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烟若司空宸
  • 顾烟若司空宸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顾烟若
  • 更新:2022-09-10 08:53:00
  • 最新章节:顾烟若司空宸第6章
继续看书
帝后大婚,身为臣相之女的顾烟若坐着三十二抬凤撵进入皇城。然而她怎么也没想到,皇城里等待她的不是她的夫君,而是手持弓箭的御林军!黑压压的御林军将送亲的队伍包围住,而她最爱的男人,新帝司空宸站在城楼之上,脸上只有冰冷和狠厉。“司空哥哥,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顾烟若不敢相信这个昨日才将她抱在怀中,喊着她心肝宝贝的男人,今日却要杀她和顾家所有人。

《顾烟若司空宸》精彩片段

帝后大婚,身为臣相之女的顾烟若坐着三十二抬凤撵进入皇城。


然而她怎么也没想到,皇城里等待她的不是她的夫君,而是手持弓箭的御林军!


黑压压的御林军将送亲的队伍包围住,而她最爱的男人,新帝司空宸站在城楼之上,脸上只有冰冷和狠厉。


“司空哥哥,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顾烟若不敢相信这个昨日才将她抱在怀中,喊着她心肝宝贝的男人,今日却要杀她和顾家所有人。


送亲的队伍里有她的父亲和她的所有亲人啊!


司空宸没有多看她一眼,而是拔剑下令:“放箭!”


“不!”


顾烟若慌乱大喊,可一切都来不及了。


漫天黑羽如同雨水一般飞射过来,纷纷射中了迎亲的队伍。


就在前一刻还期盼她当上皇后能光耀门脉的亲人,此刻全都倒在她的面前。


父亲更是为了她挡箭后被一箭射穿身体。


顾烟若从凤撵上蹒跚地下来,跪在地上拼命磕头,“司空哥哥,你不要杀我家人。我若是做错了什么事情,你是杀我一个人就好了。放过他们。”


她磕得用力,白皙的额头上全是鲜血,头上的凤冠早已经散落在地上。


鲜血沿着她的额头流淌到嘴角,再滚落往下染红了她的喜袍。


她的眼前出现了一双明黄色的靴子。


顾烟若抬起头去碰来人的鞋子,眼里满是绝望,“司空哥哥,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我全家!”


下一瞬她身上的喜袍被撕得粉碎,露出里面粉色的肚兜,整个人被司空宸压在怀里。


“不要……”


顾烟若深爱着司空宸,哪怕没有成亲,她就已经是他的女人了。


可现在她却拼命挣扎着,不让他的手碰她。


他怎么能当着她父亲家人和这么多人的面羞辱她!


“不要?是谁每次进宫到御书房里都要陪朕欢好几个时辰才走的?又是谁每夜只穿着肚兜陪朕在御花园翻云覆雨的?”


“现在倒是装出一副冰清玉洁的样子,装给你那要死的爹看?”


说着司空宸把顾烟若拖到了半死不活的顾方远面前。


顾方远身中数箭,此刻已经奄奄一息了。


司空宸垂下眼帘,并冷地看着曾经权倾朝野的顾臣相,“顾方远,好好看看,这便是你捧在掌心上,唯一的女儿。看看她是如何被朕玩弄的!”


砰——


顾方远老泪纵横,想要起身可浑身是血的他还没站起又重重地倒在地上。


顾烟若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画面,她强撑着笑容,“司空哥哥,这不是真的对不对?”


“呵,顾烟若,你去问问你父亲,朕的父皇是如何死的?他把持朝野多年,狼子野心,若非朕装作平庸无能,又岂能活到今日?”


“顾方远,你以为朕是真心想娶你的女儿?”


司空宸掰过顾烟若的下巴,逼迫她无助的脸对着顾方远,“朕从未爱过她,更没想过娶她,她不过是朕用来消除你戒备的工具而已。多看她一眼都让朕觉得恶心!”


顾烟若心脏像是被插了无数把利剑。


她和司空宸青梅竹马,从十三岁就爱着他,到如今已经六年了。


她爱了他整整六年!


原来在他的眼里,她不过是个工具而已!


顾烟若更没有想到的是,在顾家满门被杀,他父亲奄奄一息时,她又被关进了天牢。


罪名是通敌叛国!


顾烟若深爱着司空宸,她爱他爱到连尊严都不要,又怎么可能通敌叛国?


牢门外传来脚步声,明黄色的靴子出现在她的眼前。


“皇上,我是冤枉的!”


