

“我很忙。”祁云琛面不改色,将车窗关了起来,开着车子扬长而去,留下现在分外向想吃人的裴秋然。

祁云琛总是能很容易的影响她的情绪,裴秋然对此恨得牙痒痒。

之前她忙得不可开交暂且放他一马,现在趁着她休假的时间,说什么也得好好整整这个魔鬼。

脑补了千万个“复仇”计划之后,裴秋然心满意足的提着裙摆进了酒店。

“小姐您好,请您出示您的邀请函。”

刚走到门口,裴秋然便被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拦了下来。

换衣服的时候,她直接把邀请函拿了出来,随手放在旁边的位子上了,然而刚才下车,她完全已经忘记这回事了……

虽然她现在很想一走了之,可是祁云琛吩咐的事情还没有完成,要是就这样走了,那个魔鬼肯定又会找她麻烦。

没办法,只好拿出自己大牌该有的架子来了,“你难道连我都不认识?”

西装男看了一眼笑容娇媚的裴秋然,慌张地收回视线。

他当然认识她,裴秋然现在可是红得发紫,爆表的颜值加上火辣的身材,几乎承包了所有男人的视线。

可是……

“裴小姐,没有邀请函任凭是谁我都不敢让她进啊。”作为裴秋然的粉丝,他当然不想为难她,可是他也只是个替人办事的,并做不了什么主。

裴秋然一副很是理解的模样点了点头,既然不让她进,那也就怪不得她了。

正准备要走,身后一道熟悉的声音叫住了她。

“裴秋然?”

这么特别的声音,裴秋然就算不用脑子想,也知道是谁。

她的顶头上司,祁云琛明面上即将订婚的青梅竹马,金幼萱。

不过,很可惜,祁云琛并不想娶金幼萱,而这也是她存在的原因——被迫帮祁云琛搅黄这桩婚事。

“萱萱姐,好久不见了。”看来是跑不了了,不过既然见到本人了,直接把东西交到她手上,就可以走了吧。

她现在已经累得半死了,只想好好躺在舒服的大床上,美美地睡上一觉。

“好久不见。”金幼萱朝她走了过来,一袭白色的长裙,温婉动人,只是再看清了裴秋然之后,她脸上的表情却有些僵住了。

裴秋然转过身去,面对着眼前的金幼萱,瞳孔骤然放大。

吖的!祁云琛姑奶奶绝对饶不了你!

她身上所穿的礼服,跟金幼萱的一模一样,只是一个是白色一个是黑色。

“祁总让我把这个交给你,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裴秋然双手将文件袋递了过去,脸上笑容依旧,心里却在各种“问候”祁云琛。

金幼萱很快的恢复了过来,一只手拿着文件袋,一只手拉住了裴秋然的手腕:“你可是我很重要的来宾。”

要不是祁云琛特备吩咐过,她是绝对不会留裴秋然的。

“好、好……”裴秋然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她现在这个样子进去,岂不是当众给金幼萱难堪,指不定今晚过后,她难得的假期又飞了。

金幼萱脸上的笑容没有丝毫的破绽,温柔地对裴秋然关切道:“一直以来辛苦你了,趁着这段时间好好放松一下。”

裴秋然根本不敢去看她,目光四处游走着,今天到场的媒体记者很多,看样子应该是个很重要的宴会,相对的也就意味着她绝对死定了。

身为一个员工,居然公然跟老板撞衫,一看就是觉得活着不好!

“秋然?”看着裴秋然完全没有听自己讲话,金幼萱的怒火更深了几分。

自从裴秋然进公司以来,她就像是被安排给了裴秋然当保姆的一样,什么事情都要以她为重。

金幼萱虽然恼怒,可是碍于祁云琛,再加上明面上的一些问题,她只能把所有的怒气往肚子里吞。

世人口中的她,一直都是一位通情达理,关爱下属的好老板,跟裴秋然的关系更是情同姐妹。

只是,两人真实的模样,也只有她们自己知道。

“萱萱姐,你先过去把,我去趟卫生间。”裴秋然猛然回过神来,就这样跟着金幼萱过去的话,简直就是自掘坟墓!

“好,那你一会过来找我。”金幼萱松开了裴秋然的手,头也不回的朝前面走去,毫不犹豫地态度已经很明显的告诉了裴秋然,她有多讨厌她。

裴秋然撇了撇嘴,既然这么讨厌的话,刚才就不要死要面子邀请她进来了啊!

翻了个白眼,裴秋然走进了卫生间。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没有一丝的犹豫将及地的裙摆撕到膝盖以上,将撕下来的部分系在了自己腰际,散下来的部分正好与裙摆形成了层次。

再次整理了一下,确认看不出跟金幼萱是同款之后,她才走出了卫生间。

看到裴秋然后记者蜂拥而上,个个满脸期待地看着她。

不远处的金幼萱头过来的目光仿佛要将她灼伤,裴秋然注意到她的眼眶红红的,明显是在强忍着眼泪。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裴秋然皱眉想要过去问清楚。

“裴小姐,请问那些照片是真的吗?”

“裴小姐,你是否真的是靠着祁总上位的?”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裴秋然一脸茫然,她想要过去找金幼萱,可是媒体记者将她围得死死的。

“不好意思,请你们让一下,秋然接下来还有行程。”苏苒带着保镖来到了裴秋然的身边,用手替她挡着镜头。

“裴小姐,能否请你解释一下!”

