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逆流而上
  • 重生逆流而上
  • 分类:美文同人
  • 作者:我叫女土匪
  • 更新:2024-06-09 20:21:00
  • 最新章节:第8章
继续看书
公司破产,老婆出轨,我又喜当爹,墙倒众人推,我唯有逆流而上,塑造辉煌人生!

《重生逆流而上》精彩片段

    第1章

    “爸爸...爸爸,有人在打妈妈...呜呜...呜呜。。。”陈飞正在工作室忙着,手机响了,按了通话键,里面传来女儿的哭声。

    “宝儿别哭,你们在哪里?”陈飞心神骤然一紧。

    在他心中,无论是老婆还是女儿,都是他的心头肉,含在嘴里怕化,捧在手心怕摔,谁敢动她们,陈飞敢和对方拼命。

    “我们在家里。”宝儿还在哭。

    “宝儿别怕,爸爸立刻回家!”陈飞挂断电话,飞一般地冲了出去。

    “嗯?”只是,回到家的时候,陈飞愣住了。

    因为老婆王丽萍正抱着宝儿在大厅沙发上开电视了,瞧瞧母女两人全神贯注的样子,哪里像有人来闹事的。。

    “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王丽萍瞥了陈飞一眼,然后继续看电视。

    “今天的工作量不大,所以提前下班了。”陈飞说这话的时候,偷偷打量着王丽萍。

    浓密金色的大波浪长发随意地披在肩头,丝丝缕缕都热辣得迷死人,浓密的睫毛、魅惑的眼神、丰厚的双唇,标准瓜子脸,丰满身材,凹凸有致无时无刻不透露出万种风情。

    必须承认,王丽萍是一等一美女,即便是生了孩子,反而更增添了几分妩媚,这样的女人,对男人是致命的。

    从上到下,没有看出任何异常情况。

    宝儿正在聚精会神看电视,时不时‘咯咯’笑着,根本看不出刚刚哭过。

    “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有人来了我家,王丽萍在隐瞒什么?”这几乎是一种直觉,也是本能反应。

    如果说是以前的话,说自己老婆背叛他,陈飞绝对不信。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半年前,他还是智能软件公司老总,可是后来他被合伙人卷走八千多万,公司资金链断裂,他被迫宣布破产。

    从那一刻开始,他就负债累累,原本别墅和豪车都被银行查封拍卖,他也从公司老总沦为了一名普通打工仔。

    老婆王丽萍对他的态度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尤其最近这段时间,王丽萍每次都是早出晚归,用王丽萍的话来说,公司业务很忙。

    忙归忙,可是没必要每次都背着他接电话,偷偷发信息,以前手机都是随手扔,现在就是连吃饭的时候,那都抓在手里。

    这种细节变化,已经让陈飞内心很不舒服了。

    女儿打来的电话,几乎成为压弯陈飞尊严的最后一根稻草。

    王丽萍在外面到底有没有男人?到底有没有和别人有男女关系?

    在没有证据之前,陈飞并不愿意轻易去怀疑自己的老婆。

    “老婆,我先换一下衣服。”当着王丽萍的面询问宝儿肯定不妥,所以陈飞径直向卧室走去。

    在陈飞看来,如果王丽萍真带男人回家,那么在卧室里面肯定能找出蛛丝马迹。

    卧室床铺很整齐,被褥也很干净,并没有任何异常。

    “难道说,是我想多了?”陈飞有几分内疚。

    公司破产了,他自己没能力让老婆过上富足的生活,反而怀疑老婆勾三搭四,未免太过龌龊了。

    “不对!”

    刹那间,陈飞一阵激灵,他很仔细地看着床单。

    不错,床单是新的,没有任何褶皱,应该是刚刚换上去的。

    王丽萍换床单都有规律性,简单的说,每个星期一和星期四准时换床单,这么多年都没变过。

    今天是星期二,也就是说,王丽萍昨天刚刚换过床单,正常情况下,绝不可能星期一换过床单后,星期二会继续换,完全没必要。

    除非床单脏了,或者是王丽萍想要掩盖什么。

    “该死的!”