顾烟若站起身,抓住牢门,大声地呼喊着。


然而她爱了六年,爱到连命都不要的男人,嘴里说出了让她最绝望的话。


“朕知道你是冤枉。因为那些从臣相府搜到的信件都是朕派人放进去的。”


司空宸毫不留情地说着。


顾烟若无力地跌坐在地上,她原以为司空宸出现会看在六年的情分上饶她一命。


可没想到真正想要她死的人竟然是他!


司空宸一步步走到她的面前,依旧俊美无双的脸上满是癫狂的笑容。


“顾烟若,知道吗?朕看到你现在这要哭的模样就想笑。顾方远的女儿也会有今天。”


司空宸走进牢房,抓住缩在角落里的她,“你知道吗?朕十岁那年躲在御书房的桌案下,亲眼看到朕的父皇被你父亲斩断了脑袋。这种弑君之臣就该千刀万剐,可朝堂上都是他的人。”


“不过老天有眼,顾方远狼子野心偏生在有你这个女儿后伤了根基不能生育。”


顾烟若从来不知道司空宸和父亲之间有这样的血海深仇。她一直以为父亲是辅佐三代帝王的肱股之臣。


“皇上,看在我们六年的情分,放过我好不好?”


她低下头,卑微到了极点。


曾经她是臣相之女,是未来的皇后,什么时候有过这样卑微的姿态。


可经历了昨天,她知道在司空宸的眼里她什么都不是。


“顾烟若,你但凡还有些自知之明都不该来求朕。”


司空宸眼底只剩下冷漠。


“六年的时间,哪怕皇上养一条狗也该养出感情了吧?”


顾烟若扯着他的衣袖,哀求着。


司空宸拂袖甩开她,“顾方远的女儿连狗都不如。”


顾烟若呼吸都在疼,她解开身上的衣服,她身上甚至还穿着封后的吉服。


“只要皇上肯放了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吉服下的肌肤白皙胜雪,顾烟若身为京城第一美人,无论是脸还是身段都是无人可比的。


司空宸狠狠掐住她的下巴,“你以为朕要什么女人没有?”


“别的女人哪有我好?”顾烟若强撑笑意,“我做了皇上六年的女人,皇上喜欢什么,我一清二楚。就算皇上再恶心我,也是喜欢我的身子不是吗?”


她知道身为女子,不应该在出嫁前与人同房,可她还是做了司空宸的女人。


六年来,彼此都太熟悉了。顾烟若的手指很快就将司空宸撩拨得火热。


“顾烟若,你还真是不知羞耻。”


司空宸的话就像是黑羽箭一样刺到她的胸口。


他真的好狠,完全不念六年的感情。


顾烟若抬起头,脸上强扯出一抹笑容,“只要皇上绕了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她抬手解开了身上最后的遮挡。


顾烟若赤果地推在地上,他连多看她一眼都觉得恶心。


又怎么可能再碰她?


父亲身受重伤,顾烟若又被关在天牢里。


她怎能不担心?


三日后,顾烟若穿着囚服戴着镣铐被押上公堂。


她深爱的男人就坐在公堂之上,她知道他过来只是为了看她凄惨的下场。


“这些信件都是从你闺房搜出来的,罪女顾烟若,你作何解释!”


刑部侍郎将雪花一样的书信扔到顾烟若面前。


顾烟若捡起地上的书信,绝望道:“原来你让我教四皇子写字,就是为了今天?让他模仿我的字迹写出这些通敌叛国的信件?”


顾烟若呼吸一窒,胸口撕裂般疼痛。


“恐怕不止这些信件吧。我父亲的下属突然离开京城,也是皇上命人模仿我的手笔给他们传递的假消息吧?”


她胸口疼得直不起腰。


还有什么比被自己最爱的男人利用,害死自己亲人更痛苦的事?


父亲杀死先帝的事情她并不知道,可自从娘亲去世后,父亲一直对她疼爱有加。


她必须要还自己清白,然后去救父亲。


“这些信件都不是我写的。我写的字在落款时都会在最后加上一点。可这些信件上都没有!”


顾烟若冷静反驳,身为臣相之女,她又和司空宸在一起六年,她学到的东西倒是不少的。


顾烟若看着坐在一旁听审的司空宸,“皇上当真这般无情?民女一旦被判处通敌叛国,轻则被充为官妓,重则被五马分尸。皇上当真一点不在乎吗?”


她死死地看着司空宸,想从他的严重看到一丝动容。


然而他的脸上除了冷漠什么都没有。


“顾烟若,朕要做的事情没有人可以阻拦。在你被判处之前,朕可以看在你差一点入宫的份上,让你来皇宫喝杯朕与新后的喜酒。”


顾烟若疼得浑身颤抖,“你说什么,你与新后的喜酒?”


