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轻轻陆励行免费阅读
继续看书
纪轻轻下意识想要和沈瑾渊拉开距离。 可察觉到她意图的沈瑾渊加重了手上的力。 而身后的陶桃像是终于盼来了救星,快步走到了陆励行身边,挽住了他的手臂。

《纪轻轻陆励行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纪轻轻下意识想要和沈瑾渊拉开距离。

可察觉到她意图的沈瑾渊加重了手上的力。

而身后的陶桃像是终于盼来了救星,快步走到了陆励行身边,挽住了他的手臂。

她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眼眶泛红:“励行哥,你怎么才来……”

陆励行视线落在了沈瑾渊搭在纪轻轻身上的手,眸色深邃。

公众场合,纪轻轻不想纠缠,拽了拽沈瑾渊的袖口:“我们走吧。”

便率先迈步,走进了空荡的电梯。

……

傍晚,维纳斯餐厅。

沈瑾渊按了手机,看向纪轻轻:“你哥那边文件出了点问题,我过去一趟。帮你约了个导演吃饭,那个本子是我千挑万选的,你等会儿聊聊看喜不喜欢。”

话落,沈瑾渊起身就走。

看着沈瑾渊离去的方向,纪轻轻心中涌上阵阵暖流。

另一边,门外走廊。

“陆老师,谢谢你抽时间陪我过来一趟,我实在没办法拒绝。”

中年导演一边走着一边对身旁的陆励行开口:“现在圈子里风气不好,这种事儿见怪不怪,但是我还是头一回看见这种的,靠着潜规则走关系,还是冲着你这个男主角来的。”

陆励行神色冷淡:“女主角要用这种人?”

导演摇了摇头:“当然不用,但还是得给个面子见一面。”

话落,他推开了包厢门。

听到声音,纪轻轻十分懂礼貌的站起了身:“您好。”

可下一秒,看到导演身后的陆励行,她面色一僵。

沈瑾渊怎么可能约一部有陆励行在的戏给自己?

陆励行也是一顿,脸色变的愈发冷沉。

导演在纪轻轻对面坐下:“说说吧,你对角色的理解。”

纪轻轻这才回过神,有些茫然:“什么角色?”

沈瑾渊不是说导演过来再看本子吗?

她余光不经意的扫过神色冰冷的陆励行。

就在这时,一直一言不发的陆励行却开口:“导演,我想和她单独聊聊。”

他低沉声音回荡在了包厢内,纪轻轻一顿。

导演也没多问,起身离开。

门关,包厢内只剩纪轻轻和陆励行两个人。

陆励行把玩着酒杯,眼神冷淡:“不是说不会再出现在我眼前?”

纪轻轻一噎:“我……我不知道这个本子有你。”

陆励行冷笑了下:“纪轻轻,深情的戏码你演够了,现在又要死缠烂打?”

“为了能跟我拍一部戏,你是不是什么都能做得出来?!”

纪轻轻张了张唇瓣:“这里面肯定有误会,我……”

话还没说完,陆励行冷冷抬眸,随后拿起旁边的红酒倒了满满一杯,推倒纪轻轻面前。

“喝了。”

纪轻轻没动:“什么?”

“你不是想演这部戏吗?喝了这杯酒,我就同意你进组。”

陆励行冰冷的话语响彻耳畔,纪轻轻只觉得心在不断下坠,落入寒潭。

见她久久没有动作,陆励行缓缓站起身:“既然做不到,就把你那些小心思收起来。”

说完,他转身就走。

望着男人的背影,纪轻轻身侧的手紧攥成拳:“为什么?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陆励行没有回头,语调冰冷:“因为你让我恶心。”


语气里不加掩饰的嫌恶、冷漠,让纪轻轻几乎窒息。

八年,她从没想过陆励行竟然会说自己恶心!

那一瞬,纪轻轻几乎是不受控的站起了身,追了出去。

“陆励行!”

正在和导演朝外走的男人脚步一顿,回头看来。

纪轻轻一步步走到陆励行面前,刚要开口。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道声音:“小陆?你们站在这里干什么?”

来人赫然是国内顶尖导演,吴生!

