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薄暮年?”

尽管已经知道他不会维护自己,可真当他的手按上来的时候,沈初还是心如刀绞。

这就是她众叛亲离也不顾一切要嫁的男人,她以为三年的时间,再冷的心也该捂热了。

沈初被薄暮年摁着跪在了地上,膝盖上的疼痛有些钻心,然而再疼,也比不上此时心口的疼。

她抬头看着身旁的薄暮年,男人剑眉下的双眸凌厉无情,紧抿的薄唇如同尖刀,直直刺入沈初的心口。

是她天真了。

“沈初,你知道错了没?”

听到薄老爷子的声音,沈初看了过去,挺直了腰杆:“人不是我推的,我不知道我错在哪里。”

她话一出,薄老爷子抬手就把桌面上的一个花瓶直直摔在了沈初的身旁。

花瓶落地,四崩五裂,有一块碎片弹到沈初的手上,在她手背划过,直接划出一道血痕。

“不知悔改!你不配跪在我薄家的祠堂脏了我薄家的地!给我把她拖出去,在外面跪,跪到她知道错为止!”

薄老爷子说完,看了一眼薄暮年:“找人给我看着她!她不认错,别让她起来!”

薄老爷子愤然离开,秦秀看了一眼薄暮年,走到沈初的跟前:“沈初,你先起来,爷爷也就是气在头上”,薄家里面,唯一一个对她还算好的人,就只有秦秀了。

她心底善良,觉得沈初再怎么样,也是嫁来他们薄家了。

一旁的薄慕青嗤笑了一声:“妈,爷爷可是说了,沈初不认错就不能起来,您可别掺和这事情了!”

薄慕青一向不喜欢沈初,好不容易有个机会看沈初倒霉,她说完就过去把秦秀拉走了。

秦秀叹了口气,看向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薄暮年:“暮年,你怎么想的,沈初怎么也当了你三年的妻子,她就算没有——”

薄暮年眼神一冷:“我没有这么心思歹毒的妻子!”

沈初浑身一颤,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解释的必要了,他早就把她定义成那样的人了。

薄暮年说完,直起身,冰冷无情地扔下一句话:“你好自为之吧,沈初。”

好一个好自为之!

沈初听着那脚步声越走越远,渐渐的,她也听到自己的心口有什么开始一点点地裂开。

薄暮年离开没多久之后,薄家两个佣人走了过来:“二少奶奶,二少爷说让您到外面去跪。”

两个佣人说完,对视了一眼,直接就半拖半拽地把沈初拖出了祠堂,摁着沈初的肩膀逼着她再次下跪。

沈初从未受过这样是侮辱,抬头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两个薄家佣人:“你们敢这样对我!”

然而两个佣人却丝毫不当回事:“好好跪着吧二少奶奶!薄老爷子发了话,您除非认错,不然你今晚一整晚都得在这儿跪着!您安份点,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这时候,天边突然一道惊雷,说时迟那时快,一场暴雨突然而至。

两个佣人也是怔了一下,反应过来,两人迅速往祠堂跑了进去,徒留沈初一个人跪在那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