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福还阳
  • 九福还阳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指念作者
  • 更新:2022-07-16 13:43: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夜半哭声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小九一生下来,奶奶就说她是福星,因为她是家里三代里,唯一的一个女孩,她出生之后,家里的日子过得越来越红火。就连隔壁的独眼风水师,也说她天生带着福运,命格奇特又贵重。关于这个说法,她自己是不信的,因为她的出生并不顺利,母亲为生她疼了许久。直到八岁那年,一只黄皮子跟小九讨口封,她才不得不信,或许她天生就该吃这碗饭……

《九福还阳》精彩片段

奶奶一直说我是家里的小福星,我不但是家里三代里唯一的女孩,而且从我出生后,家里的日子越过越红火。

不过我是不信的,因为我出生时实在是不太顺,我是八个月早产的,我妈疼了一天一夜才把我生下来,她产后身体非常虚弱,吃光了家里的鸡蛋,两只老母鸡也给杀了,奶水还是少,我饿的脸都青了。

好不容易来个女娃,眼瞅着就要养不住了,奶奶急得直掉眼泪。

要知道奶奶生了六个儿子,爷爷死得早,是她一个人把六个孩子拉扯大,给说了媳妇,这刚分家,六个儿子,谁家都没钱,兜里比脸还干净,连个鸡蛋都买不起。

就在家里一筹莫展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在我家门口扔了一只被咬断脖子的野鸡。

我爸当即收拾着炖了给我妈吃,吃了这只鸡,我妈的奶水竟多了起来。

从那以后,我家门口时不时的就有山上的野货,野鸡、野兔子、麻雀……

最初那几天奶奶寻思着是山上畜生咬死不要的,还挺高兴,都煮给我妈吃,好让她下奶,渐渐地她就觉得不对了。

咋能接连一个多月,就我家门口有这些东西?别人家可没见着啊。

奶奶慌了,急急忙忙的找了住在我家隔壁的独眼李,独眼李是个有本事的人,据说还给县里的生意人看家宅风水呢。

独眼李瞪着完好的右眼,脸色凝重的在我家转了一圈,等走到我妈坐月子的屋子里,一看见我就笑了,“那些野货都是送给你这小孙女的,都想让她好好长大呢,东西送过来,你们收拾着给她们娘俩吃了就是。”

“送我孙女的?谁……谁送的?”奶奶被他这话吓得脸都白了。

“这你不用管,左右也就是这两个月的事,你要是实在心慌,就每逢初一十五的,点上三支香插在院门外。”独眼李把我交给我妈,再三叮嘱我奶奶:“这可是个有福气的孩子,你们要上点心,把这孩子养好了,你们的好日子在后头呢。”

独眼李没说错,两个月后,我妈的奶水够我吃了,我家门口就再也没出现过野鸡野兔啥的。

随着我长大,不光是我家,就连我几个叔叔家的日子都越来越好。

奶奶更加疼爱我,喜滋滋的跟我爸念叨,“小李没说错,小九是咱家的福星。”

其实我觉得吧,我们家那时候的日子能过好是因为我爸和几个叔叔胆子大,最先结伴去外面打工挣钱了,那可比种地挣得多,日子可不是越过越好?

不过,我奶坚持认为这就是我的功劳,对独眼李的话深信不疑,听独眼李说九九之数才是圆满,就给我取个了小九的小名,从小把我看得跟眼珠子似的。

村里别人家孩子都是放养,只有我,整天被奶奶带在身边,养的干干净净。

赶上秋收,我爸和几个叔叔特地从外面回来收秋,这会子他们都在地里忙活,奶奶年纪大了,不能下地干活了,就在家做饭,也不让我去地里玩。

“小九,你去村南的地里喊你爸他们回来吃饭。”奶奶跟我说完,往灶膛里填了把柴火,倒油炒菜。

油烧热,切成片的角瓜下锅,刺啦一声,油香菜香四散开来。

我馋的咽了口唾沫,扔下手里的玻璃球,噔噔的往外跑。

跑到村南头的时候,我突然听见有人喊我。

我顺着声音看向旁边还没来得及收的玉米地,有个人正缩头缩脑的蹲在里面,头上戴着破草帽,身上披着军绿色的大褂子。

我眨眨眼,心想这是谁啊?

村里好多人都穿这样的褂子,我也认不出这是谁啊。

“小九,你看我像人不?”那人小声问我。

我忍不住挠挠头,想不明白为啥这么问我。

不过她既然问我了,我就认真的看了又看,这不就是个人蹲在地里吗?

“像啊,怎么不像了?你不就是人吗?”我诚实的说。玉米地里的人嘿嘿的笑起来,抓着大褂子,转身跑了。

我下意识往前追了两步,又赶紧停下来,不能去追,我是叫人回家吃饭的。

我往玉米地里看了眼,扭头去找我爸和叔叔婶婶们。

家里地多,我爸兄弟也多,每次收秋和种地都是大家伙一块干活,给谁家干活在谁家吃饭。

这几天正给我家收玉米。

回家时,路过那片玉米地,我小声跟我爸说:“刚才地里有个人问我,看她像不像人,我说像,她就跑了,爸,她为什么这么问呀?”

