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太太她又奶又萌
继续看书
《霍太太她又奶又萌》的主角是温知羽霍司砚,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精彩章节节选:“当然了!顾长卿他那么爱我,怎么可能为别的女人打架……再说姜锐和温小姐也不是外人!”霍明珠自说自话。霍司砚没理她,径自办理了手续。顾长卿率先出去,上了车。霍明珠赶紧跟过去。姜锐轻咳一声,说:“司砚哥谢谢你啊,改天请你吃饭。”说完他就想拉着温知羽离开。霍司砚注视他们,徐徐吐出一口烟圈声音淡淡的,“姜锐你先出去,我有话对温老师说。”​

《霍太太她又奶又萌》精彩片段

她一问,气氛微妙。


温知羽难堪得够可以的。


顾长卿正要说些不好听的话来,姜锐轻轻笑起来。


他一本正经地对霍明珠说:“温知羽是我朋友,长卿哥自然认识!小嫂子你放一百个心,长卿哥对你忠心耿耿!”


说到最后他睨一眼顾长卿,眼里有着嘲弄。


顾长卿面色很不好看,带着霍明珠离开落座。


等他们走了,姜锐跟温知羽打招呼:“B市这么大都能撞见,温知羽,下次我一定挑个看不见顾长卿的地方,省得你心烦。”


温知羽点好菜,轻声说:“不需要刻意回避,分了手难道我要躲着他一辈子,再说做错事的人又不是我。”


姜锐眉心微动。


他忽然说:“我去下洗手间,等下上菜你先吃一些。”


温知羽没有怀疑。


姜锐离开,她拿手机联系了几个家长,确定了下课程。


10分钟后姜锐还没回来,温知羽正奇怪,餐厅洗手间那儿响起一阵女人的尖叫……高档餐厅顿时大乱。


姜锐和顾长卿动手了,原因不详。


温知羽看见现场时,墙壁地上都沾了血,顾长卿一脸阴沉地盯着姜锐。


一个小时后,两男两女坐在看守所里,姜锐和顾长卿落了个争风吃醋打架斗殴的罪名。


霍明珠打电话,娇滴滴哭着撒娇:“哥……顾长卿和人动手了,我们现在在看守所。哥,你快来!唔……顾长卿伤得有点重。”


温知羽脑子嗡地一声乱了。


什么,霍司砚要来?


霍明珠挂上电话。


她眼里只有顾长卿,心疼地为他处理伤口:“嘴角都破皮了!……姜锐,你下手也太重了!”


姜锐脸上多了一片淤青。


他疼得嗷嗷叫,一脸无辜地吐槽:“他下手更狠好不好?不过就是笑话他妻管严,他就这么对我!”


霍明珠顿时甜蜜,她嗔怪未婚夫:“姜锐是自己人,你同他打成这样,让温小姐白白笑话,你让姜锐怎么追求人家?”


顾长卿掏出一支香烟,点上,边抽边阴沉地看着姜锐。


这小子就会装!


在餐厅吸烟区,他是怎么同自己挑衅的?


【长卿哥,你同温知羽分手了,我追求她你不反对吧?】


【我不上别人也会上的!】


【你不能吃着锅里的,看着碗里的。】


……


顾长卿冷笑。


呵!小看姜锐了!


温知羽不知道这些,她只怕霍司砚一会儿来了,她触到他逆鳞。


她人微言轻,不敢得罪他!


温知羽想找机会溜,但姜锐缠着她:“温知羽,一会儿你还得送我去医院,我这脸蛋伤成这样,明天还怎么见人?”


温知羽头痛得厉害!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响起,温知羽下意识抬眼。


是霍司砚。


他穿着讲究,一套英式经典手工西服,完美得像是画报上的男神。


他进来后,看也不看这边,径自和帽子叔叔说话。


“我来保释姜锐和顾长卿。”


对方知道他的身份,十分客气地递上一支香烟:“霍律师,这么点儿事情请您过来真是抱歉了!主要是这两位争风吃醋打架,影响实在不好。”


争风吃醋?


霍司砚轻飘飘朝着这边看过来。


他的目光落在温知羽身上。


今天温知羽穿的挺保守,香槟色丝质衬衫配鱼尾裙,全身上下包得严丝合缝的。


但这种装扮,反倒平添几分纯|欲。


霍明珠为顾长卿说情:“哥,姜锐笑话我、顾长卿才同他打架的……根本不是争风吃醋。”


霍司砚收回目光,轻轻掠过顾长卿后寡淡反问:“是吗?”


