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先生以身相许了解一下
  • 晏先生以身相许了解一下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呆桃丫作者
  • 更新:2022-07-16 04:24: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余欢上辈子被人挖空了器官,惨死在手术台上。临死之前,她才知晓全部真相,原来渣男待她的好,全是为了给她的姐姐续命,她死不瞑目,死得不甘心。再睁眼,余欢重生回到了过去,她救下上辈子早死的晏迟,并抱上对方的大腿,从此开启报仇虐渣之路。本以为是互相利用,各取所需的关系,报仇结束后两人就一拍两散,谁成想,晏迟居然对她情根深种,准备以身相许!

《晏先生以身相许了解一下》精彩片段

“你只是一个见不得人的私生女,你妈下贱肮脏,你也一样令人作呕,母女俩上不得台面的贱货!”

“还妄想认祖归宗做穆家的千金,做梦吧你。”

“把你这个私生女接回来他不过是给你姐姐做续命工具,让你在这个家里恶心了我们这么多年,好吃好喝的养着你,现在到你派上用场的时候了。”

“穆余欢,你去死吧!”

“啊~!”

犹如地狱索命的声音回荡在梦中,一种被推入万丈深渊的窒息感笼罩,穆余欢猛地睁眼,一脸惊恐,满头大汗。

两分钟过去,勉强平复了心绪,余欢静静看着医院白茫茫的天花板一会儿,才坐起来下床,去接了杯水喝,走到窗前,看着外面雨蒙蒙的夜色。

又下雨了。

她死的那天,也下着大雨,像是在老天都在悲哀她的惨死。

所幸,老天给她机会,让她重生到二十岁,穆家还没把她接回去。

   作为私生女流落在外的她,被亲生父亲找到接回穆家,穆家上下对她很好,可是没想到那是蜜里藏毒的好,都是算计。

一年后,她就被连哄带骗地给自己同父异母的大姐穆雅欣捐了个肾,身体也因此垮了。

五年后,穆雅欣多器官衰竭,穆家不顾她的意愿强行把她送上手术台,掏了她的器官给了穆雅欣,她就这样惨死手术台,死无全尸,也死不瞑目。

那个时候她才知道,穆家找她回去,只是为了给穆雅欣续命。

重活一次,她不在是穆余欢,而是余欢,只为自己而活的余欢。

   她要扭转局势,决不能让恶人得逞!

余欢一夜未合眼,天亮后不久,终于等到了她等了半个月的人——晏迟。

晏迟,顶级豪门晏家的新任掌舵人,一个可以让她借势的男人。

   前世,晏迟在金庭国际会所意外被枪杀,消息轰动全城。

   为了能抱上这个大腿,余欢金庭国际会所上班,为他挡枪,救了他一命。

   这一枪也差点要了余欢的命,现在还在住院。

他坐在她的对面一会了,俊美分明的面庞上好似嵌了一层冰,带着生人勿近的疏冷气场,不苟言笑的,挟裹着与身俱来的冷漠。

要不是好歹攒了两辈子的人生阅历,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余欢估计会怕他。

“你,想要什么?”

这是他跟她说的第一句话,声音平淡疏冷。

余欢眨了眨眼,开口道:

“我想要什么都可以?是这样么?”

“你先说。”

“哦。”余欢定定的看着他,问他:“那你能娶我么?”

男人呆愣了一会儿,才微微眯起了眼,带着审视与疑惑。

“你......说什么?”

“我说,你能娶我么?”余欢一字一顿。

晏迟很久都没有回复,只是静静地凝视着她,深邃平静的眸中涌动着些许异色,应该是意外她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在想她是不是在开玩笑。

余欢让他看着,又忐忑又期待。

过了会儿,他似乎明白了她不是说着玩的,郑重了些。

“理由。”

余欢坦诚道:“你看起来有权有势。”

“所以?”

“嫁入豪门衣食无忧是很多女孩子的梦不是么,我不想再过苦日子了。”

他拧了拧眉,说:“婚姻不是儿戏,我不会随便娶一个女人。”

“我没当儿戏,是很认真的,我也不是你随便娶的女人,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差点就为了救你死了,救命之恩以身相许也是理所当然的,不是么?”

她说的理直气壮,他无言辩驳。

虽然是她自己扑过来救他的,可是她救了他的命,这是事实,不然,别说现在健康无虞,他怕是连躺在医院的资格都没了,毕竟那场暗杀......出乎意料。

他声音有些低沉:“余欢,挟恩图报并不明智,你的目的太过明显。”

余欢点点头:“我知道啊,可是这是我唯一的筹码,比起一笔钱财,我更想得到一个长久的保障,嫁给晏先生就是最好的保障,晏先生应该不是罔顾救命之恩的人吧?还是说你觉得我配不上你,所以不愿娶我?”