司空宸冷笑:“难不成朕的婚事还要同你商量?”


顾烟若苦笑,他从一开始接近她,就只是为了放松她爹爹的戒备,又怎会同她商量婚姻大事?


这六年来,他身为帝王身边却从未有过别的女子,给了她一个错觉,让她误以为他此生只会爱她一人。


原来现实是如此的残忍。


就在这时,御林军侍卫统领匆忙进来,“启禀皇上,罪臣顾方远在牢中气绝身亡。”


顾烟若一直担忧父亲中箭后无人照料,如今在真的听到父亲身亡的消息后反而平静下来。


她的双眸仿佛枯井一般,淡漠地望着坐在堂上的刑部侍郎。


“大人,民女方才说谎了。那些信件都是民女一个字一个字亲手写下的。民女通敌叛国罪该万死!”


“还请各位大人从重出发!”


顾烟若在堂前重重磕头,随后麻木地望向那个她深爱了六年的男人。


她努力扯出一抹笑容,只是透明的泪水不断地从她的眼里滚落。


“皇上,我父亲死了,同先帝一样去世了。我顾家满门在我大婚当日被黑羽军射杀,而我也要被判处极刑了。我父亲欠你的,算不算还清了?”


“这六年来,你对我的利用,我从不怪你。”


“从此之后,你我形同陌路。”


“就当你我从不相识。”


顾烟若眼前涌出两行血泪,声音哽咽而又坚定,“各位大人,民女认罪!”


民女认罪!


司空宸在听到这几个字时,脑袋里突然一片空白。


“从此之后,你我形同陌路。”


形同陌路?


“就当你我从不相识。”


司空宸抬步从刑部离开,脚下步履虚浮差点站不稳。


她是顾方远的女儿,本来就有罪!


他不需要因为污蔑她而愧疚!


从此之后,他司空宸的生命里在没有顾烟若这个女人!


刑部侍郎当堂判决。


“罪臣顾方远之女顾烟若,通敌叛国罪该万死。但念其并未做出有损国运之事,将其充为官妓,此生不得赎身。”


——


炎州,青楼。


啪——


顾烟若的身上挨了重重十几鞭,她的身体摔倒在地上,鲜血将整个地板染红。


老鸨揪住她的头发,恶狠狠道:“你以为你还是高贵的皇后娘娘?到了我百花楼,你就是最下贱的妓女!”


“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接客!”


顾烟若声音坚定,她就算是死也绝不会任人玩弄。


“不接客是吧?从今天开始不许给顾烟若吃喝,她什么时候肯接客,什么时候给她吃的。”


老鸨是真的打算饿死她。


顾烟若被绑在百花楼的院子里,三天三夜没有吃过一粒米,也没有喝过一滴水。


她脸色苍白,嘴唇干裂,眼前的意识越发地模糊。


最后她晕了过去,等她再醒来时眼前漆黑一片。


“你就算是死,也要先接了客再死!”


老鸨狠厉的声音在她耳边传来,顾烟若的耳朵一疼被老鸨狠狠地揪住。


鲜血从耳垂上涌出,身上的疼痛时其次,一个可怕的念头涌了上来。


“为什么不点蜡烛?”


顾烟若想要起身,又重重地倒在地上。


“大白天的点什么蜡烛?”


老鸨说完,觉察不对,用手在顾烟若的眼前挥舞。


然而那双曾经灿烂如同星子的眼眸,此刻动也不动,死水一般。


顾烟若反应过来她的眼睛看不见了。


双目失明的妓女在青楼里卖不出好的价钱,老鸨怕顾烟若真的死了没有办法同朝廷交差,她索性只让顾烟若弹奏古筝做个清倌。


很快顾烟若发现了另一件让她绝望的事情。


她怀孕了。


和司空宸在一起六年,之前一直都喝了避子汤,只有在大婚前夜,她想着自己即将成为他的皇后也该生孩子了,便倒掉了避子汤。


却不想就是这一夜让她有了身孕。


直到林哲找到她时,她才看到了希望。


青楼厢房里,顾烟若对林哲说:“林大哥,帮帮我。”


林哲看到双目失明的顾烟若,气得浑身颤抖,“你的眼睛怎么会变成这样?司空宸怎么可以这么对你!”


“林大哥,都已经过去了。以前的事情不要再提了。”


“凭什么?当初司空宸警告我离开你,我以为他是真心爱你,我才离开京城的!可你却变成了这样!你本应该是皇后!”