陆励行不卑不亢,但又给足了尊重:“吴导,我陪新戏的导演来看看演员。”

吴生是圈中出名的惜才,对陆励行这种天赋高的后辈都是和颜悦色:“这么巧,我也是来看个演员的。”

话落,他朝纪轻轻招了招手:“纪轻轻是吧,我看过你演的《离港来山》,演得不错。”

闻言,陆励行一愣。

纪轻轻也愣了下,压下情绪,扬起礼貌的笑:“谢谢吴导。”

吴生笑了笑:“那我们进去聊?”

纪轻轻点了点头,随后跟着吴生进了包厢。

关门前,她看了眼还站在走廊的陆励行,像是要说什么,最后却是沉默。

走廊里,陆励行盯着那扇紧闭着的门。

许久,才转身离开。

……

入夜,纪家。

纪轻轻醒来时,满身冷汗。

一整夜的噩梦让她身心俱疲。

她抬手擦了擦额角上的汗,梦中场景沉闷,带着她回到了八年前。

那时候的纪轻轻才刚满十八,在瞒着家里试镜《离港来山》后和纪泽深大吵了一架。

她不管不顾的进了组,纪泽深断了她的所有经济来源。

而陆励行就是在这种时候出现,给她关心,给她温暖,点亮了她眼中的光。

纪轻轻揉了揉太阳穴,刚准备下床,房门口却响起了阵敲门声。

紧接着,纪泽深推门而入。

“吴生的那部戏你拒绝了?不喜欢?”

闻言,纪轻轻脑海中瞬间闪过昨天的画面。

陆励行的冷漠和讥嘲刺的她心脏一痛。

纪轻轻按下心中涩意,佯作没事:“没有不喜欢,只是觉得自己应该再磨练磨练,吴导的戏对于我来说有些难。”

纪泽深眸色深沉,沉默片刻后问:“只因为这个?”

纪轻轻点了点头。

纪泽深没再多说,拿出一份剧本递到了她眼前:“这部戏我已经帮你接下来了,男主角定了陆励行。”

纪轻轻一顿,视线落在了剧本封面上:“哥,我……”

然而话刚出口,就被纪泽深打断:“轻轻,身为你的哥哥,我不希望你受到任何伤害。但你身为纪家的大小姐,必须学会面对。”

话落,他摸了摸纪轻轻的头,转身离开。

纪轻轻看着纪泽深的背影,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剧本。

又要和陆励行合作了吗?又要面对他……

三天后,《一趟》剧组剧本围读。

纪轻轻正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手中的剧本。

忽然,剧本被人抽走。

她抬头,就对上陆励行冷凝的视线。

“纪轻轻,你现在是连脸都不要了吗?!”

闻言,纪轻轻茫然了瞬:“什么?”

陆励行猛地将剧本甩在她身上:“为了和我演同一部戏,你又爬上了谁的床?!”


霎时,会议室内一片静谧。

纪轻轻第一次觉得陆励行的声音刺耳。

她沉默片刻,这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我不是来和你吵架的。”

陆励行看着她,冷笑一声:“那你是来刻意恶心我的?”

他冰冷的话语不带任何情绪。

纪轻轻心脏猛然一痛:“陆老师,如果你真的不能忍受和我同剧组拍戏,可以解约。”

话音落地,陆励行一顿。

这还是纪轻轻第一次用这样的态度对待自己。

“《一趟》是国内顶尖编剧三年的心血,这样的本子可遇不可求。你来演女主,就是在糟蹋这个剧本。”

陆励行的冷静让纪轻轻更加心寒。

“陆励行,你很享受这种把我碾进泥里的快感吗?高高在上的感觉是不是特别好?”

陆励行沉着面色,轻启薄唇:“是你太看得起自己,你本来就在泥里。”

二人之间陷入一阵死寂。

纪轻轻看着眼前这个自己爱了八年的男人,十分陌生:“我们之间怎么会变成这样?”

“明明刚进组的时候,你明明对我很好很温柔,处处照顾我,不懂的都会教我。”

陆励行听见她又说以前,不耐蹙眉:“你到底要我说多少遍才能清楚,那些只是工作。”

纪轻轻忽然笑了一声:“工作?所以连你给我的拥抱,亲吻都也只是工作吗?!”