“兴许是邻村的傻子逗你玩呢。”我爸说。

“唉,傻子啊。”我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吃完饭,跟六叔家的小哥玩了会,就睡觉去了。

后来我听奶奶说,半夜,我开始嘟嘟囔囔的说胡话,怎么叫都叫不醒。

奶奶看着情况不对,急忙去把独眼李喊了过来。

独眼李除了会看风水,也是半个大夫,平常村里有点小病小痛都会去找他。

谁知道独眼李正在睡觉,奶奶喊了他好半天,他才迷迷瞪瞪的睁开眼,什么也没问,从兜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黄纸拍在奶奶手上,“去,把这张纸压在小九枕头下,我正在跟老太爷说话呢,等我跟老太爷说完话,就去看小九。”

说完盖上被子,继续呼呼大睡起来。

奶奶没办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拿着黄纸回家,把黄纸压在我的枕头底下。

出人意料的是,黄纸一压,我竟然安生下来,只不过还是叫不醒。

奶奶大松口气,冲着院子外头拜了好几下,跟我爸说:“明天一早你就去独眼李家,抬也要把他抬过来。”

我爸嗯了声,跟我奶守了我一宿。

第二天没等我爸去找,独眼李早早的来了,他摸摸我的脑袋,从枕头下掏出那张黄纸扔到灶膛里烧了,沾着纸灰在我脑门上按了几下。

我迷迷蒙蒙的睁开了眼睛,看见奶奶就瘪着嘴想哭,“奶,我渴了,还饿。”

我当时觉得嗓子里直冒火,像是被烧过似的。

我爸忙着给我倒水,我一口气喝了两杯水,又吃了一碗熬的稀烂的小米粥才缓过来。

独眼李这才跟我奶解释他昨天夜里为啥不过来看我。

原来,他睡觉后遇见了山上的黄老太爷托梦,说是族中后辈讨口封的时候问了不该问的人,虽然修行有成,修为大进,但也要受天谴,来问他有什么法子破解。

“本来我还好奇那黄七娘跟谁讨的口封,正好那会你去找我,我就在梦里顺带着给小九算了算,发现黄七娘竟然从小九这讨来的口封!”

独眼李抹了把脸,说:“等会让小九去给黄七娘烧根香,就算是平了这场风波,黄七娘这次受了小九的恩惠,往后啊,她可得护着小九。”

说着,独眼李笑了起来:“三婶,小九是个有福气的,你们就好好养着她吧,她过得好,你们一家子的日子都赖不了。”

奶奶对独眼李说的黄老太爷啥的半信半疑,最后听他说我有福气就高兴起来。

独眼李又说:“我已经跟黄老太爷说过了,让他约束族人,往后没东西敢再来找小九,不会再发生今天这样的事。”

我爸松了口气,心有余悸的说:“这回没吓死我。”

我靠在床头,身上没力气,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的问:“李叔,啥是讨口封啊?”

独眼李揉揉我的脑袋,解释说:“山上的黄皮子修行有成,若是想要化形,就要找个人问,我像不像人啊?要是被问的人说像,它就圆满了,要是被问的人说不像,那黄皮子的修为就毁了,黄皮子心眼小,被人毁了修为,会疯狂的报复那人,不闹的那人家破人亡不会罢休。”

顿了顿,他换上严肃的表情,“小九,往后再遇见跟你讨口封的,你什么都不要说,转头就走,跟你讨的封,他们受不住。”

“哦。”我答应了一声,心说多亏我当时说的是像,不然那黄皮子不就缠上我了。

不过,我也是被黄皮子讨过口封的人了!

村里别的小孩可没有这样的经历,我突然自豪起来,感觉身上都有力气了,支棱起脑袋来。

独眼李让我奶奶找了三支香,点着后,我把香插在院门外,这事就算了了。

吃了早饭,我爸下地干活,奶奶年纪大了,昨天守了我一宿,撑不住就回屋眯着去了。

我把假期作业拿出来,在院里支个桌子写作业。

“小九,小九,过来,我给你看个好玩的东西。”小哥林文诚站在院外,冲我招手。

这个身上衣服都是泥,挂着鼻涕泡,因为不爱洗脸也不爱抹擦脸油,脸蛋子红彤彤的小孩是我六叔家的孩子,他比我大一岁,家里只有我俩年纪相当,从小我俩就一块玩。

“啥呀?”我跑过去。

他拿出个塑料袋子来,里面有两块鸡蛋糕。

“这是我从河边的泥里掏出来的,裹在塑料袋里,估摸是发大水的时候冲下来的,来,咱俩一人一块。”小哥掏出一块鸡蛋糕给我。

前一阵下大雨,村前头的旱河里发大水,听说都把拴在山脚下吃草的牛给冲走了。

现在河里的水没了,村里的小孩没事就去旱河玩,美其名曰寻宝,扒拉出一只破鞋就乐得不行。

我也想去玩,但是奶奶嫌弃脏,不让我去。

我吃了口鸡蛋糕,觉得不能白吃小哥的东西,就说:“等会我给你玩我爸新给我买的玻璃珠,这回你不能再给我弄丢了啊。”

“嗯嗯。”小哥连连点头。

吃完鸡蛋糕,我和小哥在院子里弹了半天的玻璃珠,等我爸他们干活回来,在我家吃完午饭,小哥就被六婶拧着耳朵带回家写作业去了。

夜里,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皱眉看着窗帘,奇怪,我怎么听着外面像是有人在哭?

声音尖细,断断续续的。

我伸着脖子,正要仔细听的时候,突然刺啦一声,像是指甲从玻璃上挠过去,这声过后,哭声戛然而止……

最新更新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