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宠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时淳,作为快穿界的祖师爷,本以为攒够了积分,可以光荣的退休,过上养老的躺平生活。可万万没想到,养老的半路上捡了个脑袋有问题的人,这人长着男主脸,却是个十足的大反派,一看便是被炮灰掉的人设。从此平淡的生活被打破,她悠闲的养老生活也暂时告一段落。

《枭宠》精彩片段

凌晨三点,夜色酒吧。

蹦迪的少男少女们精神倍儿好,在干冰缭绕的白雾中飘飘欲仙。

时淳有一口没一口地抿着酒,周围不时有人看过来,眼神里或带着渴望,或带着打量。

有的在看人,有的在看酒。

卡座里,女人一头酒红的长发,白衬衣,蓝色牛仔裤,唇角带笑,眉眼弯弯,看上去非常好相处。

而她手上的酒,正是本酒吧的镇店之宝——路易十三。

只要来酒吧玩儿的人都知道路易十三代表着什么,更何况,路易十三旁边还搁着一杯黑桃A。

牌面儿。

时淳勾了勾漂亮的唇,她不是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打量,正是知道,所以才大胆展露自己的资本。

不论是身体的曲线,还是自己如今的身价和财力。

她很喜欢如今的养老生活。

不要误会,她不是二十几岁就开始养老的人,怎么说呢,女人的年龄应该保密,那她现在应该是……十,五十,两百,啊,大概有三千岁了。

嘘,这只是她记得的年纪。

有一说一,年纪是一回事儿,最重点的是她如今拥有高额积分兑换的养老金,现在,她的养老金正在使用中——一个亿,据已经圆寂的系统说,这个钱足够她挥霍大半辈子了。

想到了系统的临终遗言,时淳又看了看眼皮子底下的路易十三和黑桃A,觉得这十来万的消费在一个亿里面占据了不少分量。

唔,钱不够花啊。

就在这时,一个化着浓妆的女孩子大着胆子走了上来,女孩儿的眼睛紧紧盯着时淳,X射线一般犀利,打量了老半晌,似乎终于确定这两玩意儿不是假货了之后,她才道,“美女,今天花了不少吧?”

时淳有一瞬间觉得自己窘迫的养老金被人看穿了,有些尴尬。

都怪垃圾系统,说什么她在快穿过程中享受了太多不该享受的“美色”,所以养老金只给发放百分之一,让她损失了99亿。

否则,她现在会这么憋屈吗?

女孩见时淳不说话,重振旗鼓道,“靠男人是不能发家致富的,我们要学会自己立起来!”

时淳:“???”你有事吗?

时淳咳了咳,“妹妹,我……”

女孩一摆手,掏出手机点开视频,“看看,女神带你走向金钱的巅峰,这一支股票……这个数据盘……我都买了的,很赚钱……”

时淳觉得里面的声音很耳熟,略微思忖了半秒,了然。

她攒够了积分后系统说她可以随意挑选一个世界养老,她就从三千大世界中随便挑选了一个,也不管是不是以前走过路过的世界,就往这里面一杵——

嘿,来这世界的第一年,她靠着自己独特的声线,还有超高的股市敏锐感,获得了百万粉丝,现在无数的粉丝都跟着她赚钱了。

原来眼前的小姐妹就是其中一个。

时淳点点头,觉得对方是来寻求指教的,于是不厌其烦地开始指导模式,“这一支股票已经过时了呢,建议看看另外的两支,比如……”

“停!”女孩儿审视的目光落在了时淳脸上,眉目间闪过讥讽,“你谁啊你?也有资格在这里指手画脚?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儿?穿着几十块的拖鞋,一百块不到的白衬衫,两百块不到的牛仔裤,路易十三和黑桃A是不同的男人给你点的吧?呸!还想带你赚钱呢,你也配对我的女神指手画脚!”

