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拳高手混武林
  • 铁拳高手混武林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我叫排云掌作者
  • 更新:2022-07-16 10:07:00
  • 最新章节:第三章 梁宽
继续看书
林沙是一名散打高手,打败他的不是对手,而是现实。为了金钱,他隐于黑暗之中,成为上不得台面的黑市拳手,为了彻底洗白身份,他早就与幕后的老板达成协议,只要完成最后一场比赛,便会回归平淡的生活。哪知道上天跟他开了个玩笑,竟然把他送到了一个武侠的世界之中。在这个高手林立的世界里,林沙开始了另外一段旅程……

《铁拳高手混武林》精彩片段

深夜,华夏国BH省XN市,郊外某处废弃的巨大厂房。

别看此处厂房外表破烂内部却是一点都不寒酸,而且面积广阔还很用心的修整出了一座封闭的巨大地下擂台。

此时偌大的地下擂台灯火通明人头汹涌,空气浑浊喧嚣震耳。

“沙王沙王**坚持住啊……”

“猛虎猛虎,打死沙王打死沙王……”

“打打打,不要停给老子狠狠的打……”

擂台四周坐得满满当当不下千人,一个个衣冠楚楚很有成功人士派头,此时都被擂台上的血腥打斗刺激得嘶掀底里如痴如狂。

擂台上正进行一场血腥残酷的生死搏斗,签了生死状的真正生死搏杀!

对战双方之一为XN市老牌地下黑拳高手,之前拥有十五战全胜的彪炳战绩,一身精湛散打功夫已达明劲颠峰,被冠之以‘沙王’称号的林沙。

另一位则是绰号‘猛虎’的形意拳高手,真实名字不详此前在XN市甚至整个BH省都没有黑拳经历,听闻是坐庄的某位老板花大价钱从外地请来,实力非凡。

此时战斗已经从白热化逐渐进入尾声,XN本土的黑拳高手‘沙王’的情况非常不妙,满脸青肿眼角开裂,光赤着的精壮胸膛上印着几个青紫拳印,脚步虚浮摇摇晃晃一副随时都可能倒下的衰样。

丝丝殷红血迹从开裂的眼角渗出,流进眼框刺得眼睛酸涩泪流不止,他此时神志模糊眼前一片血红,身上的疼痛早已麻木,心里不知已把对面那一脸阴狠,不依不饶咄咄逼人的对手‘猛虎’骂了多少遍。

尼玛懂不懂规矩,没见老子都变成这衰样了么,也不问问老子愿不愿意主动认输?

黑市擂台就这规矩,‘沙王’就算想主动认输,也得看对手给不给面子。一上擂台生死勿论可不是开玩笑的。

不是‘沙王’怕死,既然敢上擂台就已经把生死抛在一边,主要是时机实在太过巧合了。

他和身后的老板已经有过协商,打完这一场之后他便彻底离开擂台,转职成老板新成立房地产公司的保安部经理,从而完全把身份洗白。

没有背叛或者被出卖,小城市的黑市拳流水没那么夸张,也不足以让身家近亿的老板们挺而走险玩什么‘潜规则’,那是大城市和国际性黑市拳赛才有的老套节目,以‘沙王’明劲颠峰的实力根本就玩不起。

谁知运气竟如此背,最后这一场拳赛,竟然很倒霉遇上难得一见的内家拳暗劲高手,而且还是个心狠手辣咄咄逼人的,一脸狠戾好象不把他整死不罢休似的,尼玛他好象没得罪过什么厉害仇家吧?

他此时的情况很糟糕,周身上下无处不疼,而且被暗劲伤到过的地方一阵阵撕裂般剧痛难以聚力,要不是战斗经验丰富凭本能勉强防住身体要害,只怕早就被阴毒的‘猛虎’一拳闷死。

可就是如此,他感觉自己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猛虎’可不会放过痛打落水狗的好机会,他此次受邀而来可是带着特殊目的,正好拿眼前这位XN市有名黑市拳高手‘沙王’的尸体做踏脚石。

趁你病,要你命!