    陈飞内心冒出一股邪火。

    第1章

    “爸爸...爸爸,有人在打妈妈...呜呜...呜呜。。。”陈飞正在工作室忙着,手机响了,按了通话键,里面传来女儿的哭声。

    “宝儿别哭,你们在哪里?”陈飞心神骤然一紧。

    在他心中,无论是老婆还是女儿,都是他的心头肉,含在嘴里怕化,捧在手心怕摔,谁敢动她们,陈飞敢和对方拼命。

    “我们在家里。”宝儿还在哭。

    “宝儿别怕,爸爸立刻回家!”陈飞挂断电话,飞一般地冲了出去。

    “嗯?”只是,回到家的时候,陈飞愣住了。

    因为老婆王丽萍正抱着宝儿在大厅沙发上开电视了,瞧瞧母女两人全神贯注的样子,哪里像有人来闹事的。。

    “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王丽萍瞥了陈飞一眼,然后继续看电视。

    “今天的工作量不大,所以提前下班了。”陈飞说这话的时候,偷偷打量着王丽萍。

    浓密金色的大波浪长发随意地披在肩头,丝丝缕缕都热辣得迷死人,浓密的睫毛、魅惑的眼神、丰厚的双唇,标准瓜子脸,丰满身材,凹凸有致无时无刻不透露出万种风情。

    必须承认,王丽萍是一等一美女,即便是生了孩子,反而更增添了几分妩媚,这样的女人,对男人是致命的。

    从上到下,没有看出任何异常情况。

    宝儿正在聚精会神看电视,时不时‘咯咯’笑着,根本看不出刚刚哭过。

    “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有人来了我家,王丽萍在隐瞒什么?”这几乎是一种直觉,也是本能反应。

    如果说是以前的话,说自己老婆背叛他,陈飞绝对不信。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半年前,他还是智能软件公司老总,可是后来他被合伙人卷走八千多万,公司资金链断裂,他被迫宣布破产。

    从那一刻开始,他就负债累累,原本别墅和豪车都被银行查封拍卖,他也从公司老总沦为了一名普通打工仔。

    老婆王丽萍对他的态度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尤其最近这段时间,王丽萍每次都是早出晚归,用王丽萍的话来说,公司业务很忙。

    忙归忙,可是没必要每次都背着他接电话,偷偷发信息,以前手机都是随手扔,现在就是连吃饭的时候,那都抓在手里。

    这种细节变化,已经让陈飞内心很不舒服了。

    女儿打来的电话,几乎成为压弯陈飞尊严的最后一根稻草。

    王丽萍在外面到底有没有男人?到底有没有和别人有男女关系?

    在没有证据之前,陈飞并不愿意轻易去怀疑自己的老婆。

    “老婆,我先换一下衣服。”当着王丽萍的面询问宝儿肯定不妥,所以陈飞径直向卧室走去。

    在陈飞看来,如果王丽萍真带男人回家,那么在卧室里面肯定能找出蛛丝马迹。

    卧室床铺很整齐,被褥也很干净,并没有任何异常。

    “难道说,是我想多了?”陈飞有几分内疚。

    公司破产了,他自己没能力让老婆过上富足的生活,反而怀疑老婆勾三搭四,未免太过龌龊了。

    “不对!”

    刹那间,陈飞一阵激灵,他很仔细地看着床单。

    不错,床单是新的,没有任何褶皱,应该是刚刚换上去的。

    王丽萍换床单都有规律性,简单的说,每个星期一和星期四准时换床单,这么多年都没变过。

    今天是星期二,也就是说,王丽萍昨天刚刚换过床单,正常情况下,绝不可能星期一换过床单后,星期二会继续换,完全没必要。

    除非床单脏了,或者是王丽萍想要掩盖什么。

    “该死的!”

    陈飞内心冒出一股邪火。




“嗯,可以啊!”

陈飞可是她的救命恩人,她自然不会拒绝。

打完电话,两人就进了附近一家早餐店。

人如其名,她名字叫严蒙,看起来宁静而又温柔。

“你和你男朋友感情应该很好吧?”吃饭过程中,陈飞决定先摸摸底。

“嗯,我们这个月底就结婚了。”严蒙点了点头。

下手还真快,不过这也正常,像严蒙这样的女孩子,如今社会已经很少了,好不容易遇到,自然要尽快下手,以免夜长梦多,换成陈飞也会这样做。

“你男朋友是做什么工作的?”

