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少夫人实力超强
继续看书
沈小星是身披多重马甲的满级大佬,身为大佬,她不想腹黑,不想报仇,只想躺平,混吃混喝,做条咸鱼,逍遥自在到老。一场阴差阳错,她救了京都最权势滔天的男人——傅夜辰,从此,她被他彻底碰瓷缠上。某人不断的蛊惑她,扬言嫁给他,她就能轻轻松松的躺平了。沈小星禁不住美男诱惑,把自己给嫁了,结果掉进某人“水深火热”的深情陷阱里。

《傅少夫人实力超强》精彩片段

 山上的星星特别美,沈小星最喜欢一个人在山顶看星星。

可今晚有不速之客,很扫兴。

几辆车子半夜开进了山顶别院,管家吴伯立刻跑来寻她:“星小姐,有人来求医。”

被打扰了看星星的兴致,沈小星很不高兴,眉眼挑了下,道:“师傅她老人家不在家,不营业。”

管家有点为难。“可,他们说师傅不在,徒弟应急也是可以的,对方不介意星小姐你学艺不精。”

“我介意。”沈小星慵懒地摆摆手:“吴伯,脸可不是别的,治不好就更没脸了,难道对方打算不要脸了?”

吴伯啧了一声,“他们好像不答应啊。”

“沈小姐,请跟我们走一趟。”忽然,一道男声传来,接着就有两个西装男子一边一个抓住她的胳膊架着就往山下走去。

“你们什么人?”沈小星皱眉,发现还有四个同样装束的男子,全都面无表情。

其中一人对她说话的态度还算客气:“对不起,沈小姐,事情紧急,我们三少需要您,只能这么请您了,得罪了。”

这些人都不给她说话的机会,架着她就上了一辆车。

“管家,你就这么看着我被人掳走吗?师傅她老人家回来你该如何交代?”沈小星在车里忍不住地大声抱怨。

哪知道,吴伯丢来一句话:“星小姐,我打过电话了,夫人说傅家三少的脸你能治好的话就可以毕业了,正式放你下山。若治不好他,你就嫁给傅三少,一辈子补偿他。”

什么情况?

沈小星沈小星觉得师傅这次出行,有点太巧了。

半个小时之后。

沈小星被带到了一处宅院,铁门高大沉重,十分威严。

进了客厅,更是装修的富丽堂皇。

“沈小姐,您先稍等一下。”

他们把沈小星丢在大厅里就走了,沈小星翻了个白眼,走到沙发上坐下来。

既来之,则安之吧。

不一会,有人来了,是一个中年男人,精瘦内敛,眼神犀利,看着沈小星神情自若地打招呼:“沈小姐,您好,我是三少的管家,我姓冯。很抱歉,以这种方式请您来,我们三少在楼上,还得请您亲自上去。”

沈小星抬眼看看楼上,勾了勾唇,道:“冯管家,我恐怕治不了你们三少,我跟我师傅就是混口饭吃,什么都没学会,你们抓我来之前没调查吗?我一贯不学无术。”

冯管家看看沈小星,一张很精致灵动的脸,眉眼间带了几分玩世不恭,嘴角也是浅浅地勾勒起来,可那双眼睛,怎么看都有些与之年纪不相符的凌厉。

冯管家笑了笑,道:“沈小姐这算是人间清醒吗?”

“嗯,别的我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还是清楚的。”沈小星笑了笑,唇角的弧度邪邪的。

“看来沈小姐还是很介意我们用这种方式请您来。”冯管家笑了笑。“我郑重向您道歉。”

呃!

知道就好。

沈小星笑了笑,“您说笑了,我真的治不了。”

“还是先看一眼吧。”冯管家笑着道。

沈小星点点头。“行,带路吧。”

管家带她来到了二楼,穿过长长的走廊,走到最后一个房间的时候,说:“到了。”

接着,他敲敲门:“三少,林医生的徒弟沈小姐到了。”

下一秒,里面穿来一道冰冷的男声:“出去。”

气压真低,单单只是听到声音,就给人一种浑身透心凉的毛骨悚然感。

沈小星一愣,听得出来,男人的潜台词是“滚”,但这男人应该教养不错,没有爆粗,可沈小星听得出来,对方就是这意思。

“好嘞,我立刻就走。”沈小星本来就不爱来,这下只想赶紧离开。

“沈小姐。”冯管家立刻截住她:“您不能离开。”

“你们三少都让我滚了,我是不学无术,可也听得出来,他是这意思。您非要这么留我,又为难我,又违抗你们主子,何必呢?您说是不是?”