“当然了!顾长卿他那么爱我,怎么可能为别的女人打架……再说姜锐和温小姐也不是外人!”霍明珠自说自话。


霍司砚没理她,径自办理了手续。


顾长卿率先出去,上了车。


霍明珠赶紧跟过去。


姜锐轻咳一声,说:“司砚哥谢谢你啊,改天请你吃饭。”


说完他就想拉着温知羽离开。


霍司砚注视他们,徐徐吐出一口烟圈声音淡淡的,“姜锐你先出去,我有话对温老师说。”


姜锐不敢违逆。


虽说霍司砚与他们这帮人平辈,但是他事业做得太好,委实压了他们一头。


姜锐冲温知羽使个眼色:“我在车上等你。”


温知羽勉强一笑。


姜锐离开,几个帽子叔叔看出苗头,笑呵呵地说:“霍律师有私事要谈,咱们给清场。”


温知羽:……


等四周彻底静下来,霍司砚低头把玩指间香烟。他的手指修长有力,简简单单的动作也充满魅力。


片刻,他抬眼望她:“温老师,能量挺大。”


温知羽愣了一下。


她本能为自己辩解:“今天的事情,跟我……”


“你想说跟你没关系?”霍司砚笑得淡淡的,有几分嘲弄的意思:“温老师,他们为什么打架,你猜不出来?”


温知羽面上血色全无。


在强大的霍司砚面前,她所有的解释都是苍白无力的,他说是那就必须是,因为他是霍司砚,是国内最厉害的大律师。


她温知羽,不过是根不起眼的杂草罢了。


她心中委屈,眼泛泪光:“霍律师你放心,我绝不会介入令妹的感情。”


霍司砚忽然起身,笔直朝着她走来。


温知羽一动也不动。


她就睁着水汪汪的眼晴,无措地仰视他。


霍司砚居高临下地看她,甚至伸出手掌轻刮她细嫩的脸蛋,温知羽觉得屈辱,难堪地别过脸。


霍司砚淡声开口:“温老师,你一定是不甘心的,明明是顾长卿背叛感情找了明珠,现在反倒让你变成小三似的,很委屈是不是?”


“我没有!”


“心里还想着他?”


“我没有!”


……


霍司砚收回手掌,很淡笑了一下。


他说:“我相信温老师的保证。”


温知羽难堪又气愤,凭什么霍司砚这样对她?她不敢发作,只敢轻轻吐出几个字:“霍司砚,你混蛋!”


他并未动怒,只是专注地看她。


许久,霍司砚才开口,很轻地说了句:“你没有什么错,只错在太相信爱情。”


温知羽愣了一下。


等她回神,霍司砚已经离开。


……


霍司砚专注开车。


他不时在后视镜内看见妹妹依偎在男人肩头,一脸幸福。


霍司砚勾了勾嘴角,有些嘲弄。


金色欧陆缓缓停在餐厅门口,顾长卿下车,他弯腰向霍司砚致谢。两个男人目光对视,有着彼此才懂的意味。


霍司砚轻点了下头,就将车开走。


霍明珠爬到副驾驶。


“女孩子要有女孩子的样子,文雅些。”霍司砚斥责妹妹。


霍明珠不以为然。


她拉着哥哥说八卦:“今天那位温小姐挺漂亮的!真看不出来姜锐喜欢这样儿的……哥,我觉得她有个C!”


霍司砚将车窗降了些。


他忽然觉得身体有些热!


霍明珠仍在自言自语:“她那么好看,我还真有点怀疑她和顾长卿猫腻……还好她是姜锐的人。”


霍司砚没有搭话,继续专注开车。


许久,他淡声问霍明珠:“什么时候结婚?”


霍明珠娇羞:“这得听顾长卿的意思,他现在正是做事业的时候,我也不敢太烦他。”


前头是红灯,霍司砚将车停下。


他侧身,漫不经心的样子:“他爱你吗?”


“当然。”


“他爱你什么?”


