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殿下的废材王妃
继续看书
穿越之前,叶千璃是人人追捧的世纪神医,她医术了得,聪慧过人。穿越之后,她是人人嫌弃的废柴嫡女,原主本是天朝贵女,却惨遭算计陷害,神女之体被毁,人人欺凌践踏。她的到来势必会改写一切不公的命运,叶千璃手刃一切魑魅魍魉,玩转古代。一着不慎,她染指了一个高冷病娇美男,那人竟然是赫赫有名的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的废材王妃》精彩片段

 雨夜,朱雀王朝天禹行宫北角。

“嗬,嗬……”

只听有重而痛苦的急促呼吸声,正伴随着错乱的脚步声急促的起伏着,循声看去,便见有一名白裙少女正慌不择路,几步一踉跄的拼命朝前狂奔。

“小贱人!你他娘的给我站住。”

而在少女的身后,分明有一名肥头大耳,长得比猪八戒还猥琐的男人,正抖着满身的肥肉狂追,一只肥猪手眼看就要够抓着少女的身体了!

“不!不……”

这让身体已经达到极限!完全无法再加速的的叶千璃感到了绝望,她此刻不仅浑身虫啃般的难受,体内的玄劲还完全催动不了,神智也越来越模糊,可是……

她不能停!

一定一定不能停!

有人要污她的名声,有人要毁她神女之体,让她沦为千人唾万人弃的废物!她不能停下来,她必须逃离这里。

“再坚持一会,表妹马上就会回来了,再坚持一会……”叶千璃拼命的给自己打气,并再次将舌尖咬破,疼痛让她保持住了清醒,她的脚步也因此而稳了下来,速度终于提上来了。

可是直到叶千璃跑到了行宫北角边缘,跑到了天禹行宫地势最险峻的断天涯边时,她都等不来一个救她的人。

“哈哈哈……小贱人,你已经不行了,还是乖乖就范吧。”

“小贱人,你看药力已经发散了,你跑不动也没地方跑了。”

“小贱人,你敢踹我,看我不弄死你!……”

神智已混乱的叶千璃,只听到一声声猖狂的叫嚣在逼近,只感觉身体被一只肥猪手够着了!

“滚……”

“呜呜……”

仅存的一丝理智让叶千璃想挣扎,可她的身体却因为药力而无法做出反击,她不堪受辱的呜咽哀泣着。

“嘶啦——”与此同时,她衣襟还在拉扯间被撕开了,有冰凉的雨水落在了她的身上凉得她瞬间惊醒!

“滚!”

叶千璃突然尖锐的嘶喊了一声,她最后的理智让她在这屈辱的一刻,爆发出最后的反抗,她拼命的挣扎起来,并纵身一跃的!朝前方的悬崖跳了下去,她跳下了万丈深渊……

……

淅沥沥的雨水,微凉的淋在叶千璃的脸上,本该挺舒服,可她却觉得很难受!浑身都非常难受,好像有几千只大蚂蚁爬满了她的身体,在一口一口的咬着她。

她猛然张开眼,那是一双崔璨莹亮的琉璃目,很美,很冷。

“嗯?”叶千璃皱眉望着漆黑的天空,发现自己居然吊在悬崖的一颗树上?可她不是应该在飞机上的么?

“嘶——”她正有些懵,脑中却猛钻起一阵剧烈的痛感。

半晌之后。

“原来是恐袭,飞机被炸,而我还活着,只是换了一具身体。”叶千璃长叹了一口气,颇为啼笑皆非的总结道,“虽然是一具重伤,还中了高浓度迷药的身体。”

不错。

此刻的叶千璃,已经不是彼叶千璃了。

现在的叶千璃,是人称“阎王要人三更死,叶神让人死回生”的世纪神医叶千璃,她一手银针斗阎王,战死神,百战百胜从不失手。

原身的叶千璃,是朱雀王朝北境贵族叶家的大小姐,她是天生的神女之体,属于最完美的一种修炼体质,自幼被选中为朱雀王朝未来的王后。

可惜这位王朝贵女,明显遭人暗算了。

因为神女之体在十八岁之前,是绝对不能破身的,否则就会变成经脉全毁的废物。可是原身的叶千璃,却被下了高浓度迷药,几乎不省人事。

“但是,等等!这悬崖峭壁的,我上哪儿找药解毒?”叶千璃发现这个问题很严重!虽然她医术不错,可是她平时用的高科技仪器,高科技针药等,这里都没有,她能怎么办?

“记忆中天禹行宫西宫里面,有一眼冰泉。”本能最终还是让叶千璃在心里迅速分析出,对她解毒最有利的办法。

“必须去那里。”叶千璃心中一定的想着,她可不想就这么死了,而且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那不是白瞎了重活一次的机会?这怎么行?

