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苍穹神尊
  • 都市苍穹神尊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龙猫跳
  • 更新:2022-04-02 07:34:00
  • 最新章节:第2章 血浓于水
点击阅读
陈牧是地球人,在二十四岁那一年,因为遭人陷害,最终家破人亡,不过他的生命并没有因此而终结,阴差阳错下转世到了一颗存在修仙文明的星辰上。在那里他拼了命的修炼,终于成为了真正的强者。哪知道在飞升的紧要关头,没能熬过最后一道雷劫。再睁眼,他竟然重新回到了地球,并且出现在了高中课堂上。十八岁,是一个新的开始,他不光要报仇雪恨,还要活出个不一样的人生!

《都市苍穹神尊》精彩片段

楼顶。

夏夜的天台接住月光,微风轻盈,静默无声。

女人伫立,注视前方。

她莫约十八九岁的年龄,身材高桃,扎起的马尾被一根银色丝带挽住,稍显稚涩的脸上透露出一抹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气质。

“师公穷极一生,卜算无数,终了将天机算用在了我身上。”

“怎么偏偏算出来的是姻缘……”

女人美眸清澈无浑,眉间存疑:“天机卦象指明,我将来会错付一段孽缘,郁郁寡欢,终生未嫁……”

“可是,我怎么感觉这家伙普普通通,没什么特别的啊……”

她紧盯着前方的教学楼。

准确来说,是一间正在晚自习的教室。

教室内,铅笔沙沙,风扇摇曳,不时响起细微翻书声。

“轰隆——!”

本是万里无云的黑夜,惊雷乍响,银龙般将天地照耀如同白昼。

“奇怪,怎么突然打雷了?”

学生们看向窗外,却不见有雨滴。

伴随着浑浊脑海中响起的阵阵雷劫轰鸣,趴在课桌上打盹的陈牧,迷糊睁眼。

“终究还是飞升失败了么……”

嗅到鼻间飘荡阵阵书香的独有气味,陈牧缓缓抬头,恍然看向四周。

青少男女们埋头看书,一排排记忆久远的青涩面孔,风华正茂。

凌乱摆放的课桌,书本堆积如小山。

“这是……”

陈牧瞳孔逐渐扩大,思绪加剧,记忆如开闸的潮水般涌来。

陈老魔,掌管青云星域的第一修士!

因一生未尝败果,又被人称无伤,一人、一剑扬名星辰,威震万族,见者无不是闻风丧胆,落荒而逃!

陈牧修行七百年,成就渡劫期巅峰,自身修为已到尽头顶点,只差最后一步,便可渡劫飞升。

而,九十九道天雷,陈牧抗住前九十八道,却最终还是陨落在最后一道雷劫中。

七百年心血,一身空前绝后的修为,化为飞灰。

“这是地球?”

陈牧心头惊愕,他本以为自己魂飞魄散,却未曾想回到了高中时候的地球上!

无人知晓,声名远扬的陈无伤,心中有从未提起过的秘密……

他本就是地球人!

只是在二十四岁那年,家破人亡,不甘死去,满含无穷的仇恨,记忆不灭,转世到了一颗存在修仙文明的星辰上。

陈牧心魔的种子在那一刻已经种下,他拼命修炼,只为有朝一日复血海深仇。

然而,当他踏破虚空找到地球时,早已物是人非。

仇人死去多年,就连亲朋好友也是沦为一丘黄土,想破除心魔却无处可寻,终是叹息一声,落寞远去。

若不是有那一丝心魔在,恐怕也不会陨落在那最后一道雷劫下。

“没想到,我陈牧竟然回来了,而且还是十八岁的我……”

陈牧喃喃自语,双目寒芒乍现:“苏玉泽,任你有万贯家财,势力滔天,我也要让你尝尝家破人亡、一无所有的滋味!”

“爸,妈,还有姐姐,从此以后无人再能伤害到你们!”

“还有小鱼……今生,定不负你……”

“前世属于我的,统统都要夺回来!”

陈牧攥紧双手,既然上天给予自己这么一次机会,绝不能再重蹈覆辙。

这一世,只求痛痛快快,再无遗憾!

不过,自己现在修为全失,与一个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要想复仇,一切还得一步一步慢慢来才是。

“喂!”

就在陈牧目视窗外的夜景思绪飘飞时,后背传来被笔扎到的轻微刺痛。

陈牧回头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清丽白腻的面容,乌发如漆,肌肤如玉,眉眼间流露出不满。

他看了好半响,才想起来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少女是谁。

沈诗晴,班上公认的班花,好像家庭很有背景,自己当时似乎还追过她。

“看什么呢!”

