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忠犬王爷的掌中娇
  • 重生成忠犬王爷的掌中娇
  • 分类:美文同人
  • 作者:妄生
  • 更新:2024-06-02 23:44:00
  • 最新章节:第三十九章 般配
继续看书
她上一世,前半生风光,后半生人鬼不如,从北周最夺目的一颗明珠,变成了地上的污泥,人见人嫌。一朝身死,再次睁眼,却是重头来过。她该报仇的报仇的,该报恩的报恩。可是这其中的爱恨情仇,真真假假,让她一再崩溃。是他突然出现,来到了她的身边,用他的一颗炙热之心,温暖了她,支撑着她。她这才知道,原来那个人人敬畏的宁王,早就对她一心暗许,却因面对她无法克制的自卑,从未言明。幸而这一世,她知了他心意,不会再错过。

《重生成忠犬王爷的掌中娇》精彩片段

    第1章

    已经入冬了,温度急剧下降,大雪将整个京都裹上了一层银白的新衣。

    皇宫里各个宫中,早早的就备上了过冬用的炭火被褥,唯独一处不同。

    在皇宫一处偏僻的角落,一座宫殿静立在那儿。厚重的殿门,漆色斑驳,两个铜金门环历经风雨,生了铜锈,静静地挂在上面。

    轻轻推门而入,破财荒凉的场景映入眼帘。杂草丛生,门窗也是破烂不堪,蜘蛛网遍布,院中的那棵香樟树,因无人细心照料,满树的绿叶不见,只剩下那光秃秃的枯枝,上面覆着白雪。

    “好妹妹,这大冬天的,姐姐我怕你冻着,特意给你带了点炭火过来,来,给咱们的废后将炭火点上。”

    手下的那些奴才手脚也是麻利,很快就找来了一个炭盆,将黑炭给点上了。

    宫中的贵人,用的都是银丝炭,无烟,还暖和。

    可女人让人点的却是黑炭,烧起来不仅烟浓,还很呛鼻。这种炭,就连宫中的那些太监宫女都是不用的。

    炭烧了起来,浓烈刺鼻的黑烟立马充满了整个屋子,所有人的捂住了鼻子。

    躺在冰硬木板上的沈念汐,衣服破烂不堪,骨瘦如柴,发丝凌乱如杂草,泛着一层厚厚的油光,原来绝色的容貌疤痕遍布,如一条条恐怖的蜈蚣。

    身上也是多处伤痕,形状不一,露在空气中的脚腕处有一道深深的刀痕,里面的肉翻露在外面,都已经发出腐烂的气味了。

    她的脚筋早就被挑断了,被浓烈刺鼻得炭烟熏的头昏脑涨,喉间发疼,想逃离,却因为饿了多日,根本没有一点力气。就只能忍着,强烈的刺激,让沈念汐剧烈地咳嗽起来,仿佛是要将肺都给咳出来。

    沈念汐的狠辣目光穿过烟雾落在一身华服宫装的沈知婉身上,用力的开口道:“你杀了我!你有本事就杀了我啊!”

    嗓子像被什么烫伤过,发出的声音刺耳嘶哑,难听至极!

    沈知婉离浓烟站的较远,但不妨碍她听见沈念汐的声音。

    听完沈念汐的话,沈知婉捂着嘴角笑了起来,头上的金钗步摇随着她的动作相互碰撞,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

    “瞧妹妹说的这是什么话,姐姐我那么疼你,怎么舍得让你死呢,姐姐会让你,好好地活着,哈哈哈......”

    疼她?

    “哈哈哈......”

    沈念汐低低地笑了起来,满满的嘲讽。

    她的疼爱,就是毁了她的闺誉!

    她的疼爱,就是抢她的丈夫!

    她的疼爱,就是用滚烫的热水烫死她的孩子!就是用药毒坏她的嗓子!就是用刀划伤她的容貌!就是用刀挑断她的脚筋!

