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狂爸
  • 天神狂爸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凰吟作者
  • 更新:2022-07-16 11:56: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继续看书
林呈用一万三千多年,不断升级,淬炼,由一个凡人,最终成为一代仙尊,凭借的是心中对老婆孩子的无限留恋。察觉到孩子们有危险,惨遭别人虐待时,他不惜耗尽半生修为,重回地球,回到老婆孩子的身边。且看强势归来的修仙界至尊,如何力挽狂澜,守护妻女,碾碎劲敌,快意人生!

《天神狂爸》精彩片段

天地瀚海,弥星让道,万稔唯过瞬息!

地球,2027年。

飞雪漫天铺地,寒风侵骨,一道光球飞速降落,形成强压,导致地面被砸出一个大窟窿,不过五秒,一道人影朝彭城方向疾驰而飞

无数聚集的雪花飘随在林呈身边,锐利而怒意滔天如鹰眼般,俊朗绝世的容貌,浑身上下透着出尘非凡的仙气和矜贵,和身上破烂的仙裳格格不入。

同时,彭城破烂废弃的工业大厦内,一男一女两个小娃娃被人摁在地上,针管狠狠插进她们的血管。

“呜呜呜,妈妈,你为什么还不来救小爱。”

小爱瘦弱的胳膊挣扎无用,一双如星辰的大眼泪眼朦胧,可怜极了,旁边的大宝忍住哭泣的冲动,苍白的脸颊五个显眼的手掌印,咬牙切齿的瞪着迟疑抽血的医生。

“要抽就抽我的血,别动我妹妹。”

医生眼神流露同情,“1000cc,就算是成年人也会没命的,要不然还是少抽点吧!”

陈管家冰冷眼神盯着医生,讥笑,“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他话音刚落,另外一名医生已经在小爱身上抽出一袋血了。

“哥哥,我好疼。爸爸妈妈为什么还不来救我们!”

“妹妹别哭,哥哥在,哥哥会陪着你的,抽我的!别动她。”

“嚎什么嚎,你爸爸早就死了,你妈现在自身难保,两个小杂种,要不是看在你们是熊猫血的份上,陈家能好吃好喝的供你们养到这么大吗?”

陈管家被吵的心烦,五年前,林呈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消失不见,而唐露被唐家的人带走,杳无音讯。

陈少封打出生体弱,需要换血才能维持身体新陈代谢,整个彭城,是熊猫血的少之又少,林呈便是其中一个,而他的两个孩子,也是熊猫血。

林呈死掉了,他的孩子自然就成为了供血袋。

“给我抽,往死里抽。”

“爸爸,小爱头好晕,好想…睡觉,你抱抱我好不好。”

“妹妹,别睡。哥哥在这里,小爱。”

大宝挣扎着挣脱大汉,蹬腿粗鲁的扯掉手腕的针管,鲜血喷射一地,他顿时头晕目眩,摔倒在地,可依然卖力爬向小爱,“小爱,和哥哥一起唱歌就不困了哦,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陈管家那个叫心疼,站起来一脚踹在大宝的肚子,啐骂。

“小杂碎,这么贵的血白白被你浪费了,有爸妈生没爸妈养的东西。”

大宝倔强的和陈管家对视,一字一句坚定反驳,“爸爸没死,妈妈也会回来的。我不听,你是个坏人。”

五岁的孩子,再坚强也是脆弱的,吧嗒吧嗒豆大的眼珠从大宝黝黑的眼睛落下,他抓住陈管家的手长大嘴巴狠狠咬一口。

“不准骂我爸爸妈妈。”

“啊!”

