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神医业的偶像招牌
  • 我是神医业的偶像招牌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静夜祭司
  • 更新:2022-04-02 07:53:00
  • 最新章节:第3章 这是血?
点击阅读
林澜天是一名医生,最近他被调动到了市里最著名的医院。不知道是初出茅庐遭人打压,还是那些人觉得他不靠谱,竟然多次对他所开出的方子提出异议,这件事甚至闹到了院长那里。最近一次他所使用的,每一样都是剧毒药材,更别说混到一起,如果给病人喝下,只有死路一条。但是在林澜天的眼里看来,这只是最简单不过的以毒攻毒。就在他差一点被开除的时候,患者给出了最有利的反应,竟然痊愈了!

《我是神医业的偶像招牌》精彩片段

“院长,你找我?”

叶凌天推开院长室的门,侧身躲过院长扔来的东西。

“和你说了多少次,你怎么每次都胡来?”

院长徐正和愠着脸,身旁站着的正是和叶凌天不对付的林青阳。

“这老东西,怎么每次都那么多事?”

叶凌天撇了眼志得意满的季清,心中暗想着,从他空降到中医科的那天起,林青阳一直在针对他,这就让叶凌天有点不解了。

“我开的方子出过错嘛?别每次都大惊小怪的,说你们没见识,你们还不信,等我的方子出错再来找我吧。”

叶凌天敲了根烟出来,叼在嘴里,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徐正和张张嘴,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叶凌天开的处方看起来非常离谱,可真用在病人身上却从未出过差错,若非这次药方太过离谱,他也不至于听从季清的话来质问叶凌天。

当然,与其说是质问,倒不如说是请教。

这次叶凌天开的药方,无一不是极毒之物,单拿出一样都能毒死七八个人,更不说四五样混合在一起,简直是在害人,而不是救人。

“这里是我和几个老教授推演的药方结果,不管是从那方面来看,这个药方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将病人治死,你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

徐正和从抽屉中拿出一份推演表递过给叶凌天,脸上愠色不减,要是叶凌天给不出解释,那也就不用在医院里任职了。

“以毒攻毒,这法子在中医古籍里不少见吧?”

叶凌天微微一笑,弹了弹烟灰,他给出这方子的原因就在于这个病人没多少钱,不可能在医院浪费太多时间,必须以立竿见影的法子救助,这才写了个以毒攻毒的法子出来。

“以毒攻毒,那可是名家才能开得出的方子,你要真有这本事,何必来我们这呢?黄口小儿,我看你是在狡辩!”

叶凌天话音刚落,季清紧随其后的说着,脸上满是轻蔑的神情,一点也不相信叶凌天所说的以毒攻毒,这样的方子就连他这个中医科医术第一人都没法开出来,区区一个年轻中医能开得出来?

“嗯,那你前几次为什么要用我的方子呢?”

叶凌天偏头看向季清,每次否定他药方的都是季清,可每次只能用他开的方子救病人的也是季清,现在这季清还敢出来吆五喝六的?真当他是泥捏的?

“无知不可怕,可怕的是无知还自以为是。”

叶凌天摇着头,抱着手,语中满是讽刺,呛的季清不知说什么是好,毕竟叶凌天说的都是事实。

“你!你说我无知?我行医的时侯,你还不知道在那里穿开裆裤呢!用你这方子出事,你来担责任?”

季清气的涨红了脸,抬手训斥叶凌天,徐正和坐在位置上一言不发,季清怎么说也是中医科的老资格,再说,他也不想闹出人命来。

正当气氛僵持时,中医科护士长急匆匆跑了进来。

“院长,88号床用了方子恶化了,你快去看看啊。”

一句话点燃了屋中的气氛,季清冷哼一声,眼神中带着蔑视和嘲讽,嘴角更是明晃晃的挂上了幸灾乐祸的笑容。

“啧,叶凌天,你的方子还能出问题?我看你该收拾收拾滚蛋了。”

“是吗?去看看就知道了。”

叶凌天皱了皱眉,神情不变,什么都有可能会出错,他开的方子绝对不会出错,这点叶凌天还有自信的。

来到病房的时,周围已经围了一圈大夫,中西医主治医生一半以上都在这儿了,床上的病人面无血色眼角流血口吐白沫,伴随着浑身抽搐和皮肤青紫,每个医师上前看诊都是十拿九稳的去,灰溜溜的退到一边摇头,意思已经很清楚了。

“一帮庸医。”

叶凌天斜视那些退回来的医生,毫不客气的开地图炮讽刺,那么明显的用药量不准确都没办法解决,第一医院还真是养了一帮庸医。

“哼!病人可是用了你的药方才变成这样的,你好意思说我们是庸医?起码我们不会开出害病人的方子。”

叶凌天并没有压低声音,在场的所有医师都听得清清楚楚,那些医师像炸了毛的公鸡一般,毫不留情的回怼叶凌天,场上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叶凌天,你自己看着办!”

