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子血朱砂痣
  • 蚊子血朱砂痣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焦糖
  • 更新:2022-04-02 09:31: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疼不疼
点击阅读
如果一个人已知自己余下的时日不多,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是绝望?还是淡然?宁知属于后者,只是内心有一些不甘,她是当红影星,拥有无数粉丝,同时也拥有一段令人羡慕的婚姻。只不过这场婚姻幸福与否,只有她自己一人知晓,就算是她血癌晚期的病情被公之于众,可能丈夫也不会关心,因为他的心里自始至终就没有她的存在。也罢,不如就顺其自然……

《蚊子血朱砂痣》精彩片段

医院的地下停车场。

宋至欢卸掉只露出眼睛的全副武装,突然,一口冷风冲进她的鼻腔。

“咳咳”她剧烈咳嗽起来,喉咙里猛然涌上一股腥甜,一口暗红的血便吐了出来,脏了手中的化验单。

宋至欢愣了一下,愣愣地抽出纸巾擦拭,可擦着擦着,大颗大颗的眼泪便涌了出来。

那化验单上,写着血癌晚期几个大字。

像是在宣告,她已经没有几个月可活了。

这一刻,她突然很想顾临琅,很想他能陪在身边,让她靠靠肩膀。

可宋至欢足足打了数个电话,对方才接通。

她心中一喜,电话那边却传来对方不耐烦的声音:“宋至欢,你有病吧?我正忙着呢,有事快说!”

宋至欢咽下苦涩,小声说:“老公,我病了……”

“如果这又是逼我回家的手段,我劝你消停一点!”声音顿了一下,又不耐烦说:“我今天晚上有事,别再打电话来烦我。”

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嘟嘟”声,宋至欢捧着手机哭得泣不成声。

哽咽着对早已挂断的电话说道:“今天是我们结婚七年的纪念日啊,顾临琅,你真的要这么绝情吗?”

当年她轻声咳一声,他都会紧张得不得了。

而到如今,怕是她死了才可能得到他的一分关注了吧……

她和顾临琅,也曾金童玉女,被誉为娱乐圈的模范夫妻。

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顾临琅回家越来越晚。

从刚开始的借口到最后干脆不解释,一次又一次带着满身的其他女人香水味回来。

可是为了守住二十几年来唯一得到的温暖,她只能只能装作不知道。

她害怕一旦挑明,就连守在他身边的机会都没有了。

宋至欢拭去泪水,好像又变成了那个坚强的一线女星。

她开车准备去VR品牌门店取戒指。

当年结婚的时候,顾临琅曾说:“以后我们每年的结婚纪念日都定一款当年最流行的钻戒,见证我们爱情的长长久久。”

为此,顾临琅和她还成了VR品牌方的首席代言人。

如今想想,只觉讽刺。

到了店门口,宋至欢深吸一口气,正准备下车,视线就在不远处相拥而来的男女身上顿住。

她的手指深深陷入了肉里,

即便两人乔装打扮过,可宋至欢怎么可能认不出她的枕边人?

这就是他说的忙?

宋至欢心痛得仿佛在滴血。

睁睁瞧着两人上车离开,她却没有追上去。

就算是追上去又能说什么呢?

事情闹大了还会坏了他的名声,她终归是舍不得的。

宋至欢独自去了店里,却被告知戒指已经被顾临琅取走了。

她心中一软,他还记得今天是结婚纪念日。

宋至欢期待地回到家中,特地打扮了一番。

她坐在沙发上等着顾临琅,可那扇门却一直没有动静。

凌晨五点,终于,顾临琅回来了。

他打开灯,被沙发上直勾勾望着他宋至欢吓了一跳。

怒说:“你不开灯在这装神弄鬼做什么,吃饱了撑的!”

明明是他做错了事,可他却依旧理直气壮。

宋至欢盯着他衣领上的唇印,瞬间气血上涌,她努力咽下喉咙里恶心的腥甜,问,“戒指呢?”

头顶上方的灯很刺眼,可顾临琅眼里的不耐却更刺眼。

他嗤笑一声说:“什么戒指,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累了。”

他扔下宋至欢,朝卧室走去。

宋至欢的心好似被狠狠刺了一刀,瞬间眼泪模糊。

原来他早就不记得今天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也早就忘了他给她的承诺……

宋至欢眼神空洞盯着卧室门口,许久,才拖着早已冰凉的身体跟进卧室。

暖黄的灯光下顾临琅完美的五官更加精致。

他眼睛闭着,宋至欢轻触他的眼窝,他没有反应,竟是已经睡着了。

这双桃花眼睁开看着她时,总会让人以为深情款款,好像你就是他的全世界。

她从背后抱着他,蹭了蹭他的胸膛轻声说着:“老公,我很想你。”

她平常没有这么娇气,可一想到自己没有几个月可活,想到别的女人会代替她成为顾太太,她的心就一抽抽的痛。

顾临琅闭着眼睛转过身搂住她,嘟哝:“珊珊,别闹。”

宋至欢的背脊瞬间僵住了,心一瞬间就风化碎了。

恶心的感觉在胃里翻涌,她死命咬住唇,咽下嘴里的血腥,装作什么都没听见,继续依偎在他的怀里睡去。

宋至欢第二天上午醒来,床上只有她一个人。

看了看行程备忘录,才发现今天是VR新品发布会,她作为代言人必须要出席。

顾临琅也是代言人,他为什么不叫醒自己?

带着疑惑,宋至欢匆匆赶往发布会现场。

可赶到后台却被告知,女款的代言人已经上场了!

宋至欢惊愕无比,她的代言被抢了,她竟然还被蒙在了鼓里!

