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之娇宠农门小军媳
点击阅读
上一世的秦瑜,自从嫁给周景川之后,每天都作天作地,最终不但作死了自己,还伤害了某人的一颗心。重生后,秦瑜回到了八零年代,刚嫁给周景川的时候。世人眼中的某人,就是一个恶霸,根本就配不上身为美娇娘的她。某一天,当他穿着英姿飒爽的军官归来后,全村的小少妇都暴动了。为什么那个女人,可以这么好命,嫁给根正苗红的军官。

《八零之娇宠农门小军媳》精彩片段

秦瑜迷迷糊糊的醒来,只觉着脑袋更痛了。不对啊,她不是被车撞死了吗?

死的时候,她还依稀看到了周景川抱着她哭,那带有痛苦的眼神,让她自责悔恨。

想到自己悲惨的一生,秦瑜不自觉的流了悔恨的泪。

她对不起周景川……

“都醒了,就赶紧起来,这个事儿你得听我们的,你爸妈都不在,我们也养你五六年了,该是你报恩的时候了。不就是让你嫁人,你还委屈上了,你有啥委屈的。

我可跟你说啊,周家在先前,那也是响当当的门户,只不过现在是败落了,看着是穷了点,可家里还是有钱的……”

说话的是个女人,叫周晓梅。

熟悉的嗓音,熟悉的故事情节,猛然间让秦瑜清醒过来了,她立刻坐了起来,打量着周围。

乡下的土坯房子,八十年代的老房子,低矮光线不好,她瞧不出现在具体的时间。

但可以确定,自己回到了少年的时候……

今年,好像是她十八岁……生日还没到呢。

因为父母都不在,她寄人篱下呆在乡下姨母的家里,过着一日三餐吃不饱的日子。

亲姨母姨夫,苛刻对待她不说,还剥夺了她上学的机会。

周晓梅她的姨母,是个性子软弱的乡下传统女人。

因为当年她从城里来到乡下插队,在乡下跟这个男人结婚,后来生了孩子,错过了回城的机会。

她可以说是最先的一批插队到乡下的女青年了。

但命运着实不公,她为了孩子,留在了乡下。

倒是秦瑜的母亲,因为有高中文凭,后来考了大学,之后,去了研究所工作,一路走着,日子过的不错。

可后来……

父母突然离婚,对她特别好的爸爸妈妈,突然就都不要她了。

秦瑜想到前世,自己到死,都不知道,她母亲是真死了,还是跟父亲离婚后,不要她了?

在她满世界找母亲的时候,亲生母亲一直没出现过。

想到前尘往事,秦瑜没忍住,抱着干硬有点发潮的被子,哭了起来。

周晓梅性子软,心肠不坏,在看到秦瑜痛哭的时候,也跟着摸泪。

“小瑜,不是大姨逼你要嫁给周景川,是你大姨夫赌博,跟人赌输了,把你赌给了周景川。你春晓妹妹才十岁,你就那么一个表妹,咱家没人了。小瑜啊,你就当是救救你大姨一家,也算是还了大姨养你这么多年的恩情了。”

周景川,周景川……

上辈子她就是被大姨夫赌输,输给了周景川。

她那个时候觉着自己还小,长的又不赖,却去嫁给一个年龄比她大十岁的老男人,心里愤懑,暗骂命运的不公平。

上一世,她也反抗了,最终还是被大姨夫强逼送到周景川家去的。

她因为心里的愤怒,一直到死,都恨周景川。

可那个男人,除了抛开自己是被他赌博赢来的,别的,一点毛病都没有。

对她好,很不得将她给宠到天上去。

可她是被猪油迷了眼,就是瞧不见周景川对自己的好,使劲的作,作死了自己……

这辈子她不想折腾了,她想好好的活着,好好的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周景川……她嫁。

可不能再跟前世那样,不明不白的被送到周家去。

哭的痛快的了秦瑜,扬起头,一张明媚的小脸,因为刚才哭的厉害,圆大的眸子带着几分惹人爱怜。

周晓梅看到了后,心里不得不赞叹,她小妹真的是生了个极为漂亮的女儿。

可惜,秦瑜长的是漂亮精致,但她姓秦啊,小妹能忍那么久,得到自己想要的机会,咋能还会留下啊。

就是可怜了秦瑜啊。

现在乡下的姑娘,都是年纪轻轻就结婚嫁人。

她现在帮秦瑜找了个人家,以后,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秦瑜望着周晓梅,却看向在门口站着的男人,张志。

“大姨,大姨夫,我答应你们,嫁给周景川,但不能说我是被赌输、输过去的,我要名正言顺,堂堂正正的嫁过去,他周家得待客、做酒席,要让前村后村的人都知道,我秦瑜,是嫁过去的……”

……

周家!