时淳:“……”我是真的会谢。

时淳向来不喜欢做白搭的事儿,于是耸了耸肩,表示自己无所谓,便迈着慵懒的步伐往外走了。

月色很美,灯光暖橘,是个不错的夜晚。

时淳一手插兜,一手扯了扯扣得严严实实的白衬衣,解开了两粒扣子。

来这个世界整整一年了,甚至去酒吧蹦迪都已经一个周了,也没看到一个合口味的男人。

她后悔了,真的!这个养老世界,男色贫瘠啊!

就在这时,她路过了白天经常待着的书咖,夜色里的书咖很安静,安静到落针可闻。

时淳眨了眨眼,恍惚听到了一声极其浅淡的闷哼声,带着痛楚,旋即,鼻尖儿闻到了一丝血腥味。

有情况。

闷哼声和血腥味都是从旁边的巷子里传出来的,里面绝对有猫腻。

时淳眸色一凛,几乎是瞬间涌起了好奇心,她不是愿意亏待自己的人,好奇就要看,想看就立马冲,于是,三秒钟,时淳看到了倒在巷尾的男人。

在书咖昏暗的灯光下,时淳只能看到男人模糊的剪影,还有那颓然靠墙的身姿。

首先,身材看着不错,其次,周身的气质不错。

就是冷冽了一点,暴戾了一点,看着她的眼神凶了一点。

哎呀,藏在暗巷中的男人!

脸还没看到,但是这样的场景下,她被勾起了足够的好奇心。

时淳缓缓朝着男人靠近,一边靠近一边说,“帅哥,你还好吧?”

“嘀嗒,嘀——嗒!”

血液一滴滴往凹凸不平的地面砸去。

时淳再一次庆幸自己有着丰富的阅历,在这样堪比鬼片级别的场景中还能保持着镇定自若的神情,顺便安慰这个无家可归的……姑且称之为小可怜。

时淳为自己的善良鼓掌,只是,才鼓到了一半儿,一阵猎猎拳风就狠狠朝着她袭来,险些打歪了她的鼻梁!

白瞎了她的好心,欺人太甚!

时淳恶狠狠磨了磨牙,刚想揍回去,男人就这么歪在了她的怀里。

咦?

啊,八块腹肌,肌肉紧实,唔,手感不错,就是有点湿,哦,在流血,正常。

商御寒冰似的眸子就像是在看死物一般牢牢抓着时淳,性感的喉结微微滚动,便掉出了低沉阴冷的调子,“滚!”

这样一双眼,明明是极好看的,可是当内里藏着嗜血和凉薄时,能让人的心尖儿立刻冒出寒意。

时淳下意识松手。

巧了,云层散开,皎洁月光洒下,时淳看到了一张惊心动魄的脸!

眉飞入鬓,眸色幽深,下颌线就像是刻上去的一般,更别说那高挺的鼻梁,薄情的唇,组合在一起简直就是,简直就是——

就是一张她纵横了三千大世界,每每都想下手的主角脸!却每每都被垃圾系统制止最后只能用男二男三勉强代替的脸!

虽然刚才被吓了一跳,可是时淳的心脏依旧疯狂悸动,嘴巴不受控制地祭出了今晚准备的、好在蹦迪时候使用的杀手锏,含糊不清问,“请……请问,帅哥,我可以包养你吗?”

商御冰冷到无机质的眸子狠狠一缩,瞳孔中似藏了一头暴怒的凶兽,仿佛下一秒就要挣脱牢笼,将把他困住的敌人撕个粉碎。

时淳咽了口口水,还想说点什么争取,却见这个看上去就很不一般的男人迅速朝她的脖子伸来——

然后不到一秒就力竭晕了过去。

时淳:“!!!”

喂喂喂,醒醒,帅哥?

 

人已经晕过去了,能怎么办呢?

月黑风高的,这么一颗水灵灵的白菜要是被哪只猪给拱了那岂不是暴殄天物。

时淳在心里暗骂一句。

——她不想惹麻烦,但是也做不出将人扔在原地置之不理的行为。

“呼!”