只见他此时眼中凶光凌厉,身形一闪猛然窜到‘沙王’跟前,左脚左拳在前,右脚在后,右拳置于右肋旁,虎口向右摆出一个标准三体式。

“尼玛的这是想要老子死啊,老子就是死也不会让孙子你好过!”

看到‘猛虎’摆出这个熟悉姿势,‘沙王’迷糊的大脑顿时清醒过来,满眼凶光心中杀气沸腾,瞬间抛开一切杂念鼓起最后余勇,双臂一前一后使出散打标准起手式,准备迎接‘猛虎’的致命攻击。

拜现代高度发达的网络信息所赐,对于内家拳各流派的练法和打法都有详细介绍,‘沙王’一眼看出‘猛虎’使出的动作正是半步连环崩的前期套路。

果然,只见‘猛虎’突然怒吼出声,额头青筋根根爆起,身子前探左脚向前蹚而进右脚随之跟步,同时右拳内拧虎口朝上向前打出,左拳在两拳相交时收回,虎口向左置于左肋旁。

如此两脚一蹚一蹬,总是左脚在前右脚在后,两拳一出一入,接连不断势如连珠利箭。

‘沙王’在如此凶猛的攻击下,连连败退左支右拙挡的好不狼狈,尤其‘猛虎’不仅拳拳势大力沉快如利箭,而且还带着阴险暗劲,只要稍有接触便能给‘沙王’带去不小伤害和痛苦,不过几个呼吸功夫他两条小臂正面已青紫一片,一波拨刺痛过后几乎已完全失去感应。

鼻间嘴角受到巨大震荡伤害鲜血横流,脸色苍白若纸身形摇晃好似下一刻便会不支倒地。

此时擂台外围的观众已经彻底疯狂,一个个满脸通红嘶歇底里怒吼狂叫,有喊‘打死沙王’的,也有拼命给‘沙王’加油鼓劲要他‘一定要顶住’的,闹哄哄的声浪甚嚣尘上,气氛一时火热到了极点。

观众的喧闹根本影响不到擂台上的两位,此时他们已进入关键的生死时刻。

所幸‘猛虎’只是初入暗劲高手,还没到暗劲后期那种全身上下只要接触,便都能爆发暗劲的恐怖阶段,只能依靠一双拳头的直接打击以及暗劲伤人,这就给了‘沙王’可趁之机。

连续的半步崩拳打出,消耗之大光看‘猛虎’此时满头满脸汗珠,浑身大汗淋漓的摸样便可知晓一二。

巨大的体能消耗让‘猛虎’不得不放缓了进攻速度,要知崩拳重在猛打猛冲一个狠字,一旦放缓了进攻速度威力也跟着大为下降。

趁此大好良机‘沙王’强忍手上剧痛猛然展开双臂,一个滑步上前在‘猛虎’愕然的目光中将他的脑袋圈住,不理身上连遭重击带来的剧痛,张口连连喷出夹杂内脏碎片的鲜血,满脸凶狠决然双臂勾住‘猛虎’脑袋下压,右膝带着全身所有劲力狠狠一个冲顶膝撞上上去。

咔嚓!

这是‘沙王’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最美妙声响,他想‘猛虎’那孙子受了如此重击,不死也得变成废人哥们没白白吃亏。

他不知道的是,最后那一次冲顶膝,直接让占尽上风的内家拳暗劲高手‘猛虎’直接胸骨碎裂挂掉,而他本人也没讨到好去……

“林**沙快起来拉,师傅正等着咱们过去练功呢!”

“别吵,让我再睡会儿!”迷迷糊糊感觉有人摇晃自己身体,林沙不爽的挥了挥手。

“臭小子还睡,再不起来有你小子好受的!”

那摇晃林沙身子的人忍不住笑骂出声,接着一巴掌拍到林沙脑袋上。

“妈的哪个混蛋,愕……”

林沙还以为有人搞恶作剧呢,不满的翻身而起正准备发飚,却突然看到一张陌生的紧凑大肥脸近在眼前,他一下子愣住了。

这家伙谁啊?

