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似火:宝贝,来亲亲!
  • 暖婚似火:宝贝,来亲亲!
  • 分类:美文同人
  • 作者:甜蛋蛋
  • 更新:2024-06-08 09:45:00
  • 最新章节:第30章 无动于衷
继续看书
亲眼目睹家人出事,她吓得自小失声,成了个不会说话的哑女,人见人欺,可就在所有人以为她会孤独终生时,却突然嫁给了全城最豪门的阔少。人前,他是气势逼人、冷酷无情的豪门大少!人后,他是活力充沛、疼爱老婆的宠妻狂魔!还能赚钱经商!终有一日,她忍无可忍,强烈抗议:“我要分房!”“恩,好”他邪气一笑,“老婆,分房可以,但是……”

《暖婚似火:宝贝,来亲亲!》精彩片段

    第1章

    是夜。

    装饰豪华的卧室,昏暗的灯光,烘托出夜的宁静与神秘。

    安好好端坐在精致的大床上,有些许的困倦。

    看着已经接近零点的钟表,安好好忍不住想,可能,今夜他不会来了。

    揉了揉有点发痛的脑袋,安好好躺在了那张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婚床上。

    “哒哒哒”听到楼梯的响声,浅眠的安好好立刻睁开了眼睛,迅速的支起身子。

    来人像是带着怒气,门哐的一声被踢开。

    一米八几的身高俯视着安好好,眼神中充满了藐视。

    安好好抬头打量着自己名义上的老公席城。

    暗光下的男人有一张俊美到让人神魂颠倒的脸,高挺的鼻梁彰显出他的尊贵,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阵阵的酒气,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安好好?这名字起的可真是名副其实。”席城看着自己的哑巴新娘,一字一句的说。

    安好好温顺的站着,不卑不亢,仿佛没有听懂席城语气里的嘲讽。

    “呦,看来不仅是个哑巴,还是个聋子。”席城见自己的讽刺没有奏效,又加重了语气。

    然而安好好依然不卑不亢的站着,面容上没有一丝的不悦。

    “不说话也好。”席城的唇角扬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眼底却冰冷一片。

    “安好好,我不想知道你使了什么手段让老爷子同意你嫁给我,别以为你成了席家少奶奶就麻雀变成凤凰了。麻雀永远都是麻雀。记住,我喜欢听话的女人,别妄想去老爷子那里告状,也别妄想插手我的事情。我不会承认你这个妻子,更不会爱上你。”

    说完,席城嫌弃的看了一眼安好好,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原本属于他们两人的新房。

    就是来立威的吗?

    听着窗外汽车离开的声音,安好好提起的一颗心慢慢落下。无奈的撇撇嘴,不紧不慢的躺到了婚床上。

    今天的婚礼,席城连一面都没有出现,但是安好好却没办法逃离,她全程被那种异样的眼神看了一天。

    饶是安好好心里素质再高,面对这样的一天,也真是累了。

    现在的安好好,就想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好好的休息。

    或许,别人面对如此尴尬的婚礼糟糕的新婚之夜,早就暴跳如雷。可是,对于安好好来说,这只不过是平静的湖面泛起的点点涟漪。

    因为,席城不爱她,她也不爱席城。

    他们本来就是陌生人而已。

    她没有必要去在乎别人的眼光,也没有心思去考虑席城的态度。

    安好好从小没有父母,是爷爷把她一手带大。听爷爷说,安好好的父母因为一场意外去世,而安好好也因为经历了那场意外变成了哑巴。

    那场意外,安好好的爷爷从未对安好好具体的说过。

    因为哑巴的缘故,安好好有些许的自卑。从小就比较清冷,不爱去争去抢一些东西。对任何事情,都是淡淡的态度。朋友,更是少之又少。唯一能让她动容的,也许只有她的爷爷了。

    然而就在一个月前,安好好的爷爷去世了。

    去世前,爷爷带着她见了个慈祥的老人,那个老人安好好在电视上见过,他是席氏的创始人席远。

    安好好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爷爷竟然认识这种大人物。

    两人谈话的时候,安好好的爷爷还特地把安好好支了出去。

    透过玻璃,她看到脸色阴沉的席城,出于对爷爷的关心,安好好紧紧的盯着屋里的两个老人。

    安好好因为自己哑巴的缘故,自学过一阵子唇语。她看到脸色阴沉的席远动了动嘴:“…………那场意外……丫头……哑巴。”