回到家,时淳累得腰酸背痛,要不是这些年在快穿系统里面练就了强横的体格,她恐怕真没办法把这大块头给搬回来。

过程虽然艰苦,成果……其实也不是那么喜人。

终于回到了自己的领地,时淳快速喝了一杯水 ,然后这才在炽热的灯光下看向了这个不知名不知姓的男人。

如果说刚才在朦胧月光中看到的男人是凶狠而阴鸷的,那么现在,男人闭着眼,又是另外一种韵味儿了。

看上去好像也不是那么可怕?

时淳摩挲着下巴,仔仔细细地自上而下地打量男人,最后眼睛落在了男人左边的胸膛上。

西装破了一个大洞,里面掺杂了白色和红色,白色是衬衣,红色是血,看上去有些触目惊心。

时淳吸了一口气,喃喃道,“老天,这么重的伤人没死吧!”

要是死了她才是真的摊上事儿了!

时淳忙不迭拿出纱布和伤药,在消了毒后赶紧给人包扎。

只是,她心里虽然非常同情男人的遭遇,但是莫名其妙就因为一张脸带人回了自己的老巢这种事儿实在是太煞笔了,时淳抽了抽嘴角,下手忍不住重了点。

这么一个危险分子,她怎么就带回家了呢?

要是……

时淳停了手中动作,苦恼地抬了抬脑袋,而就这么一抬,就看到了眼前极其惊骇的一幕——

不知名的男人正用一种防备的眼神看着她,而男人的右手,几乎已经快拧上她正在敷药的左手!

要是她反应晚了一步,她现在已经是个残疾了!

时淳霎时间气不打一处来,骂道,“不想死就老实点!看什么看?还打着恩将仇报的主意啊你!这是第二次了!”

说完,时淳没好气地用纱布狠狠一勒,咬牙切齿又道,“记住,你已经欠了我两条命了!”

可不就是两条命吗,刚才她要是把人扔在巷子里,说不定明天那就是一具尸体了,这是第一条,至于第二条,要不是看在这张脸还算赏心悦目,她已经将人扔屋外了,这血汩汩流着,男人第二天依然是一具尸体!

商御因为伤口的疼痛狠狠拧眉,却没哼出声。

这样的疼痛对于他来说已经算是家常便饭了,但这个女人竟敢这么和他这么说话,命不想要了?

男人眸子里的凶光几乎瞬间要迸射出来,将眼前的女人血溅三尺!

但这样的想法只持续了一瞬,商御转念一想,女人要是不认识他,为什么要甘愿承担风险把他带回来?或许……这个假好心的女人还有着其他……

不为人知的,目的。

商御用一秒钟了解了自己的处境,又用半秒钟调整了自己的神态。

男人露出茫然的神情,怔楞看向时淳。

时淳的内心大为震动,无他,男人的神情实在是太乖了,让她忍不住反思自己之前的做法是不是太过分了些。

这样想着,时淳手上的动作不由得轻了很多。

算了,好歹是合自己口味的菜,生什么气呢。

很快,包扎结束了,时淳呼出了一口气,随意扔给了商御一条毛毯,抱臂居高临下道,“这里是我的家,现在已经到了我睡觉的时间了,我呢,不是个好人,但也不算坏——哦,对了,虽然你的态度让我不是很满意,但我还是送佛送到西,大晚上的就不把你这个病号赶出去了,喏,沙发借你一晚上,睡了明天就滚啊。”

商御撩了撩眼皮,终于不装纯良了,想必对方也看出了他的真面目,于是打直球,“说吧,你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

时淳眨了眨眼,“我说,帅哥,你是不是有点什么大病啊?看过医生了吗?单子上写没写被害妄想症这个诊断结果?如果没有,我建议你换一家好一点的医院,OK?”

“哦,对了,”时淳掀起一抹假笑,故作轻佻,“我是谁你没必要也没资格知道,至于我的目的,嘿,你晕倒的时候我不是说过了吗?我觉得你长得好,是个符合我胃口的帅哥,我一向不爱看帅哥受苦,所以看到你很惨后我就顺手救下就当日行一善,明白?”