软肋,现在陈飞就是专门找王宏均的软肋。

“他以前是在外企上班,最近辞职了,准备自主创业。”提到男友现状,严蒙似乎有些小骄傲。

陈飞彻底无语,王宏均是什么德性,他比谁都清楚,显然严蒙还被蒙在鼓里。

“对了,你男朋友家里还有什么人?”

陈飞很想了解更多。

“他父母都是退休工人,他姐姐在证劵公司上班,不过,他姐夫非常厉害,是一家公司的老总。”严蒙说的很详细。

老丈人和丈母娘确实是退休工人,王丽萍目前也是在证劵公司上班。

只是听到关于自己的信息时,陈飞愣了愣,难道王宏均虚荣心作祟,并没有告诉严蒙,他这个姐夫已经破产了吗?

“他姐夫这个人怎么样?”

陈飞心神微动,想听听王宏均对自己的评价。

“他姐夫年纪稍稍有点大,不过,人挺和蔼可亲,没有半点架子,而且他姐夫出手很大方,上次双方家人见面的时候,他姐夫给我包了一个红包,足足有两万块。。。。。。”王丽萍娓娓道来。

此刻,陈飞脑子‘嗡’地一下炸开了。

昨天,他以为只有王宏均知道那个男人的存在,毕竟,王丽萍偷男人这可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

传出去,别说他陈飞祖宗八辈的脸被丢光,王家恐怕也差不多。

只不过,这一刻,陈飞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傻,他是被王丽萍一家人当猴耍。

全家人都知道自己被王丽萍戴了绿帽子,关键是,王家人还认可了那个男人。

似乎在王家人眼里,那个奸夫才是王丽萍的正牌老公,而自己这个拥有结婚证的丈夫就是标准的小三。

一股怒火几乎从胸腔喷了出来。

“陈大哥,你怎么了?”发现陈飞脸色难看,身体在颤抖,严蒙关切地询问道。

“我没事。”

陈飞努力压制怒火,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你和你男朋友的姐夫熟吗?”

“你问这个干嘛?”

严蒙似乎意识到有点不对劲。

“你不是说,他是一个老总嘛,我也做点小生意,多个朋友多条路,说不定会有求于你男朋友的姐夫。”陈飞很随意地找了个借口。

“我和他不熟,他经常出差,只有星期六和星期天才会住在家里。”严蒙也是实话实说。

这句话真的很扎心,陈飞就觉得心被刺的鲜血淋漓,连呼吸都不顺畅了。

从他破产不久,严蒙每个星期的星期六和星期天都会带着宝儿回娘家住,当初自己并没有多想。

毕竟宝儿的外公和外婆也非常喜欢宝儿。

现在陈飞才知道,所谓回娘家,那就是和那位林总过日子。

关键是,老丈人,丈母娘,还有小舅子,他们王家人一起给王丽萍创造环境。

关键自己和王丽萍还没离婚,还有自己没有破产之前,对他们王家人做的很到位。

王家人要钱给钱,要礼物送礼物,逢年过节,凡是该送礼的地方,他陈飞毫不小气。

毫不夸张的说,单纯给王家人的现金,那就达到了上百万,只多不少。

可是最终换来了什么?

人可以无耻,可也不能无耻到这个地步!

俗话说的好:杀人不过头点地,王家人这已经不是杀人这么简单,简直就是把他陈飞的脸按在粪坑里面羞辱。

这是一种侮辱,赤裸裸的侮辱。

记得前一段时间,丈母娘还不断跑到自己工作室和自己要点零花钱。

自己是破产了,可是还千方百计挤出来,只要丈母娘开口了,陈飞出于对王丽萍的爱,所以并不会拒绝。

“你男朋友的姐姐和姐夫有孩子吗?”

陈飞忽然想到了宝儿,如果说,王丽萍和林总在王家公然以夫妻相称,那么宝儿怎么办?

不会让宝儿喊那个奸夫爸爸吧?

想到这些的时候,陈飞恨不得拿一把刀,把王家上下都灭个干净。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