冯管家被问得一愣,看看沈小星,再度笑笑,还没说话,屋里就再度传来那道男声,比之前略低:“冯伯,把人带进来吧。”

“是,少爷。”冯伯笑着道:“我们三少有请,沈小姐。”

“阴晴不定的男人。”沈小星嘟哝道:“看来很不好伺候。”

“不,我们三少人很好。”冯伯解释道。

“呵呵,我懂。”沈小星笑了笑。

冯管家很无语,真是个机灵的女孩,三少是因为生病后脾气才变得阴沉了许多,以前真的很好,有教养,有礼貌,也体恤下属。

推开门,沈小星随着管家迈进屋里,只有一盏壁灯,不甚明亮。

窗帘没有拉,一个身材挺拔而又高大的男人站在硕大的窗前,看着窗外的夜色,一动不动,就像是雕塑,几乎与外面的夜色融为一体。

他穿的是黑色的衬衫,衣袖挽上去,直到手肘,露出一截小麦色的皮肤,手看起来也很好看,干净而又修长,垂在身侧。

但,那周身的冷厉扑面而来,仅仅是一个背影,就透着强大的气场和刻骨的矜贵感。

那应该是风霜洗礼后的冷漠堆积,满身萧瑟荒凉感来自病情的不断加重。

看过太多这种病了很久的绝症病人,沈小星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一个气场强大的男人。

透过玻璃的反射,沈小星可以清晰地看到男人的左脸,有三处肉瘤,极为丑陋。

男人并没有回头,只是透过玻璃,看向了沈小星。

好犀利的眼神啊,虽然不那么清晰,可沈小星还是能感觉到男人在透过玻璃打量自己。

她也坦荡地看向男人镜子里的那张脸,并无任何惧怕,像是看陌生人一样,毫无反应。

冯管家训练有素,人带到了,就退出房间,走的时候还给体贴地带上了门。

男人依然背对着她。

沈小星也不言语,就这么看着男人的背影,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男人也没有开口的意思。

沈小星环顾了下房间,这房间很大,是书房,一整排书橱从地板到天花板,里面藏书整齐,跟有强迫症似的。

豪华的红木桌椅,她耸耸肩,这装修可真老气横秋的。

男人稍微侧了下身子,从她这个角度看,恰好看到男人完好的那半张脸,灯光下,一个英俊的侧脸,足以颠倒众生。

他有一双眼幽深如深潭的眼睛,冰冷的气质给人的感觉不是不好接近,而是疏离。

沈小星轻哼了一声:“阁下别摆造型了,有话直接说,我没时间陪你玩深沉。”

男人的身躯一顿,眯了眯眸子,终于回转身。

沈小星也看到了他的整个脸,一半天使,一半恶魔。

 好的半边脸英俊的夺魂摄魄,不好的那半边脸,三个血红的肉瘤狰狞,丑陋。

仔细看的话,可以看到那肉瘤像是个血红的包子,周边疙疙瘩瘩的,中间又鼓起来,近乎透明。

就这半张脸,让人看到后就会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胆小者甚至尖叫失声,如同见到了“鬼”一般的惊惧。

但沈小星,并没有丝毫恐惧。

天使与恶魔并存,这种鲜明的对比,美和丑的高度落差,想必令这男人也很痛苦和备受折磨吧?

不过,这男人的眼中虽然冷寂,却并未绝望。

有意思啊。

沈小星在心里啧啧叹息,忽然很期待看到这男人绝望的样子。

傅夜辰发现沈小星的眼睛格外的沉静,隐隐含着笑意和细碎的光,甚是兴奋。

她好像很兴奋地看着他脸上这些丑东西,就像是那种见到猎物的野兽,双眼闪着幽兰的光。

不是饿极了捕捉猎物,而是玩弄猎物。

傅夜辰忽然有了一种顿悟,也许,这女孩真的能治疗自己脸上的肉瘤。

他这遍访全球名医都未果的病,这次应该有希望治愈了。

三年前,傅夜辰脸上忽然长了这东西,起初是一个,后来发展成为两个,三个,越来越大。

傅家寻遍全球名医,都无法治愈他的脸,这三个肉瘤毁了他京都第一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