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待余生温柔
  • 只待余生温柔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悦色作者
  • 更新:2022-07-16 06:40:00
  • 最新章节:第三章 我们结婚吧
继续看书
一次醉酒,让毫无交集的两个人走到一起,白暖失身于夜墨寒,落得个身败名裂的结局,奶奶对她失望至极,父亲开始无视她,前男友落井下石,一时间,所有人都开始辱骂白暖,只有夜墨寒站在她的身边,与她一同承担责任。后来,白暖意外怀孕,两个人协议结婚,原以为这段婚姻无关情爱,只是情势所迫,未曾想,男人一次次的将她捧在手心,给足了她安全感。

《只待余生温柔》精彩片段

酒店中。

白暖坐在柔软的大床上,看着身边躺着的那个帅出天际的男人,却震惊了!

昨晚是她男友的生日宴,原本是想将自己的第一次交给皓楠的。

可现在躺在她床上的男人,分明就是她公司新上任的总裁。

夜墨寒!

白暖努力回想昨晚的情况,却因为醉的不省人事,没有丝毫印象。

就在这个时候,夜墨寒的睫毛微颤,醒了过来。

他靠着床榻缓缓坐起身,流畅的肌肉线条若隐若现,一如既往的矜贵优雅,却让白暖紧张的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她先一步开口:

“昨晚的事,是个误会,出了这道门,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夜墨寒深邃双眸中闪着令人胆颤的凌厉,

“是谁派你来的?”

对上那双阴沉得瘆人的目光,白暖战战兢兢道:

“没人派我来,我也很疑惑为什么是和你……”

夜墨寒一个手势打断了她的话,起身下床穿好衣服,随手写了一张支票递给白暖。

支票上惊人的数字让惊得白暖倒吸一口凉气,那么多零,她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钱!

白暖诧异的仰头望向夜墨寒,却从他眼中看出一丝轻蔑。

“收了钱,管好自己的嘴。”

顿时,白暖心头一股怒火升起。

莫名其妙上了他的床,她心里还窝着火呢!

“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白暖冷笑一声,毫无惧色地仰头看着夜墨寒,

“昨天晚上不过是你情我愿的事情,要说给钱,倒是我该答谢你让我舒服了吧?”

白暖伶牙俐齿的反驳,让夜墨寒的脸色阴了阴。

爬上他床的女人,目的不就是钱吗?

夜墨寒不管白暖是不是还打着什么别的主意,冷笑一声,抓起外套离开了酒店。

白暖看着那张数字惊人的支票,心里的怒火没处发泄,恨得她将那张支票撕了个粉碎丢进垃圾桶,然后收拾好回到了位于霞山村的家里。

市郊偏僻的乡下,白暖刚推开家门,奶奶迎面就把拐杖打在了她的头上。

“你这个小贱蹄子,干出这种丢人现眼的事,还敢回来找打?”

奶奶一脸凶恶相,喷着唾沫星子大骂。

“奶奶,我做错什么了?”白暖捂着额头,不解地问。

这些年来,除了母亲,白家没有一个人对她好。

白家并非重男轻女,她还有一个被全家人视作掌上明珠的堂妹。

奶奶将一摞照片重重甩在白暖的脸上,“你自己看这是什么!”

白暖捡起照片一看,顿时怔住。

照片上,分明是昨晚大醉酩酊的她走进酒店的场景。

这是谁拍的?!

“要不是有人把照片给我送来,我都不知道,我们白家还出了你这么个丢人现眼的小浪蹄子!”

又是谁送来的照片?

可还没等白暖细想,奶奶又要挥着拐杖过来,白暖的妈妈夏玉将白暖紧紧护在怀里。

拐杖雨点似的打在夏玉的后背上,发出沉闷的击打声。

听的白暖一阵心疼。

“别打我妈了!”

白暖咬着牙想要帮夏玉挡下,母女两人就这样彼此相互帮衬,身上都落了不少的伤。

“奶奶,你看电视上那是不是白暖姐姐?”

在一旁吃着零食看热闹的堂妹白清突然一指电视,满眼都是幸灾乐祸。

电视画面里,一个男人正揽着晃晃悠悠的白暖走进酒店。

这种丢人现眼的事,居然还上了电视?

这让村里人以后怎么看他们白家?!

怎么会这么巧?

记忆缓缓涌动,白暖想起,意识涣散之前,似乎是她那个好闺蜜夏依依不停灌她酒。

这件事肯定和她脱不了干系!

可眼下没有任何证据,她失踪了一整晚,皓楠肯定很着急。

白暖刚想逃脱出门去找齐皓楠,一通电话打了进来。

是齐皓楠的母亲。

“白暖,别再缠着我儿子了,他不是你这种乡下丫头能攀上的,你配不上他!”

没等她说话,电话就挂断了。

齐皓楠母亲的这一句“配不上”,让白暖五雷轰顶似的愣在原地。

她和齐皓楠交往三年,从未觉得他们两人有什么差距。

可就在昨晚,她失去了自己的第一次。

这样的她,还有什么脸去面对齐皓楠?

白暖嘴唇哆嗦着,奶奶被电视里这一幕气得老脸铁青。

“这个扫把星做出的丑事都上了电视,要是不打死她,今后白家的祖坟岂不是都要被你弄脏!”

说着,奶奶又挥起拐杖,雨点似的落在白暖和夏玉身上。

白暖紧咬着下唇,满脸惨白的承受着身上撕裂似的疼痛。

就在这个时候,她的父亲白永振回了家。

他拧着眉头不耐烦的瞥了她们母女一眼,“算了,把她们打死了,家里的活谁干啊?”