徐正和冷着脸,眼神锐利的盯着病人,语气极为冷冰,病人的情况就算是他都没有办法救回来,完全可以下病危通知书了,在他看来,他都没办法的病人,叶凌天怎么可能会有办法。

“你以为我是庸医嘛?”

叶凌天嘴角扬起几许弧度,将那些还围在病床前的医生扒拉开来,招了招手,一旁的护士连忙将针包打开递过给叶凌天。

“气汇天灵,命聚通海,灵凝旁通。”

叶凌天口中喃语,手上动作不停,银针如飞花乱舞般扎在病人身上各处穴位,有的穴位离人体死穴只有分亳之距,看的在场众人胆战心惊。

“黄参,白莲。”

叶凌天再度开口,从护士手中接过药材,先将黄参塞入病人口中再将白莲拗成两半,一半覆于肚子,一半覆于口中,片刻后,白莲成黑莲,病人体表源源不断的渗透出黑色浊液的。

见此,叶凌天这才将针从病人身上取下吩咐护士将病人推去清洗身体,冷着张脸回过身说道:“多出来的一两蜍皮,有人能和我解释下吗?”

“你的药方出问题,你就想推脱责任?”

季清以为叶凌天想推脱责任,立刻开口指责叶凌天,他是铁了心要把叶凌天整出医院,否则凭叶凌天医术早晚会威胁到他的地位,中医科只需要一个医术好的人!

“我开的方子,要用多少两药物我心里有数,以毒攻毒本来就是剑走偏锋,还有人敢擅自在药量上弄小动作,这里是医院不是官场,你们是医生不是当官的!别逼我查!”

叶凌天最厌恶的就是这类不拿病人的命当命的人,若不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他早就动用自己在京城的关系把这帮庸医全给一撸到底。

治病没多大的本事,勾心斗角的本事到是不少。

“你……”

季清心中未免有几分心虚,这次事情可是他动的手脚,本是想以此将叶凌天赶出中医科的,可没想到叶凌天居然轻松自如的将病人的恶性反应给解决了。

这事若是追查到最后,那对季清来说绝对是个麻烦,一但背上这样的事,那季清在中医这一行绝对是干不下去的。

“院长,派人去药房里拿药渣顺便问下煮药的人,最后一个经手给病人药的人是那个,十有八九就是那个人了。”

叶凌天扫视着在场所有人,冷声吩咐着徐正和,仿佛他才是在场地位最高的人,徐正和也被叶凌天这一瞬间爆发出的气场镇住。

“不用查了,是我干的。”

就在徐正和要派人去药房时,站在季清身旁的一个实习医生赵明开口说着,显然是要出来替季清背锅。

“赵明,怎么会是你?”

“是啊,这孩子看着挺老实的,怎么会干出这样的事?”

“……”

医生和护士听赵明这样说,惊讶的不知该说什么,赵明平时在中医科的表现不说多么出彩,起码中规中矩。

“背锅吗,季清你心还挺狠啊。”

叶凌天嘴角扬起些许弧度,眯着眼看着季清,徐正和哪会不明白赵明是出来给人背锅的,不过他也不想把这事闹大,只得默认赵明的背锅行为。

“自行离职吧,这事我会通报出去的,希望你好自为之,林医生,和我来一躺办公室。”

徐正和喊上叶凌天,转身向办公室行去,今天发生的这些事,让徐正和下定决心要整顿中医科,平时的小打小闹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现在都敢拿人命来玩,当他这个院长是死的吗。

办公室内。

“我希望这次的事情你能既往不咎。”

徐正和坐在沙发上替叶凌天倒了杯茶,明眼人都能看出这次赵明不过是出来当替死鬼的,若是叶凌天想继续深究下去,对医院来说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你有那个资格吗?发生这样的事情你想压下来?”