    毕竟没有系统的学过唇语,安好好只是模模糊糊的翻译出了几个字。

    与席远谈完话不久,安好好的爷爷就去世了。

    席远帮着安好好一起办了安好好爷爷的身后事。并且告诉安好好,以后他就是安好好的爷爷。

    安好好不明白为什么爷爷这么放心的把自己交给席远。

    席远只是解释说,自己曾经承过安好好爷爷一个很大的恩情。

    偷看了爷爷和席远的讲话的安好好,对于席远的话,抱有一些怀疑的态度。

    那场意外?或许,自己的爷爷也隐瞒了自己一些事情。

    也许爷爷是为了自己好吧。安好好采取她随遇而安的态度,既然爷爷不让自己知道,肯定是有他的道理。安好好相信爷爷是不会害自己的。

    安好好爷爷生前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给安好好找到一个可以相伴一生的人。

    爷爷不想安好好因为哑巴这个缺陷错失了自己一生的幸福。

    就在临终前,安好好的爷爷与席远给安好好和席城定下了婚约。

    安好好不愿违背爷爷的遗愿,而席远抵抗不了爷爷的命令。就这样,没有任何感情的两个人,被生生的绑在了一起。

    对于安好好来说,自己的丈夫是谁,她都是无所谓的。

    因为曾经的她,从未有过结婚的想法。而现在,她不过是不想伤了已逝爷爷的心罢了。

    而对于席城来说。与哑巴的安好好结婚,就是一个耻辱。

    自己堂堂的席氏总裁,竟然娶了一个哑巴,说出去,肯定会贻笑大方。

    况且,席城的心里还有另外一个女人。

    席城不明白爷爷为什么用生命相逼,让自己娶一个哑巴女人。

    席城的爷爷没有告诉任何人上一辈的恩怨,希望席城和安好好能够好好的在一起,也算是一个美好的延续了

    面对席城今天一天的种种行为,安好好没有任何的怨念。

    安好好想,如果是自己,有一个自己深爱的人,却被迫嫁给一个哑巴,就算是自己好脾气,也是会发飙的吧。更何况是堂堂的席氏总裁天之骄子席城呢。

    相反,安好好对于席城对自己的行为还是很满意的。这是不是就代表着席城不会干涉自己的任何事,自己依然可以遵循早已制定好的计划,平静的生活下去。

    25岁开一个花店,30岁去全国各地旅游,40岁出一趟国……

    唯一的亲人也去世了,22岁的安好好在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了牵挂,也没有了最后的一点朝气。现在,安好好求的不过是现世安稳罢了。

    可是,席城真的会让她如愿吗?




汽车在马路上行驶,三个人各怀鬼事。

席城把安好好送回了别墅,连车都没有下。倒了车,载着那个女人离开。

夜里,风微凉,安好好拢了拢身上的衣服,向家门口走去。

给自己下了一碗热面,给林木发了条短信。安好好披着毛毯在沙发上坐着,边吃着面,边看着电视。

电视里播放着浪漫唯美的爱情电视剧,安好好百无聊赖的换着台。

“安好好,你真的是席氏总裁夫人?”

林木一直不敢相信今天在酒店所发生的一切,印象中的恬静如水的安好好怎么会和席氏扯上关系呢?

虽然之前学校已经有些风言风语传言关于安好好嫁入豪门,但是林木一直觉得安好好不是这种攀龙附凤的人。

可是今天在酒店里,席城对安好好的举动和言语无不说明着,这一切都是真的。

尽管如此,林木还是希望能够从安好好口中知道答案,这样也好让自己心里好过一些。

犹豫再三,林木发了那条简讯。

安好好出神的望着手机发了一会呆,手机屏幕上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几个字不断的在她的眼前浮现闪烁,像是一个个跳跃的音符一样。

她在心底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该来的始终要来,恐怕这个秘密是不可能长久的隐瞒下去了。

她甚至能够想象得到,如果她是席城妻子的消息传开了,她在学校里将会变成风云人物。

“是的。”安好好在手机屏幕上写下了两个简短的字,发给了林木。

林木那边是长久的沉默。

偌大的别墅里,只剩下电视里喧闹的声音在陪着安好好发呆。

夜不知不觉的浓了。

阳光明媚的照射在大地上,赵喜宝拉着安好好的手欢快的走在学校的林荫小道上。

突然发现前面的拐角处的宣传栏围着很多学生,一片热闹非常的样子。

“安好好,快过来看啊,不知道学校又出了什么大新闻,竟然引起了这么大的波动”赵喜宝一项喜欢凑热闹,她拉着安好好的手费力的拨开人群,朝着宣传栏的方向走去。

安好好摇摇头,她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趣,无非又是哪个多事的人挖出了什么八卦或者新闻罢了。