被质问的这刻,陆励行突然哽住了。

可纪轻轻一直压抑的情绪迸发后,却没办法遏止:“陆励行,你不觉得你很过分吗?”

然而,陆励行只是说:“既然觉得过分,你就不该再纠缠。”

男人依旧是那份矜贵到不能碰触的模样。

纪轻轻也沉默了。

许久她深吸了一口气:“自从《离港来山》杀青之后,我好像一直在问你为什么。”

“不过到现在,其实也没什么好问的了。”

纪轻轻眼中是一片死寂:“你放心,我不会再缠着你了。”

听到这,陆励行忽然涌上阵异样情绪。

纪轻轻转身拿起了自己的包,径直朝着门口走,却忽然又脚步一顿。

“我在接受了《离港来山》结束的同时,也接受了我们的结束。以后我做什么,和谁在一起,脏不脏,都与你无关。”

陆励行一怔,再抬眸时,门口已没有了纪轻轻的身影。

回到家。

纪轻轻推开门,就看见纪庭深坐在沙发上等着自己。

几乎是瞬间她红了眼眶,扑进了他怀中:“哥……”

纪庭深抱着她,温暖的掌心在她后背轻抚:“轻轻,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哥,我真的拍不了。”

闻言,纪庭深皱了下眉,刚要开口。

就听纪轻轻哀求:“哥,你就再让我任性最后一次好不好……”

纪庭深默了片刻,叹了口气:“好。”

此时,陆家。

陆励行站在窗前,玻璃窗映出他冷沉的脸色。

纪轻轻那轻描淡写的绝望眼神,还有那些话,一直在他眼前重现。

陆励行烦躁的点燃了根烟,深吸了一口,强迫自己冷静。

那个女人的缠着自己的手段下作又卑劣,把她的话那么当回事做什么?

自己只是因为接下来又要和她进同一个剧组而感到心烦。

突然,电话铃声响起。

陆励行接起,就听见导演焦急的声音:“小陆,你到底都和纪轻轻说了什么?!”

“你知不知道,她要退出剧组!”


刹那,陆励行心一空。

纪轻轻舍得退出剧组?

陆励行稳了稳心神:“这不是很好吗?你也可以选一个更有实力的演员做女主角。”

导演叹了口气:“哪有那么简单。”

“纪轻轻退剧组这件事一出,好几个投资方要撤资,要是填不上这个坑,拍摄就得暂停。”

陆励行听见撤资二字,眸色一沉。

刚要说话,导演再次开口:“算了,我也就是和你说说,我去给纪轻轻打个电话。”

话落,就挂断电话。

深夜,室内一片寂静。

陆励行望着窗外浓稠的夜色,眉眼间烦躁更浓。

纪轻轻一个人退组,居然带走了所有的投资……

沉思着,陆励行拨通了经纪人的电话:“给我查纪轻轻,什么都不要放过。”

经纪人愣了一下:“为什么?”

陆励行没回答,语调低沉的可怕:“我给你时间,能查到多少是多少,明天早上我要见到。”

话落,他挂断了电话,点开了微信和纪轻轻的对话窗。

两人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拍摄《离港来山》时,纪轻轻的那句晚安。

陆励行沉默了片刻,修长手指敲下句“关于投资方撤资的事,你没有什么想和我解释的吗?”却又全部删除。

最后打下一句“什么时候有空,我们见一面。”发送。

下一秒,屏幕上却弹出刺眼的红色感叹号。

“您还不是对方的好友。”

陆励行一愣,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紧攥。

纪轻轻把自己拉黑了?

陆励行下意识想要打电话过去,却忽然反应过来。

八年,他没有纪轻轻的电话号码。

陆励行一阵失神,视线落在了窗外。

盛夏深夜,静默无声。

这天之后,纪轻轻还是退出了《一趟》剧组,也消失在了陆励行的世界,经纪人那边的调查也一直没有结果。

他只能从微博得到关于她的消息。

……

一个月后,《一趟》剧组。

“陆老师,那边导演叫您!”

遮阳伞下,陆励行猛然回神。

他点了点头,视线重新落回在手机屏幕上。

界面上显示的是微博热搜,纪轻轻拍摄电影《纯白地》的花絮剧照。

屏幕里的她光彩夺目,笑容耀眼。

陆励行心中涌上阵不知名涩意,按灭了手机。

许久,他起身走向了导演:“您找我?”