叶凌天眼帘下垂,语气生冷,他不打算就这样算了,身为一个医生如果连最基本的医德都没有,那就没必要披着这身白大褂了。

“你!”

徐正和被叶凌天这样一呛,气得站起身来,想要以院长的身份强压叶凌天时,大脑中便是闪过叶凌天空降时的那一纸盖满各大主要机构的调令,顿时便是冷静下来。

“没什么事,我就走了。”

叶凌天嘴里叼着烟,转身推开办公室的门离去。

出了院长办公室的门,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清亮的女音,带着几分的戏谑,“林医师,今天又被徐院长教训了啊?”干脆利落的栗色短发,明亮有神的大眼睛,杨烟儿,西医科一把手。

“那有,中医科针对我也不是一天两天的,到是杨医师你怎么不看病人,反而跑来我这里呢?”

叶凌天嘴角扬起些许弧度,杨烟儿从他进医院的第一天就在不断的靠近他,显然是得到什么消息想来试一试叶凌天的身份。

“毕竟林医生,你可是京都来的高手啊,我不得好好请教下吗。”

杨烟儿试探性的询问叶凌天,脸上神情不变,而叶凌天仍然保持笑容,装傻充愣的说着:“还是杨医师眼光好,去我科室坐坐?”

“中医这方面我虽然不熟,可按照林医师的医术,应该能超过中医科所有人吧,为什么要来我们这小小的医院内?”杨烟儿捧着咖啡,甜甜一笑再度询问着叶凌天。

虽然G市第一中心医院也是全国排的上名号的医院,但是怎么可能和全国第一的医院比?在她看来,叶凌天完全可以去全国第一的医院去就职的。

不过,杨烟儿并不知道,每当叶凌天回想起帝都顶级医院那帮老头子看自己像是在看什么稀世珍宝的眼神,都会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所有人都觉得帝都顶级医院是最好的医院,可是在他眼中就是非常恐怖的地方啊,你能想象一群快赶上你爷爷的老头子围着你叫老师的感觉吗?噩梦,绝对的噩梦。

叶凌天才不想回去见那些老头子,更何况这里才是无名心法波动的地方,他当然要在这儿寻找线索。

“那你父母亲不也是国手榜名列前茅的存在,你怎么会在这里呢?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原因,没必要打破砂锅问到底,那对你不好。”

叶凌天脸上笑意消失,沉着脸冲杨烟儿说着,他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寻找无名心法的波动,并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身为国手榜第一的存在,若是暴露身份有不少人对叶凌天有兴趣的。

“喂,什么?好好,我这就到。”杨烟儿刚要说什么,电话却响了起来,外科收了一例急诊,正等着她去手术呢!

“我先去忙,等会再说吧。”杨烟儿急匆匆的赶了出去。

叶凌天跟着杨烟儿一起过去了,外科的手术他很有兴趣,虽然神农经在手中医方面天下无敌,但是外科这里他最多算是精通,国医榜的外科上他都要垫底了,不抓紧时间学学怎么行?

“林医师,中医部来了个奇怪的病人,点名要你去治病。”

苏护士的到来让叶凌天想要去偷师的想法彻底粉碎,不过,有用奇怪来形容病人的吗?

“奇怪?还一定要我去?”叶凌天疑惑。

“不仅奇怪还很尊贵,徐院长交代了,必须让她满意,否则我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苏护士着急忙慌的拉着叶凌天的手急匆匆赶往病房。

尊贵?还吃不了兜着走,这是来了个什么达官贵人,让徐正和那老头这么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叶凌天在脑子里胡思乱想着。

当叶凌天看到那人的时候终于明白是怎么个‘奇怪’法了。

病床上躺着一个女人,如果忽略掉她左半边脸的话那绝对是倾国倾城身姿妖娆,绝世的大美女啊,但只要看到她右边的脸,马上就能想到一个词——太极八卦。

这女人右半边的脸是纯黑色,黑的没有一丝杂质的纯黑,映衬着左半边洁白如玉的脸庞,看上去十分诡异。胆子小的看一眼可能会被吓死。

这黑色……不一般啊,叶凌天心中暗暗想到,不像是病。

“你是主治医师?”守在女人病床旁边的男人挑剔的打量着叶凌天。

“我是中医部主治医师叶凌天。”叶凌天同时也打量了一下这人,看样子像是管家一类的,看来床上这个女人的身份不一般。

“我们大小姐的病你能治好?”吴管家质疑的看着叶凌天,这年起轻轻地小大夫真能治得了这疑难杂症?

