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古重生野人老公霸道宠
  • 远古重生野人老公霸道宠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银小妆作者
  • 更新:2022-07-16 07:25: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白白那么可爱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在网络发达的年代,谷雨紧跟潮流,做起了网络主播,她的直播非常猎奇,野外探险的内容深受网友们喜爱。可是意外突然降临,她为了阻止野猎而被打死。再度恢复意识,谷雨出现在了茹毛饮血的原始社会,成为了一个身份低微的奴隶。只是万万没有想到,开局便被远古兽人锦林捡回了山洞当媳妇!

《远古重生野人老公霸道宠》精彩片段

 “欢迎来到我的直播间,今天我要教大家怎么在密林之中,尽可能的生存下去!”

谷雨将手机调整到了一个合适的位置。

看着自己的直播间不断上升的人数,微微勾起嘴角。

谷雨是一个直播平台的主播。

因为从小生活在深山中,对于山林十分熟悉。

现在的观众也很喜欢看这种野外探险,所以谷雨渐渐的成为了一个生存类,小有名气的主播。

“很多人在野外探险,很有可能遇到迷路的情况,而丛林中往往危机四伏,有很多需要小心的地方,今天我就来跟大家说一说,在野外,我们到底要注意一些什么!”

一边带着手机深入山林,谷雨一边将自己总结的经验都说了出来。

“主播说的都是很有用的知识呢。”

因为看直播的人越来越多,所以下面的谈论和留言也就越来越多。

“哪有深山里信号这么好啊,一看就是在作秀。”

“楼上麻烦带点眼睛,主播已经将自己所在的地点,大致说出来了,那个地方有网络覆盖的好吧。”

谷雨没有去看屏幕上争吵的弹幕,倒是将目光放在了小溪之上。

她看着溪水清澈,正想动手抓几条鱼的时候,耳边却传来了嗡嗡的声响。

这声音谷雨熟悉的很!

——是猎枪的声音!

不仅是谷雨,连直播间的观众也听见了,纷纷开始议论。

谷雨拧着眉心,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前去。

山林之中还有不少珍稀动物,如果真的是偷猎盗猎之人,那就糟了。

这样想着,谷雨已经悄悄的摸了过去,砍树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

这地方偏僻,一般没有人前来,然而这个地方不仅大片的树被砍伐,还堆着不少动物的尸体,身旁还有一个人,似乎子啊清点着动物数量。

“天啊!真的是盗猎的人!”

“主播快报警!一定不能放跑这些人!”

直播间的观众也看的一清二楚。

谷雨小心翼翼的拿出手机录起了视频,偏偏就在这时,一只手直接抓住了谷雨的手腕。

“你在做什么!录视频?”

头顶传来一声凶神恶煞的声音,谷雨的手腕被人捏的手腕,转头就看见一只手拿着斧子的中年人站在谷雨的面前。

被吓了一跳,谷雨马上开始挣扎。

中年人见状,连忙叫喊出声,将其余几个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这边。

眼见形势不妙,谷雨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挣脱开了中年人,拼命的开始逃跑。

身后传来了吵杂的叫喊声,让谷雨的心整个悬到了嗓子眼。

“救……救命……”

过分的紧张,让谷雨的喉咙里根本发不出一点声音,她只听着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

然而,谷雨没想到的是,面前居然是一片深沟。

她一脚踩空,整个人都摔了下去。

之后她就再也没有意识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谷雨从疼痛中醒来。

只觉得自己的头很晕,很晕,恍惚的听到有人在旁边说话,慢慢的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躺在地上,旁边……

谷雨看到一个只用简单的树叶和茅草围在腰间的壮硕男人。

“好漂亮的小雌性,是神明给我的礼物吗?”

还不待谷雨反应过来,她被那个男人一把扛在了肩膀上面。

被扛着的滋味不好受,谷雨被荡得一阵翻江倒海,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记得自己不是在直播的是遇到了盗猎者,最后自己逃跑的时候摔了一跤,后面发生了什么,她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谷雨整个人被晃荡的要晕了,最后也不争气的真的晕了过去。

锦林扛着谷雨朝族里的集中地走去。

因为今天出来寻找食物,却在路上捡到一个雌性,非常的开心,锦林想要告诉所有人自己也有了雌性。

至于这个小雌性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他肯定那是神明赐给他的礼物!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把这个小雌性该给自己的姆妈看看,得到她的认可,他就可以和这个小雌性繁衍好多后代。

这里是一个叫烛照族的部落。

原始人都生活在山洞里面的。

一路上锦林都很高兴,在自己姆妈门前遇到了自己的妹妹锦溪。

锦溪在山洞门口远远就看到自己的哥哥,好像扛了一个什么东西走过来。

她连忙朝他跑去,一看是一个小雌性!