霍明珠没有被问住,她伸出细白手掌,如数家珍:“爱我家世好学历高、人漂亮,父母体面又有一个能干的哥哥……”


霍司砚轻呵出声。


温知羽被姜锐缠着去了趟医院。


姜锐很会磨人,一点点伤,硬是在医院待了两个小时。


他送温知羽回家,已经是晚上9点。


温知羽心情很不好,但她还是向姜锐道歉:“今天连累你,对不住了姜锐。”


姜锐心情比她复杂。


他本以为温知羽和顾长卿分了手,自己就有机会了,哪知当中杀出个霍司砚。


虽然霍司砚一本正经的,但是他才来一会儿就用目光将温知羽全身上下视|奸了个遍,姜锐又不是瞎子当然看得出来。


他不敢跟霍司砚明争。


霍家在B市地位超然,霍司砚又是狠角色,姜锐对温知羽虽然认真但也不想搭上全家来成全自己的爱情。


姜锐侧头看着温知羽。


他用一种玩笑的语气说:“温知羽,过几年咱俩万一都单着,考虑一下呗。”


有过霍司砚的点拨,温知羽多少猜出他的心思。


她不想害了姜锐。


温知羽摇头,她说:“姜锐,等我爸出来我应该会离开B市,我……暂时没有那方面的想法。”


姜锐静静凝视她。


他忽然笑起来,笑得怪可爱的样子:“跟你开玩笑呢!当真了?有点冷……快上去吧!伯父的事情你放心,我会跟我爸再说说。”


温知羽感激他未挑明。


温知羽下车离开时,姜锐忽然叫住她:“温知羽!”


温知羽掉头看他。


姜锐坐在车里,向她挥挥手……不知怎么的,温知羽的眼睛有些湿润。


她看着车子开走,才走进玄关。


大概是灯泡坏了,一楼光线挺幽暗,温知羽拿出手机想打开照明。


腰身蓦地被人抱住,嘴唇也被温热手掌紧捂住。


一阵凌乱,她被人拖到安全过道楼梯间。


“唔……放开我!”


如她所愿,男人的手挪开,紧接着一个温热的东西覆在她唇上。


熟悉的男性气息,让温知羽怔忡。


是顾长卿……


温知羽咬着甩了他一巴掌,“啪”地一声,四周的灯诡异地全部亮起。


温知羽用尽了力气,她靠在墙壁上拼命地喘息,像是濒死的小鱼。


顾长卿一脸阴沉。


“你就那样下贱,谁都可以是吗?”


温知羽仰起头,眼里热热的。


她不怒反笑:“对!我是下贱!除了你谁都可以……顾长卿,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顾长卿脸色更阴沉。


他一把掐住温知羽的脖子,额头青筋直跳。


“你敢!”


“我怎么不敢?顾长卿,我被你害得这么惨?我还有什么不敢的?”


……


顾长卿蓦地松开她。


他掏出一盒烟来,不想烟盒却是空的。他揉烂了扔在地上,抬眼又看着温知羽:“离开B市!我给你买间别墅,温叔也会没事!”


温知羽气到发抖。


她颤着嘴唇,质问:“你设下这一切就是为了让我当你外室?顾长卿,你真狠!”


顾长卿神色淡淡的:“温知羽,跟我作对没有好处!我多的是法子对付你。”


阮姨出现在楼道,手里拿着拖把。


她对着顾长卿一阵乱打。


顾长卿自持身份,并未同妇人动手。


阮姨气喘吁吁,怒骂。


“王八蛋!你再敢骚扰温知羽我打死你!”


温知羽眼中有泪。


阮姨掉头,轻声说:“我们温家不卖女儿。”


对面,顾长卿凉薄一笑。


呵!不卖女儿……


顾长卿狠辣,下了狠手。


短短两天温家全部财产被冻结。两栋房产,加上温知羽爸爸名下的股票。


顾长卿笃定,温知羽熬不了多久!


法|院过来查封,阮姨气到住院挂点滴,等她醒来不甘心又到顾长卿的公司闹。


但顾长卿今非昔比,阮姨闹了半天人没有见着,自己差点进了局|子。


温知羽又哄又骗,将阮姨带回医院。


阮姨躺到病床上,忧心忡忡:“我们无家可归不要紧,你爸爸那边还要大笔的钱打点,虽说姜律师算是熟人,可是该给人家的钱总得给!”


温知羽轻声宽慰:“钱的事情我会想办法。”


阮姨多少心疼她,下午拿了本存折给温知羽,里面是她的私房有100多万的样子。


温知羽知道这是阮姨的养老钱。


她捏着存折,略微哽咽:“我先用着,以后……”


阮姨却打断她:“我在远郊还有间小公寓,虽然老旧些但总能凑合住住,温知羽……你一定要尽全力给你爸爸打官司。”


温知羽点头。


阮姨出院,温知羽将她接进临时租住的房子。


房子在一处老旧小区,60平米的小两室,装修也简陋得不成样子,和从前的高档住宅根本比不了。


阮姨转了一圈住下了。


温知羽很愧疚,她托白薇给她找了两处兼职。


白薇不太赞同:“你本身工作时间就不少,再兼两份职还要不要命了?”