    将她囚禁在这冷宫里,每天换着花样的折磨她,羞辱她,这些她都能忍着,因为她的母亲还活在世上,她不能死,她不能抛下母亲一个人!

    可是为什么?她都这样了,她都已经从高坛跌入尘泥了,沈知婉为什么还是连她的母亲都不放过!

    她的母亲,那样美好,温柔的一个人,最后被人活活的欺辱而亡,暴尸荒野,被野兽分食,连个全尸都没有!

    母亲死了,贴心的姐妹远嫁不知结果,忠心耿耿的两个小丫头被卖入青楼,咬舌自尽,死后的尸体被剥皮抽筋!

    她什么都没了,什么都没了!

    她这样,还不如死了!可每每一想到死,她的脑海里就自动浮现出那些人惨死的模样,她又不想死了。

    她想熬着,熬到那些害她的人进入坟墓!

    可是,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体,别说熬到那些人死了,能不能熬到她三十岁,都是个难题。尽管如此,她还是心抱侥幸。

    沈念汐闭上眼,屏住呼吸,不让自己吸入过多浓烟。

    沈知婉见沈念汐没了动静,让人撤了炭火,待浓烟散尽,才踏步走到沈念汐的旁边,给身后的大宫女使了个眼神,让她上前查看。

    她可不想让沈念汐这么快就死了,才关了她两年而已,她还没玩够呢。

    大宫女忍着心里的呕吐感,将手伸到沈念汐的鼻下探了探,下一刻,沈念汐突然猛的睁开了眼,目露凶光的盯着大宫女,将大宫女吓的面色一白,后退了一大步。

    沈知婉见大宫女如此胆小,冰冷的睨了眼,让大宫女立马跪倒在地,浑身发抖着求饶:“贵妃娘娘饶命,贵妃娘娘饶命,奴婢不是故意的,饶命......”

    沈知婉冷哼一声,不再理她,转头看向凶狠瞪着她的沈念汐,嫣红的朱唇一张一合道:“妹妹不要这么瞪着姐姐我,你如今的下场,可不是本宫一手造成的,你的夫君也有一半,剩下的,就是你自己!”

    “如果不是你蠢,本宫与皇上的计划又怎会得逞,你的那些人也不会是那样的下场!”

    是啊,是她蠢!

    识人不清,引狼入室,才导致了她如今的田地,怪得了谁!

    沈念汐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不想说话,也不想与沈知婉再争执。

    看着沈念汐痛苦的样子,沈知婉心底是一阵没由来的快感!

    从小到大,她事事都被沈念汐压上一头,永远都是她沈念汐的陪衬!

    可谁会想到,曾经名动京城,艳绝京都的丞相府嫡小姐,最后会是这样的下场,活的还不如大街上的乞丐。

    沈知婉脸上的笑是怎么也压不下去,“妹妹,姐姐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你的外祖父郑国公,他不是死于中风,而是被人下了毒。”

    沈念汐又猛的睁开了眼,“是谁?!”

    “别急,姐姐我又不是不告诉你。”沈知婉扶了扶鬓边的步摇,“那个下毒的人,说来妹妹你也认识,他就是你母亲的大哥,你的大舅舅,现任的郑国公!”

    一声惊雷而下,震的沈念汐吐了一口血。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沈念汐目光漆黑一片,剧烈的震惊与不可置信在眼底如浪潮翻涌,胸口起伏跌宕,垂放在身侧的双手用力的攥紧,青筋暴起,如一条粗虫,看着骇人。

    “妹妹,姐姐我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你了,你是不是得好好感谢感谢姐姐我啊!哈哈哈哈…”

    沈知婉瞧着沈念汐这副痛苦的模样,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极致的愉悦中,以至于她脸上的表情有些扭曲。

    她摸了摸手腕上的玉镯,殷红如血的唇上扬,“皇上他深爱本宫,本宫离开他一会儿,皇上就会心急如焚,本宫就不继续打扰妹妹你了。摆驾回宫!”