时淳说完了之后就离开了,商御看着时淳半掩着的房门,眸子里露出一抹冷漠阴鸷。

她在说谎。

自他将商家全权握在手心以来,从来没活人敢这么对他说话,如果有,那个人的坟头草肯定已经好几米高了。

现在,他偶然受伤,又凑巧在半夜三更被这么一个救人借口如此拙劣的人带回了家,女人背后必定有他人的指示。

不过……他现在需要一个养伤的地方,敌人的尾巴还没露出来,索性不如将计就计,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葫芦里究竟卖了什么药。

商御苍白的手指握了握时淳给他准备的玻璃杯,缓缓喝了一口水,那猩红的舌尖快速从齿缝中掠过,下一秒,杯子砸在了茶几之上。

卧室之内,时淳拉上了窗帘,打开电脑之前伸了个懒腰,然后快速摁下几个键,电脑密码一闪而过。

房间内悄然亮起了蓝色的光芒,是熬夜党的兴奋剂,也让时淳的神经也快速活跃了起来。

唔,深夜炒股,也别有一番风味啊。

就是外面有块只能看不能吃的肥肉。

啧,扫兴。

就在时淳对国外几支股票进行对比分析的时候,卧室的门不知何时悄悄往旁划了一个小缝隙,商御锐利的视线瞬息之间便发现了这一点的变化,而后似乎想到了什么,目光幽深地轻轻抚弄了自己的伤口。

他没忘记之前在巷子内女人对他的调戏之语,还有女人刚才对他的百般讥讽。

胆子很大。

或许——等到抓到时淳背后的人后,他会留下这个不知名女人的性命,但该有的惩罚,一个都不能少。

 

时淳修仙的功力不可谓不厉害,熬了一个通宵之后,终于在第二天的下午四点准时醒来。

和生物钟来了个无缝接力。

不对。

外面怎么会有噼里啪啦哐哐当当的声音?

谁在她家造反呢?

时淳怒气冲冲地掀开被子,准备和门外莫名其妙的声音来个深刻会晤,不过,刚准备拉开房门她就陡然间意识到了什么。

首先,她穿着睡袍,春光无限好,一览无余;其次,她想起来了,外面哐哐当当的声音很可能来自她昨天亲手捡回来的流浪帅哥。

结论,她不适合这个模样出去。

三分钟后,时淳洗漱完毕,掀开了厨房的门,在看到男人在做什么的时候,时淳的汗毛几乎是根根窜了出来,她往后跳了两步,厉声道,“你想干嘛!”

只见抽油烟机下面的男人一脸紧绷且如临大敌地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菜刀,或许是针对的对象还没转换过来,男人看向时淳的情绪里也带着杀之而后快的情愫,总之一个字,绝!

“你……你你你……放下刀,咱们有话好好说……”

时淳怀疑自己捡了一个定时炸弹回来,她现在整个人都不好了。

商御面无表情地看着时淳。

时淳深吸了一口气,忍不住再次表达自己的疑问,“你在干嘛?”

“做饭。”

商御言简意赅,心情却糟糕透顶。

昨天他从宴会临时离开,原本是准备去公司处理一件棘手的事儿,可没想到半路竟然遇到了追杀,手机丢了,这个鸟不拉屎的小地方也没有座机,他身无分文,没办法联系助理。

最让他控制不住心中暴戾情绪的是,卧室那个女人比猪还能睡,比狗还能熬夜,他被伤口的痛楚折磨了大半宿,又活生生饿了两顿,女人也没有起床做饭的自觉。

迫于身体的需求,商大总裁无奈之下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这是一种奇妙的体验。

以往他对于自己的性命毫不顾惜,总是喜欢做刀尖上跳舞的举动,比如说深海探险,海上冲浪,赛车等等,总觉得明天和意外说不定哪一个先来,死这个字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一个简单的形容词罢了。

可是现在,胃部抽搐的疼、伤口灼烧一般的疼,都让商御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如果能够活着,那还是活着吧。

时淳靠在厨房的门上,嘴角抽抽,心道,这个男人可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是不知道这里到底是谁的家?