导演点了点头:“你经纪人和我说你今晚要请假,是身体哪儿不舒服吗?”

陆励行回:“没,今晚纪家有个宴会,纪总订婚宴,我不好推。”

导演闻言,眼中流露出些许艳羡:“也是,你家毕竟也是商场上的,能理解。”

“嗯,”陆励行看上去没多大兴致,“谢谢导演。”

他对名利场上的弯绕不感兴趣,但是碍于身份又不得不参加。

陆励行看了眼时间,又道:“时间差不多了,我先过去了。”

傍晚,希尔顿酒店。

宴会上光影交错,商界名流推杯交盏,等待着今晚宴会的主人公。

在渝城,但凡想要做生意,都需要看着纪家的脸色吃饭。

陆励行一身高定黑色西装,站在人群之中格外醒目。

他百无聊赖的晃着手中的香槟杯,余光却不经意的瞥见一道熟悉身影。

是纪轻轻!

她身着黑色绒面鱼尾礼服,精致锁骨上缀落串白皙剔透的珍珠,漂亮的像从童话之中走出来的公主。

几乎是瞬间,陆励行眼底燃起怒意。

这场宴会邀请的全都是渝城权贵,她一个小演员怎么能进得来?

他快步上前拽住了纪轻轻的手腕,声音低沉:“你怎么会在这里?”

纪轻轻一顿,看着陆励行蹙紧了眉,想要挣脱:“与你无关。”

她声音冰冷,陆励行怒意更盛:“纪轻轻,连渝城权贵都能傍上,我还真是小瞧了你!”

听着他开口闭口的嘲讽,纪轻轻脸色一僵。

周遭已经有不少人向他们投来异样目光。

她深吸了一口气,不想多纠缠:“放手。”

陆励行手越发用力:“纪轻轻,你到底懂不懂什么叫自爱?!”

自爱?

纪轻轻一把甩开他的手:“陆励行,我唯一的不自爱,就是喜欢你的那八年!”

陆励行一愣,看着对面的纪轻轻,突然说不出话。

倏然,宴会厅灯光全暗。

只有舞台中央,纪泽深站在上面:“晚上好,各位。在我向大家介绍我的未婚妻之前,还想为大家介绍一下我从未提起的亲妹妹,纪家大小姐——纪轻轻!””

与此同时,一束追光灯落下,直接照在纪轻轻身上——

追光灯下,是怒容未消的纪轻轻。

夺目的灯光有那么一瞬夺走了她的视线。

下一秒,纪轻轻反应了过来,扬起一个得体的笑容。

她迎着众人的目光走向了舞台。

那束光捧着纪轻轻往前走,所有人的视线都紧跟在她的身上。

“纪家当时好像是有个女儿,但是后来都没有露面……”

“不愧是纪家的千金,看上去不管是气场还是长相实在是太出众了。”

“看着好像有点眼熟……”

众人的窃窃私语,在纪轻轻登台的刹那停住。

纪泽深看着自己的妹妹,眼中是无尽的温柔。

纪轻轻扶住了麦克风,声音清澈:“大家好,我是纪轻轻。”

“今天是我们纪家的好日子,是我哥的订婚宴。”纪轻轻笑了笑,“我本来不想喧宾夺主,但是我哥哥的决定,我没有办法拒绝。”

“很开心今天能够有这么多人来,你们的祝福对于我哥,对于我来说,非常重要。也很开心认识在座各位的前辈们,希望以后多多指教。”

话落,台下纷纷鼓掌。

纪轻轻这番话说的很漂亮。

陆励行却还楞在原地。

他的视线从纪轻轻出现的那刻,再到现在她缓步下台,就一直没有移开过。

纪家大小姐,纪轻轻。

这两个称呼被联系在一起,却让陆励行大脑宕机。

那个和自己相处了八年的纪轻轻,是纪家的大小姐。

一时间陆励行只觉得自己的时间停止了。

不知道过去多久,陆励行终于找回了知觉。

台上的纪泽深已经开始了介绍自己的未婚妻,而纪轻轻却已经消失在人群之中。

另一边。

纪轻轻躲在了宴会一角。

她看着站在台上的纪泽深,他看向身边的未婚妻,眼神十分温柔。

曾几何时,纪轻轻也会做梦。

梦见自己穿着婚纱,和陆励行走进婚姻的殿堂。

后来不知道是不是连上天都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夺走了她做梦的权利。

想到这,纪轻轻一阵失神,看着眼前的香槟,轻轻的晃了晃。

“躲在这里做什么?”