晏迟一时无话,他派人查过她,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女,出身几乎算是最底层,除了样貌身段尚可,其他没有一样拿得出手的。

   嫁给他,条件远远不够,甚至说是遥不可及。

见他沉默,余欢了然。

“看来是我妄想了,既然这样,晏先生走吧,至于补偿和报答,你想给什么就给什么吧。”

晏迟凝视她许久后,一言不发的站起来走了。

看他离去,余欢垂眸,敛去了失望,看着很平静。

这条路不通,再想别的办法吧,不过还好,哪怕不结婚,有了救命之恩,也还是有大用的,她没有白费心思。

......

晏迟这一走,之后住院的一个礼拜再没来过。

出院的那天,一个西装革履的人来了,余欢以为他是晏迟派来跟她谈报答和补偿的。

谁知道来人只说:“余小姐,出院手续已经办好了,请跟我来。”

余欢一愣:“去哪?想谈什么在这里说就好了。”

“晏先生在医院门口等你。”

晏迟竟然还亲自来跟她谈?还以为他只会打发手下来。

既然不能结婚了,她就得想想该要什么,得打开天窗说亮话,给她要来一个强有力的保障,钱也好,权也好,什么都好,必须用其他途径让他成为她固定的靠山。

出了医院,西装男人把她带到一辆迈巴赫那里,一打开车门,看到晏迟坐在车里,正在打电话。

看了她一眼,摆了摆手示意她上车坐下,又继续讲电话。

余欢上车,车子很快开了。

    等了几分钟,晏迟挂了电话。

余欢刚措辞想问话,晏迟先开口:“户口本带了么?”

“嗯?”余欢一时没反应过来。

“不是说结婚?难道不要户口本?”

余欢呆了呆:“你不是不答应么?”

晏迟:“我说过不答应?”

他反问的理所当然余欢无话可说。

他那天似乎确实没有拒绝,只是沉默不言,然后走了,然后好多天没信儿。这难道不算是拒绝的意思?

晏迟道:“结婚不是小事,总要考虑清楚,做好准备。”

“......哦。”

    “户口本在家里。” 

    出乎意料的惊喜,余欢一定不会放过。

很快二人就到了余欢的住处,岚江最破旧密集的城中村,贫穷和脏乱差是这里的标签。

他的车子是迈巴赫,过于显著,余欢没让他送她进里面,只让他在城中村外面附近的一个路口等她,她自己回家拿户口本。

拿了户口本出来上车后,就听身边的晏迟说:“结婚后,你以后就不要住这里了,我再给你安排一个住处。”

余欢问:“是和你住在一起么?”

“不是,我们的关系暂时不能暴露,所以我们要先隐婚,不能住在一起,你自己住。”

余欢:“你是要金屋藏娇?”

晏迟默默地上下扫了她一眼,不说话,摸不透。

余欢瞪眼,张了张嘴:“你什么意思?你这是嫌我丑还是嫌我身材不好?”

她也是个大美女,身材也挺好的,天生丽质呢,他这样质疑的眼神,是个美女都不能忍。

晏迟没解释回答,只道:“我有空会去看你。”

总要挤点时间培养感情,娶个媳妇儿总不能拿来当花瓶摆着,还是要发挥作用。

专注于搞事业这么多年,他也该体验一下谈恋爱的感觉了,嗯,结婚的事儿先放到一边忽视,先当做谈恋爱。

余欢没意见:“行吧,你安排就是,不过这里是我外婆留给我的家,从小住到大,突然离开我舍不得,我想多住些日子,等过段时间再搬。”

拖一段时间,也就够了。

还有不到一个月了,等拖到那个时候,她就不需要住他的地方了,且是理所当然的。

也不是什么大事,晏迟颔首:“随你。”

......

在民政局待了二十分钟出来,余欢看着手上的红本子,有些恍惚。

活了两辈子,这还是第一次登记结婚,上辈子直到死她都没谈过恋爱,本来是有一段恋爱可以谈的,穆家阻拦了,说她那个时候不适合谈恋爱。

可其实,那个人是她那位同父异母的二姐喜欢的人,所以穆家才不会让她沾染,加上他们本来就是想用她做穆雅欣的续命工具,不可能让她恋爱结婚的。

可笑她当时一无所知,被那群人算计欺瞒葬送了一生,死无全尸的终结在手术台上,也不知道穆家的人有没有怜悯她将她安葬,何其可悲。

晏迟送她回到了先前那个位置。

她下车前,他把手机丢给她:“输入你的联系方式。”

余欢依言做了。

弄好联系方式,他说:“我接下来要去欧洲出差一段时间,等准备好了房子就接你过去,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

“......哦。”

她刚点了头,他又递过来一张卡:“拿着,想买什么就买。”

财大气粗!