“咔擦。”

思定的叶千璃目光平静的,伸手将自己移位的左腿骨矫正。

“咔擦咔擦……”

“膝盖骨对接成功;肋骨暂时掰正,不会伤到内脏……”

在对受重伤的身体,进行了一次简单、残酷的处理后,叶千璃小心的从树枝上挪到峭壁边。

通过对这具身体的初步估算,她预计她还能坚持二十分钟的清醒。

而二十分钟,也是她体内的迷药,完全爆发的最后时限。

二十分钟内,她必须爬上去不说,还需从行宫的北宫去到西宫,找到那一眼冰泉,否则她必死无疑了。

“嗬——”叶千璃在长喘了一声后,便用一根被她折断的尖锐树枝芯,狠狠的朝着自己身体的几个穴位刺下去。

人体的潜能,瞬间被叶千璃刺激了出来。

而后在峭壁上,一抹狼狈的白影,立即以让人难以想象的速度,一步一步的往上爬!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受了伤,还中了毒的人。

叶千璃的目光始终平静无波,她集中精力的在掐算着她的时间,争分夺秒的往上爬。

终于,她爬上了峭壁,她又从北宫进入了西宫。奇怪的是今夜的天禹行宫,无论是北宫还是西宫,居然都没有巡守?

“十秒,最后十秒……”脚步已蹒跚的叶千璃闯入了冰泉殿。

最后十秒!

神智模糊的叶千璃,没有看到所谓的冰泉,但是她看到了一个男人,一个被飘渺云雾包裹着,宛如天神般的男人。

 “呼……”

等叶千璃“风风火火”的*完人后,她整个人才逐渐清醒过来的舒叹了一声。然后她就心虚坐起身来的,整理好自己。

可她的动作却在看清楚某个男人后,直接僵停了一瞬,因为他睁开了一双眼。

银瞳。

有宛如皎月般的银瞳,盈在了他的一双眼眶之中,却让人看着不觉得突兀和妖邪,反而有种高山霁月,明雅旷远的风韵。

而除了这双最扎眼的银瞳外,他的五官也十分的出色,像是精雕的上等好玉,只是看着,就让人感觉十分清亮、舒服。

墨眉如染画,鼻梁很高挺,唇形丰泽,绝美无双,光看颜,这就是一个毋庸置疑的美男子啊!

再看看人家的身材。

哎哟喂!

宽肩窄腰,……

可就在叶千璃专心“欣赏”时,这个一直没什么“动静”的男人动了!

他动了!

虽然动得很软绵无力,仿佛很“娇滴滴”,但到底是动了!

而他原本宛若高山霁月,明雅旷远的眸子中,也陡透出一股黑森森的杀意!

他那一双皎月银瞳里的黑暗部分,也变得越来越森暗可怕,让他整个人宛若觉醒正在觉醒的某位主宰一切的神明,打算一掌拍死她这个强势**了,他高雅尊贵的女人。

危险!

超级危险!

叶千璃轻眯起双眸,很快速的评估出,这不仅是一个绝代美男子,还是一个超级无敌恐怖的男人。

而且!

叶千璃很清晰的感受到,在这个男人的体内,正在复苏着一股可怕的力量。这让软绵绵的,娇美如画的他,画风完全改变。

毫无疑问的是,等他完全复苏,她就必死无疑。

“嗖!”

叶千璃一明白到危险,速度那个快啊,就跟潜能再度被刺激出来一样,如同一只奋起的小母豹,一溜烟就不见了。

好一阵子之后,逃跑中的叶千璃,能清晰的感受到来自很远的后方,正在爆发着一片非常恐怖的暴虐杀气。

不用想,她也知道绝对是那个男人发出来的。

“嘶……”叶千璃浑身打了个机灵,暗暗赞叹幸好自己跑得快,不然现在估计已被分尸剁碎了。

不过她再一想想,她对某美男子干下的混账事,倒是完全可以理解他的愤怒。

但是……

“其实他也没亏吧,杀气还这么重吓唬谁呢?”叶千璃心虚的嘀咕了一声,逃跑的速度却没有半点减弱,而且目标相当明确。

叶千璃通过身体的记忆,清楚的记得她原是住在南宫的清风殿里的,可是却被表妹带到了北宫。

那表妹说是要看一株奇花,结果奇花没看到,倒是“叶千璃”自己变成了中毒的花,还因不甘被毁神女之体,跳崖而亡!

之前她是没时间细想这些,毕竟那时候活命才是主题,但现在细想起来,为什么她会中毒?为什么她所过之处一个能救她的人都没有?