一道低沉男声响起,纪轻轻猛然回神,抬眸却撞上了沈瑾渊的目光。

纪轻轻的视线扫过他身上:“你今天怎么穿白色西装,之前不是说白色西装丑吗?”

闻言,沈瑾渊一笑:“管天管地还管起我穿什么西装?你不跟你亲哥站近点躲这么后面干什么?”

纪轻轻双眸暗了下去,答非所问:“瑾渊哥,我哥他要结婚了,真好。”

“好什么好,又不会幸福。”

纪轻轻抬眸,有些不解:“为什么?”

沈瑾渊冷笑了一声:“不为什么,他拿我当仆人使唤了这么多年,我咒他的。”

纪轻轻知道沈瑾渊是在开玩笑,正要说些什么,却听沈瑾渊的声音又响起:“商业需求,我也不知道你哥在想什么,但是你看那女的和你哥熟吗?”

纪轻轻沉默了。

沈瑾渊抬手揉了揉纪轻轻的发顶:“纪轻轻,别学你哥,要和爱的人结婚。”

纪轻轻一顿。

爱的人吗?她脑海中莫名闪过了陆励行的身影。

就在这时,二人身后响起一道冰冷声音:“纪轻轻,你在干什么?”

纪轻轻一愣,抬眸就看见陆励行站在自己面前。

纪轻轻是活了两辈子的人。


活到十九岁的时候她才觉醒,自己这辈子是穿进了上一世看的小说里。


而她那位没有血缘关系的小叔陆励行,就是小说里的男主。


正想着,一阵推门声打断了

纪轻轻的思绪。


她抬头一看,走进来的人正是陆励行。


男人剑眉星目,英俊挺拔,微冷的丹凤眼晲过来,让人挪不开眼。


“发布会一个小时后开始,你准备好了没有?”


陆励行淡淡的一句话,将

纪轻轻愣神中拉回来。


她微微一笑:“小叔,你都还没有恭喜我的新书大卖呢。”


在这个世界,她是个小说家,也是个演员,这次的发布会是她新书《星辰荣光》被改拍成电视剧。


而陆励行就是剧本拍摄的导演,同时也是满贯影帝,陆氏娱乐总裁。


也是……她喜欢了十年的人。


陆励行把手里的文件递给

纪轻轻,如她所愿说了句:“恭喜。”


还不等

纪轻轻接话,又听他说:“这次拍摄,剧组请了其他人做编导,你看看剧情修改的地方。”


纪轻轻脸上的笑容淡下,没有哪个作者会愿意别人改编自己的书。


更何况,《星辰荣光》这本书承载着她所有的爱恋,她将无法对陆励行宣之于口的情愫都写进了书里。


书里面的一字一句,都是她的青春。


可是陆励行却没有给

纪轻轻拒绝的机会,直接把文件放在桌上:“没有问题就签字。”


说完,他就匆匆离开。


这两年转行做导演后,陆励行越来越忙了,只要不是同在一个剧组拍戏,她就会一两个月见不到他。


纪轻轻望着陆励行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门口,

纪轻轻才一页一页翻开合同。


合同内指明剧情删改的地方有很多,但

纪轻轻想着,反正陆励行每一部戏的女主都会用自己,自己参演这本书,也能够弥补剧情删改的遗憾了。


一个小时后。


纪轻轻签好字,从休息室中走了出来,《星辰荣光》电视剧宣传会正式开始。


如同从前那样,

纪轻轻和陆励行并肩站在台上,为记者们答疑。


两人配合默契,有条不紊,提问很快到了尾声。


“纪小姐,网上传言,这本书是你以自己和陆影帝为模板刻画的男女主,请问确实如此吗?”