温知羽挺坚持的:“我没事儿。”


白薇猜出她用钱地方多,只得给她找工作,另外又翻出自己攒下的体已钱,全都借给温知羽。


温知羽记住这份恩情。


她每日下了班就去餐厅兼职,虽然有些累,但是每小时能拿500小时费。


她生得好看,钢琴弹得好,经理很愿意用她。


霍司砚和温知羽再见面,就在这间餐厅。


霍司砚不是单独用餐,他同一位很有魅力的女性一起。像工作伙伴,却又有一点点暧昧。


温知羽并不奇怪,像霍司砚这样的优秀男人,身边不会缺少女人。


她有自知之明,她和霍司砚是两个世界的人,就是见面她也选择不打扰,只是去洗手间撞见时,轻点了下头:“霍律师。”


霍司砚在吸烟区吸烟,看见温知羽他皱了下眉。


这女人瘦了一圈。


下巴尖尖的,虽然好看,但总觉得一捏就碎。


霍司砚是了解的,温知羽那个培训中心很高端,不允许老师在外面接私活。


他徐徐吐出烟圈。


烟雾在彼此间弥漫开来,他才掸了下烟灰:“温老师,很缺钱?”


温知羽一愣。


她想不到霍司砚还愿意屈尊降贵地同自己说话,滞了下才轻嗯一声:“是挺缺的。”


霍司砚立即猜到是顾长卿的手笔。


他倒未打抱不平,只是目光轻扫过温知羽的身体。


挑剔如霍司砚也得承认,若是温知羽想挣快钱其实是很容易的。她不光长得好看,性子也很软,接吻弄那事儿时挺像幼兽。


没有男人会不喜欢!


她能吃苦兼职,反倒让霍司砚意外。


不过霍律师是尊重女性的,他下巴轻轻一点,很有腔调。


温知羽知道他是放行了,匆匆进了洗手间。


出来的时候,霍司砚已经不在了,跟他一起来的美丽女人自然也离开。


温知羽想,霍律师应该会有一个放纵的夜晚。


餐厅十点打烊。


温知羽出来,外面下起了中雨。


淅淅沥沥的,将灰色马路打成一片光亮……


温知羽没带伞,拿手包挡在头顶,跑了两百米躲到公交站台下。


她身上衣服全湿|透,抖着手拿着手机打出租……下雨出租车很难打,温知羽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


公交站台对面。


一辆金色欧陆停在路边,霍司砚坐在车上,静静看着温知羽。


他看着她在雨里奔跑,衣服湿|透……全身都在颤抖。


副驾驶的位子,坐着霍明珠。


霍明珠已经玩了一个小时的手机,她无聊地打哈欠:“哥,你不是说要带我吃夜宵?你都挑了一个小时也没有选好地方……咦,那不是姜锐的女朋友?”


霍司砚轻擦方向盘,懒懒地问:“姜锐女朋友?”


霍明珠拍着车窗:“就是长得好看又有C的那个!哥,我们带她一程吧?”


霍司砚挺勉强的样子:“姜锐的女朋友,不太好吧?”


“她打到车了!”霍明珠忽然惋惜地说。


霍司砚看过去。


果然一辆蓝色出租掉了个头,和他的车擦身而过。


身边,霍明珠翻出姜锐的电话,拨了过去。


【姜锐,你怎么当男朋友的?】


【我刚才看见温知羽了。】


【这么晚了,你都不接她?】


……


那边姜锐打着哈哈:“啊……是我这个男朋友没做好!”


霍司砚听见这话,勾了下唇。


姜锐可真不客气!


霍明珠又和姜锐说了几句,挂了电话。


她挽住霍司砚的手臂,撒娇:“哥,我生日宴会请温知羽弹琴好不好?她现在困难,我付两万块给她。”


霍司砚发动车子,淡淡开口:“人家未必肯!”


霍明珠不信。


过了片刻她想起来,“哥,你不是要请我吃夜宵?怎么往家里开了?”


霍司砚摸出一支烟,点上。


他睨妹妹一眼:“你不是在减肥?还想着吃夜宵?”


霍明珠立即被说服了。


她拿出手机,同顾长卿聊天,说这是有情饮水饱……


……


次日下午,霍司砚回大宅拿份资料。


才下楼,就听霍明珠嚷着:“哥,那位温小姐拒绝我了!真奇怪,有两万块不挣!”