林哲气得浑身颤抖。


顾烟若苦涩一笑,“是我父亲欠他的,还好我现在已经还清了。”


林哲本来还想再说什么,可面对双目失明的顾烟若,他终究还是将话咽了下去。


顾烟若道:“林大哥,我有了身孕了。如果这个孩子在青楼出生,他将来也会是贱籍,你帮我把孩子带走好不好?”


“司空宸的孩子?”


“是。”


“那就打掉!他把你害成这样,这个孩子不要也罢!”


“林大哥,我的身体已经变成这样。恐怕以后也难以再有孩子了,这个孩子是我唯一的亲人。”


顾烟若泪流满面。


“我答应你。”


——


几个月后,顾烟若难产,林哲找来的大夫叹了口气,“刚挖了心头血,又双目失明。能生下这孩子实属奇迹。”


挖了心头血。


顾烟若在昏迷前,隐隐听到大夫说的话。


她曾经贴在司空宸的胸口喃喃道:“司空哥哥,我为了你可以连命都不要。你可不可以再多爱我一点点。”


司空宸,恐怕你连爱都没有爱过我吧。


还好,我们已经两清了。


五年后。


顾烟若在丫鬟的搀扶下,戴着斗笠到了知府的府中。


她靠着一手出手的琴艺成为了炎州第一艺伎。


听青楼的老鸨说今日知府的府中来了一名贵客,要她亲自前去弹奏。


顾烟若走进大厅,恭敬地行礼,“民女参见大人。”


今日坐在台上的人除了知府外,还有一个穿着紫色蟒袍头戴莲花冠俊美贵气的男人。


饶是镇定,司空宸握着酒杯的手指还颤抖了起来,“顾烟若。”


“这位贵人的声音有些耳熟,可是认识我?”


顾烟若闻声望向了主座的男人。


司空宸一眼就看出了顾烟若的双眼有问题。


“你的眼睛怎么回事?”


司空宸半眯着狭长的丹凤眼,死死地看着她。


好似有什么东西,尖尖的扎到他的胸口,让他感觉有些疼。


他想要从她的脸上看出装瞎的痕迹,可那双枯井一样黯淡无光的眸子怎么看都不是装的。


顾烟若勾唇一笑,“大人可是嫌弃我是个瞎子?不过大人大可不必担心,我虽然双目失明,但丝毫不影响我弹奏曲子。”


她抱着琴在丫鬟的搀扶下坐在琴桌后,开始弹奏曲子。


“皇上,您听。这曲子相当精妙。这顾娘子不止弹得一手好琴,这脸也是极美的。除了看不见,简直就是一个尤物。”


知府见司空宸目不转睛地望着顾烟若,他立刻心领神会。“皇上若是喜欢,等一会儿宴会结束。便让这顾娘子前去侍寝……”


砰——


司空宸手中的酒盏被捏得粉碎,“全都滚出去!”


顾烟若抱起琴也准备离开,然而她才起身就被司空宸捏住了手腕,“我允许你走了吗?”


“大人,若是还想听琴。奴家留下来便是。”


顾烟若留了下来,即便她双目失明也知道整个大厅里就只剩下她和他两人。


“大人,可是想做些别的?”


她的手指沿着司空宸的手往上,一下下抚摸着他的喉结,“大人,奴家不止弹得一手好琴,别的也什么都不会。”


司空宸的脸色瞬间比刚才还要冰冷。


“虽然奴家双目失明,但会的可不比任何人少。”


顾烟若妖娆一笑。


司空宸的胸口好似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刺入,扎得他呼吸都在疼。


他抓住顾烟若作乱的手,用力甩开,“滚出去!”


顾烟若非但没走,反而轻笑起来,只是那双眼睛依旧黯淡无光。


“大人可是嫌弃奴家贱籍出身,比不得外面那些干净的女子?”她脸上的笑容更加妩媚,“但外面的女子哪里有奴家这些青楼女子手段多,大人也可以放心玩,玩坏了都无所谓。”


司空宸的脸色更加难看。


他以为再见到顾烟若时,无论她变成什么样子都和他无关。


他甚至想过在看到仇人的女人下场凄惨时,他说不定会更加愉悦。


三年前他没有杀她,就是想让她生不如死。


可在看到她沦落成低贱的妓女时,他反而高兴不起来了。


顾烟若笑着当着他的面,数量地脱下了外衫。


帝后大婚,身为臣相之女的顾烟若坐着三十二抬凤撵进入皇城。

然而她怎么也没想到,皇城里等待她的不是她的夫君,而是手持弓箭的御林军!

