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神战婿
点击阅读
当年,林啸只是周家的一个上门赘婿,二人才刚刚结婚不久,恰逢征兵,妻子的堂哥在名单之上,可是周家人却暗箱操作,将他送到了边境最为危险的沙场。这几年来,浴血奋战,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被人随意拿捏的软柿子,战神称号是对他实力最大的肯定。当林啸功成名就回到家乡,本以为终于可以见到朝思暮想的妻子,谁料却得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妻子竟然被周家人逼迫改嫁……

《狂神战婿》精彩片段

江州市海港外。

林啸站在战舰的甲板上,海风猎猎,吹动他的头发。

他眼神带着怀念,看向了眼前他离开了5年的城市。

5年前,边境烽烟四起,国家征兵,他老婆的堂哥周森赫然在名单上。

但是,周家权势极大,用他的名字代替了周森。

甚至签下了“战死协议”,得到了上千万的钱财,林啸被送到了最危险的沙场。

但林啸却逆天改命,习得无上武道,战无不胜,成为战功赫赫的无敌战神。

如今,他回来,是为向周家讨回一个公道,但同时,也为了他的老婆周清雪。

当年他刚新婚,就被强行送去边疆,一夜之间消失,让周清雪守了活寡。

但是,周清雪却未曾变心,这些年都在打听他的消失,从未动摇。

直到数日前才被迫停止……因为,她居然被迫改嫁了!

“清雪,我回来了,从今天起,没人再能欺你!”

林啸眼神中有着坚定,更有着滔天的怒火。

他的女人,没人能动!

……

与此同时,江州市内,却有一桩大事。

两大家族,江家和周家即将联姻,联姻两人,便是江州第一美女周清雪和江家继承人江铭。

“江少爷,我听说今日战神就要到达江州,你不用去迎接他吗?”婚礼即将开始,周家家主周振国还是低声提醒他。

虽然江铭很快就成为他女婿,但是他却不敢懈怠,毕竟,江家比周家强太多了。

江铭眼神微闪,道:“不会,战神和我挺熟的,我今日大婚,他不会怪罪的。”

这只是吹牛,以他的地位,哪有资格见战神?

就算他爷爷,也没这个资格!

“江少爷说得是。”周振国也转移了话题,“说起来,那个废物林啸也入伍几年了,估计是死了也没人给他收尸吧。”

江铭眼露不屑,“死了最好,要是没死,对我来说,也只是一只蚂蚁而已。”

“对对对,那种废物,跟您比就是云泥之别,您可是号称“小战神”啊!”

周振国一脸谄媚。

江铭也是面露笑意,这个马屁拍得很合他心意。

而就在两人说话之时,周清雪却坐在房间里,面色苍白,美丽的脸蛋上,满是绝望。

五年了,她等了五年,面对所有人的嘲讽,她都坚持了下来。

但是近日,她却绝望了。

在仆人的搀扶下,她站了起来,走出房间,走向了喜宴厅。

“哗啦啦!”

耳边都是掌声,众人的欢呼声,但是周清雪却忽然感觉到了一种孤独。

很快,她站在了神父面前,神父的语调很温柔,“你愿意嫁给他吗?”

面纱下,周清雪眼睛闭了起来,泪水渐渐滑落,朱唇微启,似已要认命。

“砰!”

但是,就在她将要开口时候,礼堂的门却忽然被人猛地推开了。

一道身影,立在了门前,伴随着一道坚定的声音。

“她不愿意!”

全场哗然,所有人转头看去。

一瞬间,周清雪泪流满面……

伴随着林啸走近,周家人个个眼神震惊不已。

周森更是脱口而出,“废物林啸?!”

身份一曝出来,众人议论声不绝于耳。

“他就是周清雪那个废物原配林啸啊!”

“周振国不是说死在战场上了嘛?怎么回来了!”

“难道周振国是骗人的?!”

林啸听到这些话,眼神越发冰寒,看来周振国真是巴不得他死呢!

不仅仅是周振国,恐怕整个周家人都是这么想的。

江铭眉头紧皱,这家伙找死吗?竟敢坏他的事?不过倒是有几分眼熟……

江铭刚准备呵斥,被周振国抢了先。

“废物,你居然还活着!”周振国眼看林啸走近,从震惊中醒来,林啸居然从最险恶的战场上活下来了?!

林啸没理会他,神情冰冷,径直朝前走去。

周振国表情一沉,连忙转移了话题,“你来干什么?”

