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成系女主是国公庶女
  • 养成系女主是国公庶女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重重作者
  • 更新:2022-07-16 08:35:00
  • 最新章节:第三章 提亲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云瑞是当今皇帝,贵为九五之尊,拥有权利、地位,却唯独没有自由,甚至不敢表露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他坐在这个位置并不是心甘情愿,而是被逼迫的。国公大人已经为他送来了五名女子,皆是天姿国色,不过他一个都不感兴趣。意外中捡到了一个软萌的小丫头,让云瑞第一次感受到了被人守护的感觉。也许是命运,小丫头竟然是国公府最不受宠的庶女周乐兮!

《养成系女主是国公庶女》精彩片段

四周烟雾缭绕,巨型青石被能工巧匠所雕成浴池,石上所雕双龙摆尾,龙首栩栩如生。

甚至还从龙嘴里流出一股泉水,如惊天瀑布,顺流而下。

这里空阔且无人打扰,侍人全都退避三舍。只见青石的古朴,只闻泉声如瀑。

蒸腾的水汽中,一双男子的臂膀撑在池边,闭目安详。

他全身肌肉紧绷,姿态却闲适,无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沉闷的夏日就是如此冗长,外面的蝉声还在一声声高鸣。

他不耐皱了皱眉,侍人如此懈怠,拿起手边的黄彩云纹茶盅就要摔出去。

突然,咚的一下,好似有什么东西掉进了水里。

他睁开了双目,眸光湛清,气韵隽长。

他盯着那个水里冒出的白东西,冷笑了一下,掠起衣裳,不动声色的游了过去。

周乐兮被拽起头发时还喝了两口水。

湿粘粘的的头发蒙的她看不清东西,眼里也进了水,涩涩的睁不开。

她也知道自己好像掉进了不该去的地方,乖觉得一个劲求饶,

“这位壮士!我不是坏人!请放开我吧!”

她还是被拽着头发,急的就要哭出来了。

“壮士,壮士!我只是来找阿圆的,谁知道我会掉到这里来。求求您放了我吧!”

云瑞就这么冷冷的看着她,如此蠢笨应该不是刺客,这是国公大人派来的第几个女子?

但不知不觉的手上的力气却渐渐小了。

他语气淡淡的,

“够了!不要再哭闹了!你现在应该可以睁开眼了。”

周乐兮的眼泪都快要留下来了,她抹了把脸,小心翼翼的把湿发拨开。

才看到眼前站了一位如仙如玉似的人物,正在一眼不眨的望着自己。

周乐兮抿了下嘴,又飞快的用手指梳了一下,低着头用手搅起了裙带,心里恼羞极了。

那,那刚才自己狼狈的样子他全都看见了。

云瑞本来以为会看到一个烟行媚视的绝色女子,那些女子无不如此。

都是身材窈窕,笑若春风,行如分风拂柳的人间牡丹。

但看着她扭捏不安搅在一起的手指和脸蛋上飘起的红晕,突然笑了,这丫头可能是一个意外。

她是自己闯进来的,他在心里笃定。

于是,他沉声问她,“阿圆是谁?”

周乐兮仰起头,睁着那双湿漉漉的大眼睛告诉他,

“阿圆是我的小狗啊!”

云瑞终于不禁发出了这些天来第一次酣畅淋漓的笑。

他伸出手捏了捏她软乎乎的小脸蛋,露出了可能是最温软无害的一个笑,

“来!跟我过来!”

要是国公等一众朝臣看到肯定要大跌眼镜,他们的小皇帝何曾这样温良过!

浴池上漂着的就有各色点心和各种从未见过的果子。

云瑞见这丫头一双眼睛盯着点心,粉白的脸上盈着喜光,像只粉白的兔子,便过去拉了她的手,递给她一块松子百合酥。

她看着这仙人似的大哥哥还亲和地递给她东西吃,不由晕乎乎的吃了起来。

周乐兮看起来仍然稚气未脱,圆圆的头上似乎什么饰品也未佩戴过。

湿漉漉的头发被分到两侧用耳朵夹住,只露出一张粉盈盈的脸。

她高高兴兴地把袖子卷起来,认认真真拿着那块百合酥在吃。

云瑞抱着胳膊仔细端详她,杏眼桃腮、娇憨初成。

一见人就先笑,说是深山里冒出的桃妖最合适不过。

周乐兮从未见过这种样式的果子,每一块都要么酥香盈口,要么咸香适宜。

那只纤细的小手不住伸向果盘,头也不抬,连神仙哥哥也不去看了。

云瑞本就不耐,他最是讨厌身上湿哒哒的难受。

此时也不顾自己身上仍然滴着水,却抱着胳膊看一个秀桃似的姑娘在吃东西。

她手腕上全是红痕,也不知是怎么伤到的。

衣饰朴素,甚至胸前全都是草汁,看来她就是不掉进水里也会很狼狈。

他沉眉问,“你这手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周乐兮仍然满嘴点心,满不在意的说,

“从祖母的院子爬过来的时候被草划伤的呗,也不疼!”头也不抬。

云瑞心下思酌,猜着这丫头的来历。

金尊玉贵的容貌,不解世事的娇憨,却有狼狈不堪的处境。

 