“我......”

余欢刚想说不需要,可想起自己是打着嫁入豪门的名号跟他结婚的,活脱脱就是拜金女的标签,给钱不要岂不是自打脸?她就毫不犹豫收下了。

“没有密码。”

真省事!

“谢谢。”

收卡进包,开门下车。

看着她头也不回的远去,晏迟若有所思。

驾驶座上的晏九有些顾虑的说:“四爷,这里是出了名的脏乱差,余小姐继续住在这里怕是不妥,您真的不管她?”

晏迟目光寡然的瞥向晏九:“以后注意你的称呼,叫她夫人。”

晏九心下一凛,忙应声:“是。”

晏迟低声道:“派人暗中看着她。”

派人看着,是监视,也是保护,既是他法律上的妻子,就是他的女人,自然不会不管。

“好的,我过后安排阿七来。”

“尽快给她准备一个住的地方,谨慎点,别让晏家那边知道。”

“好的。”

晏迟抬手看了看腕上的表,道:“时间差不多了,去机场。”

他有些急事要去欧洲处理,今天是去之前抽空来结婚的。

晏九应声,立刻驱动车子离开。

晏迟拿着手机,看着手机上的那一串手机号,斟酌了一下,随手添了个备注。

备注是:......

......

出了这次的事情,之前上班的会所是不能再去了,之后,余欢又找了一份餐厅前台的工作,继续正常生活。

在餐厅上班后不久,餐厅组织所有人做了一次体检,虽然和上辈子的地方不一样,可体检倒是没缺,她知道是穆家安排的配型之后,过了一个礼拜,余欢下班回家的路上,被人强行带走了。

她被带到了穆氏旗下的天河酒店的一间房中,里面等着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一个道貌岸然到人性泯灭的畜生!

压下心头的恨意和反感,余欢一副惊慌害怕的样子,很是警惕的颤声问:“你......你是谁?这里是哪里?为什么要抓我来这里?”

中年男人一脸慈爱,上前走到她面前,温和道:“小欢不要怕,我是你的亲生父亲,穆江陵。”

余欢闻言惊骇,不可置信的说:“父亲?什么父亲?我......我没有父亲啊。”

认识余欢的人都知道,她是个私生女,还是一个很小就没有妈妈了的私生女,且生父不详,一直是外婆养大的,而就在两年前,外婆生病去世了,她成了孤女,无依无靠自生自灭。

穆江陵面露愧色:“我真的是你的父亲,你的妈妈余月曾经和我在一起过,你是她与我的孩子,爸爸很抱歉,这些年一直没能尽父亲的责任。”

余欢一是不说话,愣愣的看着他,好似在消化这件事的冲击,无助又茫然。

穆江陵伸手搭着她的肩头,面目慈爱的说:“小欢,跟爸爸回家吧,爸爸带你回去认祖归宗,以后一定会好好补偿你,不会再让你吃苦了。”

上辈子,他也是这样说的,她深信不疑,结果,结果......

她死无全尸!

他毫不犹豫的舍弃了她,用她的器官,去救他最疼爱的女儿。

余欢心里冷笑,面上尽是委屈:“你......你真的是我爸爸么?那为什么我不知道你的存在?而且......而且你为什么现在才来找我?”

“爸爸一直不知道还有你这个女儿,也是最近才机缘巧合之下知道的,知道后就一直在找你,也是爸爸的疏忽,当年不知道你妈妈有了你。”

余欢好似信了,满眼欣喜:“所以,你真的是我爸爸?是要带我回家?”

“是的,爸爸带你回家。”

余欢顿时喜不自胜,高高兴兴的和穆江陵相认了,上演了一幕父女情深相认戏码。

相认后,穆江陵就将余欢带回穆家。

回穆家的路上,穆江陵还将穆家的人都和她科普了一遍,这些余欢都清楚,可还是听的认真,一脸纯净无害。

穆家大宅坐落在城郊,是一座极大的花园别墅,依山傍水的,余欢上辈子在这里住了一年。

下车后,余欢就做出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来,好似被眼前的建筑物惊呆了,十分紧张局促。

穆江陵走上前来温声道:“小欢别紧张,这里就是穆家,以后就是你生活的地方了。”

余欢两眼闪着光,咬了咬唇不敢相信:“我以后,真的可以住在这么漂亮的房子里么?”