“接我老婆回家。”

林啸的声音仿佛从深渊中传出,让人后背一凉。

林啸说着话,眼睛却一直看着周清雪,心中一揪。

她变瘦了,憔悴了,眼神里再也没有光了……

那倾城容颜却依旧艳压群芳!

“你!”周振国一时无法否决,只能大骂道:“你个废柴有什么资格当我周家女婿?”

周森接着道:“你背信弃义消失五年,让清雪守寡五年,你不配当她老公,更不配当周家女婿!”

“周家女婿,我们只认江铭公子一人!识相的,立马给我滚!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林啸冷漠地看了周森一眼,他就是顶替了这家伙去的前线。

林啸语气中带着浓浓的杀意,“我为什么消失五年,你难道不知道吗?”

周森心头一跳,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脊背发凉,冷汗直流,一时间竟怕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林啸冷哼一声,“废物。”

继续朝着周清雪走去。

周森憋红了脸,被林啸的气势压得喘不过气来,更不敢还嘴!

周振国见状大吼,“站住!江铭江少爷可是江州战域统领!和战神大人熟识,你当过兵,应该知道江少爷是你无法企及的人物,不想死,就赶紧滚!别惹得江少起了杀心!让你死无全尸!”

众人也是和周振国一样的想法。

“不管林啸发生了什么,和江少爷抢老婆?不是找死吗?”

“我要是周清雪早就把林啸这废物踹了,他拿什么跟江少比啊?”

“江少居然和那位战神大人认识?那岂不是在江州无敌?”

林啸置若罔闻,他的眼中,只剩下周清雪。

看着眼前这憔悴的模样,林啸竟然心痛了!

在战场上,他杀人如麻铁石心肠,此刻,心都要化了。

“我回来了。”林啸道。

周清雪芳心一颤,紧咬着嘴唇,却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决了堤。

就是眼前这个男人,让她守了五年活寡,让她承受了无止境的非议,让她心如死灰。

奶奶临死前想见他一面都没有见到!

却在这种时候,回来了?

林啸想帮周清雪擦眼泪,周清雪先动手了,一巴掌狠狠地打在林啸的脸上,将所有的委屈发泄了出来。

林啸一动不动,沉声道:“对不起。”

周清雪双手抱着手臂,身体不住颤抖,眼泪簌簌地往下掉,但仍然坚强地不出声。

林啸心疼不已,猛地一把将周清雪死死抱住,“让你受委屈了。”

周清雪身体一下就停止了颤抖,呆呆地仍由林啸抱着。

众人惊了,没想到林啸这么大胆,就这么当着江铭的面抱他的新娘?!

江铭的火上来了,他是谁?

江铭终于出声了,声音抑制不住的愤怒,“小子,手不想要了吗?”

他可是江州战域统领!谁见了他不礼让三分?

一个贱民居然敢闹他的婚礼?找死!

但林啸居然直接抱住了周清雪,他不能忍了!

连他都还没有抱过她呢!

也不管这家伙看似眼熟的事情了。

周森一脸欣喜,林啸死定了,狗仗人势地大吼道:“林啸!还不放开你的狗爪,给江少下跪道歉!兴许饶你一条狗命!”

周振国简直要疯了,气的直咳嗽,“林啸!你个孽畜!放手!”

一些人已经给林啸宣判了死刑!

林啸觉得聒噪,扭头看着江铭,不屑地冷笑道:“听说你和战神很熟?”

江铭还没说话,周振国和周森就迫不及待地开口。

“战神不和江少熟,难道和你熟吗?”

“同样是部队里的,看看人江少再看看你!”

“估计你也就是一个小兵,连战神的面都没有见过吧!”

“知道还不赶紧滚!”

林啸玩味地看着江铭,“哦?是吗?”

众人满脸期待地等着江铭动手,将林啸当成一条狗教训。

但江铭没有,反而脸色发白,牙齿不停发颤,身体也不停地颤抖,仿佛见了鬼一样。

他没有看到鬼,而是认出了林啸。

为什么看林啸这么眼熟?这不就是那照片里战神的模样吗?!

江铭只感觉血液翻滚,兴奋和恐惧让他不知所措。

“你,你是……”江铭颤颤巍巍地开口。

林啸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哦?你认识我?”

周森破口大骂,“认识你?你以为你是谁?你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还敢碰江少!拿开你的脏手!”

