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武松
  • 真假武松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潇潇秋意
  • 更新:2022-04-02 07:23: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知县巡视
点击阅读
最近景阳冈上出了一件奇事,武家二郎,在喝了十八碗酒之后,将景阳冈那只为非作歹的打老虎给生生打死。这件事传遍了整个县城,自然也传进了知县陈大人的耳朵里。打虎事件在普通人的眼里只是勇士行为,可是在陈大人的眼里却成为了商业行为,毕竟可以塑造本地商机,发展各种连带产业,何乐而不为?只不过武松自打虎之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为此陈大人决定演一出戏……

《真假武松》精彩片段

武松喝下十八碗酒后,在景阳冈打虎,从此名扬四海,天下皆知景,阳岗由此闻名世界。

阳谷知县陈光陈大人笑开了花,此事传出,真是名利双收,但武松不知去向,他已走向天涯海角。

这难不倒知县大人,他向全国发出请帖,寻访武松下落,诉说景阳岗人的热情,这里的人们景仰他,不过消息如石沉大海。

久久不见武松本尊现身,知县大人甚为焦虑,对于武松打虎震惊神舟的事迹,他早已命人写好帖子传至知府,知府递呈到京都。

如果武松本人不能现身,知县大人的前途将经受严峻的考验,这件事儿摆上他的日程,作为头等大事。

陈大人焦虑万分,但难不倒师爷吴才,他说:“天下天下事纷纷扰扰,真真假假,难与辨识,如果真武松不能现身,我们不如造个假的,世间是真的没了,假的就会涌现”

知县大人惶惑不安,小眼珠瞪得溜圆,盯着师爷,怕此事一旦真相败露,岂不是罪加一等。

他踱来踱去,一时拿不定主意,此事需要考虑,要做到万无一失才行。

吴才说:“现在真也不是,假也不是,这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如果知府大人问起,我们无法交代,这才是真正的问题”

陈大人“噌”的一下坐在官椅上,双眼无光,觉得做了一件错事,唉,当初就不该将武松打虎的事情报告给知府大人,现在真是骑虎难下。

怎么办?陈光一拍脑门,“有了”。

他站起来,责令吴才速速寻访武大郎,再让武大郎速速寻访象武松的人,美其名曰:塑造本地商机,要搞武松打虎嘉年华,提振本地旅游业、餐饮业等等各种产业。

吴才也拍一下脑门,连连叫好。

“知县大人高,实在是高,在下怎么就没有想到这条妙计呢,到时候以假乱真,真真假假,知府大人又怎么会过问呢!”

此事需要速速去办,不可耽误半分钟,陈光大人精神焕发,随即下令,吴才也速速告退,他带了两个捕快匆匆赶往吴大郎家,此事甚急。

吴才“咣、咣、咣”的敲起武大郎的家门,但没有回音。

张三说:“武大郎应该去买烧饼了”

李四说:“这时应该在中央公园”

吴才说:“混蛋,他竟敢在中央公园摆摊,影响市容,你们还不速速赶往那里,把他抓起来”

张三说:“吴大人,我们需要办的不是这件事儿吧”

李四说:“我们要找武松”

吴才这才缓过神来,说道:“那我们赶紧赶过去”

三人加快脚步,匆匆赶到中央公园,这里已被城管扫荡过,空空荡荡,并无半点人影,他们三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你们说武大郎该在哪里?”

张三说:“他应该回家了,正好错过”

李四说:“不对,这些商贩善于打游击,不在此处,便在彼处”

“废话,到底在何处?”

李四挠着脑袋,说道:“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他们应该在西门酒家那里”

这是何故?本县富商西门庆有意行善积德,批量订购大郎烧饼,责令其妻金莲每日往返供应不断,武大郎为其帮手,想来,他们现在正在那里。

吴才说:“此等大事,也不早早告知”

吴才一挥手,三人匆匆赶往西门酒家。

吴才等人赶到西门酒家,西门庆正坐在二楼,摇着蒲扇,见他们到来,连忙派人请上来。

吴才心切,开门见山,问:“武大郎可在此?”