这很耐人寻味啊……

“表妹么?”叶千璃目光凉了凉,心里已大致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她可以确定,在她和她那位亲亲表妹,从南宫清风殿出来前,表妹给她喝的茶里,就蕴含着高浓度的迷药!

“气息确实很淡,如果不是我仔细回想,恐怕还察觉不出来。”叶千璃在心里笑了笑,她因为接触“药”很多年,所以对于各种含有药性的气息,有着超级恐怖的辨识能力。

可其实就算没有这份辨识力,原身的叶千璃只要认真细想,就会察觉这件事全部的蹊跷之处,都是跟这位“表妹”息息相关的。

只是也许是因为当局者迷,又或许因为不愿意相信,所以原身的叶千璃临到死,还在期盼着她那位亲亲表妹会返回去,会救她。

思虑间,叶千璃已经回到了南宫的范围。

而此时,南宫上上下下已经炸开了锅。

“姑母,姑母不好了,姐姐不见了,姐姐不见了。”

在杂乱中,有一道期期艾艾,十分甜美娇弱的女音,正在以不高却很清晰的方式,将叶千璃“失踪”的消失散布得所有人都知道。

因为她的叫喊,负责南宫巡守的强者都纷纷快速的,将整一片南宫禁守起来。

南宫内上下所有人,都被禁止随意行走,这让悄然归来的叶千璃,并不好悄悄溜回清风殿的闺阁内。

闹出这么大的声势,想必“叶千璃”就算找回来了,可她破身的消息,也绝对是不可能瞒住了,这才是动手的“表妹”,最终极的目的吧。

毁叶千璃的名声和一切,让她从王朝最尊贵的少女,变成尘埃里最让人唾弃的废材,用心可真是险恶呢。

叶千璃躲在阴暗中,目光冷冷的掠过那名“慌慌张张”跑叫着,好像完全失去了主心骨,显得方寸大乱的粉裙少女。

她,就是叶千璃的表妹,苏潋华。

苏潋华和叶千璃同岁,都是十六。

不同的是,叶千璃因为天生神女之体,已经可以凝出玄气,成为了一名玄士,并且因此将要和朱雀王朝的太子定亲。

两年后,等叶千璃十八岁,她和太子就会大婚,她将成为尊贵的太子妃,地位稳固的王朝未来王后。

而苏潋华,在朱雀王朝的贵女中,天赋仅次于叶千璃,是一名九阶玄徒巅峰,王朝的第二天才少女。

“所以动机是要铲除我这个第一,然后你取而代之么?”叶千璃淡淡的看着苏潋华,在心中猜测着的同时,目光渐被一对气度雍容的中年夫妻吸引。

“华儿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哭成这个样子,快过来,让姑母看看。”中年夫妻中的女子,看到苏潋华已哭成了泪人,正是满脸心疼的迎上去哄道。

而记忆中,这位中年美妇,其实是叶千璃的母亲苏琴,可却对叶千璃一直很冷淡,冷淡到好像叶千璃是小三生的孩子,而非她的亲生女。

“所以北宫的巡守没了,母亲也插了一手么?”叶千璃看到这里,琉璃色的眼神更冷了几分。

 “谁在那里!?”也就在此时,一道威严的男音,已冲着叶千璃的藏身地喝道。

站在黑暗中的叶千璃,挑眸与发出声音的人对视上,那是一双充满骄傲的凤目,即便岁月在他的眼角留下了初老的褶皱,却折不淡他骨子里的骄傲。

他是朱雀王朝北境王的世子叶凤天,叶千璃的生父,一个手掌北境百万大军的男人。

叶凤天的修为是玄王,玄士、玄师之上的玄王!是朱雀王朝中排得上号的高手,以他的神识能察觉到叶千璃,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父亲。”叶千璃从黑暗中走出,并躬身向这位威严的父亲鞠了一礼。

“哗!”

现场却因为叶千璃的出现,而爆发出不可思议的惊哗声。

“这个肮脏的人是谁?她怎么敢叫世子大人父亲?!”

“不对,听声音好像是大小姐?”

“卧槽,不是吧?大小姐怎么搞得这么狼狈?她怎么……”

谁都没办法相信,眼前这个衣衫褴褛,浑身脏兮兮,头发乱成鸡窝,脸上还布满血痕和污泥,看起来简直比路边乞丐还惨的人,会是他们记忆中尊贵美丽的叶大小姐。

可是……

当叶千璃一步步从黑暗的阴影中走出,当她稳而笔挺的身姿,慢慢的呈现在所有人眼前时,她肮脏的外表下所透出来的高贵气场,却让在场所有人都闭嘴了。

这是大小姐。

即便她浑身污浊不堪,可是她身上与身俱来的,那一股神女般的高贵气质,是怎么都遮掩不住的。

叶凤天看到“肮脏”的女儿,眉头立即是不悦的皱了起来,语气也变得十分严厉:“怎么回事?”