吴家大小姐吴诗雨从出生那一刻起就长了一张阴阳脸,吴家也是G市鼎鼎有名的显赫世家,但是寻遍天下名医都没办法治疗这个病,甚至就连帝都的顶级医院都没有办法,他们也是听说第一中心医院来了一个特别的大夫,所以才要来看看的。

不过看他这年岁怎么看都不像是医术高超的医者,反而像是实习大夫。

“这样子,应该可以治好吧。”叶凌天边看边摇头,像是没把握的样子。

而此时床上的人忽然睁开了眼睛,“应该可以?治不好你就给我滚出医学界。”

吴诗雨面无表情声音冷漠,加上一张阴阳脸,看着就像是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这样子把叶凌天都吓了一跳。

“大小姐,你这个样子会吓死人的!”叶凌天拍了拍心脏。

“吴伯把他给我赶出去,竟然敢嘲讽我!”吴诗雨因为这些年长着这样一张脸的缘故,所以脾气日渐暴躁,容不得别人对她的这张脸有半点评价。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吴诗雨从小性格就比别人更坚韧,学识、手段、生存技能样样都是吴家佼佼者,为的就是让那些嘲讽她容貌的人闭嘴,已经好多年没有人对她的容貌显露出这样的态度了,叶凌天这样肯定戳到了她的痛脚。

“大小姐息怒,你这个病好治,我刚刚不过是玩笑而已。”叶凌天进病房的时候就看出来了,这吴大小姐根本就不是什么病,她是中了蛊毒。

蛊毒,顾名思义,就是蛊虫和毒双管齐下制造出来的,看似是一种病对人也没影响,可实际上却是时间越久越让人觉得虚弱,最后会导致死亡。

“吴大小姐,我实话实说,你这不是病,是蛊毒。”叶凌天在治病救人的时候从来都是一本正经的模样,他的神色让吴诗雨觉得和之前相比判若两人。

吴诗雨不可置信的看着叶凌天,这小年轻是小说看多了在胡扯?还蛊毒?他以为这是在拍武侠片?这大夫年纪轻轻还真敢信口开河,只看了一眼就能判断出来?

她这个病可是无数大夫都看不出什么原因的,可他看完竟然还给了这么个不靠谱的答案,谁能信?

“吴小姐别怀疑,我认真的。”叶凌天看出来吴诗雨眼中的不信任和嘲讽,那样子就是在说他信口胡诌。

“吴伯,让李医师来。”吴诗雨摆了摆手,一副闭门谢客的样子。这小医生的话还是算了,骗人的嘛。

叶凌天无奈,自己说了真相这人又不信,摆明了一直都在怀疑他,居然还要让季清那个庸医来,真是笑话。

不过,这吴家顶多算是有钱,也不是啥达官显贵,徐正和有必要这么狗腿嘛。

“吴小姐。”季清进门打了招呼,瞥了一眼旁边站着的叶凌天露出嘲讽的笑,之前就听说吴诗雨找叶凌天看病,现在看来叶凌天也治不好啊。

“麻烦李主任了。”

季清开始给吴诗雨把脉看诊,可是却什么都没看出来,这脉搏和正常人没有任何区别,根本就不是生病,但是这脸色要说没病那绝对不可能。

“看不出来就直说吧,别犹豫了。”叶凌天走到病床旁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季清。

“那你就看得出来了?”季清觉得好笑,这小年轻真以为开了几个药方就能在这儿大放厥词了?

叶凌天没理会他,反而对吴诗雨说道:“吴小姐,你最近是不是觉得脸上黑色部分的面积越来越大了?”