自己不是在擂台上么,怎么跑这里来了?

这里是医院?

可是不像啊?

还没等他弄清楚怎么回事,那张近在眼前的大肥脸上露出一丝不耐,伸出一只粗壮有力的大肥手直接将他提溜起来,不理会他的挣扎大步流星向门外走去。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几乎让林沙崩溃,那胖子口中的师父是一位二十七八的英武青年,这厮的扮相着实不差单单站在那儿就有一股高手风范,温文尔雅看着就让人感觉舒服。

可要命的是,这位颇具大侠风范的家伙他根本就不认识啊。

而更让他傻眼的是,无论是这位陌生师父还是刚才那位动作粗暴的大胖子,额头上全都光溜溜一片脑后拖着一根显眼大辫子!

尼玛这是清代的标志吧,难道自己穿越了不成?

幸好他的心理素质还算过硬,没表现出奇怪的反应来。

还没等他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时,那满脸横肉的大胖子已经半拉半拽的将他拖出了摆满药柜的前堂,跟在那英武青年身后推开大门走了出去。

“黄师父早!”

“黄师父好!”

“黄师父……”

门外早就聚拢了上百号满身彪焊的青壮,见到那英武青年出门急忙恭敬的打着招呼。一声声‘黄师父’听在林沙耳中,怎么都感觉熟悉无比。

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他猛然一把推开那大胖子的肥手,急忙回头冲刚出的大门门楣看去,果然门楣上有一块黑漆牌匾上书‘宝芝林’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

从海边练武回来,林沙二话不说把自己关在房里连早饭都没功夫吃。

“林沙你小子没事吧?”门外传来大师兄林世荣响亮的嗓门。

“林师兄没事没事,就是身体有些不舒服想要休息一会!”他急忙找了个借口应付。

“那你好好休息,我这就去做生意了,走罗!”

听到林世荣那沉重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林沙猛然躺倒在硬邦邦的床上,双眼发呆满脸茫然脑中一片混乱。

尼玛,竟然穿越到电影黄飞鸿的世界里来了!

如果没记错的话,他之前应该在打最后一场黑市擂台赛,结果倒霉的遇上一位内家拳暗劲高手,人脑子打出了狗脑子,最后被逼无奈之下选择了疯狂的同归于尽。

他清楚记得,在失去意识前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自己的内脏也受到连续暗劲伤害损伤严重,就算能捡回一条命估计后半辈子也得在病床上躺着了。

能够穿越重生对他而言,可能还是好事一件。

起码能拥有健康的身体,以及清末民初时期广东著名的武术家黄飞鸿为师!

心情一时有些郁闷复杂难明,仰躺在床上整理了一下脑海中留存的记忆,身体前主人也叫林沙,广东佛山城中的孤儿乞丐,被好心的黄飞鸿收入宝芝林学习中医和功夫。眼下虽然还只有十四岁但加入宝芝林已有六年光景,一身功夫和中医药理水平都颇为不俗。

看到这儿他的心情稍微好了些,虽然记忆中‘他’没学到电影黄飞鸿中的必杀技——佛山无影脚,但黄飞鸿一手精湛洪拳功夫却是全部学到了手。

翻到这儿他心头一片火热,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翻下了地面,顺着记忆打了一趟五形拳,感觉在屋子里使不开手脚,急不可待推开紧闭的房门走了出去。

“林,林,林,林沙,你,你,你,你的身体,体,体好,好,好些,些了么?”

听到了后面的动静,从前堂月亮门伸出一个头戴瓜皮小帽,带着一副土得掉渣的黑框玻璃眼镜,嘴里露出两颗耀眼大暴牙的瘦削青年,说起话来结巴得真让人替他捉急。

“没事我去后面练练,牙擦苏你自己忙!”

从记忆中知道这位正是电影《黄飞鸿》里的大配角牙擦苏,一位刚刚从国外回来拜在黄飞鸿门下学医的家伙。

之前的林沙自然对这样的假洋鬼子没啥好脸色,但现在不同了,怎么说对方都是这时代难得一见的‘海龟’人才,总该给几分面子说不定以后还用得着人家捏。

“哦,那,那,那我,我,我去忙,忙,忙了!”