但江铭却突然喷出一口鲜血。

别人看来林啸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人知道他的五脏六腑已经受到重创了!

紧接着,直接昏了过去。

现场瞬间乱成一锅粥,所有人都认为江铭是被林啸给气晕的。

新郎都晕过去了,婚礼自然办不下去。

周振国等人赶忙将江铭送医,祈祷他无事,否则,整个周家都会陪葬!

而林啸也跟着周清雪回家了。

到家门口,林啸小心翼翼地问周清雪,“你怎么会答应和那种人结婚呢?”

周清雪闻言,以为林啸在质问她,心中又泛起一股委屈,但嘴上却冷漠地讽刺道:“你意思我活该守寡了?”

林啸并不是质问,他只是想搞清楚怎么回事,“我,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

“是,我就是贱,我贪图江铭的富贵,所以和他结婚,行不行?”周清雪咬牙道,眼里又升起了水雾。

说着,用力地打开门,鞋也不脱就走了进去。

却被林啸从被背后死死抱住。

看到周清雪这副倔强的样子,林啸知道其中肯定有隐情。

他真该给自己两巴掌,什么时候问不行,非得现在问?

“清雪,我不是故意的。你告诉我,好吗?”话已出口,只能硬着头皮道。

周清雪想到自己这五年受的委屈,被压迫,活活给林啸守了五年活寡,她的心就越发痛。

五年,女人能有几个五年?

不仅为林啸守了活寡,甚至到最后,连最敬爱的奶奶留给她的房子都守不住。

还要服从家族的联姻安排才能不被收回。

到头来,却还要被林啸质疑?

想到这里,她就奋力挣脱了林啸的紧抱,又打了他一耳光。

林啸依旧默默承受,但他能感觉到,这次的耳光比刚刚那次,轻了许多。

“你先告诉我为什么不辞而别?”周清雪冷声问道。

林啸没有隐瞒,把当年的事情一股脑告诉了周清雪。

但周清雪却眼神冷漠,“证据呢?”

她不信,这事情太过荒唐,从来没有发生过,征兵参军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无人敢造假。

这只不过是林啸不辞而别的借口罢了!

“我……暂时没有证据!”林啸低头道。

他有,但他不能拿出来。

那些文件一级机密,保密是天职,这种事情他不可能泄露的!

周清雪笑了,讥讽道:“是啊,没有的事情,哪来的证据呢?”

“我会找到证据的,你给我时间!”林啸看着周清雪的眼睛道。

保密文件库里的文件他不能动,但他可以从周家入手,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件事情,周家一定会留下证据!

周清雪原本压根不信,但看到林啸那坚定执着的眼神,她动摇了……

这眼神,比五年前的林啸更加自信。

这时,周清雪的父母听到动静出来了。

李香莲一看到林啸,二话不说抓住就是劈头盖脸一顿打,“你还有脸回来!你这个废物!还把江少气住院,把婚礼搅黄了!你存心不想我们家好是吧?你个负心汉!看我不打死你!”

林啸装作很痛的样子,“妈,我知错了。”

最后还是周建拦住了她,严肃地说道,“差不多得了,人回来就好。”

然后古板地拍了拍林啸的肩膀,看着他的眼神,点了点头。

林啸也点了点头,一切尽在不言中。

周建是江州市税务府的一个小科长,这个科长,他当了十年之久。

因为他不懂得“变通”。

据林啸所知,他这个岳父进体制内从来没有收过礼,更没有收过一分钱,为人极其正直和清廉。

他们家受到周振国和其他人这般针对,也有周建从不听周振国的“要求”办事导致的。

也因为这事,没少挨李香莲的骂。

但林啸却和周建合的很来。

也许,这就是物以类聚吧。

林啸又将刚刚和周清雪说的事情复述了一遍。

李香莲和周清雪一样,根本就不信,指着二人骂,“你还护着他?我们这家都让他害成什么样了,一回来就惹这么大祸,你让开!我打死他!”

周建却分毫不让,只是闷闷地说道,“我相信林啸,他有他的理由。”

“你!”

林啸急忙道:“妈,这五年是我对不起你们,我会用一辈子来偿还你们,让你们过上好日子的。”

李香莲根本不听,愤然骂道,“你拿什么东西来偿还我们?一个退伍老兵,要钱没钱,要能力没能力,不是废物是什么!”

