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谁让你穿成这副样子的?”

姜司尘棱角分明的脸上,带着一丝鄙夷和嫌恶,恨不得立马把商婠身上的每一寸骨头都捏碎。

这个心如蛇蝎的女人,不但害死了他最心爱的女人,还天天耍各种心机想要爬上他的床。

但凡这个女人有一丝悔意和愧疚,他都不会如此厌恶她。

商婠双手用力地抓着裙角,直视着姜司尘的眼睛,并不回答。

结婚两周年纪念日,她就这样被自己的丈夫逼到墙脚,掐着脖子,几近窒息。

商婠的脸因缺氧而变得通红,意识和视线也逐渐模糊。

她努力睁大眼睛,哪怕这个男人在此刻要了她的命,她也想要把他的脸刻在心底。

即使是怒不可遏的脸,在她的眼中仍更甚十里春风。

这两年,她费劲心思想走进他的心里,想成为他心中的白月光,可不管她怎么努力,怎么拼命,她都斗不过墙上的一张黑白照片。

他于她,永远都是六月飞霜。

把自己化妆成身后黑白照片里的女人的模样,也仅仅是她奢望自己在结婚纪念日这一天,可以得到他的正眼一看,哪怕只是她的替身,影子都好。

见到商婠如此,姜司尘有些怒不可遏。

“少爷,不能再掐了,少夫人会死的。”

张管家赶紧开口。

姜司尘回头看了张管家一眼,随即,松开了商婠的脖子,推着轮椅往后退了几步。

没有了支撑,商婠瘫坐在地上用力咳嗽着,即使被姜司尘如此对待,她也并不生气,对这一切习以为常。

“阿尘,你不要生气,今天,我只想跟你一起吃个晚餐,这些都是我亲手做的,是你跟心雅姐姐最爱吃的。”

姜司尘嫌恶地推着轮椅到餐桌前,一手掀翻了那一桌子菜。

“你不配。”

随即,他便离开餐厅,去往书房。

商婠看着男人的背影,蹲下来去收拾地上的碎片,窗外的电闪雷鸣,跟她此刻的情况相互映衬。

“少夫人,你明知道少爷不喜欢你动心雅小姐的东西,这又是何苦呢?”

张管家心疼地看着商婠,他知道,所有的错,都不在她身上。

只是那个男人,失去了双腿,失去了心爱的女人,把所有的气都撒在她的身上了。

“又是一个暴雨天呢。”

商婠苦笑一声,不知为何,她跟姜司尘稍微有些意义的日子,永远都是电闪雷鸣,倾盆大雨。

不等她收拾完地上的狼藉,姜司尘拿着一纸离婚协议书出来,丢在她的面前。

一起掉落下来的,还有一张支票。

“天亮之前,滚出这里。想要多少,自己填。”

商婠看着地上的离婚协议书和支票,协议书上姜司尘的签名,眼神微微有些变了。

这份离婚协议书,在他们结婚那天姜司尘就签了,是她一直拖着不肯签。

“阿尘,你的脚该针灸了,这是最后一次了,你很快就可以站起来了,跟以前一样。”

商婠无视姜司尘的话,直接越过那份离婚协议书,走到他的面前,熟练地拿出针,准备往姜司尘身上扎,却被他无情地拍落在地上。

商婠赶紧蹲下去,捡地上的针。

她知道的,自从五年前,他的脚站不起来,他的脾气就不好,尤其是做针灸的时候。

但是木心雅在,只要她一句“乖”,他就会任由她摆布。

可两年前,木心雅不在了,她给他做针灸,很费劲,大部分的时候,都是扎在自己的身上。

“阿尘,你相信我,再施一次针,你就能站起来了。”

“相信你,我连她最后一眼都没有看到。”

姜司尘指着墙上的黑白照片,一抹狠戾出现在他的眼睛里。

“这次不会了,你若不能站起来,我把自己双腿砍了,陪你。”

商婠有些着急,不知为何,今天一睡醒,她就心神不宁,她怕自己没有机会亲眼看到他站起来。

“我宁愿永远,站不起来。”

姜司尘的话,每一个字,都狠狠地扣在她的心上。

不等她做出反应,一个温柔的声音从商婠身后响起。

“司尘哥哥。”

回过头,她看到一张苍白到没有一丝血色,带着病态的娇弱感的脸。

那一瞬间,她以为木心雅回来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们在谈事情,外面在打雷,我害怕……”

声音越来越弱,到最后,几乎都听不到了。

姜司尘推着轮椅到女孩的面前,温柔地把她揽在怀里,“宛聆,是我疏忽了,我送你回房。”

那样的温柔,那样的疼惜。

这一次,她没有办法继续假装聋子瞎子,脸上的表情逐渐僵硬,如同一张诡异的面具一般。



》》》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