“小杂种,敢咬我,看我不打死你。”

陈管家怒气冲冲,揪起瘦的皮包骨的大宝,连着扇好几巴掌,小爱迷迷糊糊看见哥哥被打,哭着求饶。

“叔叔,我听话,求求你别打哥哥了。我抽,我抽血,别打哥哥。爸爸,你再哪儿,为什么还不来救我们。”

“呸,小杂碎。早晚轮到你,别给老子嚎,往死里抽。”

霎时狂风大作,掀起不少砂石,飞雪飘漫近空荡的楼层,两抹光蕴将小爱大宝包裹住,一道强烈刺眼的光辉照射进,让人不觉发抖,一双强有力的大手闪电般出现在打手面前,死死掐住他的脖子。

“蝼蚁,竟然敢伤害我的孩子,死!”

打手双眼瞪得老大,双腿在半空中乱蹬,还没多喘一口,没命了。

“怪物啊,怪物。”

陈管家带来的另外个打手和两个医生看见这一幕,慌乱的乱窜,甚至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别杀我,我只是拿钱办事的,要杀那两个小孩子,他们反正都快要没命了。”

“你是谁?我有钱,我可以给你很多很多的钱。”陈管家蹲在地上双手抱头,不住的发抖,突然他想到什么,惊愕的抬头。

“你的孩子?你是…林呈?鬼呀!”

他害怕的瑟瑟发抖,差点就要尿裤子了,见识了林呈杀人不费力的一幕,他猛磕头,求饶。

“我也是听从陈家主的吩咐办事啊,我迫不得已的,求求您,放过我吧,我还有一家老小靠我养活!”

林呈冷笑,在看见孩子们被折磨的只有一口气时,他懊悔心如刀绞,恨不能把这些人碎尸万段。

“若是我不能及时回来,你会放过我的孩子们吗?”

一言一语如震天雷重重敲击在陈管家灵魂,让他痛苦万分,整张脸变形扭曲。

“啊…”

整整一万三千五百年了,他从籍籍无名的凡人,一路厮杀,淬炼,升级,历经千百种磨难,终站在巅峰,实力万神之上,成为一代帝师,手下教化无数嫡仙,位望尊崇!

可,林呈留恋的依然是地球,和他一双妻女,为了她们,他咬牙靠着坚韧的毅力在神都大陆生存下来,修仙道路孤寂漫长,无情且绝望。

几经生死边缘徘徊,依靠这张照片和渴望再见爱人们的信念活下来,神都大陆绝世美女随处可见,他都不为所动,心中始终爱着唐露一个人。

怀中的照片穿梭时空时被碾压成为碎末,他轻轻弹指恢复如初,这是唯一能让他和孩子们相认的照片了。

晨起,正在打坐的他感应到自己的孩子有危险,不弟子们的劝阻,废掉三分之二的实力,用尽了几乎大半的神器,强行劈开空洞,回到了地球。

林呈深吸口气,按耐住激动而狂跳的心,加快速度疾飞行,要不是他仙体受损,暂时只能施展最基本的法力,到彭城不过一分钟的事情!

万分庆幸,终得见孩子们,并在关键时刻救下,否则林呈会终生自责,难颜见老婆。

恢复激荡的心情,林呈沉沉盯着眼前的人,浑身杀气毕现。

单手掌隔空托起陈管家的身体,任由他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林呈正在摄取他的大脑记忆,对普通人类施展此仙术,轻者死,重者魂魄消散。林呈只想知道,他离开了多久,在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五年前,林呈和彭城第一家族的唐家嫡女,唐露相恋了,他只是大学在读书,成绩优异,在彭城有一套老旧的房子的平穷下等人。

