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宣城最顶级的酒店套房里。

虞晚棠一袭艳丽红裙,长腿细腰,棕褐色的波浪长发掺着汗水,鬓发尽湿,贴着脸颊悬悬坠落。

男人食髓知味的不满,扼着她的手臂,险些让她窒息。

饶是如此,得了空,虞晚棠还是回头圈住他的脖子,一汪眸光水润清澈,依旧不肯讨饶。

“我还以为秦总这次回来报复,是用钱砸我呢,你这招我早就见过了。”

五年前她就领教过了。

只是现在似乎精进不少。

不知道这些年都在哪实践了。

秦御笙黑沉沉的眼眸淬冰似的冷,抬手掐着她的下巴,“那给你多少钱,你才和那个男人分手?”

男人低沉的嗓音嘶哑低沉,像条狼似的钳着她脖颈,却偏偏让人沉沦于此。

虞晚棠知道他不是开玩笑,没再应声。

现在的秦御笙和从前不同,随手消费,就是洛之烨的全部家当。

而他要自己分手,也只是报复和占有欲作祟,没有其他理由。

虞晚棠不作声,男人眸色愈冷,似要将过去的五年欠下的债全部讨回来。

房门突然被人敲响。

“御笙,老同学都到了,您老就赏个脸出来见见呗。”

洛之烨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惊鼓般敲在虞晚棠心上,吓得她顿时噤声全身琴弦般紧绷。

门外那个,就是她交往了五年的男朋友。

虞晚棠这一紧张,险些让秦御笙丢了魂儿。

他俯身不轻不重的在她耳上圆珠啄了一口,沉沉道。

“你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也这么放肆吗?”

说着,秦御笙邪笑使坏,虞晚棠实在没忍住,出声了。

女人的娇娇柔柔的声音一响,门外的洛之烨立马会意。

“是我没眼力见了,秦总难得有兴致,我就不打扰了。”

洛之烨走后,虞晚棠才放松,心里却也不慌。

虽然交往了五年,但她和洛之烨没上过床,他应该也听不出这是自己的声音。

恍神的功夫,秦御笙覆身而上,在柔软的人儿身上轻拍了一把。

“在我的床上,还有心思对洛之烨心怀愧疚?”

虞晚棠心里忍不住直对秦御笙骂娘。

今天大学同学聚会,两人五年没见,刚才只是在卫生间见了一面。

她明明是被秦御笙拽进来的。

但秦御笙没给她求饶的机会,折磨得虞晚棠要死要活。

到最后,秦御笙扣子一系,依旧衣冠楚楚。

反倒是虞晚棠,发丝乱了,衣服皱了,脸也红了。

事后,秦御笙从钱夹里数出一摞钱。

“五千七,一分不少。”

他把钱扔在床上,用眼神低篾的嘲讽了虞晚棠一遍。

虞晚棠一愣,心里发酸,可还是笑着将钱一张张捡起来。

“五千七,这是我五年前的价格,现在可不止。”

虞晚棠也没想到,秦御笙的生意都做这么大了,居然还能清楚记得五年前这个数字。

谁都想不到,如今鼎鼎大名的秦总,当年就因为五千多块钱被人甩了。

秦御笙甩下一句,“下次再补”。

说完转头出门。

虞晚棠收好钱,心里坠得发酸。

完了,还得有下次。

她迅速进浴室洗澡,冲掉了属于秦御笙的味道,又让客房服务熨好裙子上的褶皱,遮好脖子上的红痕,这才又出门。

楼下同学聚会热闹非凡,作为全场身价最高,生意遍布天下的秦御笙,自然坐在众星拱月的中心位置。

见虞晚棠进来,原本热闹的厅堂突然安静了一瞬。



》》》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