有这个功夫,还不如好好的去读一本书。

奈何手一直被赵喜宝紧紧的抓着,安好好只得随着赵喜宝往里面冲,混杂着人群中的各种味道,让她的眉头紧皱着。

“安好好是狐狸精,勾引席氏总裁……”

来不及看下面的内容,赵喜宝就将宣传栏上贴的大幅的海报愤怒的撕了下来。

“诶,这位同学,你怎么能撕了呢?”赵喜宝的行为引起了那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同学的抗议。

赵喜宝也不甘示弱,和那些同学争吵起来。

安好好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耳边是一片混乱的声音,不知道周围的人在争吵些什么,但是又隐约觉得和自己有关。

赵喜宝将安好好紧紧的护在身后,几个回合下来,她并没有占上风,脸被涨得通红,她气急败坏的拉着安好好的手冲出了人群。

“那些人真是太可恶了,不好好学习,整天就知道八卦别人的事情……”赵喜宝仍旧不解气的说。

安好好拿出手机,在屏幕上写道:“怎么了?”

安好好关切的眼神,赵喜宝就知道,她还被蒙在鼓里。

她将手中揉成一团的海报递到安好好的手中,说道:“你自己看吧,看完你肯定也会生气的!”

安好好不解的展开海报,只见海报上面是一排鲜艳的字眼:安好好是狐狸精,勾引席氏总裁。

海报的旁边是当日安好好穿着婚纱照独自在婚礼上死撑的场景,安好好耐心的看完了海报上陈述的故事,那些字眼将安好好描述成了一个深有远虑的谋略家,为了嫁入豪门不折手段……

安好好无奈的笑了笑。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能笑出来?”赵喜宝见安好好脸色淡然的样子,好像海报上的女主角不是她本人一样。

安好好心里也觉得难过,可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到头来还要安慰赵喜宝。

“嘴巴长在别人的身上,别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安好好在手机屏幕上写下那些字给赵喜宝。

“你这个人啊,都什么时候了还沉得住气,真是羡慕你。”赵喜宝心疼的看着安好好。

她心里很明白,如果不是因为安好好的成长环境,和因为哑巴的身份,从小就遭受到了比正常人更多的挫折,否则现在也不会锻炼得出来这么淡然处事不惊的性子了。

“我有什么好羡慕的呢?咱们别想这些不愉快的事情了,我肚子饿了……”

赵喜宝被安好好这么一说,也觉得肚子在“咕咕”的叫着。安好好拉着赵喜宝去了学校附近的一家快餐店。

“老板,来两份咖喱炒饭!”赵喜宝不看菜单,对老板喊道。

这家店是她们常来光顾的店子,两人都非常喜欢吃这家店的招牌菜—咖喱炒饭。

尽管安好好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可赵喜宝却没有那么大的心。

她在心里琢磨着,到底会是谁干的这事情呢?

“安好好,最近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不然为什么会有人故意在学校的宣传栏贴这个海报呢?这一切倒更像是精心设计的一场阴谋。”

安好好摇摇头,自己向来不与人交恶,她宁愿自己吃亏,也不希望和别人产生什么误会或者纠纷。

“学校里都有些什么人知道你嫁给了席城?”赵喜宝问,她决定打破砂锅问到底。

安好好仍旧是茫然的摇着头,细想起来,学校里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并不多,如果不是因为赵喜宝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她原本不打算对任何人说起这件事情的。

啊,安好好突然想到了林木,那个温尔的男子。

“不对,他不会这么做的。”安好好脑海里有个声音在对她自己说。

赵喜宝见安好好眉头紧皱,脸上的神情似乎有些不对劲,于是问道:“是不是有什么线索了?”

赵喜宝安慰在自己怀里难过的安好好,两人坐在狼狈的花店里,像两个无家可归的流浪者一样,互相舔着伤口,在这个大城市中,相互着取暖。

而赵喜宝也终于知道了席城今日为什么会对安好好出言不逊,并且将脾气发泄在花店里。

“席城堂堂一个总裁,想不到智商也那么低,这些照片明显就是别人故意P过的,为的就是陷害你,而他竟然相信了,真是气死我了,我真后悔当初没有把他打残。”

赵喜宝恨得咬牙切齿,她是相信安好好的人品的,就算是全世界的女人会做道德败坏的事情,可是安好好不会。

安好好不是故意要成为一朵白莲花,她是真的那么善良美好,比电视剧中的白莲花女主角还要美好。

在听完赵喜宝的安慰之后,安好好的心绪也平静了下来,还好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懂自己的不容易。

两人互相打气振作,又将一片狼藉的花店重新打扫,心疼着那些被毁灭的花朵。

她们两人对这家小花店寄托了太多的感情,早已经将这个小花店当成了自己的半个家来看待,如今被毁成这样,怎么能不难过呢?