周家若是往前推二十年,那也算的上比较有钱的门户,可后来遇到事儿了,周家老太爷惨死,周家没落。

现在周家就剩下周景川光杆司令一枚。

周景川正在院子磨镰刀,破烂的栅栏门外站了一个婆子。

那婆子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媒婆,姓王,人都喊他一声王婆子。

王婆推开木门,直接走了进来,冲着磨刀的周景川。

直接喊道,“川子我是来给你说亲的……”

“不说,老子有稀罕的人,犯不着你来给我说亲。”

“瞧你,果然人说你是个恶霸,你还不承认。啥女子不都是要正经说媒才跟你过日子。是老张家的那个表姑娘,叫什么小瑜的。”

“秦瑜?”

听到这两个字,周景川立刻丢下磨刀石,蹭的一下起了身,来了精神。

“张家让你来说媒的?”

不对劲,那个小丫头脾气那么倔,正经说媒,她那里看的上自己。

周景川还是有几分自知之明的。

王婆道,“不是张家的意思,我听那话里话外的,是那个小瑜的意思,让你正儿八经,明媒正娶的将她给娶回来。”

格老子的,那小丫头,啥时候愿意嫁给他了?

周景川一听顿时高兴了起来,摸了下裤兜,从里面掏出了五块钱,直接塞给了王婆。

“你去,去给秦瑜说,娶,我周景川该给她准备的东西,都给,啥都不差。”

瞧着王婆要走,周景川想起前几天他出远门,从外面带来的一些糕点。

赶紧回屋,一网兜子还没拆开的糕点,直接交给了王婆。

“这个糕点拿着给秦瑜吃,小姑娘家家的,就爱吃这个。王婆,这个事儿要是成了,我鱼肉肘子的,啥也不亏你的。”

呦呵,这周景川好大的手笔啊。

王婆提着东西,笑着看周景川。

“我说川子,你是不是早就预谋盯上人家小瑜了?小瑜在咱这十里八村的,可是个紧俏的好姑娘。”

周景川就是笑,也不多解释。

王婆摸着那五块钱,已经高兴的不行了。她家男人出去外面做事,修河道帮人家搬石头,八天才挣了七块钱呢。

这五块钱,可真不少了。

王婆想要周景川给她的那鱼跟酱肘子,她可得将这个婚事给撮合成了。

对于手里提着的糕点,她是馋嘴,可不敢吃,要是因为吃了这些糕点,耽搁了事情,回头不划算。

等王婆将糕点送到张家的时候,秦瑜已经起来了。

张家有四个孩子,前头三个都是男娃。

老大出去当兵了,常年不回来;老二在外面读书,已经上到初三了,住宿,也不经常回来。

老三学习不好,脑子有点呆愣愣的,说是小时候发烧,没治好,脑子被烧糊涂了,就在家里闲着,农忙的时候,干点活儿,平时就是在家闲着。

老四春晓跟老三建成是一对龙凤胎,今年刚十岁,还在上小学。

这会儿,俩人一个在门槛下坐着,手里抓着个小棍子,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春晓则是搬着个凳子,坐在地上写字,那铅笔头用的都快没了,还在写。

张家穷啊,张志好赌,不赌博就是出去吃喝,家里没半点钱。可周晓梅是个上过学的人,她自己认命了,可不想让孩子认命,就一直供着让春晓这个唯一的女儿上学。

但要说自私,周晓梅也是,别说没钱,就是有钱,也不会让秦瑜去上学。秦瑜不上学,在家里可以帮她做事,不然的话,她不但要养着秦瑜,还要供她上学,那张志得每天都打她。

这些人情世故上的事儿,前世秦瑜不知道,可这一生,她看的透彻。

对于周晓梅她没太多的心思,周晓梅再不好,可在她没人收养的时候,她收养了自己,这点恩情她记着。但自己是被张家给半卖嫁出去的,这个心结她也记在心里呢,解不开的疙瘩。

因为自己没爸妈在,身边也没个亲人,唯一的长辈就是周晓梅了。

她秦瑜这辈子,就要体面光彩的出嫁,必须有人送自己出门。

她在嫁给周景川前,跟张家打好关系,还是很有必要的。

因为秦瑜说了,要体面的嫁给周景川,周晓梅便去找了村子里的媒婆来。现在媒婆来了,周晓梅瞧见,也跟着走了出来,忙着先上前问。

“王婆,这事儿,周家咋说的?”

因为是丈夫赌博输了,这事儿不光彩,周晓梅也怕周景川心生嫌弃,心里忐忑着呢,现在瞧见王婆来,赶紧问了问。

王婆掂了下手里的糕点,笑的牙龈都露了出来。

“你可擎等着瞧好吧,人家川子对你家小瑜啊,可上心了。他说了,条件让小瑜提,想要啥都给,这个糕点还是川子让我拿来给小瑜吃的。

照我说啊,川子人真不错,除了人年龄大了点,可年龄大的男人,不是会疼人嘛。”

这个时候周晓梅借了一步,靠近王婆。

低声问道,“王婆啊,你照实话跟我说,那周景川,是不是身上有点啥别的毛病啊?为啥家里看着也不穷,一直到现在都没娶了媳妇。”

这个事儿啊,王婆还真是知道一点,但她不能说,也不敢说,怕说了这个事儿,秦瑜再不嫁给周景川了。

八零之娇宠农门小军媳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