牙擦苏眼中异色一闪而过,不知道这位林沙师兄怎么变得这么好说话了,摇了摇头没有多想其它继续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这结巴病搞得,也不知道他在国外是怎么混的?”

摇了摇头迅速来到宝芝林后院的小练武场,摆开了架势先来了一趟五形拳,再打一套师父黄飞鸿的拿手拳术工字伏虎拳,最后玩了一遍兼具虎之凶猛和鹤之灵动的虎鹤双形拳。

开始的时候还有些迟滞,每每手脚上的动作都跟不上思维,慢慢身体上的记忆复苏手上招式逐渐流畅,身形矫健辗转腾挪灵活如猿,一拳一脚无不带起呼呼风声畅快淋漓。

一种哥很强大的美妙感觉涌上心头,脚走‘工’字身形如风侧身弯腰双拳重重轰在悬于木杆下的沙袋上。

只听‘砰’的一声闷响传出,那包重量怕不下五十斤靠上的巨大沙袋,就像被攻城巨锤直接轰上一般,‘刷’的一下划过一道美妙弧线高高甩向天空。

这才是真正的国术,只杀人不表演的国术!

“黄师父黄师父,黄师父在吗……”

林沙正沉浸于练武的畅快当中不可自拔,可前堂突然传来的一阵阵‘砰砰’的拍门声,还有少年人特有的难听公鸭嗓把他从痴迷中惊醒。

“妈的赶着去投胎啊,哪来的小子这么不知礼数……”

随意甩了把身上粘糊糊的汗水,饶了把烦人的长辫,怒气冲冲向前堂走去……

刚刚过了中堂,便听到牙擦苏跟那拍门小子一番极其有趣的对话,同时也勾起了他在前世小时候极其模糊的记忆。

只听到牙擦那小子装摸作样轻咳两声问道:“谁,谁呀?”

枝桠一声推开虚掩的大门,接着那让人捉急的结巴病又犯了:“你,你,你是谁呀,到,到,到此有何,何,何贵干?”

那公鸭嗓门少年语气立刻变得和善,彬彬有礼回答:“我是从梅县来的,叫梁宽,特意赶来佛山向黄师父拜师的,请问黄师父在吗?”

听到这儿林沙身形猛然一震:竟然是梁宽?

对于梁宽他自然不陌生,记得在黄飞鸿电影中莫少聪将梁宽演得极为出彩,嬉笑怒骂随心所欲,尤其那一双机灵大眼让人实在印象深刻。由于时间太过久远电影中的具体情节已记不太清,没想到梁宽竟然是这时拜师黄飞鸿滴?

他加快了脚步,耳中却听得牙擦苏那结巴声音道:“他,他,他……”

梁宽急切接口:“他不在这?”

“我,我,我就是,是黄师父……”这话说得,太让人容易产生误会了。

果然梁宽中招,只听他满心欢喜道:“你就是黄师父?”

牙擦苏急忙解释道:“不,是,是……”

“你就是黄师父!”梁宽这下终于确定了,紧接着又听他说道:“我看牛找牛练功,不小心被牛伤了手,黄师父您帮我看看?”

“好!”牙擦苏说道。

“哎哎哎黄师父搞错了,不是这只而是那只……”梁宽急忙提醒道。

等到林沙走到正堂月亮门的时候,只听得梁宽一阵大惊小怪喊道:“黄师父啊,我伤的是手你把我脚包起来干什么?”

“哈哈哈……”

他实在撑不下去了哈哈大笑出声,一边擦着脸上笑出的泪水一边指着牙擦苏道:“牙擦苏你个假洋鬼子,在国外把脑子都学糊涂了吧,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混进宝芝林的?”

“这位小兄弟是?”正堂的椅子上坐着一个满眼机灵的少年,右脚的裤腿拉了起来被白布包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此时正睁大一双好奇眼睛望向突然从后堂走出的英武少年。

“林,林,林沙,你,你,你怎么出,出来了?”牙擦苏满脸通红尴尬不已,说起话来更加结巴了。他总不能说刚刚在认穴位,此时正好拿梁宽这莽撞少年试一试手吧?