奶奶恶狠狠的啐了她们母女一口,又指着夏玉的鼻子。

“算你们母女捡了条命。夏玉,你现在就去你爸的牌位前跪两天两夜,好好给你生的那个扫把星赎罪!”

夏玉不敢反抗,拖着一身伤,一瘸一拐就去了祠堂。

奶奶又踹了一脚地上的白暖。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滚!”

白暖咬着下唇,摔门离开了。

只因为她出生的当天,爷爷病重离世,家人认为是她的出生克死了爷爷,“扫把星”这个名字,从出生开始便一直伴随她到了现在。

夏玉在祠堂跪了几天,白暖就一直埋头工作加班了几天,下体撕裂般的阵痛不断,心中还要更痛千万倍。

在这期间,齐皓楠的电话一个又一个的打来,可她却不敢接。

现在的她,是真的配不上齐皓楠了。

工作的这段时间,夜墨寒一直没来公司,也免得碰见了尴尬。

这日下班后,她挑了个以往齐皓楠不会在公寓的时候,去收拾自己遗落的东西,以及还钥匙,然而却碰到了夏依依和齐皓楠。

两个人姿势暧昧,衣衫不整。

霎时,白暖的泪再也忍不住,她上前扇了两个人各一巴掌,质问道:

“你们两个是不是早就搞在了一起?”

齐皓楠见状不再遮掩,

“是你先给我戴了绿帽子,又玩失踪,既然你都看到了,那就分手吧。”

白暖从没想过,和初恋男友再次见面,竟会是这番景象。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的公寓,也不知道是怎么恍惚着回的家。

翌日,白暖早上一起来就头晕乏力,恶心想吐。

一开始她还以为是这阵子加班饮食不规律,引起的胃病犯了,准备下楼去买药。

可她刚强撑着到了公司楼下,就感觉一阵晕眩袭来,堪堪抓住迎面那人的衣角,却还是一头栽倒昏了过去。

夜墨寒垂眼看着紧抓着自己衣角的白暖,看着那张熟悉的脸,一眼便认出她是那晚的女人。

那天之后,他再没见过白暖,银行也一直没发来扣款的消息。

或许他误会了这个女人,那天晚上的确是意外。

夜墨寒没想其他,抱起白暖将她送到了医院,随后又折返回公司。

刚下了车,夜墨寒就收到医生发来的消息。

白暖并不是生病,而是怀孕了!

顿时,夜墨寒眉头紧蹙起来。

驰名国际集团的首席刚邀请他和他的女友参加宴会,后脚白暖就晕倒在他面前,而且还怀孕了。

会有这么巧的事?

看来白暖为的不只是钱,而是夜家的门第?

他向来最讨厌有人算计他!

夜墨寒阴沉着一张脸,转头又奔回了医院准备找白暖算账。

可等夜墨寒到病房时,他的奶奶不知道从哪听来的消息,已经早他一步到了医院,正坐在病床边满眼欣喜的看着仍在昏迷中的白暖。

看见夜墨寒来了,祁丽华压低了声音,语气坚定的不容拒绝。

“这个孩子,你一定要留下!”

夜墨寒脸色阴沉,想都不想的直接拒绝。

“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她的孩子,我不想要。”

祁丽华不悦的沉了一口气,“这是你的亲骨肉,你说不要就不要?”

这个孙子,从来不让她省心,迟迟不结婚,就这么不想让她在死前能抱上孙子?

之前还担心他性取向不正常,身体有毛病,现在好了,有了孩子,她也就安心了。

夜墨寒眼眸依旧冰冷,正眼都没看白暖一眼。

“不是随便什么女人都有资格生下我的孩子。”

可任由夜墨寒怎么拒绝,都没能改变祁丽华的心思,坚决的要留下这个孩子,

“你可以不要,那就别怪我不治病,既然我死之前注定抱不上孙子,那就让我早点死好了!”

没等夜墨寒说话,白暖悠悠转醒。

祁丽华这才改了脸色,凑过身去,

“暖暖,你醒了?我是墨寒的奶奶,你现在有了身孕,千万要注意身体,我听医生说你的胃不太好……”

后面的话,白暖半句也没听进去,满脑子想的都是“有了身孕”这句话。

她怔怔摸着自己的小腹,满眼惊愕。

她和夜墨寒,也只是一次而已,这样就怀孕了?

她……要当妈妈了?

白暖全没注意到夜墨寒就站在他的身旁。

“我对你没有兴趣,把孩子打了,我会给你补偿。”

祁丽华不悦的翻了一个白眼,拦在两人中间,温柔地问白暖。

“暖暖,你想要这个孩子吗?”

白暖咬着下唇,想了想,还是点下了头。

除了夏玉,她从没感受过半点家庭的温暖,如今有了孩子,她怎么会忍心放弃?

祁丽华满意的笑笑,转头严肃的看着夜墨寒。

“驰名国际的首席,最看重的就是家庭,那可是几十亿的单子。于公于私,这个孩子你都必须留下。”

奶奶既拿自己身体相要挟,又拿公司里的事说理,夜墨寒蹙眉沉思片刻,还是松了口。

祁丽华这才放心,又对医院的人小心嘱咐了一番,好生照顾白暖,这才离开,回了自己病房。

祁丽华离开后,夜墨寒也准备起身,却被白暖叫住。

“等等……”

“有事?”夜墨寒一挑眉,浮起不悦。

白暖紧咬着下唇,眼底满是犹豫。

从刚才的对话,她也听得出,夜墨寒只把她当作利用工具。

孩子出生,她就没了用处,只能和孩子分离。

她不想离开自己的孩子!

想到这,白暖坚定的抬起头看着夜墨寒。

“我可以生下孩子,但我们必须结婚,给孩子一个名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