窗外又飘进来一阵蝉鸣,似乎还裹挟着燥热的风。

云瑞不经意间望见周乐兮举着糕点的手腕,似乎仍有水泽,皓腕凝雪闪着光似的在晃动。

更不得了的是她的衣服在拉扯间漏出来的领口,精巧的两粒锁骨。

那露出的肌肤润滑若雪,又像沁了水一样凉的玉,扰人心神……

那丫头仍不自知的举着糕点,抬起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在邀请他,“这位壮士,你可要吃?”

云瑞翘起一边嘴角,沉声问她,“你可知这是哪里?你就敢在这里偷食?”

周乐兮吓傻了,她手里的东西都滴溜溜滚到了地上,她只觉得这个刚开始的哥哥虽然抓她头发时很凶。

但是后来又彬彬有礼,还心里过意不去让她吃点心,没想到他会这样质问她。

现在环视一周,四周恢弘又古朴雅致,觉得的确不像寻常人的普通住所,便吓得哭了出来,是像孩童的那种哭法。

她哭的时候还左右摇摆,猛的一下保住他的大腿。

鼻涕眼泪齐齐往外流,嘴角咧的很大,五官都挤在一起丑死了。

云瑞好奇又惊异,她难道就不知道自己已经是个大姑娘了吗?

他从未见过这种哭法,贵女坐卧自有礼法,更何况送入皇家之人,从来是以楚楚动人为要义。

他见过乞怜时的饮恨滴泪,也见过梨花带雨,也看过迎风洒泪。

就是见过最为摧心裂肺的一次女人的哭泣也是隐忍又克制。泪水一滴一滴顺着脸颊流下,只余微弱的哽咽声。

那是来自他的母后……

云瑞用手抬起她的下巴,想看看这张能无所顾忌表露心情的脸,是如何流出惊恐的泪水的。

握在手里才知道,她的脸小小的,眼睛紧紧闭着,云瑞在等着她挤出泪水。

很可惜,她不哭了。

她又睁开眼睛,那是纯真湛透的光,仿佛在那里面只有无忧和无虑,诚挚与美好。

她问,“不是大哥哥让我吃的吗?”

她还把手放在云瑞的衣角上,似是想安抚他,

“你别怕!要是有人指责你看护不利,我就说是我吃的,与你无关。”

云瑞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半挂的葛衣,不由苦笑,这是帝王斋戒所着之衣,以示敬重。

她竟把他当成侍人,但心中却升起一缕缕的温情。

从心脏出发,丝丝缕缕汇入四肢百骸,他多少年再没尝过被人护着的滋味了……

还不待云瑞感动,她抱着他的大腿,脸在上面毫不客气的蹭了蹭,然后松了手。

他抬起自己的裤腿抖了抖,上面果然有可疑的液体。

云瑞正要发作,一个年迈的声音传来。

那声音裹挟着外面的燥热,先是把外面的侍人全都责罚一边,又一阵风似的挂进殿内,一个老妇人站在周乐兮面前。

还不待周乐兮反应,她的脸上就火辣辣的发疼,盘子里的糕点也噼里啪啦全都滚在地上。

周乐兮抬眼一看,是个打扮精致似贵妇的老妇人,她气势汹汹而来,上来就甩了周乐兮一巴掌。

她眼里望着自己全是不屑和蔑视,连眼风都懒得扫,大骂

“哪里来的小贱人!孤男寡女的在这里勾引爷们儿,还不立刻滚出去!”

周乐兮肯本就不知道这老妇人是谁,就被甩了一巴掌,还被指着鼻子骂这么难听的话。

心中委屈溢出,捂着脸嘤嘤哭起来。

云瑞面上像结了冰一样,负手站在那里,冷喝一声,“嬷嬷请自重!”

这话不轻不痒,偏让史嬷嬷身上一寒,她看着这小主子冷容站在那里,长身玉立,威仪俱存。

心中不由越来越清晰的认识到,这位小主子长大了,而且越来越有帝王的威严。

这张年少时显得清秀单薄的脸,如今全然带着睥睨之态。

史嬷嬷最晓得小主子隐忍算计的功夫,偏对最亲近的人,舍不得硬下心肠。

她扬起一张笑成褶子的脸,滚刀肉般笑道。

“这不是怕您出什么事吗?如今看来,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奴婢就先退下了。”

史嬷嬷弯腰躬身退下,她在退下时,还不忘恶狠狠地瞪了周乐兮一眼。

周乐兮正在泪眼迷蒙中,被这一眼一瞪,哭的更凶了。

“好了好了,不哭了啊!乖……”云瑞过来拍着她的背哄她。

周乐兮却知道这里不能久留了,匆匆和他告个别便一溜烟往回赶。

 

周乐兮是从这个院子的狗洞爬过来的,她想自己突然失踪万不能让祖母他们发现,于是她准备原路返回。

等她拽着衣角再从那个洞爬回去时,衣服早已破败不堪了,周乐兮缩着身体。

想要赶回自己的院子换身衣服时,恰逢长姐过来。

长姐过来温柔的牵起周乐兮的手,说,

“你刚才是去哪里了?大家都在等着你呢!”

