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求求你!救救我爸爸......”

孟希的脸被压在ICU病房外的大玻璃上,看着里面病床上呼吸困难的老人,决堤的眼泪模糊了视线,顺着玻璃蜿蜒流下。

她双手趴在玻璃上,艰难地回头,满眼哀求地看向一脸冷沉的男人,“胜寒,放过我爸的公司好不好,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放过?呵呵!”

殷胜寒往日里的柔情浪漫已经半点消失不见,眼神里的狠厉决绝,刺的孟希心脏一阵抽痛。

他按着她的后脑勺,迫她看向里面因为中风而歪嘴斜眼的老人,“孟希,你应该进去问问孟川,他又放过谁?!”

病床上的老人似乎感受到了外面的声音,努力转过头看向窗口。

看到流着口水脸上不停颤抖的父亲,孟希崩溃大叫,“爸爸,爸......”

红唇被压在玻璃上变了形,再也发不出声音。

殷胜寒铁钳般的大手死死按住孟希的脑袋,冷眼看向里面的孟川,“孟川,你看看,你的女儿,你这辈子唯一的女儿,她上大一就做了我的情人!她就是我养的一条狗,我让她怎么叫她就怎么叫!”

孟川浑浊的眼里满是绝望,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孟希绝望地闭上眼,再也不忍看父亲一眼。

万箭穿心!不过如此!

这个昨天还亲昵揽着她喊“宝贝儿”的男人,今天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她一时间根本接受不了!

孟希用尽一切力气,猛地一个转身,后脑勺重重撞在玻璃上,仰头对上男人寒霜遍布的脸:“胜寒!你不能这样对我!”

“不能吗?”

殷胜寒的手捏住她的下颌,狠狠一勒,“孟希,我母亲当年被你这个废物爹欺骗,抛夫弃子,最后怎么样?他说我妈自己犯贱,明明他亲手把她推进海里,却说她是想不开自杀的!”

殷胜寒扭着孟希转向孟川,满眼挑衅地看向孟川,“你这个宝贝女儿才是犯贱,我把你公司弄破产,都没有说过要娶她,她就天天恨不得死在我身上,哈哈,孟川,被你亲爱的女儿背叛什么滋味?恩?”

孟川老泪纵横!

嘴巴张开想要说话,却只能流出口水,浑身颤抖的厉害。

孟希一阵恍惚,她从来不知道,原来殷胜寒和父亲之间竟然会有这样的仇!

那过去十年到底算什么?

初三孟家走下坡路,破产,高一认识大自己四岁的殷胜寒,他一直很照顾她。

大一,她上了他的床,从此后,他几乎把她宠上了天,大学从实习开始就是在殷氏,他从未说过娶她。

可她知道孟家破产,她没有娘家的后盾,想要做殷胜寒的女人,一定要优秀,所以她不断强大自己,希望有天能配得上他。

她喜欢了他十年啊!整整十年啊!

孟希的心疼到颤抖,“殷胜寒!你为什么骗我!为什么啊!”

哭声太过凄惨悲烈,撕心裂肺般。

“为什么?谁让孟川这个该下地狱的禽兽只有你一个宝贝女儿,他将我的母亲推下海,我让他的女儿生不如死,你们不亏吧?”

孟希笑着笑着就哭了。

她喜欢了十年的男人,到头来,他只想要她感受到这份爱情的撕裂和破碎。

岂止是生不如死,比上刀山下油锅还要痛。

孟希做梦都没有想到,公司还没得救,她就收到了法院的传票。

侵犯商业机密罪!



》》》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