被这般盯着打量,沈诗晴脸上不由得浮现一抹羞恼:“上晚自习你又是睡觉,又是走神的,难道你就不能像其他同学那样认真复习吗?!”

陈牧没搭理她,收回了目光。

不料沈诗晴又道:“你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来吸引我的注意力吗?幼稚!”

旁边传来阵阵窃笑,小声议论。

“我看他闷闷不乐了一整天,多半是昨天表白失败了的原因吧。”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样子,沈女神是他能配得上的吗?”

“小点声,怎么说也是一个班的同学……”

听着耳旁的叽喳,陈牧神色不变,从容淡然。

如果换做以前,他肯定就主动贴上去,和沈诗晴多交流交流了,可七百年的磨砺,心性早已今非昔比。

那七百年里,不知有多少倾国倾城,祸国殃民的仙子,主动倒贴示好,陈牧什么样女人没见过?

“就算是我拒绝了你,可你也不能这么自暴自弃啊,你懂什么是喜欢吗?”

沈诗晴蹙眉道:“距离高考只剩下最后六十天了,你能不能对自己负责点!谈恋爱不是我们这个年纪应该做的,现在的主要目的是学习……”

话还未曾说完,陈牧徒然回头,死死盯着她。

“你说什么?!”

沈诗晴仿佛是被他吓到了,下意识道:“学……学习才是我们……”

“不是这句!”

陈牧一把打断了她:“你说高考还剩多久?”

一时间,众人的眼神变得有些古怪,这家伙该不会是表白失败受了打击,脑子变得有些不好使了吧?

“我不知道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

沈诗晴皱了皱眉,冷哼道:“反正还剩六十天就高考了,你爱怎样就怎样吧,我也不管你了。”

“六十天后高考……”

“两个月……”

陈牧仿佛是意识到了什么,猛然抬头望去,黑板上倒计时60数字格外醒目。

刺痛的记忆涌上心头。

那家该死的KTV!

哪怕时隔这么多年,陈牧也忘不掉!

满地鲜血……

陈牧无法想象姐姐究竟受了多大的屈辱,才会凋零出那一双瞳孔涣散的绝望眼眸……

他清晰记得,姐姐陈静出事的当天,便是在高考前的两个月!

就在今晚!

“大家等一下,先别急着放学。”

正当晚自习下课铃响起,班长吕项明推开门,拍了拍手:“校队那边新进了一批器材,今天刚到,大家都一起过去搬一下,搬完才能走!”

不少人露出不满的神情,却敢怒不敢言。

吕项明他爸可是校方的高层,又是班长兼纪律委员,大家平日里多少都被他打过小报告,仗着背后有班主任撑腰,没人敢和他作对。

美名其曰,这是为了整个团体着想。

实际上,班上除了吕项明那几个人之外,又有谁是校队的人?

“吕项明……”陈牧眉头微皱。

整个中学三年,这个吕项明可没少拿着鸡毛当令箭,作威作福。

平时有什么脏活累活都是他吩咐给别人干,好处全都自个往老师、校方那边邀功。

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班上有个家境穷苦的女同学,还曾被他代替霸占了某个比赛名额,为此哭了好几天,影响到了高考发挥,最终遗憾只能上一个二流的大学……

这些想法都只在一瞬间。

眼下,陈牧不敢有片刻停留,哪还管吕项明这些个破事,这一次,自己绝不会让姐姐悲剧重演!

见他直勾勾往教室门外走,班上众人哗然。

“陈牧!你想干嘛!?”

吕项明拦住了去路。

他早就对陈牧不爽了,晚自习睡觉也就算了,任由自暴自弃,到时候等下次模拟考试成绩出来,必然会沦为笑柄。

可这小子现在居然不听自己的话!

这么多同学可都在看着,自己还能让他给走了?

“晚放学几十分钟会死吗?你还有没有集体荣誉感了,立刻给我滚回座位上去!”

吕项明拦住去路,趾高气昂。

“得罪了吕项明,这家伙未来好几天都要被穿小鞋咯。”

“不过他胆子可真够大的,居然不把吕项明放在眼里,真能装啊。”

有人窃窃私语。

“这家伙分不清局势吗,还是说故意顶撞班长给我看的?”