当时他兼职教化老师,就只上一节课,突然得知唐露未婚先孕,两人商量之后,他辞掉兼职,专心照顾怀孕的唐露。

那一年中,是他们最快乐幸福的时刻,每天都期待着孩子的到来,去医院四维检查,唐露肚子里是双胞胎,林呈欢喜的一晚上没睡觉。

就是那天晚上,林呈凭空消失,穿越到了异世。

而,唐露承受了巨大的悲痛和惊恐中度过每一天,以泪洗面,不足八月产下孩子。

俗话七活八不活,为了挽救孩子们,没有经济来源的她,只能求助唐家,换取医院最昂贵最专业的医疗技术救两个孩子。

唐露被带走了,前两年,唐家每月都会给生活费请保姆照顾两个孩子,第三年时,保姆卷了钱跑了,两个孩子被他拐卖到陈家。

不足三岁的两个孩子,隔十五天就会被抽血一次,瘦的不成人样,却依然在盼望父母的爱。

看到这里,林呈双眼含泪,愧疚充斥内心,他捏紧拳头,暗暗发誓,一定要给孩子们和唐露幸福,让他们成为这个世界上最矜贵的上等人。

他对孩子和唐露有多么愧疚,对伤害他们的人就有多憎恨,

收拾完陈管家几人后,林呈视线放回光圈上,这是他从神都大陆带回的低等仙器,别说是一介凡人之躯,就算是濒临羽化的低仙也能逆时扭转生机。

他万分庆幸归来及时,若是自己的孩儿真的…,那么他便要这世界陪葬!

陈家,很好,已经成功惹怒本尊,竟然敢抽我孩儿血液,让他们小小年纪遭受非人的待遇。

想到此,林呈双眼迸发滔天怒意,大地开始颤抖,暴风雨骤然来袭,整个地球都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突如其来的非自然现象,为林呈的愤怒而颤栗害怕着。

某个山巅之上的白发老者猛地睁开双眼,惊愕,大叹。

“竟有如此强悍的力量在地球,此人定不是凡辈。”

稍许半盏茶后。

陈少封躺在床上气弱游丝,脸色苍白,身输血的仪器放在床头,陈傲天原地徒步打电话,不时回头心疼紧张的看一眼儿子。

“陈管家给老子死哪儿去了!电话也不接。”

“抽两个小杂种的血这么简单点事情都做不好,真是废物。”

“家主,,有个人在门口,说自己是熊猫血,可以免费给少爷输血。”

就在陈傲天即将大发雷霆时,门口保安冲进来,气喘吁吁。

“免费?这世界上有免费的好事吗?”

“陈家主既然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好事,那为何要祸害两个五岁的孩子?”

人还未到,林呈声先到,陈傲天蹙眉狐疑,冷笑。

“原来是个找茬的,孩子?什么孩子?你敢来我陈家闹事,看来是活腻歪了。”

虐待孩子,抽血续命养体的事情,在大家族看来都是可耻会被人唾弃,更何况那两个孩子还是唐家的血脉,虽不喜,若是事情闹大了,唐家为了颜面也定会上门讨厌说法。

陈傲天眼神露出刺裸裸的狠辣和杀意,“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杀了他。”

陈家的保镖得令一拥而上,林呈毫不费力抓住,轻轻扔出,保安们却被重力摔倒在墙上,哇的一口鲜血吐出来。

“你是谁?”

对于林呈来说,这只是动动手的事情,但在陈傲天看来,这人绝对不简单,若是能够驯服他,为自己所用那便能留着,若是此人一心想要为那两个孩子讨回公道,那就不能怪自己心狠手辣了。

陈傲天眯眼威胁林呈。

“小子,看你有几分实力,我陈家也算得上是彭城大族。你和那两个孩子是什么关系?我可以现在就派人把他们接来陈家好吃好喝养着,找最好的学校,最好的教育,甚至可以送他们出国留学,只要你归顺于我。”

陈傲天高昂着头,自信自己提出的条件很诱惑人。

“我甚至可以给你三万一个月的工薪,年终奖至少五万。”

林呈越听脸越黑,周围的空气骤然变冷,冷的人直打哆嗦。

“让我归顺你?”

他一步一步踏近,直逼天灵盖般的威压席卷全身,陈傲天腿忍不住打颤,强忍着内心对眼前这个男人的恐惧。

“不…不错。”

“呵,你配吗?”