“想偿还我们,好啊!离婚!立马和清雪离婚!别拖累我们就是报答我们了!”

林啸坚决地摇头道:“我不会和清雪离婚的,她是我最爱的女人,我会让她幸福的!”

周清雪眼神微动,李香莲却吐了口唾沫,“我呸!你也配?我告诉你……”

“妈,”周清雪打断了她的话,随意瞟了林啸一眼道:“我不会离婚的,我和他是奶奶撮合的,是奶奶的夙愿,我不会违背的。”

“另外,反正我也不会让他动我,挂个名,当个挡箭牌吧。”

林啸苦笑了一声,当个挡箭牌……

看来周清雪对他的怨念真的很深。

李香莲还想说什么,周清雪的手机突然响了,周清雪一看是周振国来电,表情微变,接通了电话,准备挨骂,结果周振国说让林啸接电话。

周清雪看了林啸一眼,抿嘴道:“爷爷,有什么事就和我说吧。”

“我让你把电话给林啸!!”周振国怒吼。

周清雪只得把电话给林啸。

“喂?”林啸轻松地接过电话。

“林啸!你个王八蛋!我周家的气运都让你毁了!”周振国没忍住,直接破口大骂。

尽管江铭没什么大碍,很快清醒,但江铭客气的态度让周振国很担忧。

故意客气,就是要故意疏远你的意思啊!

最重要的是,对结婚的事情直接闭口不谈了!

林啸轻笑了一声,也不说话。

“你还有脸笑?行!我先不跟你计较,我告诉你,明天我宴请了江少,我要你过来好好跟他道歉,亡羊补牢!听到没有!?”听到林啸的笑声,周振国简直要气炸了。

不料林啸却冷笑道:“如果我不呢?”

“林啸,你别忘了你什么身份!”

林啸声音一寒,“顶替周森上战场这事,我会找到证据的。”

周振国一听这话,沉默了一下,随即沉下声音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参军只有本人同意才能去,你不会不知道吧?”

接着又极其嚣张地说道,“五年前的征丁,只有你这种贱民,一无是处的废物才会被召去,我周家男儿不比高贵几十倍?怎么可能和你一样呢?”

“还有,明天清雪也要来,她也得道歉,不能漏了,你们要是敢不来,后果很严重!”

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怎么样?爷爷!那个废物怎么说!”周森急忙问道。

周振国嗤笑一声,“他敢不来吗?”

接着话锋一转,“林啸说会找到五年前的证据。”

周森一愣,会意,“我去拿!”

周森从书房将“死士协议”拿了出来给周振国道:“爷爷,要不直接烧了吧?免得夜长梦多。”

周振国怒瞪他一眼,“你疯了?这可是机密文件,烧了那是犯了大罪!”

“那怎么办?”周森挠了挠头道。

“不是说都调查清楚了,他林啸只是一个底层小兵吗?”周振国问道。

“是,还是炊事班的。”周森不怀好意地笑笑。

“如此,就算给他拿到这东西了又能怎么样呢?一个废物,五年前是废物,如今还是废物!”周振国不屑地说道。

周森也放下心来,他生怕林啸报复他呢!

接着又担忧道:“明天要是江少不原谅他们,悔婚了该怎么办?

周振国冷哼道:“那就让他们离婚,没有江少,还有李少,王少!”

“这个可恶的废物,居然还活着,偏偏还这个时候回来!”

周森也是自信地说道,“清雪放不下奶奶给她的房子,绝对不敢违抗爷爷的命令!”

周振国摸了摸胡子,一副掌控全局的模样,“好了,下去吧。晚了,该歇息了。”

周森退去。

第二天,周清雪出发之前却犹豫了。

“林啸,要不你还是别去了。我自己去就行了。”周清雪眉头微皱。

她了解周振国的脾气,这迁怒下来,林啸凶多吉少。

林啸却皱眉道,“不行,我得和你一起去。”

周清雪没好气地说道,“不怕死你就去!”

“放心啦,没事的,我都已经安排好了,我不可能让你一个人去的!”林啸深情地说道。

周清雪冷冷道:“说大话谁不会。”

周清雪有些失望,林啸现在难道只会花言巧语了嘛?

不做些脚踏实地的事,净说些不着边际的话。

就凭他,还能做什么安排?