“金莲每日三次来店,刚刚离去,应该在大郎的摊位那里”

吴才心下了然,面对金主,奉承道:“西门大人此番行善,广结善缘,真可谓本县一大福气”

张三问:“西门大人,可知武大郎的摊位在何处?”

西门庆摇摇头,眉头不觉一皱,说道:“我已将知道的统统告诉你了”

三人不知所以,吴才等人当即决定分头寻找,作揖,告辞。

吴才乃师爷,哪里禁得住如此脚力,此时,已经疲惫不堪,耷拉着脑袋。

走着走着,耳边传来吆喝声,仔细听,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武大郎就在眼前。

他顿时来了精神,向武大郎告知一二,武大郎也笑逐颜开,决定与他一起拜见知县陈大人。

吴大郎随即撂下挑子,跟着吴才来到县衙,陈大人正在与一位青年谈笑风生,见到吴才他们进来,老大不高兴。

没等吴才开腔,武大郎抢话道:“陈大人老当益壮,像个小蛮牛一样活蹦乱跳的,真精神,真精神”

陈大人一脸不悦,但是武大郎侃侃而谈,收不住嘴。

“陈知县乃天下父母官,尽天下父母心,实在是在下的造化,陈大人爱民如子,远近皆知”

陈光示意他停下来,他怎可知晓。

“陈大人一个好官,不是一个坏官;是一个清官,不是一个贪官,是一个能官,不是一个庸官”

“就是我武大郎奉上五十两银子,陈大人断然是不会接受的”

陈知县涨得脸红,想要发作,但是武大郎还要说下去,陈光嚯地起身。

感叹道:“与其为混蛋所赞美,不如战死在他手里”

他厉声道:“武松已经找来了!”

吴才心下纳闷,低声说道:“现在武大郎刚刚到此……”

陈光一脸怒色,说道:“我说的武松就是他”他指向身边的那位青年,“你请他回去,不必再作计较”

吴才注视了青年一会儿,见他眉目清秀,但是少几分英气,便道:“此为何人?”

陈知县说:“此乃我新欢之弟韦之应,我想来想去,这种好事自然肥水不流外人田,还是自家人可靠,师爷,这可是你教的”

吴才使劲弄出个笑脸,向着之应竖起大拇指,连连叫好,说道:“果然一表人才,真是武松再世”

武大郎手无足蹈起来,自以为得计,可受知县青睐。

“陈知县真是老来还童,精神焕发,纳妾无数,还有这么小的小弟,真是我辈楷模,在下佩服佩服”

陈知县实在受不了,他大喝一声:“给我滚出去”

大郎有些懵圈,随即有些明白,却更加糊涂。

吴才说道:“还不赶快滚!”

武大郎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看着四周几位大神一般的人物,麻溜地跑开了。

陈知县轻蔑的“哼”了一声,等武大郎走后,三人计议一番如何开展嘉年华,如何挣得钵满盆满,他们如何分赃,云云,谈得眉飞色舞,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陈知县随即下达命令,在武松打虎处立一个招牌,塑一座石像,向天下光撒传单,邀请各路游人前来瞻仰。

“告知天下各路武林,武松将重返景阳冈再次打虎,请江湖各路豪杰齐聚阳谷,共展国粹”,师爷眯着眼说道。

随着陈知县一声号令,各项活动如火如荼的开展起来,武松打虎处,一夜之间就树立起招牌,上面手书五个大字,熠熠生辉。

雕像也已建造、安置,神奇的速度让陈知县大为惊讶,这完全是吴师爷一手缔造,不假人手,真是大快人心。

但陈知县犹嫌不足。他说:“总觉得少一些声势,少一些威风”

这难不倒吴才,他回道:“本地富商多如牛毛,让他们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众人拾柴火焰高”

陈知县一点即明,首先想到西门酒家。

他们一众人等随即莅临视察,西门官人不敢大意,连忙出来迎驾。

行至后花园,陈知县见金莲正在搬运烧饼,不由打起精神,注视片刻,吞吞吐吐地问道:“这位是谁?”

