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男人浑身湿透,水珠顺着他的黑发滴答滴答滑入她衣服领子里。

季眠下意识想要侧身躲开,却被男人一把掰正。

傅景行炽热霸道的吻近乎疯狂,想要把季眠吞噬干净。

“傅......”

“闭嘴!”

季眠能感觉到傅景行的出神。

但仅仅过了一秒钟,铺天盖地的疼痛席卷季眠的身体。

她死死咬着牙,浓浓的血腥味却早已在口腔中肆意弥漫。季眠本能地想要挣扎。

却立即被傅景行反手扣住了四肢,丝毫没有逃跑的余地。

就在季眠认命的闭上眼睛的时候,却被粗暴地一把推开。

季眠睁开眼,看着傅景行慢慢起身,将原本已经敞开的衬衣扣子一颗一颗全部系回。

他的唇角染着血迹,和水珠混合在一起滑落,周身萦绕着发寒的冷意,可怖极了。

傅景行系好扣子,居高临下地看着季眠,面无表情地开口。

“季眠,你以为我真的会碰你吗?”

“三年不见,你还是这么下贱。”

他的话像沉重的雷,狠狠的、重重的击在季眠的身上。

季眠张了张嘴,身体上的痛楚和内心的煎熬,在这一刻齐齐向她涌来。

“傅,傅景行。”

“别叫我的名字。”

一想到爷爷还躺在病床上,季眠只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哆哆嗦嗦地开口:“傅总,求求你,救救我爷爷。”

傅景行盯着季眠,突然笑了。仿佛是听到什么非常好笑的笑话一样。但眼底泛出的光,却格外冰冷瘆人。

原来她刚刚的小心隐忍,在大暴雨中跟着自己回酒店,装作一副乖巧小白兔的样子。

全是为了她所谓的家人,从来不会是他傅景行!

三年前是如此,三年后也是如此。他究竟还在妄想什么!

想到这里,傅景行轻轻扯了下嘴角,露出一个不知是讥讽还是嘲弄的笑,“随便亲你两下,你就觉得自己有资格在我面前提条件了?”

闻言,季眠猛地一抬头,却撞进了一双猩红的眼瞳。

像是野兽在盯着自己的猎物一般,恶狠狠地盯着她,仿佛下一秒就会被他用利爪撕成了碎片,拆吃入腹。

这样的傅景行让季眠觉得害怕极了,她挣扎起身,抓着傅景行的衬衣,小心翼翼地解释:“你听我说,不是这样的,我爷爷他已经等不住......”

“够了季眠!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傅景行狠狠地甩开季眠,背部狠狠撞到地板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季眠疼得脸色顿时就发白。

她顾不得疼痛,再次起身,靠近傅景行,泛红的眼眶终究是没忍住,泪水大颗大颗地滚落。

“我没有这么想......”

“傅景行,对不起我错了,这钱算是我找你借的。”

时意暗暗心惊,微转动手腕,没能挣开他的手,无力地动了动唇,“我没有这么想…

傅景行盯着季眠的眼里,全都是鲜明的恨意。

“季眠,你知不知道?现在的你,就像是一个下贱的......。”

她看着傅景行唇齿开合,字字如刀,将她的心脏切了个粉碎。

说罢,甩下一张支票,摔门而去。

”这是你今晚的报酬。“

季眠看着傅景行毫无眷恋离开的背影,咬紧了唇瓣。最后一抹眸色也逐渐暗淡而去。

她的视线落在了那张傅景行留下的一百万支票上。

绝望再一次像海啸一样将季眠吞没。

一百万怎么够?支付爷爷的天价医疗费远远不够。

季眠,你真没用。



》》》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