黑压压的御林军将送亲的队伍包围住,而她最爱的男人,新帝司空宸站在城楼之上,脸上只有冰冷和狠厉。

“司空哥哥,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顾烟若不敢相信这个昨日才将她抱在怀中,喊着她心肝宝贝的男人,今日却要杀她和顾家所有人。

送亲的队伍里有她的父亲和她的所有亲人啊!

司空宸没有多看她一眼,而是拔剑下令:“放箭!”

“不!”

顾烟若慌乱大喊,可一切都来不及了。

漫天黑羽如同雨水一般飞射过来,纷纷射中了迎亲的队伍。

就在前一刻还期盼她当上皇后能光耀门脉的亲人,此刻全都倒在她的面前。

父亲更是为了她挡箭后被一箭射穿身体。

顾烟若从凤撵上蹒跚地下来,跪在地上拼命磕头,“司空哥哥,你不要杀我家人。我若是做错了什么事情,你是杀我一个人就好了。放过他们。”

她磕得用力,白皙的额头上全是鲜血,头上的凤冠早已经散落在地上。

鲜血沿着她的额头流淌到嘴角,再滚落往下染红了她的喜袍。

她的眼前出现了一双明黄色的靴子。

顾烟若抬起头去碰来人的鞋子,眼里满是绝望,“司空哥哥,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我全家!”

下一瞬她身上的喜袍被撕得粉碎,露出里面粉色的肚兜,整个人被司空宸压在怀里。

“不要……”

顾烟若深爱着司空宸,哪怕没有成亲,她就已经是他的女人了。

可现在她却拼命挣扎着,不让他的手碰她。

他怎么能当着她父亲家人和这么多人的面羞辱她!

“不要?是谁每次进宫到御书房里都要陪朕欢好几个时辰才走的?又是谁每夜只穿着肚兜陪朕在御花园翻云覆雨的?”

“现在倒是装出一副冰清玉洁的样子,装给你那要死的爹看?”

说着司空宸把顾烟若拖到了半死不活的顾方远面前。

顾方远身中数箭,此刻已经奄奄一息了。

司空宸垂下眼帘,并冷地看着曾经权倾朝野的顾臣相,“顾方远,好好看看,这便是你捧在掌心上,唯一的女儿。看看她是如何被朕玩弄的!”

砰——

顾方远老泪纵横,想要起身可浑身是血的他还没站起又重重地倒在地上。

顾烟若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画面,她强撑着笑容,“司空哥哥,这不是真的对不对?”

“呵,顾烟若,你去问问你父亲,朕的父皇是如何死的?他把持朝野多年,狼子野心,若非朕装作平庸无能,又岂能活到今日?”

“顾方远,你以为朕是真心想娶你的女儿?”

司空宸掰过顾烟若的下巴,逼迫她无助的脸对着顾方远,“朕从未爱过她,更没想过娶她,她不过是朕用来消除你戒备的工具而已。多看她一眼都让朕觉得恶心!”

顾烟若心脏像是被插了无数把利剑。

她和司空宸青梅竹马,从十三岁就爱着他,到如今已经六年了。

她爱了他整整六年!

原来在他的眼里,她不过是个工具而已!

顾烟若更没有想到的是,在顾家满门被杀,他父亲奄奄一息时,她又被关进了天牢。

罪名是通敌叛国!

顾烟若深爱着司空宸,她爱他爱到连尊严都不要,又怎么可能通敌叛国?

牢门外传来脚步声,明黄色的靴子出现在她的眼前。

“皇上,我是冤枉的!”

顾烟若站起身,抓住牢门,大声地呼喊着。

然而她爱了六年,爱到连命都不要的男人,嘴里说出了让她最绝望的话。

“朕知道你是冤枉。因为那些从臣相府搜到的信件都是朕派人放进去的。”

司空宸毫不留情地说着。

顾烟若无力地跌坐在地上,她原以为司空宸出现会看在六年的情分上饶她一命。

可没想到真正想要她死的人竟然是他!

司空宸一步步走到她的面前,依旧俊美无双的脸上满是癫狂的笑容。

“顾烟若,知道吗?朕看到你现在这要哭的模样就想笑。顾方远的女儿也会有今天。”

司空宸走进牢房,抓住缩在角落里的她,“你知道吗?朕十岁那年躲在御书房的桌案下,亲眼看到朕的父皇被你父亲斩断了脑袋。这种弑君之臣就该千刀万剐,可朝堂上都是他的人。”

“不过老天有眼,顾方远狼子野心偏生在有你这个女儿后伤了根基不能生育。”

顾烟若从来不知道司空宸和父亲之间有这样的血海深仇。她一直以为父亲是辅佐三代帝王的肱股之臣。

“皇上,看在我们六年的情分,放过我好不好?”