“哥哥,你这是哪里找来的一个小雌性?”

锦溪非常好奇。

锦林把谷雨扛进到山洞里面,放在草地上。

这个山洞很大。

因为姆妈是族里的首领,住的山洞是整个族里最大的。

有时候族里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都会到姆妈这里来聚集。

锦林笑呵呵的说:“是神明赐给我的,让姆妈给我送个祝福吧。”

锦溪连忙进山洞里,跟姆妈珂莎说,哥哥锦林带回来一个雌性。

珂莎很开心,连忙出来,便看到草地上躺着的谷雨。

她看着谷雨说:“果然是一个漂亮的雌性,可是她应该不是我们族的人,锦林你是在哪里捡到她的?”

锦林点头说道:“姆妈,我是在森林里面遇到的,肯定是神明赐给我的小雌性,你看她多好看,比族里任何一个雌性都好看,姆妈祝福我吧。”

珂莎看着开心而又激动的锦林说:“孩子,你带她回去吧,这也是个好孩子,但是记住,等她醒来,先问清楚这个孩子的来历,神明既然让你们相遇,如果她也愿意留下来的话,姆妈祝福你们。”

“好的,姆妈。”

锦林得了允许,扛着谷雨回到自己的山洞。

他们每个人都是住在山洞里面,因为森林里面有很多不同的野兽,住在山洞里面不光能防止野兽袭击,还能遮风挡雨。

锦林把谷雨放在山洞里面的草地上面,看着谷雨,想着她什么时候醒过来,还伸手摸了摸谷雨的小手,好滑好软,像是再用力一些就会碎掉一样。

勾着谷雨的秀发在指尖把玩着。

他心里想着这个小雌性真的很可爱,如果自己能和她繁衍,那他们繁衍出来的后代肯定跟她一样漂亮可爱。

想着想着,他俯下身在谷雨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谷雨察觉到自己脸上痒痒的,她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旁边一样,有点压抑还喘不过气起来,睁开眼睛又看到了那个穿着兽皮的男人。

男人见她醒来说的第一句话就是。

“小雌性,我们来繁衍后代吧!”

谷雨想尖叫,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惊恐之间,她发现自己身上,也是上下围了个兽皮,啥也没有,这是什么情况?

谷雨慌乱的连忙用手一推,把那个男人从草堆上推了下去。

男人闷哼一声,撞击到后面的用石头堆积成的桌子上,晕了过去。

谷雨连忙从草堆上下来走到那个男人面前,发现他还有呼吸。

可现在自己是一个什么情况?

她朝山洞外面走了出去。

 谷雨走到山洞外面,发现这周围都是参天大树,原始丛林。

这跟她直播的山林完全就不是一样的。

仿佛变了一个世界,她的脑袋里面也闪过好几个不属于她记忆的片段。

记忆里面是有人追着她。

但是那些追她的人,好像跟里面的那个男人一样都裹着兽皮。

难不成,她穿越了?

还是原始社会?

不是吧,要不要玩的这么刺激!

她是喜欢直播丛林探险,但是也不用来原始社会这么恐怖吧!

洞口应该是经常有人行走的原因,有一条小道。

她的脚上穿着一双草鞋,做工倒是挺精致,谷雨心想,或许原始人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笨?

他们至少懂得制作鞋子!

不管了,她要先了解这里的情况!

她刚打算朝前面走走。

随后就听到了身后传来声音,刚才那个被她推倒的男人醒过来了!

地上的锦林缓缓的睁开眼睛,除了头有点痛,其他的都好像没有问题。

他这是怎么了?

原本那双盛满活力和朝气的眼眸里,却是一片阴沉,自己还活着吗?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脚,有点不敢相信。

不是记忆中的伤痕累累。

他明明记得,多年前自己为了救族人而被石头砸断了左腿,现在自己的左腿却是好好的。

而且,自己不是从山崖上面摔了下来?