    浩浩荡荡的来,又浩浩荡荡的离开。

    沈知婉一行人一走,整个冷宫一下子就冷清了下来,鹅毛大雪还在纷纷扬扬的下着,寂静无声。

    沈念汐被巨大的打击给刺激到了,整个人气息变得紊乱。她直直的望着那高空屋顶,眼珠像要瞪出来似的,双手紧紧攥住衣摆,起了极深的褶皱。

    她眼底是毁天灭地的恨,是怨,是不解。

    她外祖父与大舅是亲生父子,一直待大舅极好,大舅他为何下得了手?!

    她几乎无法想象她外祖父的心底的痛苦。

    呼吸越来越急促,整个身体如弓弦紧紧的绷住。

    可是慢慢的,慢慢的,她的气息淡了下去,眼皮也如千斤重一样,渐渐阖上,紧握成拳的双手也无力的松开。

    瞬间,空荡荡的屋里就没了声响,只有外面簌簌的落雪声。

    而后,不知道从哪里起了火,大火蔓延,将那座阴冷的冷宫烧了个干净......


三人一前一后的进了春芳斋,立刻惹来了众人的目光。

站在郑氏身边的冯氏看着两人几乎是并肩进来的沈念汐与郑耀,唇边的弧度深了深。

紧着,便听见身后有人悄悄的说话,“这郑大公子与沈二小姐这么瞧着,倒是有几分般配啊!”

“谁说不是呢,你们说,这郑夫人不让沈二小姐嫁入皇家,那这京城里的公子哥能与沈二小姐相配的首选人,怕不是这郑大公子。”

“这也不稀奇,毕竟两人是表兄妹,也能称得上是一句青梅竹马,若是沈二小姐嫁给这郑大公子,也算是亲上加亲了。”

冯氏听的心里舒坦,她儿子已经及冠了,是该娶亲了,她早前为他选妻,就有意沈念汐做她的儿媳。只是沈念汐容貌太过出色,又有那样的家世,她心里怕郑氏想让女儿嫁入皇家,一直也没敢开口,今日到好,一切似乎都是照顾着她儿子的。

她侧目去看身边的郑氏,却是瞧见她一如平常的微笑,心底也摸不透她的心思。

“汐儿好些日子没来了,没想到耀儿还惦记着他的汐儿表妹。”

冯氏笑着说了这么一句,便不再开口。

郑氏听了她的话,却是不做反应。这冯氏打的什么心思,她心底如明镜似的。

若是这郑耀是个品性好的,她也倒是不介意两人走得近些,只是可惜了……

目光意味深长的看了眼那俊逸的少年。

众人的目光都放在了那对看着如金童玉女般般配的少年少女身上,完全忽视了走在最前面的慕君染。

此刻慕君染听着身后的谈话,身边周围的气压有些低,目不斜视的往前走。

“汐表妹,再过些日子,便是你的及笄礼了,你想要什么礼物,我给你找来。”

郑耀生的好,尤其是那双眼睛,总是带着笑意,看着你的时候,总是会让人产生一种他对你很深情的感觉。

更别提他又是郑国府的大公子,气质礼仪无一不好,嘴又会说,这更是容易让人喜欢上他。

可偏偏只有沈念汐过滤掉了他的无形中散发的魅力,避他如蛇蝎。

她瞧见了那些人看着她与郑耀的目光,让她浑身不适,声音冷淡淡的开口:“我没什么喜欢的,无需大表哥费心了。”

她此刻恨不得脚下生风,离身边的人远远的。

可是前面有慕君染,人家身份摆在那里,也不能逾越了。

郑耀对她的冷淡并不放在心上,脸上的笑意未减分毫,“汐表妹是我最重要的人,对你,怎么会嫌麻烦呢。对了,前些日子,我新得了一颗上好的夜明珠,若是做礼送给汐表妹,不知道,汐表妹喜不喜欢?”