沈诗晴暗自摇头,失望透顶,只觉得陈牧无药可救了。

“陈牧,你可真够行的!”

吕项明一瞪眼,怒极反笑:“我看,其他同学也不用辛苦了,所有的器材都由你一个人来搬,没有搬完之前我看谁敢让你走!”

然而,陈牧仍然无视,脚步未停。

自家姐姐正处于危难时刻,争分夺秒,他必须尽快赶去记忆中那家KTV,阻止悲剧的发生,哪还有闲工夫与他人啰嗦。

“好啊!我看你是不把我这个班长放在眼里!”

吕项明拦在门口,一把拽住陈牧的衣服,大声吼道:“我说让你滚回座位上去,听不见吗!?”

“滚!”

众目睽睽下,陈牧冷不丁一巴掌抽在了吕项明的脸上。

“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对我大呼小叫?”

陈牧如同驱赶虫子般,将吕项明推开,旋即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去。

教室内众人呆若木鸡,死一般的寂静。

……

皇钻KTV娱乐城。

豪华包间内,烟雾迷绕,年轻男女把酒言欢,夜夜笙歌。

两名青年,以及一名中年男子。

女人们年轻貌美,穿着露骨,眉眼间尽显放浪,不难看出多半是KTV里的高价陪酒公主。

“邹少,来,我敬您一杯!”

啤酒肚凸显的中年男人,主动敬酒,将自身酒杯放低些许。

他姿态谄媚:“这次合作,还望邹少能在令尊那多多美言几句!”

中年男人比谁都清楚,眼前这名年龄不大的青年的地位。

天宇集团董事长的独生子,邹俊!

身家千万!

至于另外两位,则是其身边的狗腿子罢了,自然犯不着巴结。

他今晚的目的只有一个,伺候好这位公子哥,顺顺利利的签下合同!

“不过是笔小生意罢了,用不着我爸出面,我自己就能拍板!”邹俊吐出一口烟圈。

“咳咳……”

坐在他身边的一名衣着端庄的女人,微微皱眉地捂着口鼻,似乎不是太习惯这等环境。

她与其他三名陪酒小姐不同,身穿工作西服,貌美的面容更是少了些胭脂水粉的韵味。

“陈小姐,不来喝一杯?”

邹俊目光一瞥,停放在了陈静身上。

陈静微笑摇头,委婉拒绝:“谢谢,我不会喝酒。”

“嗯?”

闻言,邹俊脸色微变,皱眉不满:“怎么,我邹俊连这个面子都没有了吗?”

中年男人哪还能让这位大爷动了怒,连忙使眼色:“陈静,还不快敬邹少一杯!”

“可是我真不会……”

陈静为难道,内心忽然有些后悔来参加这个酒局了。

刚入行不久的她还只是个新人,好不容易接到一个大单,眼看就差签合同最后一步,若不是因为这笔业绩,她说什么也不会来这种酒局应酬。

邹俊笑了。

他拿起桌上价值两万一瓶的帕图斯,倒满整个酒杯,推到陈静身前,不容拒绝的语气下令。

“喝。”

陈静显然没料到对方的态度会如此强硬。

可一想到自己那个不让人省心的弟弟马上就快要高考,陈静又犹豫了。

“小牧喜欢那台笔记本电脑很久了,如果这笔生意能成的话,就能在高考过后买回来送给他了。”

“到时候,小牧一定会很开心吧……”陈静内心这般想到。

她深呼吸一口气,颤颤巍巍拿起那杯酒。

从不沾杯的她,几乎是捏着鼻子往下喝,强忍住作呕的刺激与难受,硬生生喝了小半杯。

“谁让你停的?呵呵,继续喝!”

邹俊接住了酒杯,另一只手游离在陈静肩膀上,把玩一捏。

霎时,陈静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拿起包起身:“抱歉,我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哪怕是刚初入社会的她,此时此刻也逐渐意识到了某些事情。

“砰!”

酒杯砸碎在地,吓得陪酒小姐的歌声停止,嘈杂的包间内顿时静寂下来。

邹俊整张脸阴沉下来:“我让你走了吗!?”

他指着桌上还剩大半瓶的昂贵名酒,冷笑一声:“把这瓶酒干了,我就全当这件事没发生过。”

“陈静,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还不快道歉!”

中年男子连忙训斥,紧接着又冲邹俊干笑道:“她只是个新来的,还不懂事,您别往心里去……”

“去你吗的!”