怎么会回到自己以前居住的山洞里?

他起身走出山洞,却看到了小路上要逃跑的谷雨,连忙追了上去。

山道虽然被人走出一条路,但是还是不平整。

锦林很快大步的走到谷雨面前,用手拉着谷雨的胳膊,眼神复杂的看着她,就好像在探究什么?

她怎么在这里?

锦林看着谷雨想到了从前的事情,气得牙齿咯吱作响。

想当初,他在林中捡到了这个昏迷的小雌性,一眼就喜欢上,于是将她带回去,想要和她一起生活繁衍后代,结果她一直都在拒绝自己。

锦林也不勉强她,本想好好的对她,有一天她会接受自己。

但后来,她是留下来了,一直住在他的洞穴中,吃着他辛辛苦苦找来的食物,睡着他的石床,却不愿意和他繁衍。

更加让他没有想到的是。

她居然和幽萤族那些狡猾的家伙勾搭在一起!

不仅偷走了自己储存的食物,最后害的他们烛照族失去了大半的家园。

族人被迫迁徙,却在半路遇到天灾,自己为了救族人滚落山崖。

想到这些痛苦的记忆,锦林抓起谷雨就想把她扔的远远的。

只不过看着面前的谷雨,似乎有什么不对。

这个小雌性好像年轻了很多,就好像自己刚遇到她的时候一样。

他记得,自己曾经最后一次见到这个雌性的时候,她已经被幽萤族给抛弃了,浑身都是伤痕,皮肤更是黑黄褶皱,完全不是现在这样的白皙粉嫩。

锦林松开她,看着周围,

这里确实是他曾经居住的山洞。

难不成那一切都没有发生,只是他做的一场梦?

或许是神明指引他,不能留下这个雌性,要不然一切都会像梦里发生的那样。

谷雨看着这个陌生男人的眼神,感觉自己马上就要被毒打一顿。

他肯定是因为自己刚才推了他而生气,难不成。他还要逼自己繁衍?

想到这里,谷雨吓得眼眶都要红了。

“你离开这里,离开后就不要再回来了。”

锦林并没有要动手打她的意思,而是放开了她,让谷雨有些错愕。

说完,锦林不再理会谷雨。

他只要想到后来发生的总总,全部都是这个雌性带来的,还不如一开始就让她离开。

他又想到这个雌性最后的下场,肯定也是报应吧。

想到这里,锦林松不再理会谷雨,然后朝小道上走去。

他现在迫切的想要见到他的亲人,族里的人,去姆妈所在的那个山洞看看。

看看这一切是不是真的只是自己做的一场梦,那些曾经的人是不是都真真切切的存在。

谷雨看着放开她跑下山路的男人,觉得奇怪,好像自己被那个男人嫌弃了一般。

不过这里全部都是丛林密布。

自己现在这样,说不定还是会有潜在的危险。

她的那些野外探险知识真的要一一实践,而且比现代更加困难,因为她什么工具也没有。

 谷雨慢慢的朝前面走去。

山路异常的崎岖,她锤了锤自己有些发软的双腿。

这里一片一片都没有见到其他人。

如果是原始人,应该也有部落吧?

人类都是群居动物,不可能相隔好远,只要自己找到他们的部落,凭借着自己在现代的那些知识,应该可以用的上。

不知道自己出去走了多远,谷雨就听见不远处的森林中传来野兽的咆哮声,吓得谷雨瞬间有些害怕。

瞧了眼自己的细胳膊细腿,一看就是没有干过粗活累活,不知道是从哪里被拐卖的,说不定自己还是哪个部落的公主呢?

此时,她的胃里阵阵作响。

谷雨催头丧气的摸了摸肚子,穿越到这个时代实在是太不好了。

处处都是未知的危险不说,饿了还没有东西吃。

好怀念现代,只要饿了,外卖哥哥就立马送上门,晚一步还可能会被差评。

既然找不到他们的部落,谷雨想了想,还是朝刚才那个男人的山洞走去。

虽然那个男人刚才突然对她那样,态度又改变的那么快,不过好像也没有对她怎么样?