她立即拨打顾临琅的电话,可只通了一声就被掐断,经纪人、助理都打不通!似乎这一瞬间,她便被全世界抛弃了。

可这个代言是她和顾临琅爱情的凭证,怎么能说换就换!

她气的往前台冲去,却被工作人阻挠说:“宋小姐,请你不要无理取闹,女款的代言人可是你丈夫顾先生亲自换掉的。”

宋至欢瞬间呆住,再也没了挣扎的力气,她的眼神放空,空茫的让人揪心。

她想不明白,顾临琅昨晚明明回去了,他为什么不和自己说换代言的事?

这个代言在他眼里就那么无足轻重吗?

就像她这个人,腻了,就从朱砂痣变成了蚊子血。

她望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她明明依旧精致美艳,可他为什么就不喜欢了呢?

宋至欢在后台等着,见到顾临琅进来,她冲上前去,质问:“你为什么换掉我的代言?!”

活落,她才发现,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清纯漂亮的女人,女人挑衅一笑,挽上了顾临琅的手臂。

顾临琅没有推开,反而一脸冷漠望着宋至欢,凉薄说:“这代言是我给你的,我想给谁就给谁,你有什么资格不满?”

轻嗤一声,又说:“宋至欢,我能捧你上去也能拉你下来,你最好听话点。”

宋至欢踉跄一步,心口一阵翻涌,只觉得眼前人陌生的令人发指。

她仔细的望着顾临琅,企图找寻她爱的那个男人的痕迹,可却被他眼里的厌恶再一次割裂,连呼吸的力气都难以维持。

他把他们这么多年的感情当作了什么?又把自己当做什么?

是了,她原本就是个十八线小演员,若是没有他给的机会,她不能有今天……

“没事的话赶紧让开,我还有事要忙!”顾临琅抿嘴皱眉,宋至欢的眼神让他止不住的烦躁。

宋至欢说不出话来,顾临琅没再看她一眼,擦身便走了。

夜里,她睁开眼。

顾临琅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正躺在她身边。

他的手机屏幕一闪一闪的。

宋至欢拿过手机一看,备注是“亲爱的珊珊”,心一紧。

她艰难呼吸着,捏住手机,有这么一刻恨不得直接用手机把他砸醒。

可她到底还是忍了下来。

宋至欢接了电话,那边传来甜腻的撒娇:“临琅,我好想你,你过来陪我好吗?”

宋至欢接了电话,那边传来甜腻的撒娇:“临琅,我好想你,你过来陪我好吗?”

----------------------------

“我老公已经睡着了,不要再打扰他。”冷漠说完,她便挂了电话。

宋至欢并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什么,本来她才是顾太太!

宋至欢这一觉睡的昏昏沉沉,连顾临琅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她不知道自己发起了高烧,只感觉自己像是被分成两半,一半在烈火中中烤着,一半在冰窟中冻着。

突然,“嘭”的一声。

房门猛地被暴力踢开,巨大的声响惊地宋至欢清醒了几分。

可下一刻,她却被人一把拖下了床。

“宋至欢,你就这么狠毒?”拽住她的手大力收紧。

顾临琅逼迫她抬头,语调寒冷刺骨。

宋至欢呼吸困难,大脑一片混沌,她从未被她这样对待过:“临琅,你……怎么了?”

好端端的,他为什么这样?

见她一副茫然的模样,顾临琅眼底的凶狠更加浓烈,宋至欢浑身一冷。

接着便被他毫不留情拖出去,眼见就要被拖出大门。

他们这样子出去,说不定下一秒就是他家暴的头条。

他到底是在气什么,竟然已经到了连名声都不顾的地步?

宋至欢忍着疼,颤音劝到:“临琅,你冷静一点,先放开,我好痛……”

可顾临琅却捏住她的下颚,冰冷说:“你也知道疼,可你有没有想过珊珊又多痛?”

他力道十足,像是恨不得把她的下巴捏碎。

可她却实在不明白他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临琅,你能不能把话说的清楚一点?”

“还装?宋至欢,你的演技可越来越精湛了——”

顾临琅的眼神猛然暴戾,咬牙切齿说:“珊珊昨天晚上被私生饭挟持,差点就死了!她给我打的救命的电话却被你挂了!她被你害的住了院!”

什么?

宋至欢震惊极了,那个女人昨晚明明是故意打的骚扰电话!

她瞬间明白过来,这是那个女人的示威和报复!

她抓住他的衣袖解释:“她没有向我求救,她当时只说让你去陪她!”

顾临琅冷笑:“宋至欢,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装,珊珊昨晚分明和你求救了,你不但不管竟然还瞒下此事,宋至欢,你的心已经被这圈子染得黑透了!”

他眼里的厌恶那么明显,怕是自己说什么他都不会信了吧……

7年感情,抵不过一夜新欢,宋至欢被狠狠刺地一痛。

她只能垂下眼眸,忍疼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会这样。”

顾临琅一把甩开她,拂了拂衣袖冷漠说:“宋至欢,像你这种女人,已经不配做顾太太,我们离婚!”

宋至欢跌倒在地,听得离婚二字,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可浑身的疼痛提醒着她,他的厌弃那么真实!

宋至欢爬过去,抱住他的腿恳求:“临琅,不要离婚……”

被顾临琅冷漠踢开之后,她又抱住转身要走的他,哭求:“临琅,我得了血癌,已经没有几个月可以活了,我不会纠缠你太久的,你可不可以等我死了之后再找别人……”

害怕他又不相信,她又匆忙把血癌检验报告单翻出来,一脸紧张的递到他的面前,

乞求用死亡来挽留住这个男人。

“临琅,你看,我真的没有骗你。”

顾临琅侧头盯着染了半纸血的报告单,眼眸深幽,神色难辨。

蚊子血朱砂痣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