她低下头,卑微到了极点。


曾经她是臣相之女,是未来的皇后,什么时候有过这样卑微的姿态。

可经历了昨天,她知道在司空宸的眼里她什么都不是。

“顾烟若,你但凡还有些自知之明都不该来求朕。”

司空宸眼底只剩下冷漠。

“六年的时间,哪怕皇上养一条狗也该养出感情了吧?”

顾烟若扯着他的衣袖,哀求着。

司空宸拂袖甩开她,“顾方远的女儿连狗都不如。”

顾烟若呼吸都在疼,她解开身上的衣服,她身上甚至还穿着封后的吉服。

“只要皇上肯放了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吉服下的肌肤白皙胜雪,顾烟若身为京城第一美人,无论是脸还是身段都是无人可比的。

司空宸狠狠掐住她的下巴,“你以为朕要什么女人没有?”

“别的女人哪有我好?”顾烟若强撑笑意,“我做了皇上六年的女人,皇上喜欢什么,我一清二楚。就算皇上再恶心我,也是喜欢我的身子不是吗?”

她知道身为女子,不应该在出嫁前与人同房,可她还是做了司空宸的女人。

六年来,彼此都太熟悉了。顾烟若的手指很快就将司空宸撩拨得火热。

“顾烟若,你还真是不知羞耻。”

司空宸的话就像是黑羽箭一样刺到她的胸口。

他真的好狠,完全不念六年的感情。

顾烟若抬起头,脸上强扯出一抹笑容,“只要皇上绕了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她抬手解开了身上最后的遮挡。

顾烟若赤果地推在地上,他连多看她一眼都觉得恶心。

又怎么可能再碰她?

父亲身受重伤,顾烟若又被关在天牢里。

她怎能不担心?

三日后,顾烟若穿着囚服戴着镣铐被押上公堂。

她深爱的男人就坐在公堂之上,她知道他过来只是为了看她凄惨的下场。

“这些信件都是从你闺房搜出来的,罪女顾烟若,你作何解释!”

刑部侍郎将雪花一样的书信扔到顾烟若面前。

顾烟若捡起地上的书信,绝望道:“原来你让我教四皇子写字,就是为了今天?让他模仿我的字迹写出这些通敌叛国的信件?”

顾烟若呼吸一窒,胸口撕裂般疼痛。

“恐怕不止这些信件吧。我父亲的下属突然离开京城,也是皇上命人模仿我的手笔给他们传递的假消息吧?”

她胸口疼得直不起腰。

还有什么比被自己最爱的男人利用,害死自己亲人更痛苦的事?

父亲杀死先帝的事情她并不知道,可自从娘亲去世后,父亲一直对她疼爱有加。

她必须要还自己清白,然后去救父亲。

“这些信件都不是我写的。我写的字在落款时都会在最后加上一点。可这些信件上都没有!”

顾烟若冷静反驳,身为臣相之女,她又和司空宸在一起六年,她学到的东西倒是不少的。

顾烟若看着坐在一旁听审的司空宸,“皇上当真这般无情?民女一旦被判处通敌叛国,轻则被充为官妓,重则被五马分尸。皇上当真一点不在乎吗?”

她死死地看着司空宸,想从他的严重看到一丝动容。

然而他的脸上除了冷漠什么都没有。

“顾烟若,朕要做的事情没有人可以阻拦。在你被判处之前,朕可以看在你差一点入宫的份上,让你来皇宫喝杯朕与新后的喜酒。”

顾烟若疼得浑身颤抖,“你说什么,你与新后的喜酒?”

司空宸冷笑:“难不成朕的婚事还要同你商量?”

顾烟若苦笑,他从一开始接近她,就只是为了放松她爹爹的戒备,又怎会同她商量婚姻大事?

这六年来,他身为帝王身边却从未有过别的女子,给了她一个错觉,让她误以为他此生只会爱她一人。


原来现实是如此的残忍。

就在这时,御林军侍卫统领匆忙进来,“启禀皇上,罪臣顾方远在牢中气绝身亡。”

顾烟若一直担忧父亲中箭后无人照料,如今在真的听到父亲身亡的消息后反而平静下来。

她的双眸仿佛枯井一般,淡漠地望着坐在堂上的刑部侍郎。

“大人,民女方才说谎了。那些信件都是民女一个字一个字亲手写下的。民女通敌叛国罪该万死!”

“还请各位大人从重出发!”

