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是心尖血
  • 他就是心尖血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夏雷炮
  • 更新:2022-04-02 09:49:00
  • 最新章节:第3章 他母亲醒了!
点击阅读
顾夕颜、陆寒深的小说叫什么名字?最近备受书友推崇的一部催泪文,小说名字叫做《他就是心尖血》,是作者夏雷炮的代表作之一,又名《最爱夕颜如你》,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她拿他当自己最亲近的人,可是他竟毫无保留的伤害她。在顾夕颜的心里,陆寒深就是她的天。一场误会过后,她被他亲手送进了监狱。面对他的残忍与无情,叫顾夕颜终于心灰意冷。难道说,在他的眼中,她就是如此的不重要吗?无法自拔的爱着陆寒深时,他就是心头血,如今不爱了,他就什么也不是。

《他就是心尖血》精彩片段

阴冷潮湿的废弃仓库里,顾夕颜蜷缩着身体,双手紧紧护住隆起的腹部。

男人毫不留情的拳打脚踢落在她身上,麻木的疼痛再次被勾起,她禁不住痛吟出声。

“好疼……”她紧皱着眉头,嘶哑的声音断断续续,隐约飘荡在空气中。

对方不解气,猩红的眼睛充斥着怨恨,又一脚踹在她背上,酒气熏熏的说:“你是陆寒深的老婆,他欠我的,你来还!我要打死他的老婆孩子,打死你们!”

顾夕颜无法反抗,她只能努力护着肚子里的孩子,虚弱道:“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她已经被困在这里一天一夜。

从言语间可以听出,眼前这个绑架她的醉酒男人,跟陆寒深有关系。

想起陆寒深,她把腹部护得更紧,这是他的孩子,她不能让孩子出事。

只有生下这个孩子,她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男人打累了,拿起桌上的手机,再次给那人打去电话。

这一次,电话接通——

“陆寒深,你终于肯接电话了!”男人咬着后槽牙狠狠的说。

倒在血泊中的顾夕颜听到陆寒深三个字,缓缓抬眸,心里却满是苦涩,她在祈求什么。

祈求陆寒深会来救她吗?

不,不会。

他心里早已恨透了她,是她害他母亲如今躺在病床上,变成植物人,她是凶手,他恨不得亲手掐死她,现在又怎么会来救她?

“说。”

电话那端传来一道冷冽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

醉汉握着手机,狰狞的笑了一下,眼里闪着阴狠,“陆寒深,你把害我倾家荡产!我要你跪下来跟我磕头认错,把钱还给我,否则我就对你的老婆孩子不客气!”

电话那端,传来男人一声轻嗤的冷笑。

虽然陆寒深没说话,但醉汉听得出他是在嘲笑自己,笑自己的天真和痴心妄想。

醉汉被激怒,暴跳如雷吼叫道:“你不相信我敢对你老婆孩子下手是吗?好,那你就好好听听……”

话未说完,醉汉狞笑着朝顾夕颜走去,脸上带着杀气。

顾夕颜见状,无力的惊恐朝后退,强忍着疼痛想站起身逃跑,但却被对方一把抓住头发——

“想跑?”

醉汉把她踢翻在地,毫不留情的用脚猛踹,边踹边喊:“叫啊!让陆寒深听听你的惨叫!”

顾夕颜吃痛不已,低叫出声,躲闪之间被男人踹中腹部,剧痛让她发出惨叫——

她无力躺在地上,只觉腹部一阵阵抽痛,似有什么顺着腿间流出。

她捂着腹部,目光祈求的看着手机,嗓音嘶哑至极:“寒深……救救我们的孩子……”

“怎么样陆寒深,如果你不按我说的做,我就弄死她!”

顾夕颜浑身止不住的颤抖,下身已被鲜血染红,寒意袭来,冷得她全身发颤,声音虚弱重复着:“救孩子……我们的孩子……”

电话那端陷入沉默,空气似是凝固了一般,片刻后男人冷冷丢下一句——

“随你的便。”

森冷的声音传入耳中,顾夕颜盈眸失去了色彩。

早知结果,听到他的答案时,还是心痛到难以呼吸。

她闭上眼睛,心中只剩绝望。

醉汉显然没料到陆寒深是这样的反应,他愣了愣,咬牙道:“你给我一千万,我就放人!”

回应他的是陆寒深的冷笑,那人一字一句说:“那个女人和野种,不值这个价。”

话落,通话切断,对方挂了电话,没有丝毫犹豫。

醉汉又气又怒,丢掉手机,转头瞪着地上颤抖的女人,他抽出皮带狠狠鞭打在她身上,怒骂:“你不是他老婆吗?为什么他连一千万都不肯拿出来救你?你这个没用的女人!”

“我有……你放了我,我可以给你钱……”顾夕颜紧紧抓着他的裤腿,这一刻只能自救。

醉汉却压根不信她的话,一脚狠狠踹开她——

“陆寒深都不要你了,你还有钱给我?真当老子是白痴!”