周乐兮刨土的爪子脏兮兮的,长姐竟然不嫌弃的握住自己的手

“长姐,我想去洗洗手,换身衣服再过来”。

长姐却嗔怪一声,

“还洗什么?都是自家人,大家都怕你出事情在等着你呢!”

周乐兮听了,眼瞥了一下长姐因怕脏而微蜷起的手,心中不由好笑,又想整什么幺蛾子。

长姐的丫鬟柳青跟在周乐兮的脚后。

突然,一不留神不小心踩到周乐兮的鞋子,一下子两个人整的人仰马翻。

柳青一骨碌爬了起来,连连道歉。

周乐兮摆手说没事,一起来却发现,袖子扯掉了一半,露出半截胳膊来。

这时候,长姐的身后一晃,竟出来一个男子。

周乐兮吓得赶紧抱住自己的胳膊,却偏偏衣料少了一截,捉襟见肘。

捉住这里,那里却漏出来,那肤如凝脂的肌肤却遮不住。

那男子是长姐舅家的表兄,是张郎中家的少爷。

名讳张元行,周家都唤他表少爷。

他目漏精光,眼神时常飘忽不定,周乐兮一直不喜欢他,一般见人少的地方都避着他走。

这张家表兄好不知礼数,黏腻腻的眼神直往周乐兮身上瞅,周乐兮瞪了他一眼。

心中冷笑,不就是瞧见了一条胳膊,正准备一走了之。

这时长姐却把周乐兮扯在身后说,

“表兄你这是何意?周乐兮怎么说也是我周家的小姐,你就这般把女儿家的肌肤瞧了去,这可不行!”

周乐兮暗道果然,在这里等着我呢。

周乐兮在长姐身后露出一双犹疑的小鹿眼,张元行瞧见周乐兮这羞怯灵秀的样子更是喜不自禁。

本也属端正的脸上邪笑淫肆,忙咧了嘴角上去冲着周乐兮作揖。

“周乐兮妹妹,是我不对!今日冲撞了妹妹,改日我一定谴媒人上门提亲,日后一定不让妹妹受一丝半点的委屈!”

周乐兮大惊地连连摆手,不料到这人竟然如此不要脸。

“大可不必如此!还望这位表兄自重!今日之事就当你没有见过我!”

心内暗叹倒霉,她决定还是一走了之,反正这里也没什么旁人,只要他们不说出去就行。

敢说出去,就让他们好看!日后的事,等待日后再解决。

谁知,周乐兮刚要抬脚,听到一群人的说笑声,浩浩荡荡往这里走来。

周乐兮抱起头,心知逃跑无望,这里是花园一角,只有那一条出路。

众人很快便站在他们的面前,看得出来都是从祖母那里出来的人。

一家子林林总总好多人,还有外族的亲友。

三婶娘瞧见了长姐很快便过来询问,

“你们几个小混蛋,怎么偷懒躲在这里,也不知道去陪你们祖母说说话!”

长姐似面有难色的往身后瞧了一眼周乐兮。

这可不得了了,三婶娘马上大叫出来,

“周乐兮这身上这是怎么了!这怎么还衣不蔽体的!这是谁欺负你了?”

她说这句衣不蔽体时声音大的很,说完之后似又不可置信的指着他们几个人道,

“你们,你们这几个人都在这里?”

张元行这时候马上出来彬彬有礼地作揖,

“婶娘还请放心!该元行负的责任,元行一定不会推脱。择日就来上门提亲。”

三婶娘这时候拿着帕子捂住嘴一笑明知故问,

“那到时候是三媒六聘地将我们周乐兮娶回家吗?”

这时候张元行面有难色的迟疑着,“这……”

围观的众人站在那里听了这话,也都心照不宣。

张元行乃是户部郎中的嫡子,虽然如今早已加冠,却仍无所事事,整日招花惹草。

可是终究是身份尊贵。

而周乐兮,不过是国公府一个庶出的女儿罢了。

而且以为生母身份不堪的缘故,使国公不喜,整个府里也颇为怠慢。

也许,这算一门好亲?

周乐兮现在极为讨厌这个张家表哥,却知道没有人可以帮她。

所有人都不向着她,他们甚至还是她这桩婚事的见证者。

她就冷眼看着这悻悻作色的众人,心内在思索着对策。

这时候,突然人群中响起了一个清亮的声音。

这人锦袍玉带,步履闲适,越步而出。

他在众人不解的眼光中,解下自己的外袍,走至周乐兮身边,为周乐兮轻轻盖上。

 

最新更新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