顾烟若在堂前重重磕头,随后麻木地望向那个她深爱了六年的男人。

她努力扯出一抹笑容,只是透明的泪水不断地从她的眼里滚落。

“皇上,我父亲死了,同先帝一样去世了。我顾家满门在我大婚当日被黑羽军射杀,而我也要被判处极刑了。我父亲欠你的,算不算还清了?”

“这六年来,你对我的利用,我从不怪你。”

“从此之后,你我形同陌路。”

“就当你我从不相识。”

顾烟若眼前涌出两行血泪,声音哽咽而又坚定,“各位大人,民女认罪!”

民女认罪!

司空宸在听到这几个字时,脑袋里突然一片空白。

“从此之后,你我形同陌路。”

形同陌路?

“就当你我从不相识。”

司空宸抬步从刑部离开,脚下步履虚浮差点站不稳。

她是顾方远的女儿,本来就有罪!

他不需要因为污蔑她而愧疚!

从此之后,他司空宸的生命里在没有顾烟若这个女人!

刑部侍郎当堂判决。

“罪臣顾方远之女顾烟若,通敌叛国罪该万死。但念其并未做出有损国运之事,将其充为官妓,此生不得赎身。”

——


炎州,青楼。

啪——

顾烟若的身上挨了重重十几鞭,她的身体摔倒在地上,鲜血将整个地板染红。

老鸨揪住她的头发,恶狠狠道:“你以为你还是高贵的皇后娘娘?到了我百花楼,你就是最下贱的妓女!”

“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接客!”

顾烟若声音坚定,她就算是死也绝不会任人玩弄。

“不接客是吧?从今天开始不许给顾烟若吃喝,她什么时候肯接客,什么时候给她吃的。”

老鸨是真的打算饿死她。

顾烟若被绑在百花楼的院子里,三天三夜没有吃过一粒米,也没有喝过一滴水。

她脸色苍白,嘴唇干裂,眼前的意识越发地模糊。

最后她晕了过去,等她再醒来时眼前漆黑一片。

“你就算是死,也要先接了客再死!”

老鸨狠厉的声音在她耳边传来,顾烟若的耳朵一疼被老鸨狠狠地揪住。

鲜血从耳垂上涌出,身上的疼痛时其次,一个可怕的念头涌了上来。

“为什么不点蜡烛?”

顾烟若想要起身,又重重地倒在地上。

“大白天的点什么蜡烛?”

老鸨说完,觉察不对,用手在顾烟若的眼前挥舞。

然而那双曾经灿烂如同星子的眼眸,此刻动也不动,死水一般。

顾烟若反应过来她的眼睛看不见了。

双目失明的妓女在青楼里卖不出好的价钱,老鸨怕顾烟若真的死了没有办法同朝宸交差,她索性只让顾烟若弹奏古筝做个清倌。

很快顾烟若发现了另一件让她绝望的事情。

她怀孕了。

和司空宸在一起六年,之前一直都喝了避子汤,只有在大婚前夜,她想着自己即将成为他的皇后也该生孩子了,便倒掉了避子汤。

却不想就是这一夜让她有了身孕。

直到林哲找到她时,她才看到了希望。

青楼厢房里,顾烟若对林哲说:“林大哥,帮帮我。”

林哲看到双目失明的顾烟若,气得浑身颤抖,“你的眼睛怎么会变成这样?司空宸怎么可以这么对你!”

“林大哥,都已经过去了。以前的事情不要再提了。”

“凭什么?当初司空宸警告我离开你,我以为他是真心爱你,我才离开京城的!可你却变成了这样!你本应该是皇后!”

林哲气得浑身颤抖。

顾烟若苦涩一笑,“是我父亲欠他的,还好我现在已经还清了。”

林哲本来还想再说什么,可面对双目失明的顾烟若,他终究还是将话咽了下去。

顾烟若道:“林大哥,我有了身孕了。如果这个孩子在青楼出生,他将来也会是贱籍,你帮我把孩子带走好不好?”

“司空宸的孩子?”

“是。”

“那就打掉!他把你害成这样,这个孩子不要也罢!”