顾夕颜撞上柱子,颤抖的手上满是鲜血。

失血过多让她头晕目眩,下意识蜷缩成一团,护着疼痛不已的腹部。

只怕这一次,是要死在这里了。

孩子,对不起……

渐渐的,她的呼吸越来越弱,一动不动躺在血泊里,缓缓闭上眼睛,失去意识……

在醉汉准备杀人抛尸时,警察来了。

警察接到报案,说有人蓄意绑架谋杀,赶来抓住了罪犯,而倒在血泊里的受害者,已经濒临死亡……

……

一道刺眼的白光亮起,顾夕颜微微蹙了蹙眉,眼睛睁开了一条缝隙,耳边隐约传来说话声——

“病人大出血,立刻准备引产手术!”

“是。”

她想看清自己身在哪里,但全身上下,已经没有丝毫力气。

旁人的对话传入耳中,过了很久她才反应过来,他们说的是什么。

引产。

她的孩子……

这一刻,她想起在仓库遭受的伤害,还有陆寒深最后说的那句话……他说这个孩子是野种。

疼痛早已麻木,她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耳边回旋着当初男人的承诺,那般美好,却转瞬即逝——

“夕颜,等我……三年后我回来,我们就结婚。”

三年!

陆寒深,你永远不知道,在这三年里发生了多少事情。

为了等你,我忍受着那对母女的伤害,只为等你归来,可你赐予我的又是什么?

顾夕颜的意识在虚空中游荡,冰冷的器械已切开她的腹部,对话在耳边响起——

“病人腹部遭受猛烈撞击,孩子保不住了。”

“取出来了……”

“是个死胎!”

……

顾夕颜再次醒来,已是三天后。

她还活着,真是奇迹。

病床上,女人缓缓睁开眼睛,茫然看着眼前纯白的一切,恍惚间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良久,她回过神来,下意识伸手摸向腹部……

平坦的触感让她瞳孔一颤,她的孩子呢!

她惊慌想要坐起身,但根本使不上力。

她转头四顾,寻找可以帮忙的人,目光所及却看到一抹熟悉的面孔——

陆寒深!

男人冷倨的眸子不带一丝温度,他就站在病床前,神色阴冷。

见她醒了,他随手把文件丢在她面前——

“签了。”

顾夕颜愕然的看着他,如墨般幽深的眼瞳全是冰冷,再不见当初的分毫宠溺。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薄唇轻抿,冷声道:“签字。”

顾夕颜回过神来,视线投向那份文件,身子像是被烫伤般颤抖了一下……

那是一份离婚协议。

但她来不及多想,目光看向陆寒深,哽咽问道:“我的孩子呢?”

陆寒深一言不发的看着她,冷漠得如同没有感情的机器。

顾夕颜心头止不住的发慌,她似乎预感到什么,浑身不停颤抖。

她紧咬着牙关爬起来,伸手紧紧揪住陆寒深的手袖,追问:“孩子呢?!”

“告诉我,孩子在哪里……”顾夕颜紧盯着他的脸,眼神尽是恳求之色。

陆寒深依旧冷漠,看着她字字冷凛:“早产,死了。”

顾夕颜浑身一软,差点摔倒。

“不,不会的……”她不停摇头,“不可能,你骗我!寒深,你在骗我是不是?”

那个孩子顽强的在她身体里待了七个月,眼看再过两个月就要出生了,她不信它会死!

她看着他,期盼听到真话,可陆寒深的反应却让她彻底绝望。

他根本不理会她,面无表情的催促——

“快点签字。”

顾夕颜看着他,眼泪落下,心痛和绝望交织在一起,狠狠戳着她的心。

“你不信那是你的孩子,到死你都不信是不是?!”

陆寒深眸色微暗,看着崩溃的女人,冷声说:“是!”

他不信,那个孽种是他的孩子。

他冷冷的甩开顾夕颜的手,无情决绝——

“把字签了,滚!”

“把字签了,滚!”

---------------------

顾夕颜瘫坐在病床上,看着男人决绝转身的背影,苦笑一声。

泪水不停落下,她嘶哑着声音说:“陆寒深,你永远不知道这三年来,我为了等你经历过什么!”

陆寒深并未回头,只是冷声告诉她——

“那就永远别让我知道。”

永远……

顾夕颜唇角泛苦,“你说过让我等你,这三年多艰难我都挺过来了。可如今你赐予我的一切,比杀了我还要让我痛苦!”

这就是你曾许诺的爱吗?

陆寒深则像是听到笑话一般,冷嗤一声,反讽:“既然痛苦,那你就去死啊。不过在死之前,把协议给我签了!”