而且,自己还能听得懂那个男人说的话,到时候好好交流应该不成问题。

相较于外面林子里的那些毒蛇猛兽。

谷雨觉得还是和这个人待在一起,会比较安全一些。

谷雨决定自己一边往回走,一边再仔细看看,刚才来的路上有没有什么果树之类的东西。

不过这个时代,环境的恶劣程度,完全超出了谷雨的想象。

在她往回走的时候,她只在树下发现了一片蘑菇。

谷雨看到后,脑海里幻想着这已经是一碗热腾腾的蘑菇汤了。

她馋的吞了吞口水。

可惜这个蘑菇,不能生吃,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毒蘑菇,说不定吃了还会中毒。

这时候,谷雨听到不远处好像有小溪流水的声音。

谷雨想,既然这里找不到吃的,那就去河边找点水喝,充饥吧。

大不了抓两条鱼,学古人来个钻木取火也行。

这样想着,她朝河边走去。

这里的路,似乎也是被人走过,所以去河边的路并不是很难走。

锦林从这边路上飞快的向姆妈所在的山洞走去,一路上他心情很好,比刚才捡到那个雌性的心情都更加喜悦。

他看着周围的一切,都是那般的熟悉,他经常摘果子的地方,打猎的地方,还有族人一起聊天的地方。

可是后来经历过小雌性的背叛,幽萤族乘机霸占了他们的地方,住了他们最好的山洞,将他们赶出了这里。

他们在搬迁的途中遇上了天灾,这里大半都被毁了。

想到这里,锦林想到如果一切都变了,但是天灾说不定还是会来的,所以,他一定要赶快在天灾来临之前,带领着族人重新找到一个安全,适合族人居住的地方。

但是,他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因为他觉得别人肯定不会相信他,但是族里的人,族里的一切就交给他来守护吧。

只要他找到能让族人安身的地方就好了。

锦林突然想起自己之前听到的那个消息。

北境的眠息族,似乎在南面找到了一块儿非常好的地方。

族里的勇士也曾经向南边去过,却带回来让人失望的消息。

南面的海水都是一股奇怪的味道,根本难以下咽,喝了之后整个人都不舒服,那样的地方根本没有办法生存下去。

有的时候狂风呼啸,那海水甚至能将天空都遮盖住。

他们说,亲眼看见在岸边抓鱼的人直接被卷进了水里,瞬间无影无踪。

除了可怕,锦林想不到任何形容大海的词汇,这样危险的地方做不了族地。

但眠息族既然能在那生活,就说明还是有什么好地方的,可抢夺地盘这件事,想想让人闹心。

如果他们现在去抢夺别人的地盘,跟幽萤族有什么区别呢?

锦林索性将这些事情丢到脑后,现在,他唯一想做的就是回到族群中,看看他的那些族人。

谷雨颤颤巍巍的用树枝支撑住自己的身子,欲哭无泪。

听着河水声近,自己还是跌跌撞撞的往前面走了十分钟的样子,终于来到了河边。

她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喝点河水充饥,然后再躺在河边的石头上晒着太阳,思考着人生。

但她忘了这里是原始部落,危险无处不在。

正在她躺在石头上养神的时候,抬头却发现头顶出现一只老虎,正张开着自己的獠牙,望着谷雨。

谷雨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

天啊,她忘了,她怎么能掉以轻心?

现在是不是要沦为老虎的盘中餐了?

自己没有找到食物饿得个半死,现在没想到却成为老虎的食物了。

那个老虎伸出自己的爪子就快要搭在谷雨身上。

谷雨一直颤抖着不敢动,这时候听到一个声音。

“白白,快点回来。”

老虎离开了。

谷雨缓过神来坐起身看到老虎去蹭着一个女孩子。

那个女孩子看着比谷雨高一点。

身上穿着的也是兽皮,漂亮的脸颊上还蹭着几道泥土,娇憨可爱。

那只凶猛的老虎在她面前就像是一只猫一样听话,她看到地上的谷雨时,歪了歪头笑着说:“啊!我见过你,你是哥哥昨天带回去的小雌性吧,我叫锦溪,你叫什么?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外面可危险了,我哥哥呢?”

少女眨了眨眼睛,对着谷雨友好的笑了起来。

“这是我养的齿虎,叫白白,看来它很喜欢你呢。”

谷雨只感觉胸口一阵窒息,你确定这是喜欢我而不是想吃了我?

谷雨想要开都说话,却发现咽喉一阵刺痛。

自己的嗓子似乎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怎么回事,自己为什么说不出话,发不了声音?

最新更新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