霍司砚一身正装,赶着开会。


听了霍明珠的抱怨,他用文件轻敲了妹妹的头,轻哼一声:“她要是同意,那脑子就跟你一样有毛病了。”


霍明珠气到,娇美脸蛋有着委屈:“妈,你看哥又欺负我!”


霍夫人坐在大厅内,端庄喝茶。


她含笑对长子说:“上次见到温小姐我就觉得很不错,想不到竟是姜锐的女朋友!”


这里头的误会,霍司砚没有解释。


他勾唇笑笑:“姜锐也是在追求。”


霍夫人放下英式骨瓷杯,像是随意地说了句:“温小姐性情温驯,我倒觉得更适合你些。”


霍司砚收敛了神情,点头离开。


看着哥哥离开,霍明珠靠到了母亲身边,她小心翼翼地说:“哥好像还在等……那个人!”


霍夫人淡淡一笑。


她对小女儿说:“你哥哥和那人的性子,注定走不到一起。我瞧着那位温小姐可能性更大些。”


霍明珠惊讶过后,打起精神。


她想得简单,脑子里已经有了计划。



一旁的白薇看得热血澎湃的。


霍律师抱着温知羽,这画面怎么看怎么羞耻。


她挺想多看一会儿,霍司砚却不想让旁人看热闹,笔直将温知羽抱起他停在门口的金色欧陆车内。


好在温知羽酒品好,很乖地坐着。


霍司砚关上车门,转身挺有风度地问白薇:“需要送你回去吗?”


白薇哪里敢让他送啊,连忙摆手:“不用不用,你将温知羽照顾好就行!”


霍司砚是听过白薇‘名号’的,出奇会喝会玩儿,想不到她能和温知羽这样的性子处得好。


霍司砚矜持了点了下头,就绕过去开门坐上车。


名贵的金色欧陆缓缓驶离……


白薇捂着脸惊叹:“看着真般配啊!”


她忽然用力拍自己一个巴掌……没有做梦!是真的!她的小温知羽是给自己找了个超级牛|逼的男人了!


……


霍司砚将车开远,到了一处红灯路口他看向身边的女人。


喝醉了也很乖,不吵不闹。


身上更没有难闻的酒气,反而因为喝醉而有些诱人。


小脸白里透着红,眼睛水润润的。


霍司砚忽然想抽根烟,但是顾及温知羽在车里他又放弃了,就默默地将车开回公寓。


车停下,温知羽恍惚着问:“到了?”


她伸手想找开车门,却被一只有力的手臂按住了。


温知羽愣了一下。


她抬眼看他。


霍司砚面上十分平静,眼神幽幽的,若不是她清楚地知道感受到他按住她的力量,在车外看根本看不出他此时有多强势。


“霍司砚……”温知羽无力吐出几个字。


车内响起一声细微声响,是他锁了车门。


霍司砚侧头看着温知羽,语气很轻:“坐到我身上。”


啊?


温知羽脸红得像要滴出血来,她脑子一片模糊,根本不敢想他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来……


霍司砚没有催促,却用目光将她全身上下打量了个遍。


她的裙子只到膝,又是真丝料子。


很服贴,很柔软……露出的一截小腿,更显白皙细嫩。


霍司砚自认为没有什么特殊爱好,可是他却清楚地知道,自己尤其喜欢温知羽的腿,每次相拥共眠,总是爱不释手。


方才和她独处,车内幽微的酒意稍稍撩到他。


他现在很想同她接吻。


温知羽注视着近在咫尺的英挺面容,像是被下了盅般解开安全带,乖乖地爬到他身上坐好……她不会侍候人,只会搂着他的脖子轻轻哼。


霍司砚低了头,轻声问:“到底是我侍候你,还是你侍候我,嗯?”


温知羽脑子热热的。


她对面前好看的面孔也颇为喜爱,她试图吻他,但总是太过生涩。


霍司砚忍耐许久,终于忍不住解开安全带,放低了椅座。


车内,一片旖旎春色……


*


温知羽醒来时,已经是深夜12点。


她从床上坐起来,抓抓头发想起酒吧里的事情,还有车内那个要着火的吻。


“喝酒误事!”


她正想发个信息给白薇,霍司砚走进主卧室。


他倚在门口淡淡地说:“你没有做晚餐。”


温知羽连忙下床:“你想吃什么,我现在就去做。”


走到卧室门口,她却被霍司砚拦住了……


温知羽以为他会不高兴。



哪知,霍司砚却将她拉近,贴在她耳根说了句:“晚餐我已经吃到了。”


温知羽脸红,他真不要脸!