“我再不出来,宝芝林的牌子都要让你小子给砸了!”

林沙大马金刀坐到梁宽对面,微笑着说道:“我叫林沙,黄飞鸿的徒弟!”

说着,又指了指满脸尴尬的牙擦苏道:“这位叫牙擦苏,同样也是黄飞鸿的徒弟,兄弟你千万不要误会他可不是我师父!”

这下不要说牙擦苏,就连梁宽都露出尴尬不好意思的神色,见林沙伸出手来疑惑道:“林沙兄弟你这是?”

“把手伸过来,我给你看看!”林沙轻笑道:“我跟着师父学了六年,怎么说一些跌打损伤还是能够看看的,不像牙擦苏那家伙刚刚从国外回来初学中医水平烂得很!”

“哦,哦,哦……”梁宽一脸懵懂急忙将受伤的手伸了过去。

林沙正襟危坐屏气凝神,先查看了一下梁宽小臂处被牛撞伤的淤肿青紫,而后右手食中二指轻轻搭在梁宽受伤手臂手腕处,微微眯上眼睛搭起脉来。

牙擦苏一脸羡慕的蹲在一旁,一边替梁宽解除右脚上包扎的布带,一边小心翼翼观察林沙的一举一动。

宝芝林正堂瞬间安静下来!

别看林沙此时一副古井无波的名医派头,其实心中却在不断翻阅身体原主关于中医跌打方面的记忆,拿梁宽当小白鼠试验呢。

良久……

“怎么样,林沙兄弟?”

梁宽被眼前英武少年那一脸严肃的表情给吓着了,这家伙闭眼沉吟的时间也太长了点吧?

“没事没事,只是普通的撞伤而已,待会我帮你推拿一下,然后再拿瓶红花油回去多擦几次就没事了。不过兄弟你体内虚火有些旺盛啊,平日里注意一下不要太过激动就好!”

林沙睁眼呵呵轻笑,勉强掩饰住心中的尴尬。

“哈哈那就多谢林沙兄弟了!”

梁宽一张稚嫩还长着几颗青春痘的瘦脸上露出开心笑容,一边接受林沙的推拿服务一双灵动的小眼睛滴溜溜转动,露出一脸不好意思的神色,恳求道:“林沙兄弟,能不能请黄师父收我为徒?”

“这个……”林沙倒是有些意动,反正梁宽这小子迟早要加入宝芝林,何不提前打好关系以后也好相处不是?

“怎么样怎么样?”梁宽一看有门急忙催问道。

“这个我不好打包票,等师父回来后给你引见,至于成不成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林沙没急着拍胸脯打包票,那样也太热情太假了点。

“应该滴应该滴……”梁宽满脸喜色连连点头应是,而后单手向林沙做了个感谢的手势:“还要多谢林沙兄弟帮忙了!”

“牙擦苏,师父呢?”

林沙呵呵轻笑没多说什么,经过刚才一番折腾他算是彻底融入新身份当中。做一代宗师仁者无敌黄飞鸿的徒弟也没啥不好的,转头冲着牙擦苏疑惑道。

这时他才感觉有些不对劲,如果放在平时自己之前那番不正常的表现肯定会引起黄飞鸿的关注,怎么说都是一起生活了六年的师徒,只要稍微关注一眼就能看出问题。

可奇怪的是今天练武的时候黄飞鸿不仅没有发现自己的不正常,好象连早饭都没在宝芝林吃吧?

况且平时这当口,黄飞鸿一般都是在宝芝林坐堂替人看病滴!

“我,我,我也,也不太,太清,清楚,听,听,听大师兄吃,吃,吃早饭的时,时,时候提,提,提了句,好象,象,象师父,父,父的干叔,叔,叔公从,从,从英吉利回,回,回来了,师父,父,父……”

牙擦苏一张瘦脸涨得通红,显然一时要说的内容太多,说得太急结巴情况更加严重……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