席城回到了办公室,他这幅样子还能去哪里呢?

乔薇算好了席城肯定没有脸去医院处理伤口,而他这么一个心思粗糙的人又怎么会有医药箱这种东西,于是没打算错过这个机会。

在席城发现谢安已经回去之后,他望着镜子中的自己一筹莫展。

办公室突然响起了敲门的声音,在安静的夜晚特别的渗人,特别是在席城不愿意别人看到自己这幅狼狈的样子的时候。

“谁?”席城冷冷的问了一句,下意识的将自己的脸护住,虽然知道瞒不住的,但是能瞒住一时是一时。

“城,是我。”门外响起了乔薇娇滴滴的声音。

“怎么是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席城只想快点将这个女人打发走。

“我这里有医药箱,我想你会用得上的。”乔薇开门见山的说。

席城疑惑起来,她怎么知道呢?

席城背靠在门外,对乔薇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哦,你别误会,我只是恰巧路过,因为上次那个照片的事情我也觉得可疑,便想去调查一下真相,毕竟我也不想误会一个好人,谁想到……”

乔薇的语气中充满了遗憾。

席城将门打开,将乔薇放了进来。

乔薇看到了席城的那张破破烂烂的脸,像是被蜘蛛缠住了一样。

席城非常的不自在,想着反正乔薇也知道这件事情了,自己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哎呀,心疼死人家了,到底是谁啊,下手这么狠,将你那张漂亮的脸蛋弄成这样。”

乔薇夸张的样子,让席城都觉得虚伪。

席城不耐烦的说:“是不小心被猫抓了一下,你把医药箱放这里吧,其他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

“这怎么行呢?我跟你说啊,脸是非常重要的部位,特别是你,代表着整个席氏的形象,万一将来留下了疤痕可怎么办啊?我看还是去医院处理一下好一点。”

乔薇多么希望将这件事情闹得更大,这样席城和安好好就无法收场了。

“没有那么夸张,我自己弄一下就好了。”席城顾左右而言他。

“我听说被猫抓过要去医院打疫苗的,你啊,这么大的人都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好端端的干嘛去招惹一只猫呢?”

乔薇一语双关,她现在已经知道了席城的弱点和痛处。

“坐着别动,我先帮你把脸上的伤口处理一下。”乔薇将席城按坐在沙发上,她自己则紧紧挨着席城坐了下来。

熟练的打开了医药箱,心中暗自得意,这的多亏了当年在国外学的生存本领,看来多学点东西总是有用的。

乔薇和席城两人靠的很近,鼻尖都快对在一起了,席城闻着乔薇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道,似乎有一种诱惑力般。

乔薇暴露的胸部在席城的面前展露无疑,虽然席城极力的控制住自己男性身上的荷尔蒙,可是两人靠的太近,想不看到都难。

乔薇则更加不避嫌了,索性直接坐在席城的大腿上,这样方便她给席城上药。

席城呼吸急促,他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有着正常的生理需求,如果再不推开乔薇,席城怕自己会把持不住,虽然他已经决定和乔薇分手了。

“别乱动,还有一点没擦好呢?”

说完乔薇又朝着席城的大腿根部坐近了一些。

面对这种情况,就算是席城是柳下惠再生,也难以把持住,拒绝眼前这般美好的春色。

席城的额头上冒着细密的汗珠,和自己的思想作斗争,他知道自己一旦没有控制住自己,那么之前所做的努力就全部都白费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愿意再和乔薇扯上更多的关系了。

“算了算了,我自己来。”终于席城一把推开了乔薇。

由于用力过大,乔薇的身子一下重心不稳,倒在了地上,样子非常的狼狈。

“你……你怎么能这样对人家呢?”乔薇大吃一惊,她以为席城一定把持不住的,她在风月场所看过太多太多这样的例子了。

任凭他平日里是多么老实一本正经的男人,遇到漂亮的女人主动投怀送抱都把持不住,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

可是这个席城怎么就无动于衷呢?

席城看着乔薇狼狈的样子,冷冷的说:“别装了,自己起来吧,我想一个人静静,请你离开。”

乔薇尴尬的站了起来,脸色非常的难看,就像是吃了一个苍蝇一样憋得通红。

“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亏我还这样想着你。”最终乔薇带着不甘心和遗憾离开了席城的办公室。

可是她的内心却一点都不高兴,她思索了一会,马上又想到了其他的办法。

既然席城已经爱上了安好好,哪怕是安好好给他戴绿帽子,他也不忍心离开安好好,那么只能从安好好那边下手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