邹俊毫不客气一耳光扇去,“你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个部门经理,我教训人,轮得到你插嘴吗?”

中年男子捂着脸庞,点头哈腰,连连应诺。

他可得罪不起这尊公子哥,对方一个电话过去,自己就得丢掉饭碗。

“邹少,消消气!”

“这女人不知好歹,只有您出马才能驯服!”

两名跟班先后说道,不忘递过去纸巾。

邹俊似乎是嫌中年男子脸上的肥肉脏了手,接过纸巾擦了擦。

他带着玩味的戏谑盯着陈静,眼中的贪婪之色毫不掩藏:“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懂吗?今晚要是把我伺候好了……呵呵,这合同我也就签了。”

“邹老板,你喝醉了。”陈静内心慌乱,她一刻都不想在这地方多待下去。

闻言,邹俊脸色顿时就变了。

“敬酒不吃吃罚酒!”

在陈静惊恐的目光下,邹俊一把拽住了她的头发,硬生生拖到酒桌前。

邹俊拿起酒瓶,就往陈静嘴里灌,一边灌一边狞笑:“草你吗的,给老子喝!”

陈静呛得难受至极,脑袋一片空白。

中年男子以及其他陪酒小姐们见机不妙,只怕事情闹大,连忙退出包间,生怕惹祸上身。

包间内,只剩下邹俊三人,以及孤立无助的陈静。

“放开我……”

陈静挣扎之下,身心遭惶恐重重包围,此时此刻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她顾不上火辣刺痛的喉咙,不知从何而来的力气,猛地推开邹俊转身就逃!

邹俊手下的两人拦住他去路,露出嘿嘿狞笑。

“还想跑?”

邹俊抓住陈静两只手,往沙发上生拉硬拽,“给脸不要脸的婊子,在这装什么清纯!”

“救命!!”

陈静拼命挣扎,绝望大喊求救。

可包间内哪还有其他人的影子,就连怕事的经理把她给出卖了。

“邹少……”

两名青年搓着手,露出你我都懂的笑容。

“放心,待会等我玩完了,扔给你们也尝尝鲜。”

邹俊撕扯着陈静的衣服,哈哈大笑。

“放开我!你们几个畜生!!”

陈静泪水夺眶而出,哭着哀鸣:“来人啊!救命……”

似乎是被挣扎的陈静踢到了小腹,吃痛下,邹俊一巴掌扇了下去:“喊啊!给老子喊!在这个场子里,谁敢坏老子的好事!?”

“你也不打听打听,这皇钻娱乐城的老板龙哥,和我邹俊是什么关系!”

“哈哈哈哈哈哈……”

砰的一声!

徒然,包间门被人猛地一脚踹开,走进一个脸色低沉的十七八岁青年。

顿时三人停下了撕扯衣物的手。

邹俊楞了一下,眉头微皱,而后不满的回头瞥去:“谁他妈这么不长眼!?没看到老子正在办女人吗?!”

“小……小牧?”

陈静也怔住了,怎么也没想到来的人会是自己的亲弟弟陈牧!

他不是应该在学校吗?

任脑中疑惑不解,受了惊吓的陈静哪还想那么多,趁邹俊几人不注意,裹着衣服连忙冲到陈牧身旁。

“快走!小牧,我们报警!”陈静浑身都在打抖,害怕极了。

哪怕内心惊魂未定,她仍然没忘自己姐姐的身份,将陈牧拉在自己身后,企图用弱小的自身护住弟弟。

“还好及时赶到!”

陈牧内心长松一口气,所幸,悲剧还未发生。

若是自己再晚几步,恐怕便会按照前世的事情往下发展,要不了多久,姐姐受辱之下便会带着满腔的绝望跳楼自尽。

而天宇集团则将此事全压了下来,邹家的公子哥逍遥法外,站在高处俯视底层的陈家,嘲笑不自量力……

“姐……”

这是陈牧到来后的初次开口。

纵使修仙七百年心性坚如磐石,此时此刻,陈牧的声线也难以掩藏的颤抖些许。

血浓于水,怎可忘却!

他几乎快要记不清姐姐的模样,但七百年间里无数个日夜,那一缕钻心般的刺痛从未消散。

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陈牧目光一凛,将陈静拉到身后,微微眯起眼眸,看向邹俊三人。

“跪下磕头,我可以考虑放过你们家人的命。”

他语气十分平静。

平静到几乎听不出一丝属于高中生的心性波动,如同宣告,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都市苍穹神尊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