纪轻轻心头一紧,而后悄然侧眸看向身边一身墨色西装,面容清冷的陆励行。


恰好陆励行也给她递来话筒,两人四目相对,他的眸色黑沉,这一瞬

纪轻轻仿佛感觉自己隐藏的心思被陆励行看穿。


她匆忙接过话筒,囫囵回答:“一千个人看书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谢谢大家喜欢我的书,同时也谢谢大家关注《星辰荣光》搬上屏幕。”


话落,记者又扭头冲陆励行头提问。


“陆影帝转行做导演两年,每一部戏的女主都是纪小姐,这本书也是纪小姐自己写的,所以《星辰荣光》这部剧的女主依然是纪小姐吗?”


纪轻轻转头微笑看着陆励行,也等着他回答。


然而,陆励行拿起话筒,却回答——


“不,女主角是秦子芸。”


纪轻轻一瞬如坠冰窖。


她穿书重生到这个世界,如果说陆励行是这里的男主,那秦子芸,就是书中原本的天命女主


纪轻轻十九岁那年觉醒记忆的时候,就去查了秦子芸。


只是秦子芸跟陆励行虽然是出同门,但是并没有什么交集,而且当年秦子芸拿了影后的桂冠之后为爱隐退,都结了婚生了孩子。


所以,

纪轻轻以为小说是小说,自己生活的这个世界是真实的。


也以为,秦子芸和陆励行不会再有关系。


从十九岁到现在,整整四年,她为了追随陆励行的脚步,也进了娱乐圈。


她一直坚信,日久天长之后,陆励行会慢慢接受自己。


却没想到,现实给了她狠狠的一击。


一直到发布会结束,休息间。


纪轻轻望着坐在沙发上解着袖扣的男人,犹豫了片刻终还是出声问:“小叔,请秦子芸做女主角……是什么时候决定的?”


陆励行眼都未抬:“一周前。”


刹那间,

纪轻轻喉间一涩,有些干痛。


这一周她给他打了无数个电话,可陆励行从未跟她提起过半个字。


是他们疏离了,还是他认为这些事自己根本无权知晓?


好不容易才压下心底涩意,

纪轻轻抿了抿唇:“那为什么不要我——”


话没说完,却被陆励行皱眉打断:“《星辰荣光》这部剧,你不合适。”


纪轻轻狠狠一怔。


她从来不知道,原来陆励行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这么伤人。


连记者们都知道,《星辰荣光》是她用自己为模板写的书,可是他竟然说她不适合出演?


自己把对他的满腔的爱恋写进书里,他却要别的女人来演?


片刻,见

纪轻轻久久不回声,陆励行抬眸看她。


瞧出她情绪不对,他刚要开口,休息室的门却被敲响。


一身优雅蓝色长裙的秦子芸推门而入,笑容温婉:“师兄,还没收拾好吗?”


视线一转,她看见站在一边的

纪轻轻,挑了下眉:“阿

茉也在呀,我和师兄约好去看拍摄场地,一起吗?”


纪轻轻刚要回答,却听陆励行先一步回答:“她不参与这次拍摄,没必要去。”


纪轻轻心头一刺,不由攥紧背在身后的手。


秦子芸笑了笑:“那可惜了,师兄,我们走吧。”


“嗯。”陆励行低低应了声,拿起外套向外走去。


临出门前,他回头看向

纪轻轻:“你早点回家休息。”


话落,便抬步离去。


纪轻轻站在原地,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心脏像是被泡在冷水里,怎么都暖不回来。


她没有马上回家,而是戴上口罩,独自去了一家从前和陆励行经常光陆的咖啡厅。


她坐在同样的座位,点了一杯卡布奇诺给自己,一杯拿铁放在对面。


喝着同样的咖啡,只是少了陆励行,好像什么都不对。


纪轻轻望着窗外,她的情绪还不到落泪,憋在心口不上不下实在难受。


等到卡布奇诺凉透了,

纪轻轻最终还是点开手机,搜索‘秦子芸’的词条。


率先跳出来的,就是‘秦子芸离婚复出’的消息。


纪轻轻心头骤然升腾惶恐,接着手机上就自动弹出一条热搜——


“影帝陆励行与昔日影后秦子芸单独幽会,疑似恋情爆光!”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