话落,他不再停留,迈着冷绝的步伐离去。

顾夕颜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心口是撕心裂肺的疼……

伤心过后,顾夕颜拖着伤痛的身体,找到当天做手术的护士。

“那天是你协助医生做手术的,我的孩子在哪里?!他是不是……”

她不敢说出那几个字,心中还抱有希望,希望陆寒深说的都是假话。

护士闻言,略微同情的看着她,轻声道:“很抱歉,那天手术你的孩子已经没有生命体征,取出来后被陆先生的人带走火化了……其实你还年轻,以后还有机会……”

护士后来再说什么,顾夕颜已经听不进去了。

她浑浑噩噩的游走在医院走廊,满脑子都是孩子死亡火化的消息。

巨大的悲痛反而让她哭不出来,她也不知自己要做什么,如同行尸走肉一般,麻木迷茫。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间,她来到了医院天台。

这里风很大,吹得人站立不稳。

顾夕颜被风一吹才回过神来,茫然看了眼周围的环境,她继续朝前走去,来到围栏边。

看着楼下熙熙攘攘如同蚁群的人,却寻不到一个她熟悉的身影。

她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等了三年的爱人回来,她却变成了害他母亲的凶手。

如今等不来洗刷冤屈,腹中孩子也因此丧命,老天爷为何对她这么残忍?

孩子死了,连带着她的心也死了。

这个世界上,她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不如随风而去,追上孩子的脚步,一起离开这个冰冷无情的世界。

她恍惚的想着,一脚踏上围栏,风呼呼吹着,女人单薄的身子微微摇晃。

顾夕颜缓缓闭上眼,决心求死至极,手机的震动却打断了她。

是苏晴打来的电话。

苏晴,她唯一的朋友,也是这三年来唯一对她好的人。

或许……

她应该跟苏晴道个别。

接通电话,不等顾夕颜开口说什么,苏晴兴奋的声音传来——

“夕颜,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陆寒深的母亲醒了!”

顾夕颜听到这话,刹那睁大眼睛,她紧紧握住手机,“真的?”

“当然是真的,你快点来医院!”

顾夕颜挂断电话后,站在围栏边,愣神片刻,转身朝楼下跑去。

她不能死,不管发生什么,当初的罪,不该由她承担!

三年前,陆寒深的母亲黎云兰出事后并未死,成了植物人,而顾夕颜一直期盼陆母早点醒来,为自己洗刷冤屈。

当初的意外,根本不是她做的!

陆母一定知道所有真相!

……

片刻后,顾夕颜找到了黎云兰所在的病房,不想刚跨步进去,就见护士转过头来,对她摇头,说道:“请节哀,病人刚刚去世了。”

“去世?怎么可能!”

顾夕颜惊呼,快步跑过去,却见黎云兰安静躺在床上,再也没了任何生命体征。

她不是醒了吗,怎么会……

顾夕颜颤抖着手试了一下她的鼻息,她瞪大眼睛看着黎云兰,满脸伤痛,咬着下唇哽咽道:“陆伯母……”

眼泪不住往下掉,顾夕颜扑进死去的黎云兰怀里,失声痛哭。

黎云兰对她极好,是母亲的挚友。

母亲死后,黎云兰就将她视为女儿一般疼爱。

当初陆寒深出国,她跟他只是订婚,可黎云兰眼中,早已把她当成儿媳妇看待。

无奈的是,陆寒深出国后,一切都变了。

凶残的继母陶玉荣,恶毒的继妹顾媛,两人一次次的陷害,让父亲对她恨之入骨,更将她软禁在家,受尽那对母女的折磨。

陶玉荣也找尽借口不让她见陆母。

后来一次见面,她去到陆家的时候,陆母已经出事了,而她变成了推陆母下楼的罪人!

而后陆寒深归来那天,她不知为何,醒来在酒店,跟别的男人在一起,而陆寒深就站在她面前,猩红着一双眼,恨不得掐死她!

他不听她任何解释,认定了她的背叛,也认定了她故意伤害他母亲。

之后强迫她结婚,把怒恨都发泄在她身上……

后来她发现自己怀孕了。

可从始至终陆寒深都认定那孩子不是他的。

她心里一直期盼着,期盼着孩子能出生,跟他做鉴定,也期盼着陆母能够早点醒来,为她证明清白。

如今……孩子死了,唯一的知情人也死了,她的希望瞬间破灭!

“怎么会这样,陆伯母,你不要死……”顾夕颜痛苦不已的嘶喊,但对方已无法回应。

“我苦苦支撑到现在,就是希望你能醒过来,为我证明清白。”顾夕颜泪流满面,哭泣道:“你说过的,等寒深回来让我们结婚,生孩子,你要做奶奶,看着孙子出生……”

她哭着回过头,看向护士——

“怎么会这样?不是说人已经清醒了吗!”

话未问完,男人高大的身影冲进病房。

陆寒深猛地推开顾夕颜,抱着死去的母亲,不敢置信,悲痛不已。

“妈……”

顾夕颜跌倒在地,看着陆寒深的模样,却不知该说什么。

陆寒深强忍着悲痛,双眼赤红,冷寒的目光看向护士,怒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护士吓得一哆嗦,扑通跪在地上,颤抖的手指向顾夕颜,颤声道:“都是她逼我的!是她拔掉了病人的氧气罩!”

此话一出,顾夕颜当即愣住,她怎么都没料到,这个护士会这么说。

难道陆母的死,是她人所为,而她被人陷害了?

她看向陆寒深,摇头想解释:“不是我,我是接到了消息……”

可她的话还没说出口,盛怒的陆寒深已一把掐住她的脖颈,猩红的眸充满痛恨和愤怒——

“顾夕颜,你找死!”

他就是心尖血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