陈傲天二十岁独创社会,二十五岁打下自己的一片天地,发家立业到现在三十多年,从来没人敢说自己不配的,他大怒,呵斥林呈。

“黄口小儿,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看你是不知天高地厚。来人,请独臂先生来,给我好好收拾他。”

林呈挑眉,似好奇他会找什么样的“高手,来收复自己,漫不经心的停下脚步,把玩大拇指仙器,虚无。

这枚戒指是上品,能够容纳世间万物下等品法器,滋养着小爱和大宝的光圈也在其中。

“我都等了五分钟了,怎么还没到?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林呈显然不耐烦了,淡淡扫一眼陈傲天。

“我当以为是谁,原来是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宵小后辈,口气还不小。”

独臂先生是陈家座上宾,除非有十分难缠的对手才会让他出面,陈傲天差人去请他时,他心生爽意,兴致勃勃前来,看见林呈的穿着和外貌,顿时大失所望。

“陈家主,他只不过是个会说大话的混小子,何必请我来?”

陈傲天刚欲说话,林呈嫌弃独臂先生聒噪,一掌挥出,直接将他整个囫囵掀飞,身体撞碎防弹玻璃,摔出别墅,瘫倒在地上,口出鲜血,眼里满是惊恐。

陈傲天开始慌了,面对幽幽行步而来的林呈,感觉浑身都被死亡的气息笼罩。

“都是做父亲的,我也是救子心切,这就叫人把你的孩子放了,我…出钱,给补偿,多少,您…报个数。”

林呈不屑,眼底幽暗和嗜血,五指放空,床上的陈少封猛地平直抬起,双手掐着自己的脖子,大口大口粗气。

“爸…救”

“封儿!”

陈傲天眼睁睁看着独子死亡,怒意大增,眼里红血丝布满,瞬间像是苍老好几岁。

“不管你是谁,我要你给我儿子陪葬,还有你那两个小杂种。”

陈傲天掏出手机,悲痛欲绝“大哥,您的亲侄被人杀了。”

陈傲天的大哥曾经是杀手组织数一数二的人物,手下调教一批杀人如麻的帮手,手握重武器,据说还有人跟着世外武宗修炼凡人所渴望的“仙术。”

“什么?踏马是谁呀,老子一定杀了他全家祖宗,给我大侄子报仇。”

陈霸天没有生育能力,将陈少封当做亲生儿子疼爱比陈傲天还甚,给予厚望。

现在亲侄被杀,他怒火中烧,在短短十分钟内召集了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打手,开车坦克,个个手持重武器,这阵仗整个彭城都被轰动了!

“轰轰轰”

“竟然是陈霸天,这个大魔王,是谁把他惹怒了?这不是找死吗?”

“听说好像是他的侄子被人打死了。”

“什么?去年有个帮派辱骂陈少封,陈霸天带着一帮打手上门抄家,那个帮派死的死,逃的逃,真是相当凄惨。”

“陈少封仗着自己叔叔作福作威,没少干欺负我们的时候,这人胆大为民除害,也算是......”

“嘘,小声点,被陈霸天听见不得杀了你。”

浩浩荡荡的阵仗把陈家别墅围得水泄不通,陈霸天冲进卧室,便看见一绝世男子优雅端坐在沙发上,电视放映近五年的新闻,陈傲天则是倒在血泊之中,生死不明。

“好狂妄的小子,杀了我陈家的人,还敢坐在此悠闲喝茶,猖狂至极。给我把他射成刺猬!”

别墅外手持冲锋枪的打手们个个对准林呈射击,数百发子弹齐齐而发,他丝毫不慌,以鬼魅般的走位躲开,看的枪手们目瞪口呆。

“他是怎么躲过这么多子弹的?”

“别管他怎么躲的,几百发他能躲开,咱们给他来个千篇一律!”

千发子弹齐齐射出,靶心精确,可见这群人平日都是受过十分严苛的训练。

“任由你如何狂妄,千发枪雨下,你还是得死!”

林呈的身影越来越快,快的让人眼睛捕捉不到,只能看见无数残影飘闪。

“都是一些小把戏,我还以为你有什么能耐!不过如此!”