时淳礼貌质问,“哪里来的菜?”

商御漠然无机质的眼神扫了时淳一眼,仿佛在看一个智障,“冰箱。 ”

时淳笑了,别误会,这绝对不会是发自内心的微笑,她现在的表情就和W信这个交流软件上的微笑/讥讽小黄脸一模一样。

“这位先生,我觉得,以您的刀工……嗯,还是我来吧。”

一看就是没有做过饭的人,菜都切得乱七八糟的,比狗啃的还不如,这些食物已经是她冰箱里面囤积的最后的救命粮草了,怎么可能让这个外来户糟蹋?

还是她来吧!

很快,时淳做好了三菜一汤,往商御的眼前一搁,然后盛了两碗饭,默不作声地开始扒饭。

虽然这张脸很养眼,但是这个人做事儿也太不讲究了,她对这位帅哥的印象分已经从刚开始的101 变成了如今的-29。

照这么下去,突破-100指日可待啊!

商御没想到时淳会这么贴心,不仅一盘盘菜都端到了他的眼前,还给他盛了一碗饭,他忍不住看了时淳好几眼。

自他被接回了那个冷冰冰的家族,他就再也没有享受过这样平淡而且温馨的时刻了。

虽然只是粗茶淡饭,却莫名能够让人的心缓缓平静。

如果时淳知道了商御的想法,恐怕这个时候已经冷笑出声了——她会把菜端到他的面前因为是男人刚好坐在了饭桌上唯二的位置之一,饭菜没有其他摆放的空间,再有,为什么给商御盛饭?

她虽然脸皮厚,却也不好意思让别人眼巴巴看着她吃饭好吧?

她又没有什么喜欢被观赏的爱好!

饭桌上只有勺子偶尔磕碰碗筷的声音,两个活生生的人愣是没有丝毫的交流。

半个小时后,商御抽出一张纸巾缓缓擦嘴,优雅中带着一丝斯文,看上去还是挺养眼的。

不过,在看到男人身前干干净净的碗,桌子上风卷残云一般的三菜一汤,还有电饭煲中的饭时,时淳的眼神终究还是没有办法做到完全冷静。

好家伙,这胃口,不去参加大胃王比赛真的是白瞎了他的这份才能。

确认过眼神,这胃口是她养不起的人!

时淳长长吐出一口气,掏出手机,充分表达了自己一点都不委婉的赶人目的,“帅哥,赶紧让你的家里人来接你吧!”

姐姐我这里不是收容所,养不起你这尊大佛——全身上下只有长得好一个优点,不仅能吃,还臭脾气,搁谁家愿意养啊?

商御眼神一顿,眼里闪过一丝意外,却翛然又变得阴沉至极,鼻翼微微翕动,心里的想法已经过山车一般走过了几轮。

这个女人不是来监视他的人?这么快就让他走了,以后还怎么从他的身上牟利?

难道是他误会……

不。

她一定是猜到了他是设法从她手中“借”手机,所以先下手为强,借此来获取她的信任。

藏得可真深。

商御心里失望了一瞬,心里却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想。

没有一个人会无缘无故对别人好,除非对方身上有着自己想要的东西。

虽然如此,他却也忍不住想,等到女人背后的真面目露出来,他可以“酌情”少惩罚一点。

他商御不愿意做冤大头,且看看这个女人还有什么花招。

商御从时淳的手里拿过手机拨通了手下的电话,电话声嘟嘟嘟在房间内响起,商御的眼睛没有从时淳的身上移开过,不断用沉郁的视线在女人的身上来回逡巡,就像是在巡视属于自己的领地,霸道又不可理喻。

时淳这次是真的觉得自己捡到了一个有病的玩意儿了。

她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天大的白眼。

 

最新更新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