与此同时,苏琴更严厉的斥责道:“你堂堂一个大小姐,一个将要跟太子订婚的姑娘家,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成何体统!”

“你所学的礼法,该有的端庄和礼仪呢?都忘了吗?”

虽然被斥责,可叶千璃依然平静的看着她的父母,她走向他们的脚步,也并没有因为他们的“冷情”而有所停顿。

也许以前的叶千璃,会在受了天大委屈之后,还遭受他们的冷遇而伤心,可是现在的叶千璃不会。

看到这样的叶千璃,苏琴秀美的眉毛紧紧一狞,一些戾气就从她的眼底生出来,她张嘴似乎还要训斥。

可是这个时候,苏潋华却抱住苏琴的手臂,柔声的哀泣道:“姑母姑母,您快别骂姐姐了,还是快看看她怎么了。”

说罢,苏潋华就朝着走近的叶千璃扑上去,并紧紧的将叶千璃抱住道:“姐姐,姐姐你这是怎么了?”

“怎么弄成这样,衣服都破了,呜呜……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姐姐你快告诉姑父,他一定会手刃那个混账的!”

闻言,现场全都惊抽了一口凉气。

苏琴和叶凤天的脸色也同时变了。

要知道叶千璃这副形象,本来就很容易让人往坏处想,再加上苏潋华的“关心话语”,自然更让人往不好的一面想了。

而且!

现场不少也是修炼者的护卫们,都惊觉的发现,这位叶大小姐身上,居然没有散发出一丝丝的玄劲波动。

她的修为……

她的修为难道废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就是真的遭到了玷污?她的神女之体被破了?!这……这……天啊!

意识到这一点的人护卫,纷纷脸色煞白,因为假如这件事是真的,那么没有保护好叶大小姐的他们,必将受到株连三族的重刑!

要知道叶大小姐,可是板上钉钉的,王朝的太子妃啊!再加上她尊贵至极的身份,北境叶家这一代唯一的血脉!北境王世子的掌上明珠,天……

想到这里,护卫们全部流淌下了豆大的冷汗,天空也应景的,再度洒下淅沥沥的冷雨。

“华妹妹说什么?”

叶千璃不解的声音,却在此刻清亮的落了出来。

“我们不是一样的么?你让我吃天禹昙花,说吃了虽然有暂时的痛苦,但是一天之后修为可以涨三成的么?”

“我吃完就痛得在地上打滚了,醒来后也没看见华妹妹你,你怎么能不等我醒,就自己先回来了?”

叶千璃的声音透着不解,她看着苏潋华的眼神更是疑惑十足。

“天禹昙花!?”

全场围观群众闻言,齐齐惊叫出声!

天禹昙花,朱雀王朝的神花,却含有强烈剧毒,寻常人吞服立即毙命。但传说有强者能驾驭花毒,反而可以炼化神花增强修为,乃是天禹行宫中的奇珍之一。

“难道你没吃么?”

叶千璃轻眨着琉璃色的眸,眼神纯净的询问着苏潋华。

所有人的目光,因此齐刷刷的盯着苏潋华!

“表小姐居然让大小姐吞天禹昙花?”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难道她不知道……”

众人都不可思议的要议论起来。

“都给我闭嘴!璃儿,你在胡说八道什么?”苏琴的声音,却严厉的斥责道。

苏琴作为北境世子妃,说话自然很有威严,所有人被她这么一喝,全部噤若寒蝉,再不敢发出一丝议论。

“我没胡说,今晚戌时,华妹妹邀我一起去看的天禹昙花。”

“对了,临出门前,华妹妹还给我喝了一杯茶,我当时太心急,喝了还烫到嘴,华妹妹还用她的帕子给我擦嘴了,当时下人们也在,我可没忘记。”

叶千璃认真的说完,手上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条粉色的手帕,那手帕被她拿在手中摇了摇。

苏潋华的脸色被摇得瞬间惨白,因为叶千璃说的是事实,而这条帕子,苏潋华还没来得及处理干净。

叶千璃嘴角含笑的欣赏着苏潋华的表情变化,琉璃般潋滟的眼波传递着一个信息:小表妹,你的死期到了。

她叶千璃最擅长的,除了救人命,还有——杀人不见血!

可与此同时!

“太子殿下驾到!”

在南宫之外,忽传来了高昂洪亮的传报声。

叶千璃眼皮一跳,她敏感的神经让她隐隐察觉到,有一股杀意正在冲她而来!?

她的目光因此倏看向南宫的大门口,然后她就看到了一张熟悉,却其实才见过一次的,绝代美男子的脸!

是他?!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