陈霸天被林呈云淡风轻的吐槽气得浑身发抖,双目猩红,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杀气腾腾的盯着林呈。

林呈不为所动,食指和中指有一下没一下扣桌面,眉眼轻挑意有所指。

“你来得太慢了,早来一分钟,他就不会死。”

“狂妄小儿,找死。”

陈傲天手持短刀,一手操枪,眼里杀气毕现,快步疾跑冲驰,连发一夹子弹,在子弹即将打到林呈时,他的短刀紧随其后,而枪也换上新弹夹膛。

如此快的速度,让打手们心惊胆战,纷纷默默叫好感叹,老大的速度太快了,根本看不见!

“我说过,你太慢了。”

林呈轻松躲开子弹,节骨分明的手指捏住他的手腕,撇右夺过短刀,握住刀把,割断陈霸天的手筋,于此同时,十几发子弹近距离贴脸而来。

“嗯!”

陈霸天闷哼一声,奸笑佞看林呈,透露些许欣赏,“小子,伸手不错,有狂妄的资本。断一只手取你狗命,老子不亏。”

“是吗?”

邪邪淡笑,眼底平静无波,接下来令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出现了,子弹突然拐道,一拥齐发射入陈霸天的身体内。

“嘭!”

陈霸天狼狈的躺在地上,感受着身体血液的流淌而出,不甘,愤怒,死死盯着林呈,咆哮大吼。

“张雀,我要他生不如死。”

随着声音渐落,陈霸天的面前瞬间闪现一位白发老者,仙风道骨颇有世外修炼者气度,一双看淡世俗的眼睛,无一不在向林呈传递不过是会些旁门左道的蝼蚁之辈。

“年轻人,老夫当年成就威望比你过之好几倍,却没有你这般狂妄。”

话毕,尘拂结出封困劫杀阵法,三指推送输入道气,八字步无影脚疾飞,幻影身法迷惑人的视觉。

“这小子什么来路,竟然能够让张老出手,施展自己的成名绝迹?”

“别妄自菲薄,张老才言这人不足为惧,张老恐怕是想要一招击败他。”

坐在坦克上的几个人攀谈,对林呈不屑,全都紧张陈霸天的伤势。

“去两个人悄悄把老大救出来,呆会儿我们开炮。”

“那张老呢?他还在里面和那小子干仗呢!”

“张老修炼道术,不惧坦克炮,我们主要是轰死那小子,给老大报仇。”

“哇!”

张雀的所有必杀技都施展而出,却没有近林呈身体分毫,就连衣角都没摸到,还被他轻轻一挥手打的重伤口吐鲜血。

“你到底是谁?”

张雀不甘愤愤的怒视林呈,翻身盘腿而坐,准备运行内力疗伤,又一口鲜血喷吐。

“开炮。”

这时,别墅外粗犷洪亮的声音穿进卧室,一声声的坦克炮轰进卧室,张雀满脸惊恐和不可置信,再一看身后,陈霸天早已不在。

“他们竟然真的敢开炮......哈哈哈,不过有你和我一起死,我无憾了。”

张雀虽不在武宗排名,道法修炼四十余年,生平第四次碰见如此强劲的对手,且还是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

足以!

要是他知道林呈已经活了一万多年,修为最高阶,在他面前,自己就是一个跳梁小丑,还不等炮轰,直接原地气死嗝屁儿!

“哦?你太看得起自己了!”

陈雀眼睁睁看着林呈神秘一笑,任由坦克炮轰在自己身上,毫发无伤,而他被轰炸成血碎。

整栋别墅成为废墟一片,不复往日富丽堂皇。

“弟弟,封儿,我给你们报仇了!”

陈傲天虚弱的凄凉仰天长笑,眼角的泪淌过脸颊,冷漠的看着废墟。

“走,去给我弟弟立碑!”

碎屑飞舞的别墅废墟里,风淡云轻走出一位初尘长发飘飘,俊朗如晨的男子,他好似繁光,披星戴月而来,唇带笑意,满目傲世天下。

“怎么可能…他还活着!”

“他是谁?天神吗?”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