西门庆看在眼中,心下不悦,强装笑颜。说道:“此乃本地的一个供应商,她制作的烧饼美味可口,深得顾客口味,只是打不出品牌,我帮她树立一下”

张三看得直流口水,李四现出鄙夷的神色,张三拍了拍他的后背,还以颜色。

陈知县叫来金莲,问道:“你是何许人也?”

金莲道:“我乃武大郎之妻,善做烧饼,在阳谷一带非常有名”

知县闻此,脸色大变,兴趣全无,不由心绪涌上心头,说道:“造化,真是造化,果然没错”

吴才看在眼中,心生一计,说道:“如果之应单独上阵,怕惹人生疑,不如我们将计就计,也为她派个角色……”

陈县令不解,问道:“什么角色,她能有什么角色,一个卖烧饼的!”

“之应倜傥潇洒,金莲美貌绝世,他们两个金童玉女,如果他们一同参加嘉年华,肯定人气爆满,本地经济就能够获得大发展,此乃当世一大热点”

西门官人顿生一肚子火气,但是又奈何不得,他只得瞪着眼睛,横竖都不舒服,任他们胡说八道去吧。

“这些人真不讲究,这里可是西门酒家,将置我于何地!”

韦之应早已喜展眉梢,知县大人一脸疑惑。

“什么金童玉女,金莲可是武松的嫂子,乱安排,成何体统!”

吴才道:“嗨,现在这个世道乱糟糟的,谁管他什么人论辈序,只要能够吸引眼球,就能够借地生财,何乐而不为呢?”

陈知县转怒为喜,竖起大拇指,称赞道:“师爷果然一肚子鬼主意,好,真是太好了,我们马上打道回府,着手办这件大事”

西门官人道:“我已准备好酒席,款待各位官家,赏个面子,把酒言欢,之后再走也不迟”

“我来此之意,就是让你好好的为嘉年华出钱、出力,你好好的给我办,我就不多打扰你了”,知县大人伸出食指,对着西门庆说道。

“西门官家,你可要尽心尽力啊”,吴才补充道。

陈知县一行人匆匆踏上归程,西门官家望着他们的背影,急得直跺脚,骂道:“混蛋!”

他们一路走去,见到一家酒店生意兴隆,声势自然不及西门酒家,但很热闹。

他们正在纳闷,只听得店小二吆喝:“打虎英雄武松就是在这里饮了十八碗酒,就是这种酒!”

店老板笑呵呵的迎接每一位嘉宾,说着:“这可是武松套餐,这可是武松套餐,吃了它火气壮,胆气足,能打虎”

陈知县看的眼红,眼珠子都掉下来了,他问:“这可是真的?”

吴才一时无着,知县道:“如有半点伪造,一律给我拿下”

吴才了然,说道:“陈大人,现在不可,应该让他们先发财,养肥了再宰,这才吃得痛快,现在动手,就如杀鸡取卵”

知县也了然,只是心里很不舒服,一个小小贱民也能抢占先机发大财,没王法,真是没王法,还是要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

“这可是本大官人搭建的舞台呢”

吴才道:“此事要从长计议,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早晚会落在我们手中”

陈知县点头,他问李四身上可有嘉年华请帖,李四也点头。

“给他们发一张,让他们好好办,把门店弄得气派一些,不要丢了本大人脸色”,李四应声而去。

这家小酒店,虽说现在借机,有些名堂,但设施陈旧不足论道,与所谓的嘉年华相去甚远。

想着想着,陈知县“哼”的一声,显出鄙夷的神色,再次匆匆踏上路程。

真假武松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