霍司砚心情不算差,率先走到餐厅:“过来吃饭!”


温知羽先去洗了把脸。


到了洗手间,她打开水龙头用冷水拼命扑着面孔……试图冷静一下。


丁橙的事情,她要尽快解决。


而且她不准备跟霍司砚讲,她已经麻烦他太多,她是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的,并不是说她有难处去撒撒娇就可以的。


霍律师的时间很宝贵!


温知羽调整好情绪走出房间,出乎意料的,餐厅里已经有满桌的饭菜,比她做的不知道丰盛了多少。


霍司砚淡淡开口:“我让大宅的厨师送过来的。”


他斟酌了一下又说:“你要是不喜欢做饭,让阿姨做吧!”


温知羽连忙说:“不用,我来做。”她知道霍司砚很注意私隐,阿姨晚上过来肯定是打扰他工作的,她没有那个脸让他为自己牺牲。


霍司砚没再坚持,安静吃饭。


温知羽觉得自己来这就是侍候他的,于是很主动地为他盛了碗汤,送到他面前。


霍司砚抬眼。


温知羽小声说:“看着挺好喝的。”


霍司砚却并没有立即喝汤,而是说了句意味深长的话:“要是你在接吻时有这么主动,我会挺高兴。”


气氛一下子变得微妙,彼此都想起车内的那个吻。


说是吻,其实有更多。


温知羽脸蛋着了火:这人吃饭,怎么又开上车了!


吃完饭,温知羽收拾了碗筷就打开手机看录屏。


此时脑子清醒,她才发现想告丁橙很难,丁橙做得很谨慎、语句很多用了疑问词什么的,并不会构成犯|罪。


太可恶了!


温知羽脸色苍白,总归不甘心。


一只修长的手将她手机夺了过去,轻划了几下漫不经心地说:“确实告不了。”


温知羽怔了一下,本能问:“你知道了?”


霍司砚将手机还给她,坐到她身边,反问:“是知道你被针对,还是知道顾长卿在外面有女人?”


温知羽觉得他心真大!


她见过霍明珠,也看得出来他们兄妹感情很好,顾长卿在外面乱来霍司砚都不在意么?


霍司砚轻轻一笑。


他轻捏着温知羽的下巴,语气变得危险炙热:“你见过要为玩具在意的么?只要玩具知道主人是谁,只要他听话……又有什么关系?”


温知羽呆住了。


她怔怔地望着他,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反应。


霍司砚索性跟她说明白了。


“明珠自杀过,所以现在让她分手不可能!既然分不了手那就让她玩够,等她玩够了就不那么新鲜了!所以顾长卿干不干净、人怎么样,又有什么重要的?只要明珠现在开心就行。”


温知羽心里百味陈杂。


虽然他说的是顾长卿,可是她温知羽又何尝不是?霍司砚对她千好万好,都只不过是两个字。


开心!


她沉默许久,霍司砚是怎样的人,怎么会看不出她的心思?


他徐徐抚摸她的脸,轻声说:“我们不一样!我们是两相情愿,说得更好听些就是两情相悦……温知羽,你难道不喜欢我的相貌,不喜欢我的身体吗?”


温知羽轻轻闭眼。


是啊!她喜欢!


温知羽知道自己喜欢他。



这种喜欢也许因为感恩,又或者是霍司砚出色外表带来的感官刺激,但不管怎么样,她都是喜欢的。


况且她跟他在一起,不就是让他开心?


她现在却情绪低落,很没有道理!


温知羽轻垂眼睫,猫儿一样吐出两个字:“喜欢!”


霍司砚修长手指轻轻抚摸她的嘴唇,动作慢条斯理,多少带了些暗示意味。


温知羽脸红心跳。


但她没忘了正事,轻搂着他的脖子问:“丁橙陷害我的事情,就拿她没有办法了吗?”


“很在意别人看法?”


温知羽软着性子讨好他,等他高兴了才开口:“我不想让教过的小朋友对我失望,觉得他们的温老师是不正经的人。”


霍司砚面孔埋在她颈侧,低低地笑了。


他的笑意带了些轻嘲。


“温老师现在躺在我身子底下,哪里正经了?”


温知羽:……


她虽和他共眠过几次,但总归没做到最后,哪里听得这样不干不净的话?


她羞得推开他,跑进主卧室洗手间。


霍司砚今晚特别有兴致,很快跟了过去。


温知羽洗漱完抹保养品时,他从后面抱住她,下巴蹭蹭她的肩膀:“生气了?”


“没有!”


“我哪敢生气?”