然而记者却没有要放她走的意思,任凭苏苒在旁边怎么挡,相机的快门声依旧此起彼伏。

“当然可以。”

面对一片混乱的状况,裴秋然很快就镇静下来了,嘴角勾着笑容,落落大方。

对身边的苏苒点了点头,苏苒担忧地看了一眼她,收回了手:“因为秋然接下来还有很重要的行程,所以请各位尽量将问题集中一下,谢谢。”

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裴秋然临场应变的能力一向都极好,说话做事没有任何的破绽,这也是为什么她进入圈子这么久,一直没什么黑料的原因。

“裴小姐,请问你跟祁总是什么关系?”记者毫不顾忌的开口。

“她是我老板的未婚夫,你觉得我跟他应该是什么关系?”

裴秋然眼中含笑,不紧不慢的反问,干脆利落的跟祈云琛划清了关系。

记者一愣,尴尬地笑笑,缩到了一边。他哪里敢回答,祈云琛根本不是他这种小角色能够惹得起的。

“裴小姐,请问你跟祁总……”

又是关于祈云琛的……

“不好意思,这位小姐姐我要打断一下你的话。”裴秋然看向正在发问的记者,“要不然请你回答一下我刚才的问题?”

这群记者一直追着她跟祈云琛的事情问,裴秋然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而她的第六感一向很准。

发问的记者面露难色,悻悻闭上了嘴。

这问题……不是要逼死她吗!

一时之间,围堵着的记者像是突然没了问题,个个一言不发地看着裴秋然。

“如果各位没有什么问题的了的话,麻烦让一让我们赶时间。”

苏苒趁机让保镖开了一条路出来,将裴秋然带了出去。

“你们有谁刚才拍到了大屏幕上的那个照片吗?”不知道谁突然问了一声,记者群再次嚷嚷了起来。

照片?

裴秋然眉头一皱,回过头去看了一眼,金幼萱还在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拽着裴秋然上了车子后,苏苒才松了口气。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刚才她接到祁云琛的电话,说裴秋然出事了,挂了电话她立马就带着保镖赶过来了。

裴秋然一脸无奈地耸耸肩。

她也想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进个卫生间,一出来就被围堵,虽然对于这么红的她已经习以为常了,可是那些问题听得她简直想吐血,因为她跟祈云琛的关系一直藏得很好。

还有金幼萱那个恨不得吃了她的眼神,裴秋然现在想起来后背都一阵发麻。

“不知道。”比起那群记者,她现在更在意的是金幼萱。

之前她跟金幼萱开吵,她那个温柔善良的好姐姐,特意赶回来教育了她一顿,警告裴秋然要是再得罪金幼萱,她就给老爸告状。

她亲爹是个大学教授,人称老古板,偏偏天不怕地不怕的她唯独就怕这个板。

“你啊,可别再惹事了,公司已经在为组合回归做计划了,你好好准备下。”必须二十四小时待命的苏苒万般无奈,稍不注意就出大事了,不过谁让她家这个小姑奶奶这么红呢。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她也不想做事精,更何况不是她找麻烦,而是麻烦跟长了眼睛一样,老是找她!

“下车吧,祁总在那等你。”司机将车子停在了路边,苏苒给裴秋然开了门。

其实她也挺好奇的,她家的小姑奶奶跟祁云琛到底是什么关系,因为这位忙得不可开交冷若冰山的大总裁,对于裴秋然可谓是宠到人神共愤的地步了,虽然裴大小姐自己并不知情。

苏苒一度认为,裴大小姐的情商是不是为负的……

“等我?”他不是时间很宝贵吗,怎么现在有这闲工夫在这等她了。

裴秋然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可是又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不对劲。

不过她现在唯一能确定的就是,刚才的事情绝对百分之一百跟这个魔鬼有关!

对着镜子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裴秋然摆出一副死人脸,朝祁云琛车子的方向走了过去。

苏苒看着她的模样,哭笑不得,还真是幼稚鬼。

“祁云琛,我跟你说!”将车门关上后,裴秋然朝祁云琛咆哮着,只是……

一秒破功了。

“茗云山庄。”修长的手指上挂着一串钥匙,祁云琛缓缓转过头去,“C区。”

“好的呢,谢谢祁总!”裴秋然一副乖巧的模样,双手接过钥匙,刚才精心准备的“怒气”被完全抛到了脑后。

祁云琛不动声色地勾起嘴角,将车子发动。

茗云山庄是祁家旗下的别墅区,分为七个分区,每个区域的风格都有所不同,风景氛围自然是不用说,关键是,这个山庄并不对外开放销售,说白了也就是有钱也买不到。

而裴秋然早在很久之前就看中了茗云的C区,她也厚着脸皮跟祁云琛要过,不过都是以失败告终,祁云琛的原话是。

“现在不想给你。”

反复的摸着手里的钥匙,裴秋然还甚至动情的吧唧了一口:“小可爱,你总算是来到了姐姐的怀抱里了。”

余光看了她一眼,祁云琛满脸黑线。

一串钥匙都比他受宠,一脚刹车踩下去,裴秋然惯性的向前倾去,脑袋狠狠地被撞了一下。

“怎么你后悔了啊,想撞死我然后将钥匙拿回去?我告诉你,做梦去吧!”

裴秋然死死的将钥匙护着胸前,祁云琛侧过身去,手臂撑在她的脑袋旁边,另一只手抚摸上她的脸,一步一步地朝下挪去。

祁总夫人她又甜又野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