但林啸确实安排了。

林啸没有解释,到时候就知道了。

两人一到周家宅院,立马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林啸昨天的所作所为简直轰动了整个江州。

想到待会儿林啸会跪在江铭面前道歉,周森就忍不住上前嘲讽。

同时心中庆幸五年前周振国把他的名字改为了林啸的。

否则,别说从前线回来了,他也许早就变成一抔黄土了。

“清雪,五年前爷爷就不同意你嫁给这个废物,现在,知道后悔了吧!”

“一个背信弃义的渣男,真不知道你看上他哪里,和江少比,更是一文不值!”

周清雪表情淡漠,“我和谁结婚不关你事。”

周森阴笑两声,“怎么不关我事?你和林啸是奶奶撮合的,奶奶走的时候,你的宝贝老公居然不在?可笑吗?”

周清雪脸色一沉,指尖陷进肉里,这件事是她内心深处最痛苦的事情!

听到这话,林啸闪电般的速度出手,一巴掌将周森抽翻在地。

“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

众人哗然,周清雪都愣了一下……

周森目眦欲裂,脸肿了大半,想奋起还手,却没有那个勇气。

他被林啸的杀气吓到了。

他不怀疑,若他再说一个字,林啸会杀了他!

但周围人鄙视的眼神让周森感到屈辱极了!

连林啸这种废物都能打得他不敢还手?

他周森又算什么东西!

幸亏周振国及时救场,让人将周森扶起来,大骂道,“林啸!你别太过分了!周森哪里说错了?敢做不敢当吗?你是野蛮人吗?仗着有一身蛮力就可以胡作非为了是不是?就你这种人,怎么配得上我周家?”

林啸却不顾,冷笑道:“我不配,他江铭就配了?”

周振国表情有些癫狂,疯狂大笑,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蔑视道:“如果江少是天上的星辰,你就是地上的尘埃。就如同人家是少帅,而你,只是一个炊事班的小兵一样!你们的差距如同天堑,无法跨越!懂吗?”

“清雪艳绝天下,英雄配美人,江少和她才是天生一对,郎才女貌,你连江少的尾巴都瞧不见!”

周振国说着,脸上出现了陶醉的表情。

搭上了江家,意味着他周家兴盛,意味着他的权力将来到一个新的高峰!

权力的味道,多么美味。

众人纷纷称是,所有周家人都被周振国带进去了,仿佛已经能够看到和江家联姻后带给他们的各种利益了。

林啸则是好笑地看着他们,一群跳梁小丑。

到底谁是萤烛之火,谁是皓月光辉?

周振国所崇拜的江铭,在他面前连条狗都不是。

林啸正准备打破这些人的幻想,周清雪先出声了,周清雪厌恶地说道,“我不喜欢江铭,我不会和他结婚的!”

周振国从幻想中醒来,睁开眼睛,对周清雪的话浑不在意,淡淡道:“这事再说,待会儿江少来了,你们俩先给我好好道歉,态度放端正,让江少原谅你们!”

取得江铭的原谅才是重中之重,至于结不结婚,周清雪说了不算!

周清雪不再说话,道歉她是可以接受的,让江铭这种身份的人发生那样的事情,都被气晕了,的确过意不去。

但林啸不愿意了,“我要是不道歉呢?”

“什么?”周振国嘴角一抽,瞪着林啸,这废物怎么这么多事?

“我不是来道歉的,是等着江铭跟我道歉的。”林啸面无表情的说道。

“胡闹!我看你是疯了!”周振国怒不可遏。

眼看和江铭约定的时间就要到,周振国不想再浪费时间骂这个脑子有问题的废物了。

直接朝着周清雪吼道,“不道歉我就把你奶奶留给你的房子收回!”

周清雪脸色发白,冲着林啸喊道,“林啸!你不和江铭道歉我就跟你离婚!!”

周振国一声冷笑,治不了林啸,他还治不了周清雪吗?

林啸沉默不言,他终于知道周清雪为什么要听从周振国的摆布了。

就是因为奶奶留下的房子。

林啸对周清雪的奶奶同样敬重。

是她将自己从孤儿院带出来,让他上学,教他知识,甚至撮合他和周清雪的婚姻。

周清雪如此看重,甚至不惜和自己离婚。

林啸是可以理解的。

林啸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知道了就好办了。

别说房子了,就是周氏,周清雪想要也轻松给她买下啊!

钱对林啸而言,只是一串数字。

周清雪看到林啸还在笑,以为他不在意,生气地还想骂,门口却传来一阵骚动。

“江少来了!!”

狂神战婿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