霍司砚捏着她的下巴,逼她掉过头跟自己接吻,这么腻腻歪歪地吻了许久,他将她身子转了过来抱着。


温知羽怕他得很,不敢乱动。


霍司砚黑眸注视她,轻声说:“这种事情不需要打官司,交给我,那天你只要正常参加同学聚会就好了。”


温知羽犹豫一下问:“你不会要去吧?”


“我拿不出手?”


“还是你觉得跟个老头子比较光荣?”


温知羽软着性子解释:“我没这么说,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一点不避忌我们的关系!”


霍司砚不以为然:“我们男未婚女未嫁,正常交往有什么可避忌的!”


温知羽没出声了。


她还有些酒劲儿,就抱着他的腰身,放松地靠在他怀里。


一副要睡不睡的样子。


霍司砚干脆将她抱到床上,温知羽拉上被子侧身而睡……迷迷糊糊之际她感觉到身后一阵清凉,是霍司砚冲了澡回来睡觉。


他喜欢她的身子,多少会有些动作。


温知羽被他弄醒,但她实在太累就不太想应付他。


索性装睡!


霍司砚从她急促的呼吸里,能察觉到,他倒没有勉强反而抵在她薄肩,低声问:“你身上一般几天?”


温知羽脸红得要命。


半晌,她才小声说:“五天。”


霍司砚收回手,翻身躺平……总算是放过了她。


*


清早,温知羽主动替他打领带。


柔和晨光中,她的小脸散发淡淡莹光,很招人。


霍司砚捉住她的手,轻声说:“不是要参加同学聚会?有空去逛逛,多买几件衣服。”


温知羽这阵子节省惯了。


她老老实实向霍司砚报备:“那得花一笔不少的钱。”


霍司砚笑笑。


他衔着金汤匙出生,自然没有缺过钱,温知羽提这个他觉得有趣。


他捏捏她的脸,而后戴上百万名表:“买衣服能花几个钱,搞得像小妻子跟白领丈夫报备似的……唔,正好换季我也缺几件衬衫配件,你顺手帮我挑几件。”


温知羽知道这是他的说词罢了,他衣帽间的衬衫上百件都有。


但女人总归喜欢买衣服。


温知羽轻声道谢。


霍司砚倾身吻她一下:“太见外了温老师。”


温知羽就很想哄他开心一下。



她顺势搂着他的脖子深情地唤了一声“爸爸”。


霍司砚先是一愣。


然后他心里,很细微地荡了一下。


这份荡漾一直延续到事务所,就连张秘书都发现霍律师心情格外好,而且人看着比以往更帅。


上午十点张秘书敲门进来。


她微笑说:“霍律师,顾氏的法律顾问想见见您!我看了您的行程,今天下午四点……”


“不见!”霍司砚语气淡淡:“现在有关部门已经对顾氏的财务问题提起公诉,他们的问题让他们自己解决。”


张秘书有些意外。


顾氏少东跟霍律师是姻亲关系,霍律师当真是一点面子也不给。


张秘书保持职业微笑:“知道了霍律师。”


她回秘书室,回复了顾氏的法律顾问。


这个消息,自然传到顾长卿那儿。


顾长卿不意外。


霍司砚这一波操作,明显就是针对他来的,此时落井下石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出手相救?


这次危机不大不小,刚刚好让顾长卿腾不出手来。


比如说纠缠温知羽。


比如说对付温伯言。


霍司砚真不愧是律政界的阎王,操纵旁人很有一手。顾长卿自认浸淫商界多年,早已经心狠手辣,可是跟霍司砚比起来——


他甘拜下风!


顾长卿心里烦躁。


他站在落地窗前,香烟一根接一根地抽。


他记得在顾氏遭遇最大危机时,他也不曾这样吸烟,因为那时温知羽总软着声音说:“抽太多不好。”


接着一颗薄荷糖放进他的嘴里。


清清凉凉。


那会儿,顾长卿其实是嫌她烦的,温知羽于他就是一个鸡肋。


长相虽好,但不解风情。


若不是为了让温伯言当替死鬼,他怎么可能跟她纠缠四年?但是真的失去了,他又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是不习惯吧!


顾长卿告诉自己,只是不习惯!