“你怎么知道?谁告诉你的?”吴家全家上下也只有她和她父母知道,平时她都是用半边头发遮住脸见人的,根本不存在有人发现面积增大的可能。

叶凌天走到床前,一把抓住吴诗雨的手腕开始诊脉,“我是医生,医生诊断病情这是很正常的事儿。”

“吴小姐,这病不治你活不过三个月。”叶凌天的指尖透着温暖的气息传递到了吴诗雨的手腕上,痒痒的热热的却格外安心。

“好,我治,但治不好的话……”

“放心,吴小姐这如花似玉的容貌,无论如何都会好的。”

“那我就信你这一回。”吴诗雨闭眼,像是将自己所有的弱点都交了出去。

叶凌天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她放心,在查看完病情之后,他对吴诗雨的蛊毒已经有了处理办法。

这蛊毒应该是在娘胎里就种下了,蛊好除,毒难解,不过这下了蛊毒人也够狠,豪门大院总是有这些勾心斗角的事儿,不过吴家竟然有人精通蛊毒,这倒是很有趣。

“这上面有一种药药房没有,需要新鲜的希望吴家可以去找。”叶凌天开了方子,却发现药房没有百年份鲜灵芝。

吴家家大业大,只需要说一声什么好东西没有?让吴家找药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我治病的时候闲杂人等请出去。”叶凌天背对着身后的季清说道,根本没把人放在眼里。

“吴小姐,现在没人了,我想告诉你,捉蛊的时候需要放血,别紧张,只是为了让它出来。”

吴诗雨点了点头,既然已经决定相信他了,那还有什么好怀疑的呢?反正不治也会死,还不如试一试,抱着万分之的概率也是值得的。

叶凌天拿了一个大碗,里面不知道是什么药材调配的汁液,闻着十分香甜,还隐约带着一丝丝铁锈味儿,鲜红鲜红的汁液拿到床前的那一刻,吴诗雨惊了一下。

“这是血?”这颜色这气味儿明明就是鲜血!

“不是,只是用药做出来的汤汁,引它出来用的。”叶凌天才不会放这么大一碗血出来,无论是谁这个量都会死人的!

“吴小姐,请把衣服脱了。”叶凌天一本正经道,面上神色波澜不惊。

吴诗雨差点想拿起旁边的手术刀把他扎个对穿!刚刚还说相信这个大夫有点本事,怎么突然要脱衣服?

“流氓,滚出去!”吴诗雨抱着被子愤怒道。

“你误会了,施针只能脱衣服才行,不然位置不准。”叶凌天也觉得有些尴尬,他真不是要看这个绝色美女的身体的啊,只是要想把蛊逼出来只能用金针封穴然后引出来,不过能顺便来点福利他也不介意。

吴诗雨咬着牙,缓缓脱下衣服,为了治好这病吴家费了多少心血,都到了这一步了无论如何也要走下去!

叶凌天看着眼前这具莹白如玉的身体,冷静的施针,针灸可是需要聚精会神,容不得有半点杂念,即使眼前的景色再美好,他也只当成是一个病人,更何况他做这一行多久了?看多了也审美疲劳啊。

叶凌天用了整整八十八根金针才将蛊虫可能到达的所有路线全都封死,确认蛊虫只能走到手腕的时候,叶凌天拿起锋利的手术刀瞬间割开了吴诗雨的手腕,鲜血伴随着一条黑色的小虫子落到汤碗中。

蛊虫掉进汤碗的瞬间被融化了个干干净净,叶凌天三根金针齐出,连接经脉,止血一气呵成,幸好口子不大,涂了他自制的生肌止血膏后仔仔细细的缠了一圈绷带,这才算是大功告成。

叶凌天将八十八根金针一一收回,吴诗雨已经痛的一身冷汗晕了过去,叫来她的专属护工给她洗澡,叶凌天去调配药方了。

蛊虫已出,剩下的就是毒了,这毒要在二十四小时之内拔除,不然没有蛊虫的压制就会迅速扩散致人死亡。

“林医师,您要的灵芝。”周伯将一个精致的花雕盒子递给了叶凌天。

“好的,今晚病人就能康复。”叶凌天一头扎进自己的制药间不出来了。

“林医师,你在吗?”杨烟儿外科手术刚结束就跑到叶凌天的办公室来了,看着空荡荡的办公室和正在使用中的制药间。断定叶凌天肯定在里面。

叶凌天见到杨烟儿来了,并没惊讶,他这办公室除了苏护士也就只有她能自由出入了。

“从来没见你用过这制药间,怎么今天还一个人躲起来研究了?”杨烟儿好奇得很,叶凌天来医院的第一天徐院长就给了他这么大的办公室和这个私人制药间,这可是连季清都没有的待遇。

而且叶凌天也说过,这制药间只要用不到他做药他肯定不进,怎么才过了一个星期就遇到疑难杂症了?

我是神医业的偶像招牌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