穆江陵道:“当然,这里是你的家。”

余欢浅浅笑着,有些腼腆:“嗯嗯,我知道了,谢谢爸爸。”

穆江陵温和笑着,然后带着她往前面的别墅走去。

这个时候正是下午,穆家除了下人,就只有穆江陵的夫人在家,其他的都没回来,进了别墅里面后穆江陵将余欢安置在客厅,就自己上去叫她下来。

余欢坐在客厅沙发上,目光偷偷环顾四周,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

须臾,穆江陵才带着一个女人下来。

穆江陵的夫人叫沈苓娇,年过五十,是一个保养得宜的贵妇,看着也不过是三四十,举手投足之间尽显优雅大气。

她下来后,立刻走到余欢跟前:“呀,这就是小欢吧?来让我看看。”

余欢受宠若惊手足无措的看着她。

穆江陵道:“小欢,这是我的夫人,你可以叫她......阿姨。”

余欢听话叫人:“阿姨好。”

声音中有几分乖巧讨好的意味。

沈苓娇笑得跟菩萨似的和善:“好好好,叫阿姨也行,回来了就好,以后啊,这里就是你的家了,缺什么想要什么记得跟阿姨说啊,不用拘谨。”

沈苓娇装和善温柔装的无懈可击,俨然把她当亲生女儿一样,那时余欢还觉得自己很幸运,甚至把她当妈妈......

这夫妻两,真的是天生的一对,一样的人面兽心恶心至极。

余欢受宠若惊:“谢谢阿姨。”

沈苓娇道:“自从你爸爸说把你接回来后,我就给你准备了房间,来,阿姨带你去看看。”

她就要牵着余欢上楼,可余欢没动,怯怯地问:“阿姨,不用先见过奶奶和哥哥姐姐们么?”

沈苓娇说:“你奶奶在你姑姑家里小住呢,过几天才回来,到时候你再见她,你哥哥姐姐们都在工作,晚上他们回来你就见到了。”

“他们......他们会不会不喜欢我啊?”

沈苓娇笑道:“怎么会呢?你奶奶最喜欢孙子孙女了,你又长得这么漂亮,人也乖巧,她怎么会不喜欢?你是哥哥姐姐们最小的妹妹,他们也会喜欢你的。”

余欢这才放心,跟着沈苓娇上楼去了。

......

柏林。

晏迟昨晚忙到凌晨两点才休息的,睡了六个小时起来已经是八点。

晏九在外面已经等了两个小时了,因为晓得晏迟的脾气,睡觉的时候是不喜欢被人吵醒的,睡不好脾气会很差,他就一直等,在晏迟门外跟个陀螺似的转来转去,终于等到晏迟起来了。

晏迟一开门就看到晏九在门口,拧眉问:“你大清早的在这里做什么?”

晏九忙上前:“四爷,你总算是起来了。”

“出什么事了?”

晏九道:“是夫人出事了,一早接到阿七的电话,说夫人被人带走了。”

晏迟原本沉凛的脸色微变:“被带走?怎么回事?谁带走了她?”

晏九说:“是穆家,穆先生派人将其带走了,并且适才又接到阿七的电话,说穆先生将夫人带回了穆家。”

晏迟闻言,眼眸眯起,一片凛然诧异:“穆江陵?怎么会是他?”

晏九摇头:“不知道,阿七就打电话来请示怎么办?要不要公然去跟穆家要人?”

晏迟思量:“先不要,暴露了她和我的关系就麻烦了,让阿七盯着穆家那边,看看怎么回事,还有,准备回国。”

......

沈苓娇对房间作了一番介绍,又说了些体贴话后走了,叮嘱余欢好好休息。

余欢坐在床边,四下看着这间熟悉的房间,确实是精心准备的,不过用心的不只是装潢摆设,还有......

摄像头!

这间房间里有隐形摄像头,上辈子,她就是被人监视着在这里住了两年,也是后来穆雅桐说了她才知道,只是不知道安在哪里。

她自然是不能在这里住下去的,不然岂不是一直被人盯着。

这时,兜里的手机震动了。

她若无其事的扫了一圈周围,才自然而然的拿出手机,她肯定是不能接电话的,正要挂,看到来电显示。

——粗大腿~

哦,这是她门口靠山老公来着。

他这个时候怎么给她打电话了?

最新更新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