办公室门外响起敲门声。


他的秘书进来,告诉他年初收购的一家商场出了点问题。


顾长卿淡淡开口:“去看看。”


半个小时后,顾长卿的车停在‘长藤’商场。


他花了小半天时间处理事务,忙完已经是下午四点,秘书给他拿来了简餐:“顾总,您午饭还没吃!先垫一下吧。”


顾长卿没有胃口。


他淡声说:“先回公司。”


从四层办公中心下楼,电梯不巧出了问题,最后只能从客户直梯走。


顾长卿心情更不好了,面色铁青。


电梯即将到一楼时,他目光一闪。


他看见了温知羽。


温知羽独自逛街,手里拎了好几个袋子,此时人却在一家知名男装店里挑衣服,她的神情很专注,甚至能说是温柔的。


顾长卿知道,她在给霍司砚挑衣服。


这画面让他觉得刺目,甚至不愿意再看,他快步走出商场坐进车内。


顾长卿轻轻合眼,吩咐司机回顾宅。


秘书也看见温知羽了,但是她不敢说更不敢问……


顾长卿回了家,顾母见他回来有些吃惊,正想问公司的事情。顾长卿一边上楼一边拉松领带:“妈,我有些累想休息。”


顾母看他神情,欲言又止。


顾长卿进了房间将门甩上,他躺在床上用一只手肘挡住眼睛,他的眼里热热的,脑子里全是温知羽温柔的样子……


顾长卿忽然翻身。



他拿出手机打开私密相册。


那里面,只有一张照片,是温知羽。


两三年前的事了,那会儿他每天加班到深夜,温知羽总是做好饭菜等他回来。那晚,她等得太久趴着睡着了。


白白净净的,很乖。


他回到家满身疲惫,却看见温知羽睡着的样子心头柔软。


鬼使神差的,他拍下这张照片。


再后来他追求霍明珠果断跟她分了手,照片却一直没舍得删……顾长卿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不删。


明明,也没有多喜欢的!


明明,过去对她并不算好!


他对着照片看了许久,一直到门外响起敲门声,顾母的声音传进来:“长卿,妈有事想跟你说。”


顾长卿应了一声,将手机收起。


顾母推门进来,看见儿子一脸憔悴很心疼,但心疼归心疼有些话是不得不说的。


“长卿,你跟温知羽都是过去的事了。”


“你已经跟明珠订了婚,你可不要辜负她!”


“再看看温知羽她跟男人同居,名声早晚臭,我们顾家怎么能接受这样的儿媳?”


顾母说得刻薄。


顾长卿皱眉,冷淡地说:“她也没想和我好。”说完,他就拎起外套一副要出门的样子。


顾母追在后面叫他:“你去哪?”


“回公司。”


顾长卿坐进莲花跑车内,却没立即发动车子。


他闭眼想着母亲的话,特别是那句‘温知羽现在和男人同居’,他听着竟比死还难受。


他想,若不是当初他逼得太紧,温知羽是不是就不会遇见霍司砚?


她更不会跟霍司砚同居!


*


温知羽赶在五点前回了公寓。


霍司砚一般七点回来,温知羽拿捏着赶时间先做了饭。


她爱干净,做完饭洗了澡。


温知羽心情很不错,将今天买的衣服一件件挂进霍司砚的整体衣柜,那些柔软的面料同他冷贵的衣服挂在一起,竟是出奇和谐。


最后,她取出帮他买的东西。


两件衬衫、一条皮带。


都是国际大牌,价格很高。


温知羽轻轻抚弄,想象着霍司砚穿着的英挺样子,不禁有些脸红。


这时她手机响了,是霍司砚打来的。


霍司砚脾气不算好,但是一旦确定这种‘关系’,倒是对她挺好。


“接了个案子挺棘手,这几天都要加班。”


温知羽问他:“是不回来吃饭了吗?”


霍司砚轻嗯一声,本来应该挂电话的但他还是又多说了两句:“这些天可能只有回来换个衣服的时间。”


温知羽顿时觉得今天花的钱,有些罪恶。


那边的霍司砚实在忙,很快就挂了电话。


温知羽收了手机,静静看着挂着的衬衫,那份淡淡喜悦褪去。


她独自吃了晚餐。


一个人躺在床上,有些不习惯,平时霍司砚总会抱着她做点什么……


温知羽忽然有些脸红。


她怎么会期待霍司砚的拥抱?


她强迫自己睡着,但是夜里醒了好几次,一直到清早霍司砚都没有回来,倒是阿姨过来了……


阿姨熟络地说:“霍律师经常忙成这样的,温小姐别放心上!”


温知羽轻轻点头。


霍司砚一夜未归,她没法子心安理得在家享福,想了想就让阿姨多做了份早餐,她准备给他送过去。


阿姨见他们恩爱,也挺高兴,立即就欢欢喜喜地做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