“林大哥,我的身体已经变成这样。恐怕以后也难以再有孩子了,这个孩子是我唯一的亲人。”

顾烟若泪流满面。

“我答应你。”

——

几个月后,顾烟若难产,林哲找来的大夫叹了口气,“刚挖了心头血,又双目失明。能生下这孩子实属奇迹。”

挖了心头血。

顾烟若在昏迷前,隐隐听到大夫说的话。

她曾经贴在司空宸的胸口喃喃道:“司空哥哥,我为了你可以连命都不要。你可不可以再多爱我一点点。”

司空宸,恐怕你连爱都没有爱过我吧。

还好,我们已经两清了。

五年后。

顾烟若在丫鬟的搀扶下,戴着斗笠到了知府的府中。

她靠着一手出手的琴艺成为了炎州第一艺伎。

听青楼的老鸨说今日知府的府中来了一名贵客,要她亲自前去弹奏。

顾烟若走进大厅,恭敬地行礼,“民女参见大人。”

今日坐在台上的人除了知府外,还有一个穿着紫色蟒袍头戴莲花冠俊美贵气的男人。

饶是镇定,司空宸握着酒杯的手指还颤抖了起来,“顾烟若。”

“这位贵人的声音有些耳熟,可是认识我?”

顾烟若闻声望向了主座的男人。

司空宸一眼就看出了顾烟若的双眼有问题。

“你的眼睛怎么回事?”

司空宸半眯着狭长的丹凤眼,死死地看着她。

好似有什么东西,尖尖的扎到他的胸口,让他感觉有些疼。

他想要从她的脸上看出装瞎的痕迹,可那双枯井一样黯淡无光的眸子怎么看都不是装的。

顾烟若勾唇一笑,“大人可是嫌弃我是个瞎子?不过大人大可不必担心,我虽然双目失明,但丝毫不影响我弹奏曲子。”

她抱着琴在丫鬟的搀扶下坐在琴桌后,开始弹奏曲子。

“皇上,您听。这曲子相当精妙。这顾娘子不止弹得一手好琴,这脸也是极美的。除了看不见,简直就是一个尤物。”


知府见司空宸目不转睛地望着顾烟若,他立刻心领神会。“皇上若是喜欢,等一会儿宴会结束。便让这顾娘子前去侍寝……”

砰——

司空宸手中的酒盏被捏得粉碎,“全都滚出去!”

顾烟若抱起琴也准备离开,然而她才起身就被司空宸捏住了手腕,“我允许你走了吗?”

“大人,若是还想听琴。奴家留下来便是。”

顾烟若留了下来,即便她双目失明也知道整个大厅里就只剩下她和他两人。

“大人,可是想做些别的?”

她的手指沿着司空宸的手往上,一下下抚摸着他的喉结,“大人,奴家不止弹得一手好琴,别的也什么都不会。”

司空宸的脸色瞬间比刚才还要冰冷。

“虽然奴家双目失明,但会的可不比任何人少。”

顾烟若妖娆一笑。

司空宸的胸口好似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刺入,扎得他呼吸都在疼。

他抓住顾烟若作乱的手,用力甩开,“滚出去!”

顾烟若非但没走,反而轻笑起来,只是那双眼睛依旧黯淡无光。

“大人可是嫌弃奴家贱籍出身,比不得外面那些干净的女子?”她脸上的笑容更加妩媚,“但外面的女子哪里有奴家这些青楼女子手段多,大人也可以放心玩,玩坏了都无所谓。”

司空宸的脸色更加难看。

他以为再见到顾烟若时,无论她变成什么样子都和他无关。

他甚至想过在看到仇人的女人下场凄惨时,他说不定会更加愉悦。

三年前他没有杀她,就是想让她生不如死。

可在看到她沦落成低贱的妓女时,他反而高兴不起来了。

顾烟若笑着当着他的面,数量地脱下了外衫。

“奴家不骗人,大人可对奴家的身子满意?”

“滚远点。”

司空宸的脸色更加难看。

“大人难道不喜欢吗?”

顾烟若靠近他,手指一寸寸往下,最后到他火热的地方。

司空宸的呼吸变得急促,手指用力掐住顾烟若纤细柔软的腰。

时隔五年,她瘦得太多,腰细得仿佛一折就断。

“你在青楼接没接过客?”

顾烟若没有回答,脸上只是笑着。

这种含含糊糊的回答,让司空宸的胸口疼得更加厉害。

她被充为官妓,在青楼这种地方怎么可能干净?

顾烟若虽然双目失明,但她的这张脸和身段无人可及。

更何况就在刚才知府就暗示他,想睡这个女人随时都可以!

“到底有没有?”

司空宸再问了一遍。

顾烟若依旧什么话都不说

司空宸胸口升腾起一阵阵窒息的疼痛,抱起顾烟若大步朝着府里的客房走去。

哪怕他将她抱到大床上时,顾烟若依旧没有反抗。

明明他从一开始就只是在利用这个女人,即便她在青楼里曾经被无数男人碰过,这也和他没有关系。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