“随大表哥你。”沈念汐眸底已经染上了不耐,却是被她狠狠的压着。

前面的慕君染突然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朝一脸笑意的郑耀道:“你,给本王带路。”

沈念汐与郑耀具是一愣,然后都很快反应过来,郑耀抱歉的朝她笑了一下,便快步上前去,小心的给慕君染带路。

沈念汐虽然不知道慕君染怎么突然想让郑耀带路了,但是能把郑耀从她拉开,她也很感激他。

男眷女眷休息的地方不同,三人在岔路口分了道。

沈念汐无视掉那些打量的眼神,快步走到郑氏的身边,“母亲。”

郑氏拍了拍她的手,“刚刚你让素鸢那丫头一个人过来,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了。”

沈念汐知道郑氏是担心她,温柔的笑了笑,“母亲,这里是外祖父的地方,我能出什么事啊,我刚刚只是心情不好,随便走走,散散心罢了。害您担心,是女儿的不对,女儿在这里给您赔礼了。”

“你呀!”郑氏宠溺的轻点了一下她的鼻头。

一旁的冯氏见郑氏母女二人温馨的氛围,眸色微动,再瞧着沈念汐时,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些,她上前温言道:“汐儿怎么与你的大表哥遇上了?刚刚你大舅父还派人来我这儿问他去了哪里不见人影。”

沈念汐看着冯氏温慈的目光,心底冷冷一笑,面上却是规矩有礼的回她:“回大舅母话,我也是无意遇上的,大表哥他当时跟在宁王殿下身后。”

冯氏眸色一亮,这宁王可是当今圣上的宠臣,如果能和宁王攀上点关系,这可是大有好处。

其他人夫人闻言,看着冯氏的眼神又不同了。没想到这位纨绔风流的郑大公子倒是有几分眼识嘛,这么快就攀上宁王了。

冯氏能感受到其他夫人眼神的变化,脸上的笑灿烂了许多,“还是你大舅父多虑了,你大表哥他虽说平日有些不正经,但是正事他还是不马虎的。”

沈念汐面上表情不变,她知道冯氏这话是说给她听的。

郑耀出身国公府,是长房的嫡长子,可偏偏是个纨绔风流的,什么正事不做,每天流连烟花酒巷,红粉无数。

这京城里有女儿又疼女儿的,是都看不上郑耀做女婿的。

如今郑耀也到了该娶亲的年纪,冯氏自然也为他打算起来。

京城里的那么多贵女,冯氏一眼就看上了她,不,或许是说她身后的丞相府。

冯氏为了让她喜欢上她儿子,可谓用了不少的心思。

上一世,若不是出了变故,她怕是真的会嫁给郑耀这个恶心的人!

沈念汐可不愿听冯氏再对她说什么郑耀的好话,便向郑氏说了一声,去沈清宁那边了。

站在沈清宁身边的素鸢见她回来了,眼底一直浮着的担忧才然了,三步并作两步的上前,“二小姐,你终于回来了。害奴婢担心死了。”

沈念汐温柔安慰的摸了摸她的额头,“好了好了,这里又不是别的地方,你家二小姐不会出事的,不要担心了,我这不好好的回来了吗?”

素鸢觉得自己如果哭的话,在那么多面前,有些丢人,立刻止住哭意,“嗯,奴婢知道。”

沈念汐安慰完她,才走到沈清宁身边坐下,瞧见了她手里那朵快焉了的紫玉兰,想了想,便道:“宁儿,你若是喜欢紫玉兰,等回去,我与母亲说,让她叫人在你院子里种上一株。”

沈清宁浅浅的笑了,“谢谢二姐姐,你对宁儿真好。”

“谢什么,你是我妹妹,我不对你好,对谁好。”

沈清宁歪头弯了唇。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